公司之旅

每個人都對琳琳的晚裝讚不絕口,甚至美薇都被吸引了。我們因為琳琳成為餐廳的焦點。她用極性感的步伐走進餐廳,臀部在皮短裙中上下跳動。

我們在萬眾注目之下用完晚餐,然後到一家夜總會去。琳琳和美薇吸引了幾乎所有人的目光。琳琳也好像很喜歡陌生男人的目光。說實話,當我和琳琳在舞池中,她緊緊的貼住我時,我恨不得馬上就和她做愛。

建華和志強當然不放過每個和她跳舞的機會。在我和美薇跳舞時我也有好幾次想把我的肉棍插進她的體內。

志強還在不斷的挑逗琳琳。我很明白他好幾次故意把手落在琳琳的臀部,應該還有一次想摸我老婆的胸部。琳琳每次都很有禮貌的拒絕了。

夜慢慢的深了,我老婆的抵抗也越來越弱,好幾次都成功了。當我和老婆跳舞時我問他志強和她說了什麼,她還是故意賣關子不告訴我。我只好想著晚上在床上怎麼讓她說話。

一個小時後,學友夫婦想回酒店了。學友告訴我美薇有些不舒服。大概是這裡的海鮮不太對她的胃口吧。學友告訴我沒什麼大不了的。如果美薇沒什麼事情,他一會兒就會回來。

這時琳琳還在舞池中和一個我從未見過的男人跳舞。當她隨著節奏搖擺時更顯得性感迷人,而且讓我想起了脫衣舞孃。我們過得很開心,唯一不足的是女人不夠。學友回來了,說只要睡一個晚上美薇就沒事了。建華和志強不好意思了好幾次,說如果他們的老婆也在就好了。我完全同意。我已經厭倦了總是要我把老婆讓給別人,和他們跳舞。琳琳到是很喜歡男人的注目。

凌晨兩點,我們都有些醉意了,舞廳也要關門了。志強建議回酒店,然後到他房間喝一杯。

我還沒有回答,琳琳已經說:「好哇,志強。」然後看著我笑。

我還能說什麼呢。我只是好奇她到底在想些什麼。

志強開了門,琳琳就先進去了。看者她性感的臀部搖搖擺擺,一陣陣熱浪往上湧。我們跟著進了房間坐下。志強用房間的小酒吧為我們準備酒水。琳琳打開收音機,收音機裡傳來一陣滿節奏重節拍的樂曲。琳琳隨著節拍扭動起來。我又想起了脫衣舞娘。

志強大概也是這麼想的吧。他對琳琳說:「琳琳,妳跳的比舞廳的脫衣舞孃還好。」

琳琳閃動著誘惑的目光笑著。

「不如讓我們看一看妳的身材是不是也比她們好呢?」

我意識到志強是在讓我老婆脫衣服給他看,但我並不太介意,大概是我也沉醉在我老婆的變化之中,同事對我老婆感興趣也很讓我興奮。

去它的,我現在就想幹她。在晚餐前她曾要求和我做愛!接下來的會發生什麼讓我感到莫名的興奮。

第二章 琳琳的故事

當志強說「不如讓我們看一看妳的身材是不是也比她們好呢?」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的確是變了很多。

接下來要怎麼辦呢?整個晚上我都是慾火焚身,而這裡有四個優秀的男人就在我面前,比我夢想的還要多。問題是其中一個是我的丈夫。是他在無數個夜晚一邊和我做愛,一邊在我耳邊喃喃細語,讓我想像旁邊有別的男人在觀看,讓我想像有別的男人同時在和我做愛,讓我想像我和別的男人做愛時他在一旁觀看。

天啊,那種感覺真是美極了。可那畢竟是幻想,現在卻如此的真實!

我擺出一副我認為是最性感的笑容,在這些男人面前慢慢的扭動身子,最後停在了老公德華面前。

我慢慢的分開雙腿,坐在他的膝蓋上,面對著他。我的嘴唇碰到了他的,我的下體在他褲子前的凸起處摩擦。我明白當我在我老公的陰莖上下摩擦時,我的裙子已經縮到了腰上,他的朋友們可以好好的看到我的臀部,但是我不在乎。

我老公急促的喘息著對我說:「老婆,妳明白自己在幹什麼嗎?」

我盯著他的眼睛,然後靠緊他,輕聲說:「你不是要讓我性感嗎,我正在享受性感的感覺呢。」

我停了一會兒,「你告訴過我你想看我和別的男人做愛,現在就是機會。他們現在都想幹我呢。這是你希望的嗎?你真的想看我和你的朋友在你面前做愛嗎?你決定呀。」

說完,我輕推在他的陽具上慢慢站起身來,又回到房間中央繼續我的慢舞。我一邊跳,一邊慢慢用手撫摸全身,我的大腿,我的小腹,我的乳房,哇,我相信我已經濕透了。

我離開老公時,看到他臉上閃過好多種表情。我不明白他到底會怎麼說,怎麼做,但當我又望向他時,我看到他臉上的笑容,和他的點頭示意。我的幻想就要實現了嗎?

我小聲問他:「真的?」

他又點了點頭。

我慢慢繞著志強扭動,他似乎忍不住了,起身解開了我緊身衣的前扣。我用手護住,明白這才是真正決定性的時刻。我又望向老公,他還是微笑著點了點頭。我鬆開雙手,雙乳脫衣而出。

我用雙手輕撫著乳房,用指甲輕叩乳頭。身子一抖,上衣掉在地上,我上身赤裸了!

我繼續一邊扭動,一邊慢慢把短裙往下拉,露到臀部,有往上拉。看著他們迫不及待的樣子,我明白自己真的很有挑逗性。最後我鬆手讓短裙掉在地上。從短裙中走出,我轉到了建華的前面。

我拉著他的手放在我腿上,「建華,我想把絲襪脫掉。」

我不用說第二次,也不用再說得明白,建華馬上就拉低我的絲襪,讓我走了出來。現在就剩下一條比基尼式的內褲了。

我再跳到學友前面,笑著問他:「就剩一件了,你願意幫我脫掉嗎?」

他也笑著回答:「當然可以,但是要用我的方法來脫。」

我還能說什麼。當然同意了。

「好呀。你想怎樣呢?」

他示意讓我靠近,然後低頭,一口咬住我的內褲,慢慢往下拉。這是第一次別的男人離我的私處如此之近,我的腿在顫抖。我的陰部感到他的呼吸,我想分開雙腿,但還是先把褲子脫掉吧。

內褲移低了,他的舌頭又回到了我的陰部。我呻吟著。

不知道誰在叫:「不公平呀。」

我才不管公平不公平呢。憋了好久的性慾總算有機會發洩了。德華輕輕抬起我,讓我後背靠在地上。

內褲已經褪到了膝蓋處,他把我大腿分開,一頭扎了進來。舌頭先是在我大腿根部打轉,然後……他的舌頭舔了進來,我不由自主的叫了出來。

「褲子,脫掉我的內褲。」

學友狡猾的笑著,「妳現在是我的,直到我把妳的褲子脫下來。」

我擺動雙腿想把內褲脫掉,但在這種姿勢下,結果是學友的舌頭在我陰唇上移來移去。

一陣陣熱浪從全身各處湧來,「嗯….啊….」就是我所能發出的聲音。不一會兒我的高潮就來了。他看到我在他舌頭下顫抖,才慢慢脫下我的內褲,讓我全身赤裸。

當我慢慢反映過來,我發現自己是全身赤裸的躺在地上,旁邊是四個男人。我難道不該感到尷尬嗎?我想不用吧。

當我爬起身時,我發現房間裡不止我一個人沒穿衣服,我老公和他的三個同事也已經脫光了!我感覺自己就像是公主一般。看看,這些男人都為我著迷!

我老公的陽具已經硬挺挺的站立著。我對他當然熟悉。至於其餘三個:學友,他一米七八左右,勻稱的肌肉,寬闊的肩膀,結實的腹肌,特別是要根陽具從黑叢林中直衝而出。他的口交技巧,噢,我有想起了他的舌頭。建華,據說是工作最認真的。從他那微微突起的小腹就明白他不是經常運動的人。但是他那條肉棍到是不可小瞧。然後是可愛的志強,他身高一米八五,整個身體成迷人的倒三角,迷人的眼神,肌肉發達的身體,但是,他的陰莖!!我從未見過如此之大的陽物。只是看著他那青筋爆跳的陰莖,我的乳頭就已經勃起,我的下體就已經濕潤。

我翻過身來,慢慢爬向志強。離他越近,他那根肉棍就越加顯得大,我越想要他,我就越濕潤。我終於可以伸手抓住它。我慢慢的從龜頭套動到根部,我的手企圖握住它,但是我的指頭碰不到一起。

我抬頭望著志強問:「老天哪,你真大呀。你會用它來做什麼呢?你想把它插到我裡面嗎?」

說完,我低下頭,伸出舌頭繞住他的龜頭。我張大嘴,盡量的把他的龜頭含入口中。我的牙齒在他的龜頭根部合攏,然後我輕叩著他的陰莖上下移動。

「噢……」他一邊呻吟,一邊用力想插的更深。

我用舌頭在他的龜頭處舔來舔去,又用手上下套動。他的陰莖在我口中居然有大了許多。突然我發現他全身肌肉緊張起來,我慢慢的離開他。

志強向下看著我說:「別停呀,琳琳。我要射了。」

只有用手輕輕握住他,「我有比嘴更好的地方來伺候它。」然後我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對於自己的體型我很有信心,每天的運動讓我 34–22–33 的身材保持的很好。因為要經常游泳我也剃了陰毛。我發現志強盯著我的下體發呆。

「你在看什麼呢?」我挺起腰挑逗他。我的手也往下滑,摩擦著我的陰蒂。

「看起來你想幹我,是嗎?」

他的答案是一邊微笑,一邊自己在那裡摩擦自己的陰莖。他望著我,「寶貝,我想操妳,直到它再也直不起來。」

我的乳頭又漲了起來,愛液又開始往外湧。

我慢慢轉身,分開腿跨在志強的腿上。我可以感覺到他的屁股在椅子上挪動,龜頭頂著我的陰唇。

我不讓他插進來,但是我用陰唇貼著他的陰莖上下扭動。當我坐到他的腹部時,天哪,他的龜頭都快碰到我的肚臍了。

我一邊繼續摩擦著志強,一邊望向我老公,「親愛的,這是你想看到的嗎?你想看到志強幹你的老婆嗎?」

我還用手移動志強的陰莖,對準我老公。

「可以嗎?你總是說我很緊,我可以把這個大家伙包住嗎?我想讓你看到他插我。」志強在我身下呻吟。

我老公也是滿臉吃驚的樣子。我和他說話時他一邊用手套動自己,一邊盯著那個可以頂著我的肚臍的陰莖。我低頭,發現志強已經有一些分泌物衝出來了。我用手輕輕把液體擦去,伸給我老公看了一下,然後將手指含在嘴裡。我老公發出了呻吟。

志強伸出右手摟住我的乳房,手指輕輕敲打著我的乳頭,然後又捏,有搓,弄得我好舒服。他又在背後親吻我的脖子。天那,他那濕濕的舌頭!他的左手又伸向我的下體,手指頭插進去一點點,又拔出來,搞的我癢死了。

他的左手慢慢移動著,挑逗我的陰蒂。我再也忍不住了,把頭靠在了他身上。我已經感到高潮就要來了。他又在我耳邊細語。我盡力從興奮中集中精神想聽明白他說什麼。但是當我聽到時,他的話越發將我推上高潮。

「我想得到妳好久了。今晚我總算如願以償。我要用整個晚上來和妳做愛。」

我的臀部隨著他的手扭來扭去。我不行了。

「志強,你再不插進來,我高潮又要來啦。」

這時我聽到一陣粗粗的喘氣聲,是我老公。他站起來用手迅速的搓著他的陰莖,然後射精了。濃濃的精液射向空中,落在地上,有一些還粘在他的腿和手上。

我也忍不住湧出了大量的愛液。志強把我抱到了床上。

他說:「妳老公已經射了,現在該我了。」

他把我的腿露在床沿外面,我可以感覺到剛才高潮後的液體還在不停的往床單上流。

我把腿分開蜷在胸前,從兩腿中間看到志強一手握著他的肉棍就向我的陰部插過來。但是他並沒有馬上進來。他的龜頭只是在我的陰唇處摩擦。

我大聲的叫著。志強慢慢加了力道,一個雞蛋大的龜頭正撕開我的陰道往裡闖。我不得不完全倒在床上盡力接受這個龐然大物。

志強停了一會兒,對德華說:「沒問題吧,老兄。我要幹你的老婆了。」

我老公看著他笑著告訴他:「她想要就給她吧。好好伺候她吧。他媽的,你的還真大!」

志強再也沒有顧忌,陰莖不再徘徊,直接就插了進來,拔出去只留下一點點在裡面,然後又插進來。

天哪,他只是慢慢的抽動,怎麼會比我老公狂風暴雨般的高速運動還要好受。一寸寸,他越插越深,我好像和他鎖在了一起。我想動,卻怎麼也動不了。我能做的只是夾緊他,享受著他。

噢,高潮又來了!我全身發麻,在他身下顫抖。我什麼也不知道,只好緊緊摟住他,不斷的叫著他的名字。

志強也喘著粗氣:「琳琳,我不行了,我要射在妳裡面。」

我記得的最後一件事就是我很淫蕩的叫著:「快,快點。」然後我就在飄飄欲仙的感覺中死了過去。

第三章 志強的故事

自從第一次見到琳琳就被她迷住了。可是我已經結婚,她也一樣,而且是嫁給我的同事。

可是現在我就在這裡和她做愛,而且還是當著他老公和其它同事的面!琳琳真是一個性感的女人,也很明白怎麼對待男人的陽具。

她老公可真是夠幸運的。她做愛時的叫床聲也讓我吃不消。

她那緊緊的陰道包著我的陰莖摩擦著,我緊鎖著的精液爆發了,通通射在她的體內。

這種感覺真是太美妙了。我的射精讓琳琳有了高潮,我看著她因為極度的興奮而暈了過去。一種自豪的感覺湧上來–是我讓她有如此的高潮!

我從她身上爬起來。她的陰唇已經紅紅的,愛液正從陰道慢慢往外流。她的陰唇也隨著心跳一下一下收縮。一會兒,我的精液也從她的陰道中流出來,擴張到她的肛門。

最後她醒過來,用讚賞的眼光看著我說:「謝謝,太美妙了。」

「不客氣,美人兒。」

我又補充,「妳記得嗎,我剛才說要整個晚上都和妳做愛。」

琳琳用手撐著身體,「隨時奉陪。」

又環顧四周,「其他的人呢?你們會給志強這個機會嗎?」

建華趕快回答:「當然不。我們怎麼辦?」

學友也說:「妳不會只讓志強一個人搞妳吧。」

「不要忘了我。」

德華也加了一句。他還在忙著把剛才看著我幹他老婆時自己射出來的精液擦乾淨。

建華走到床前,琳琳就轉向他,用手抓住他的陰莖套動起來。我只好起身讓開。雖然建華已經是翹起來的,琳琳還是一口咬住他。

我看著她一邊很誘人的舔著建華,一邊用誘惑的聲音對建華說:「我喜歡你的大雞巴。你想插進來還是讓我把你吸出來?我都喜歡。我真想嘗嘗你的味道,又想讓你插進來。」

「噢,琳琳,妳是我見過最性感的女人。」建華說。

他的話倒是讓我印象深刻,因為他老婆也是個迷人的小妖精。

建華把陰莖拔出來,和琳琳熱吻起來。琳琳一刻也不停著,眼睛雖然看不見,下身卻擺動著尋找建華的肉棍,直到她的陰唇和建華的肉棍也接吻。然後她一個『坐馬吞棍』,就坐在了建華的陰莖上。

整個過程她都在和建華接吻,她的下身好像有自動導航的功能。

琳琳停止了接吻,好可以用全身的力量壓在建華的陰莖上。建華的陰莖已深深的插在她的小穴中,她就一前一後,一左一右的搖動著建華的陽具。我突然又想到了脫衣舞孃。我望向德華,他笑著,明白建華已經要射了。

「喜歡嗎?」琳琳問。

「喔……啊..,妳是怎麼做到的?!」

「我可以理解成你喜歡嘍。」琳琳加快了搖動的節奏。

「啊……,我..要….射了….。」

琳琳趕快從建華身上跳起來,把他的雞巴塞入嘴裡,鼻子埋在了建華的陰毛中。我可以看到建華的臀部隨著精液的排出而收縮。大約三十秒,建華才倒在了床上。

琳琳把他萎縮的肉棒吐出來,笑著對建華說:「你的味道真好。」

建華一離開琳琳,德華和學友都走上前去搶位置。他們互看了一眼,就馬上爭著要琳琳和自己一起。

琳琳馬上解決了問題:「你們一起上。」

她讓德華躺在床上,走到自己的皮包前面,從裡面拿出了一瓶潤滑液。她把她老公的陰莖塗滿了潤滑液,又把自己的肛門弄的油油的。然後背對著德華躺在了德華的身上。

她手往下伸,抓住德華的陰莖搖了幾下,弄得德華馬上就硬梆梆的。在自己的肛門轉了幾圈,琳琳就把她老公的雞巴插到菊門裡面了。雙手撐在德華的兩側,琳琳用肛門上下套動著自己的老公。

學友在旁邊看的目瞪口呆。我想他大概不知道該怎麼辦吧。琳琳示意他過去。學友慢慢走到床前,分開德華的雙腿,盯著琳琳濕潤的小穴發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