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之旅

說實話,我特別喜歡看到曼玉的那對大乳房一跳一跳的。雖然我眼睛盯著那對豐乳,身手卻沒有慢下來,最後我和嘉玲贏了這場。我們很得意的看著曼玉和建華跌到水裡。卻發現建華手按在曼玉的胸前,曼玉也在水中一把握住建華的肉棍左右抖動。

我突然有了一個主意,就像上次建華倒轉我太太琳琳一樣,我把嘉玲倒轉過來,讓她頭朝下。這樣,我可以很容易的咬到她的陰唇,她也正好吸住我的肉棒。雖然這幾天我已經非常疲倦,可以我還是馬上就硬了起來。嘉玲也主動分開泳衣,好讓我更容易舔到她。

「妳真厲害,我又硬了。」

「你可以把我放下來,現在就搞我。」

「就在這裡???」我吃驚的問。

「不敢嗎?快點。」

我把嘉玲放下,看到建華和曼玉的身體正有規律的踫撞著。好無疑問,他們正在水裡辦事呢。我讓嘉玲跪趴在沙灘上,擺了一個姿勢正好把她的臀部藏在水下,我也分開雙腿,從後面夾住嘉玲,挺起硬硬的肉棍刺了進去。

當我和建華幹著這兩個女人時,她們還伸出手牽在一起。

嘉玲問:「我老公怎麼樣?」

「好極了,德華呢?」

「很不錯呀。」嘉玲停了一下,有些猶豫,「妳的乳房長的真好,我可以摸摸看嗎?」

「當然。」曼玉興奮的回答道。

嘉玲慢慢伸出手,踫了一下曼玉的乳房。曼玉抖了一下,伸手把嘉玲拉向自己的乳房,嘉玲抬頭看了看曼玉,曼玉一點頭,嘉玲也不再猶豫,一口含住曼玉的左乳。一邊嘉玲吸著,一邊曼玉喘著。以前看錄像片時還不覺得這樣有什麼,到自己親身經歷,才知道這樣真是讓人興奮不已。建華在後面操著嘉曼玉,他老婆在前面舔曼玉的乳房。在雙重攻擊下,曼玉馬上就繳械投降。

曼玉並沒有放棄反擊,伸出舌頭插到嘉玲嘴裡。一會兒,我們就看到她們的舌頭攪在一起。如此的美景怎麼不讓人心動。建華和我對望了一眼,苦笑了一下,再抽幾下,同時射了。

我們休息了一下,就在沙灘上看看風景。這個下午真是讓我難忘,可是還有更加讓我印象深刻的事情發生了。

晚上八點左右,我們吃完晚餐,就分開了。建華要和嘉玲在一起好好享受在這裡的最後一晚,我和曼玉走向她的房間。路上我在想,半天時間我和我一個朋友的老婆在一起,另一半時間我又和另一個朋友的老婆在一起,我告訴兩個朋友她們十分幸運,因為嘉玲和曼玉的確是非常不錯。但是我卻沒有覺得自己幸運。

當我們進到曼玉的房間,我們很吃驚的看到房間裡整整齊齊的,一點兒都沒有我想像中亂亂的樣子。我找了張椅子坐下,曼玉走到衛生間,出來的時候全身赤裸,二話不說,跪在我面前,拉開我的拉鏈,掏出我的小弟弟,又舔,又咬,然後才抬頭問我:「你想怎麼搞我呀?」我雖然真的是精疲力竭了,可是在曼玉的小嘴之下,我居然又脹了起來。「曼玉,妳再像剛才那樣,真會把我弄死的。」

「好吧,這次讓你舒服些。」然後她把我推倒在床上,翻身坐到我的肉棍上。我真的是一動也不要動就可以享受到曼玉的功夫。挺身時,她縮著陰道,緊緊的夾住我,蹲下時,陰道鬆開,我很容易就可以刺到她的深處。沒想到曼玉到是非常喜歡這種方法,在我射精前她居然有兩次高潮。

射完之後,我真的和死了一樣,一動不動的躺在床上,任由曼玉舔掉留在我肉棒上的精液。

躺了一會兒,我和她就開始談這幾天的事情。很自然我的話題就轉到了琳琳身上。我告訴曼玉我的不安。

曼玉笑著說:「你以為琳琳愛上了志強?我相信她祇是愛上了他的生殖器官罷了。」

「我不清楚。我不知道琳琳是不是可以分清楚愛一個人和喜歡做愛。」

「她可不要是愛上志強了。我相信志強不會愛上她的。」

「妳那麼有信心?」

「德華,你別怪我,志強喜歡琳琳,祇是喜歡把他的肉棍插進去,把精液射在她臉上、身上。」

我有些吃驚:「妳說志強祇是把琳琳當做洩慾工具嗎?」

曼玉大概覺得自己有些不當,解釋道:「德華,請相信志強和我很喜歡你們夫婦倆,我們都是好朋友。你的床上功夫不錯,我很喜歡,我相信志強也喜歡琳琳,但祇限於性愛。志強用琳琳來發洩,你用我。我想試試別的男人,我找了你,琳琳找了志強,就這麼簡單。」

我搖了搖頭,「我很難這麼想。我們經過肉體關係之後,我覺得我們不祇是一般的好朋友了。」

她抓住我的話:「你說的對呀,我們以後不是更親近了嗎?我們是非常親密的朋友呀。」

我笑了笑:「妳說的對。」

我又重新審視了一遍所有的問題,好像心裡坦然了許多。但是琳琳呢?

剩下來的時間曼玉和我洗了個鴛鴦浴,然後就上床休息。大概在午夜時分,我聽到旁邊門響了,然後是琳琳的笑聲。然後有男人的聲音。肯定是志強的,雖然我也想過琳琳大概會換歡口味,比方說建華和學友。但很明顯,她祇和志強在一起。也就是說她和志強倆個人單獨在一起有整整兩天了。

曼玉也醒了,「好像有人會來了。」

「是琳琳,志強和她在一起。」

曼玉樹起耳朵挺了一會兒,「聽不清楚,但是……很有可能。」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隔壁就傳來做愛的喘息聲。琳琳的叫床聲是夠大的,又很誘人,我就常常敗在她的喘息聲中。

我覺得一股怒火又燃了起來。但又覺得應該放鬆,知道琳琳快樂我應該高興才對。可是這樣對我來說太困難。

曼玉大概察覺了我的心思,對我說:「琳琳正在充分利用志強的肉棍呢。我也想用下你的。」直到曼玉又爬到我身上,抓住我的肉棒往她的洞裡塞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又硬了。以前聽說男人一天最多可以射精八次,現在看來大概是真的了。

我一邊幹著曼玉,一邊想著自己的老婆正在旁邊的房間被別人幹,居然覺得下體熱熱的,一改這兩天被動的局面,我的心思也回到了曼玉身上。大概真的是因為有些精力不足的緣故,這次想射都不容易了,我也就借著這個機會不停的猛刺曼玉,居然連續插了大概有半個小時左右。看到曼玉眼中淫蕩的目光,我直到這次才是讓她享受高潮的時候。

果然,曼玉在強忍著幾次高潮後,突然全身顫抖,一句話也不說,祇是緊緊的抱住我不放。我也總算有了些射精的感覺,抽出來,用手套動著,總算把剩下地一點點精液『滴』了出來。

曼玉滿滿醒轉過來,問我:「德華,你這下怎麼這麼厲害,好久沒有男人能夠讓我有這種感覺了。我好像也有一種『射精』的感覺耶。」

我笑了笑沒說話。曼玉也笑了,「你是不是想著旁邊琳琳被志強搞了呀?」

我想了想,說道:「曼玉,也許是吧。」我又聽了聽隔壁房間的聲音,已經安靜下來了。半夜我又醒來,聽到隔壁又傳來做愛的聲音。這次我祇是笑了笑,接著睡了。

第十二章 琳琳的抉擇

假期的最後一個晚上,我好好的睡了一覺。突然我警醒過來,「我到底在哪裡?」然後我看到一張笑臉,我才想起我是和志強在一起。他真的是很吸引我,人很體貼,那兒又大又長,我不禁笑了出來。

我伸出手,繞著他的胸膛畫圈圈。先開始是繞著他的乳頭,然後又捏他的乳頭。雖然他沒有醒,他還是發出了呻吟聲。我輕輕一笑,手往下滑到他的肚臍眼挑逗他,他又是一陣呻吟。我掩著嘴偷偷的笑。

雖然我不想吵醒他,我的手卻不聽使喚的繼續往下。我用手指輕輕踫著他的龜頭,他也慢慢的有節奏的扭動臀部。軟軟的陰莖在我手中迅速變大。我上下套動他尚未完全勃起的陰莖,看著他的家伙變的更長更硬。

我一邊撫摸著他,一邊倒在他身邊看著他。寬寬的肩膀,結實的腰腹,強壯的大腿。又粗又長的陰莖驕傲的抬頭站立,接受我的檢閱。你們知道有多長多粗嗎?粗到我一隻手握不住,長到如果我一把抓住它的跟部,我還需要兩隻手才可以踫到它的龜頭。

看著這麼一樣寶貝,你怎麼能不心動呢。它不在祇是生殖器官,而是一樣淫具,一樣我隨時都需要的東西。想想當時真傻。德華想著和別人交換,我還不願意,可是現在……現在的我喜歡有一個粗大的陰莖插在我體內,越深越好,讓我飄飄欲仙,高潮不斷。

我喜歡被挑逗,喜歡跳舞,喜歡喝些酒弄點氣氛,可是我最喜歡的還是性愛。不要給我任何藉口,盡你所能來滿足我。濕濕的舌頭舔著我的耳朵,讓我回到了現實中。我扭頭甩開他。

「妳在幹什麼呢,我的小妖精。」他笑著問我。

我努力裝出一副很認真的樣子,「我正在奇怪這個小東西是幹什麼用的。」我的手不停的上下移動著。

「我不知道,大概你要自己找答案了。」

我笑著,撲上去撓他癢癢,他也不示弱的反擊。我們像十幾歲的小孩一樣在床上滾來滾去。翻著翻著,突然我覺得下體一熱,志強的肉棒居然插了進來。最後的姿勢就是我騎在志強的身上,拼命的上下扭動腰部,好讓那肉棒充分的磨擦我敏感的部位。志強伸手抓住我的乳房揉個不停,搞的我的乳頭硬的像個小鐵球一樣。

我把屁股翹起來,志強的陰莖就插在我那很敏感的部位。是所謂的G點嗎?我不知道,我祇知道有東西插在那裡讓我無比的舒服。

「嗯……嗯……」我們一起呻吟著。

我緊緊的抱住志強的屁股,生怕他跑走一樣。我們一起移動,真的就想是『你中用我,我中有你』的感覺。時間已不在重要,這個世界上祇剩下琳琳和志強,志強和琳琳了。最後我快速的扭動屁股,越來越快。他也配合著我,屁股轉著小小的圈子,他的龜頭就像一隻小手一樣按摩我的敏感地帶。他整根的抽出,我哀求他趕快插進來;他插進來,我又興奮的要昏死過去。他越來越快,越來越深。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失去了控制。我拼命的要想起什麼,想起任何事,除了我兩腿之間夾著的,深深插在我體內的東西。可是太遲了,我祇覺得全身一緊張,就開始發抖。我的腿在抖,身體也在抖。我央求他停一停,他卻插的更快了。我尖叫著,他卻停了下來,停住,然後我能感覺到的就是熱熱的精液射進我的陰道中。

志強挺起身在我耳邊說:「琳琳,我愛妳。」

我雙手摟住他,也輕輕的告訴他:「我也愛你。」

突然之間,我覺得很恐怖,「天哪,我說了些什麼呀?而且我真的有這個意思嗎?德華呢?那個我愛的男人,我嫁的男人?」

可是我腦子裡的念頭卻是我不能沒有志強,現在看起來他好像已經是我的一部份了。沒有他我好像祇是一個不完整的女人。

不可否認我的生活在這個假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知道我的身體的需要。志強是我的老師。在和志強做愛之前,性愛祇是生活的一部份,在和志強性交之後,性愛似乎變成我生活中的第一需要。如果我愛上志強,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志強問我:「妳想什麼呢?」

我看著他的眼睛說:「如果沒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會怎樣。」

「我也是。」說完,志強就溫柔的親吻我。

當他親我時,我想到要和他在一起度過下半生。性愛的喜悅讓我著迷。我要求道:「志強,再和我做愛吧。」志強伸出一根手指按住我的嘴唇,「我們有的是時間。」然後就下床了。

我真的成為性愛的奴隸了吧,我叫道:「回來,志強。」

「內急,親愛的。」志強邊說邊走向衛生間。

志強在衛生間時,我算有時間好好的想想這個假期。我還記得第一個晚上不停的和我老公的幾個朋友不停的做愛好幾個小時。就是在那時我知道志強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