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櫃中的秘密

我怒目望著母親在那邊彎腰拖地的背影,因為姿勢的關係屁股自然的向後翹高著,因為裙襬長,布料多,相對起來也比較重,所以裙子當然會很服貼在母親的臀肉上,光線一照,下臀處陰影一大片,黑白對比又很明顯,可見母親的屁股有肉且翹,遠看就像兩個渾圓的白色饅頭夾在一起,緩緩的左扭右擺,以前啊不覺得怎樣,今天這特別有感覺,誰叫母親的腿是亮點。

如果母親全身穿的都是保守風,我肯定瞄過就算了,但偏偏她腿上的穿的是有愛心黑點的黑色透膚絲襪,這種特別明顯的反差不就叫我注意力往下擺嘛,故意穿這種絲襪根本就是在對誰性暗示,想著想著老二自己抖了一下,真有感覺,騷貨,看我怎麼搞妳。

我走向前去對母親說想幫忙,她直起身對我講說不用,生病就好好休息,見她額頭都是汗,體溫升高香氣更加濃郁飄散,心中更癢,我解釋想動一動流汗可能比較快好,母想了一下說也好,我有點累了,心想也是拉,剛剛不知爽了幾回這麼傷體力,我把另個水桶跟拖把拿來,順便帶了個的衣夾給她。

解釋說看媽裙襬長會不方便,又可能被弄濕,所以用這夾一段起來可以方便做事些,母親露出欣慰的表情但語帶挖苦說啥時這麼貼心了,其實我的目的設計讓她把裙子弄短而已,後來母親長裙反個幾摺,捏住一角後夾住,好讚,活像個蓬鬆特別的蛋糕短裙,大腿都露出來了。

我不敢明著視姦那母親的雙長腿,跟她背著,但頭還是不時向後轉偷看母親的背影跟美腳,還會故意蹲下來,從下往上看那裙底風光,沒想到現在偷窺自己的媽竟然跟陌生女人一樣超有興奮感,見著母親私處那神秘地帶,心中的邪念更旺,這時手上恰好有拖把,我往下蹲,讓拖把的握竿慢慢地繞進母親的裙下,移到她兩腿中間,見她拖得認真,壓根不會注意身後,我裝回蹲低拖地的姿勢,竿子的頭斜著上50度角瞄準那飽滿的肉穴,兩手握住用力往後一抽。

母親噢了個吃驚的聲出來,我趕緊轉身說抱歉,不小心打到妳,母親轉過身來,眉頭間是有點小皺,一手按在身後,看來是摸在股溝那邊,我在追問打到哪,有沒有怎樣,母親表情沒變,只是淡淡的說沒事,看她又轉身過去,但是站的位置跟我卻錯開了些,沒在一直線上。

心裡很爽,但覺得只有一次不過癮,我要好好懲罰妳那淫亂的母穴,過了一段時間,又慢慢的站到母親身後,打算故技重施,但這次失了準頭,先打到母親的左大腿內側彈了一下,接著才向上重重地搔中她私處,母親沉沉的嗯了一聲,看到她猛然轉身,見狀我頭也趕緊甩回來裝作不知道這事,持續動作,還裝模作樣的蹲下,像是刷洗般的用力清潔一塊磁磚,念念有詞的說這怎弄不起來。

後面沒有動靜,可能是在觀察,畢竟自己私處一連挨了兩次侵犯,哪會這麼巧,母親也是個很精明的女人,說不定起疑了,一會後被感覺握柄被人抓住,我回頭,母親神情不太高興,要我去客廳的另一邊拖,說兩人在都附近很危險,我講該不會又弄到妳了吧,母親微微點頭,當下趕緊說是喔,有沒有瘀青,我看一下,母親急著搖頭說,沒事,不用,而且還向後退了一步,自己滿臉歉意的說剛剛很用力耶,真的沒怎樣,母親語帶無奈的說打到肚子而已,還好,你也不是故意的,我追問她怎麼看起來不怎麼高興,她回說大概累了。

正好,聽到母親這樣講,我就順勢說那等等幫妳捶個背按個腳,輕鬆一下,當口快之後心中突然覺得慘了,早些時候才出言調戲想摸母親腿,這樣意圖會不會太明顯,不過大概是剛剛那兩下,桶得母親心煩意亂,所以沒想到這,竟然滿爽快的說好啊。

先用搥背當偽裝,當母親緩緩閉上眼睛,感覺已經放鬆享受的時候,時機成熟,我換至她前面,終於到最期待的重頭戲了,讓我好好的玩媽媽妳這美腿一把,當母親的絲襪美腿放到我手掌上時,看那愛心點分佈在粉粉的嫩肉上,近看更騷,聞了一下是淡淡的體香,讓我差點失去理智直接又摸又舔的。

可惜,不久後母親沒肯讓我太超過,最後我只能按按小腿肚,摸摸大腿每一寸柔肌,偷吃點豆腐來草草收尾,心想要跟這雙騷腿告別了,不知何時還有機會看母親這樣穿,該不會非得等母親跟那胖子幽會才行,一想到這絲襪是母親為那人穿的,心中的妒意恨不得將它撕爛。

這時靈光一現,對啊,撕爛,趁母親拿起報紙看恰好遮住我的那一刻,偷咬了幾個指甲弄出個小尖刺,忽然撕~一聲,我喊說哎呀,媽抱歉,不小心勾破妳的襪子,母親合起報紙,趕緊把腿放下,見到兩大條超明顯的寬縫,我讓它破得夠明顯,她輕嘆一口氣像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了的樣子,只有出言提醒指甲等等去剪,這時我回買一雙還妳,母親表示她自己買就好。

雖然母親貞潔的形象可能是假,但她勤儉持家的性格卻是真的,這也是其他人認為她是賢淑的地方,我抓住了這點,胡扯說網路上好像看到有特價便宜的那種,幾件才沒多少,總之就說得就像比她自己去買一雙還便宜,突然母親質問我你是男生說怎會去看這個,還好腦筋轉得快,亂掰說上次學校某次舞台劇有搶匪的戲碼,那時候才知道的,母親才半信半疑的接受這說法,不過還真是讓我捏一把冷汗。

後來被我凹成功啦,按自己的意思在網上買了不少件讓我很有感覺的絲襪,例如像是蕾絲大腿襪、肉色網襪、鑲銀蔥等等的,而且這些都還故意挑只穿到大腿的那種,心想與其讓別人看,不如每天母親穿給我看到爽,可以意淫藏在那保守衣裝下的胴體,順便福利一下老爸;我有自信母親一定會穿,就算樣式對她而言太過大膽,只要長裙或長褲一遮著,誰會知道穿什麼,由於母親是那種不會白白浪費東西的個性,這種她也沒膽送人,而且絲襪對她而言是每天必穿的一件衣裝,我買多一者是慢慢逼她穿習慣,二來是取代掉那一成不變的肉色絲襪。

拿給母親後,過幾天她是頗有微詞怎都買一些奇怪的,就沒再多說甚麼,但本來還要我跟她講怎買,趁便宜她自己要再買些普通的,又編了個謊說那是拍賣的,對方暫時已經關站了母親才作罷,好險她這年歲的對上網不這麼熟稔,不然就會被拆穿了。

那段時間我每天都欣賞母親的襪裝,又過一陣子後,母親才開始嘗試,一想到她穿的是到大腿的那種性感絲襪心裡就很興奮。之後老爸心情也不錯起來,會不會母親多了層誘惑力,讓他晚上有盡情的抽插母親的動力,想到這心中好生羨慕他,如果自己也能搞上母親該有多好。

沒多久,要母親去偷情的信件又寄來了,對照月曆是又約在非假日,回去翻看先前時間的也都是這樣,怪不得這些年我跟爸都完全不知情,只是這次我裝病的戲碼不能在用,那豈不就要逼我翹課,好吧,豁出去了,這次就算要攤牌,也要阻止母親再被上。

那天先到學校,點名後說不舒服去保健室,請幾個好兄弟把風,有事手機連絡就衝回家中巷口,看手錶時間差不多,母親差不多出門了,不久樓下鐵門電鎖一開,母親走了出來,比較意外的是母親今天穿的很日常普通,一套杏色的連身長裙,但還是看得出有上妝,這次前往的方向跟上次不同,正欣慰母親可能不甩對方了,不過當母親拉近距離,我瞧見她全身時候粉碎了我的推測。

那件我從來沒看她穿過的膚色網襪竟然這次給我穿出去,而且我最期待她穿的一件,可惡,心底湧現有種為他人作嫁衣裳的強烈不甘心,既然這樣我就跟了上去,這次對方沒驅車來接,反倒是母親自己去搭捷運,心想還換交通工具這麼小心逸逸,事後跟我說只是跟對方蓋棉被純聊天的話,鬼才相信咧。

我覺得繞了好久,母親才在一個街角停下腳步,對方也出現走向她,看他牽起母親的手,兩人就這麼在街上走著,心裡很火,眼看四處都有旅舍,心裡也急,深怕她倆方向一轉就進去了,來不及攔住,顧不得那麼多只好越跟越近,只到那個人一直轉頭跟母親聊天,但母親的臉都沒轉過去一下,我還希望她因為聊天而發現我在著她。

她們也很會閒晃,深怕手機容量不夠錄影不然就是沒電,一抬頭人不見了,應該是前面的街角又轉了,小跑步往前,突然那個胖子一個人從街角回頭走出來,恰好檔在我前面,手插胸前兇巴巴問說我是誰,幹嘛一直跟蹤我們,不知道母親為何沒一起走出來,我沒講話瞪著他,突然他退了幾步跟被牆擋住的人說等我處理一下就好,那人應該是母親。

幹,做賊的喊抓賊,還一付很有男子氣概保護母親的樣子,真他媽可笑,接著用咄咄逼人的口氣叫我講啊,我沒甩他直接往轉角走去,只差一步就可走過去了,不知到時不是對方面子掛不住,他出手抓住我的肩膀,說什麼跟蹤可以報警什麼的,真是徹底激怒我了,那我回他說妨礙家庭你該不該被告,接著咬牙切齒的說,我是你牽著手那女人的兒子。

我沒印象對方反應是怎樣,但是手是立刻鬆開了,我一個箭步轉過去,看到母親眼睛瞪大,手摀著嘴,面如死灰不知所措的站在那兒,我目眥欲裂的看著她,冷冷的喊了聲媽,她低聲尷尬的問我怎人會在這,怎沒上課,音量是越說越小聲,我沒回答,只是嚴肅的說還不跟我走,轉身看那男的好像溜了,媽的,惡人無膽。

一路上我都走在前面,母親默默跟在身後,終於她按耐不住,前來拉了拉我的手,要我聽她解釋,也好,照片的事情我也想一併問清楚,不過東西在我的房內,於是就跟母親說回家在講吧,計程車上,母親主動幫我打電話給學校請假,似乎不敢追究我翹課。

我要求到我的房間講,心理學不是說有所謂的主場優勢,所以我壓根不讓母親在她房內說,不過母親自己心虛,這些小事都聽我的,主要還有一點,我的錄音筆也在房內;一開始當然我問對方是誰,母親說是她還在教舞時班上學生以前的男朋友,靠,關係真遠啊,這樣說那不就小母親10來歲左右,大我幾歲而已,這樣也可以被搞上。

接著她講不出口了,沒關係,我幫母親起頭好了,便開口自白我今天為何翹課,因為我心情很惡劣,然後從抽屜把那本木色小冊子丟在桌上,隨口騙她說昨晚清潔人員拿給我這個,心想自己也很不會編謊,一般人看到這種豔照收藏都來不及了,還物歸原主咧,但母親當下看到,整個人往後癱坐在我床上,低頭不語,大概也沒心思戳破我的謊言了。

我拿出那個跨坐在啤酒肚後的淫照,我色厲詞嚴說這人不是老爸,該怎麼解釋,而且我指出這就是剛那男的吧,母親沒有否認,只是開始啜泣,裝可憐嗎,不知道,但母親感覺還是不願講,我惱怒的說看看妳還穿這網襪去幽會,便出手將母親的長裙往上撩到底,直接到可以看到大腿根部,這豆腐吃得滿誇張的,平常的她早暴怒起來,但她還是沒啥反應,是因為內疚的關係嗎。

這樣下去沒完沒了,想說嚇嚇她,表示再不講我就直接跟爸說,母親聽到突然聲嘶力竭大聲說外人就算了,沒想到連自己的兒子也威脅我,我嚇一跳,口氣還是軟點好,改口說只是想幫她,母親哀怨的說沒甚麼好幫,只不過有次喝酒誤事,給人拍了這把柄,現在我不敢講,但如果是以前的媽,風評都是說她是個有矜持的女人,怎會跑去跟年輕男人喝酒喝到失身呢。

我把疑問提出來,還被母親反駁知道那麼多幹嘛,算了,不是重點,那我問說他怎樣威脅妳,母親說本子不是有個數字,是她原本自己提出想給對方的封口費,但那個人不答應,竟然直接表白說一直背著前女友偷偷暗戀我媽這老師,好不容易又逮到住了母親,所以要求要定時陪他出來,這樣他就不跟母親的家人講,本來想問她被搞了幾次,但別傻了,依母親的個性絕對不會講。

這種鳥條件母親竟然也答應,當然她自己也承認鬼迷心竅了,因為那時候跟父親大吵一架腦袋不清楚,原本單純以為學生約聚會,藉那場合喝點酒澆愁,還真是心防備啊,不過我還是不太相信拉,雖然聽她這樣講,使有覺得照片裡面的確是有那麼點被強迫的感覺,但有幾張我認為是母親半自願擺出來的,更何況我抓姦這兩次都看他們牽手摸臀,有說有笑的。

我臉色一沉,心痛的說母親還是沒說實話,我攤牌就攤到底,把第一次拍到的照片秀出來,暗指母親根本就是自願的,母親先是傻眼,表情轉為有點生氣,說我竟然已經跟她兩次,但我也兇起來說這輕浮火辣的衣裝還有不莊重的態度是怎樣。

母親一副放棄解釋的模樣說,反正你覺得是怎樣就是怎樣,就轉身過去不打算甩我;好啊騷婆娘,這算承認了自己骨子裡淫亂嘛,而且媽你是忘了在我房內嗎?還穿著誘人的膚色網襪,好,我不客氣了,轉過身去把錄音筆偷偷OFF,順便脫下制服褲子。

金屬皮帶裡的卡叩敲出聲響,母親聽到轉過來看到我光著下半身,挺著硬直的肉棒,母親驚訝的急要準備撐起身來,瞪大眼睛說你幹嘛,但我一個飛身,直接將母親溫香軟玉的胴體撲倒,她想把腿夾起也為時已晚。

她慌亂的斥責這在幹嘛、放開我,身體不斷扭動掙扎,但雙手也被我反壓在頭頂上,但沒多久後就沒掙扎了,目光如刃惡狠狠瞪著我,用威嚴的語氣講我是你媽,放手,我慘澹的回他,妳本來是我唯一的價值觀,今天卻摧毀殆盡,眼前的你在我心中不在是母親,只配是個女人,不然這樣想我會瘋掉。

母親擔憂的說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先冷靜點,但我不管母親自顧自接著講說這些照片我看得很有感覺,誰叫妳從不准我交女友,自己卻在外面亂搞,今天你不讓我在外面開飯,我就吃家裡的,母親早就知道我想要幹嘛,氣急敗壞的哀求這怎樣都不可以啊,

我打算用一手制衡住她的兩手,當左手一放開她巴掌就不斷往我臉上招呼,我忍下痛楚,趁攻勢變弱,但也成功再度壓制,騰出一隻手,就往母親內褲伸去,當我指頭順利鑽進母親的花苞摳挖時,她面如死灰,懇求我現在回頭,看著母親的反抗但我想這次肯定沒辦法享受什麼前戲情趣,看來直接達陣的好了。我扯開內褲,對準母親那使盡渾身力氣的閃躲的的小穴,頂住後一股作氣插入,房間內響起了一個滿帶哀怨的長聲哀鳴,那一次 沒想到,自己竟然沒有軟過….. 我也幾乎沒有脫離開母親的肉徑內,狠狠享受她包住男人巨根的地方。

其實從開始搞母親才沒多久,她的道德理智似乎已失守,也不知道這種強姦猛烈的性愛情境是不是勾起了母親騷骨的本性,還是她覺得反抗也大勢已去,母親忽然緩緩舉起兩手交叉環抱在我背後,將臉靠在我耳旁輕聲嬌喘,這一刻我知道母親讓我隨意了,讓我全程跟她親密接觸,是的,就是沒有設定任何的限制。

讓我一次又一次的射在她身體裡面、射在陰道裡、射在屁股上,也弄在臉上、抹在乳房上、 滴在身上,我從沒有連續射超過三次過,也沒有射完精,馬上又硬,然後又繼續抽插的經驗,母親光靠陰道夾攻我就可以讓我硬起,讓我再射下一次。

後來看著母親今晚的狐媚,那種含蓄卻又放蕩的嬌柔,我發現到會讓自己再次猛烈硬起來的,已經不是視覺、觸覺上或聲音上的誘惑,而是征服那平時深深隱藏的慾火,交織著賢妻良母氣質的母親那種的快感。我不確定母親是不是有高潮,而我則是在她身上獲得了四次的快意,最後一次射不出東西來,老二只是在母親陰道內中,空在那抽搐而已。結束了那場激烈刺激的「母子交流」後,母親也從高漲的情慾中漸漸恢復冷靜,用跌坐姿勢坐上我床上低頭不語,那時還看到我的精液好像還從母親陰部那汩汩流出,私處下面的床單都是濕一片的,我打算要摸母親的臉時,被不屑地她擋開,我得意地問說我能力應該比那學生強吧,母親狠瞪我但還是沒回答,後來才硬擠出一句,用冷冷的語氣說,滿足了嗎?這樣可以一筆勾銷了嗎?

我只是笑了一下,母親隨後就打算快速離開我的房間,但被我抓住手臂,她甩不開問我到底想怎樣,我跟母親咬耳朵說,媽如果你真的有這方面的需要,以後可以找我,聽完後母親用力我把推開,斥責我說沒這麼便宜你,再說你不我當母親了嗎?我回說剛剛在床上時媽妳也沒把我當兒子不是,她聽完後哼了一聲甩頭就走。

我迅速從抽屜裡拿了錄音筆,先把記憶卡拔下先藏起來後,便追出客廳去,喊住母親並對她揮揮手上的機器,母親瞪大了眼睛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看那嘴型是想出言指責我但卻些微抖抖抖得幾乎說不出話來,接著我走過去從伸手把母親的腰從後攬住,反過來對她說,那以後我有需要,就拜託母親妳了。可以感覺她氣到渾身發抖,後來我再問了一次,她眼角泛出淚光,低聲地說隨便你。

後來我真的是爽翻,但在幾天之內也沒有再逼母親跟我做愛,只有在兩人獨處的時候對她強吻,摳摳挖挖,有時候母親還是會抗拒,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大概也有一兩個月,已經讓母親習慣跟我有親密的肢體接觸,也就比較順其自然的讓我隨意愛撫或者挑透她。

我感覺時機成熟後,有天假日趁著父親在午睡時,把母親請來房間,她當然心知肚明我想幹嘛,就這樣,我倆發生了一次你情我願的性關係,而且我沒帶套內射母親她都沒說甚麼,而且過程中我幾番故意在激烈處停下吊她胃口,母親還會用嬌媚的語氣表達不滿,卸下母親賢淑的假面具後,真是讓我驚喜連連,這樣的艷母真是讓我用上癮了,我也沒打算再讓出去,雖然她跟我做的時候都很配合,但我清楚要讓母親的心真的這底臣屬於我,還是需要花些時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