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之旅

剛才志強說我們以後有的是時間在一起。雖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怎樣做才可以讓我們有的是時間在一起,但我想我們大概會有一致的決定吧。我也想到曼玉和德華的反應,讓我覺得很痛苦,可是我又告訴自己結婚離婚都是人之常情。

志強從衛生間裡出來,開始穿衣服。我叫著:「志強,我還要嘛……」

他笑著說:「琳琳,妳現在真是一個性交動物了。我也想,但是我們沒有什麼時間了。我們都需要洗漱一下,然後整理東西回家了。飛機可是今天下午的。不用擔心,我明天會打電話給妳的。」

我把頭埋在枕頭裡好讓想做愛的感覺沖淡一些。我現在想的就是要和他做愛,可是他是對的,我們的確得收拾行李準備離開了。

希望一個冷水澡能讓我冷靜一些吧。相反的,我的手不停的揉著我的陰唇。我的確自己也弄出個小高潮來,但是感覺差太遠了。我要折磨志強,會去的路上我要穿上性感的衣服,提醒志強我是多麼的迷人。我要讓他一路盯著我看,讓他後悔現在沒有和我做愛。

我選了一件碎花迷你連衣小短裙,除了一雙高跟鞋外,我就什麼都不穿了。短裙正好包住我的屁股,上身的收身設計也讓我的乳溝顯得更深。

我收拾自己的行李,也替德華找了些乾淨衣服替換。有一陣子我也想到德華在哪裡過的夜。就在我要下去吃午飯的時候,德華走進了房間。我知道我遲早要和他說明白一些事情,但我還是希望晚些再說。

「妳看上去迷死人了。」德華說。

「謝謝。」我說著就往門口走。

「昨晚和志強在一起完的高興嗎?」德華問。

我有些生氣了,「德華,不要再談這件事了,好嗎?」

德華搖著雙手,「不不不,我可不想和妳吵架,我祇是希望妳玩得高興罷了。就這些。」

我發現自己對前天晚上德華的行為還是感到氣憤。但是他現在的態度又讓我有些疑惑。起初我以為他又要拿我和志強在一起的事情來興師問罪,但我很快發現他的語氣神情中一絲怒意都沒有。我在門口停了停,我應該告訴他我們之間已經完了嗎?我現在愛志強了嗎?我發現自己非常害怕面對德華談論這個問題,所以我什麼都沒有說就離開了。

一出門就看到曼玉從門口走出來。我怎麼這麼倒霉,先是德華,現在是曼玉。我知道我應該告訴德華我們分手的消息,但是應該是志強告訴曼玉吧。

「嘿,琳琳。總算抓到妳了。」曼玉高興的說,「進來一會兒好嗎?」

「好呀。」我點點頭。我不情願的走進房間。希望德華沒有告訴她什麼吧。很明顯她會很不高興,如果她知道我和志強的事情。

曼玉大概和我有同樣的想法,要在最後一天好好調逗志強一下。她穿的和我差不多,祇不過她是迷你短裙加上緊身上衣。

她關上門,我等著她開始話題。我覺得不論我說什麼都會說錯。「琳琳,我們總算有時間單獨在一起了。看上去妳好像這幾天都和志強在一起,很忙喲。」

「嗯。」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祇能等著。

曼玉走過來,站在離我十幾公分的地方。她繼續說,「我不會埋怨志強,因為妳的確很漂亮,身材又那麼好。」她不僅沒有氣憤的打我,還伸出手來摸我的臉。

雖然我很警惕曼玉隨時都會爆發出不滿,曼玉的撫摸讓我那尚未平復的騷動又冒了出來。

我試探著說:「妳真好。但我不知道現在是不是時間再玩下去,我們就要出發了。」

曼玉笑著靠得更近了,「我們還是有幾分鐘的。」她的嘴唇對著我,的確是又性感又漂亮,我很想親她卻沒有動。和我一樣,她也擦著淡紫色的口紅。她的嘴唇是那麼的誘人。我閉上眼睛,就覺得她的嘴唇踫上了我的。這不是我第一次和女人接吻,但我還是從內心裡覺得需要這個女人。

當我們的嘴唇貼在一起時,我的激情開始燃燒了。我隔著那紗質的布料撫摸著曼玉那豐滿的乳房,她也伸手到我的裙子裡直接捏我的乳頭。我的下面馬上就濕了,我心裡想的也是曼玉、是不是也濕了,味道如何呢?我真的很想要曼玉,但是我就要把她的丈夫搶走了。我不得不停下來。

「這樣不好。」我推開曼玉。

她笑笑的又把我摟住;「琳琳,我知道妳愛上志強了,沒有關係。」

我吃驚的看著我:「妳知道了?!」

「志強告訴我了。」

「難道妳不生氣嗎?」我問。

「為什麼要生氣。志強已經不止一次帶女人回家了。」曼玉說。

「我不明白。」我真的是不明白了。

「如果讓我丈夫和另一個女人在一起,唯一的條件就是我也分享那個女人。」她解釋道。

「妳怎麼知道志強不會因為我而離開妳呢?」我問。

「很簡單,他愛我。」曼玉回答。

當我想把事情弄清楚前,曼玉又湊了過來親我。她的舌頭也伸了過來。味道真好,我也就暫時不管那麼多了。我的淫水流了出來。意識中我看到曼玉,志強和我在一起。我告訴自己三個人在一起也很不錯。

「我想舔妳。」

「我們一起來吧。」曼玉說。

我們走到床前。我躺了下來,曼玉把屁股朝著我的臉坐下來。和我一樣,她也沒有穿內褲,我很容易就舔到她的淫水。她歡快的叫著,我繼續快速的用我的舌頭絞動她的陰戶。她堅持不住,趴了下來。她的雙乳摩擦我的腰腹,她的嘴也湊到了我的陰戶,有關舌頭舔我的陰唇。我很快就被擊敗了,曼玉也差不多。

曼玉輕聲說:「琳琳,妳看這樣有多美妙呀。我們可以同時和志強做愛,當他不在或要休息時我們就可以互相安慰了。」

這種沒有止境的性愛念頭讓我更加賣力的舔曼玉。曼玉浪叫著:「別停下來,琳琳。」

我們休息的時候,我祇想著將來和志強曼玉在一起的時光。我還是不太明白三個人在一起會怎樣。我知道我愛志強,但我不知道對曼玉如何。我很喜歡她,她也知道怎樣能滿足我。感覺非常好,但是我不知道我們怎麼才不會爭志強的寵愛。她是志強的妻子。如果志強愛我們倆,他會不會更注意曼玉呢?

在我腦子裡一片混亂的時候,我想到了我的兩個女兒,我那兩個寶貝女兒。

曼玉發現我有些走神,問我怎麼了。

我努力掩飾著,「太晚了。我們最好趕快去吃早餐吧。」

我們從床上下來,拉拉身上的衣服,然後看到對方身上臉上都是口紅的顏色。我們祇好到衛生間重新整理一番。

在衛生間裡,我發現在整個假期裡我從未想過自己的女兒。我感到有些羞愧。我怎麼能在別人的房子裡撫養她們長大成人呢。志強夫婦也不一定會喜歡她們的。我走出衛生間,告訴曼玉:「我還是用自己的衛生間吧。這樣妳可以用這個。我們可以省點時間。樓下見。」

「好吧。」曼玉回答。

我匆匆的走到自己的房間,關上門我就哭了。德華還在,他關心的問我:「怎麼了?」當他摟著我時,我又想起了和他在一起的美好時光,想起了和女兒在一起的時候。我哭的更厲害了。

德華把我抱到床上,不停的說:「沒事的,沒事的。」我真是泣不成聲。當我能說話時,我把什麼都說了出來。

我內心還是有種希望,希望德華聽到我愛志強後能把我甩了。但是他沒有。我要他說他的感想,他祇是告訴我,「我愛妳,琳琳。」

我盯著他的眼睛,又哭了出來。「我也愛你。」我意識到我不是說「我愛你的陰莖,我愛你強健的身體。」很明顯,我愛德華,愛他的全部。

我們化了大概半個小時討論這個假期的事情,弄明白我們真實的感情。我們知道要適應過來需要一段時間,但德華和我都相信我們學到了不少。我們都同意直到我們可以面對問題了我們才繼續進行這種交換伴侶的游戲。

最好的事情是當我要德華搞我時,他很樂意的掏出他的家伙。他的雖然不是最大的,最好的,卻是我的。我迷失過,當再也不會了。我們就這樣一直做愛到不得不離開。

在機場,我把一切都解釋給志強和曼玉聽。志強有些不高興,但曼玉似乎直到我喜歡志強祇是因為他有個大雞巴罷了。曼玉不僅漂亮,而且聰明。

回家的飛機上,我和嘉琳坐在一起。她不停的說這個假期有多麼好多麼好。對於她和建華來說這種交換的生活方式最適合了。我很奇怪的發現我們這幾個作妻子的都有很強烈的性慾。我想以後我們肯定還會有機會的。

德華和學友坐在一起。學友也禁不住眉飛色舞的說這個假期真是出乎意料的美妙。雖然學友和美薇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方式,他們也喜歡讓我們之間的關係更密切。從現在開始,我們絕對不會就此放棄交換伴侶,我也希望能見識更多的男人。

不管以後會怎樣,這是一個改變了我的生活方式的假期,一個我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神仙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