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櫃中的秘密

過年將近,家中有個老衣櫃要丟,跟父親一起搬到樓下,想說他年歲也大,接下來就我一個人用推車移到路口去,趁清潔隊還沒來,再次檢查有無東西漏了拿,就當我要把最底下抽屜整個抽出來的時候,到一半就發現會卡住軌道拉不動,從開口伸手進去探,感覺裡面是空的了,這衣櫃在爸媽房內不知用幾年,會壞很正常,但我想清潔隊也很辛苦,何不幫個小忙,把可以拆的都弄下來,也比較好搬,於是我選了個無人的角落,奮力狂扯,才把那抽屜拉出來。

一看發現木頭底板都變形向下凸個弧度,可能平時東西塞太多,當時等著也無聊,想說把抽屜的底弄平,說不定有人會覺得這直接送去焚化爐燒了可惜,會資源回收去裝東西,就翻過來又敲又踩那抽屜底板,忽然啪一聲,心想慘了,用力過猛可能裂了,翻開來看,一片薄木板跟一本木色小冊子掉在地上,原來這抽屜又硬加一層薄底板中間還藏東西,壓久了怪不得中間會凹出去。

藏這麼隱秘好險有發現沒被丟掉,裡面是重要的東西就糟了,不過要還給人至少要知道對方是誰,萬一裡面藏的是爸媽其中一方的私房錢,我亂還也不好,一翻開有幾個看起來像日期的數字跟意義不明的多位數子,依這秀娟的字跡,應該是母親寫的,翻開到後面半本時,我傻了眼。

本子後半的頁面全都黏了起來,中間處挖空,塞著幾張相片,拿起來看,全都母親的照片,衣裝裸露就算了,幾乎是那種盡其所能賣弄性感風騷的那種,像是用跪趴著翹高屁股、榨奶擠溝、岔開雙腿等等的,邊看我也只能邊自己解釋說,這也沒甚麼,看照片的色澤都粉掉了,應該是多年前拍的,母親至今都中年了仍頗具姿色,若是早個幾年,當然更有條件可以狂野一下這也無彷,人家不是常說要抓住青春的尾巴嗎。

看到後半,心裡難免覺得奇怪,老夫少妻的爸媽,平時相敬如賓的模樣,怎樣都想不到會這麼有情趣,接下來其中兩張照片給了我意料之外的解答,一張是從下往上拍角度,母親跨坐個啤酒肚的後方,她似乎出手要搶,另一張有拍到照相者的手,拿著酒給母親準備接去,她臉上的神情有些迷濛茫然,似乎喝醉了,但是,父親身體不好所以體型很乾瘦,根本沒啤酒肚,另外他從來不碰也不買酒,怎麼可能媽跟他喝成這樣。

肯定有鬼,我心中這麼想,又再把照片仔細的全部看了一次,【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母親的表情真是狐媚迷茫,姿勢又惹火勾魂,慘了,自己竟然看到勃起,都忘了人還在外面,趕緊將照片跟簿子帶回家再想是怎麼回事。

母親提早備好午餐,說是擔心我早上活動量大,會餓,看著母親起身去廚房裝盤的身影,她頂著一頭旁分,長度及肩的中捲髮,穿著是合身淺藍針織衫,搭配白色長裙,露出一小截腿,並有穿著肉色絲襪,身上散發淡淡的花果香水味,雖然母親的身材曲線還算玲瓏有緻,但這穿著打扮其實跟一般平凡的婦女無異,而這也是她平日的穿著,看起來她是滿保守的,但為何她會肯拍這樣的照片。

不過要說也都是幾年前的事情,眼下的母親在大家眼中是個相夫教子,關心兒子課業的賢妻良母,但自從那次後,當聽到有人這樣誇讚她,都會不自覺將照片內淫母的影像套在母親身上,心中暗自反駁說母親可能不如大家見到的這樣美好,而且自己竟然也很期待可以見到母親不為人知的一面。

這種想法開始在我腦中揮之不去,想一次就拿出照片看一次,尤其是母親跨坐在那個人身上,出手拉扯的照片,媽媽的表情是那哀憐的神韻,加上剛好被啤酒肚遮掩住兩人下半身接觸的部分,只看到母親的那雙粉腿從中向兩邊岔開,讓我超有想像空間,老實說也拿來打過幾次手槍,腦海只要閃到這畫面,都會讓我亢奮到忍不住射出來。

出了房門,見母親在客廳看書,氣質優雅的,本想看電視轉移注意力,卻被她出言制止,告誡我高三了多讀書準備考試,台灣現在電視節目現在都是些羶色內容,沒啥營養,可不希望你學到這些諸如此類,靠,看母親用道貌岸然的模樣說的頭頭是道,讓我心中不爽起來,母親自己發生過的可能連節目都比不上吧,還敢這麼正氣凜然,她看到我臉色有變,就拉高音調斥責我說怎麼,現在都不能念你幾句。

家裡一直以來都是權威管教,因為父親年紀大比較不會管,所以都是母親來操刀子女的教育部分,因為她身為女性大概是擔心自己太柔小孩會教不動,所以兇起來反到是嚴厲的很,來補父親少管教這塊反而有過之而無不及,由於小時後養成的習慣,看母親臉色也變了,心中還是不自覺的畏懼起來,只好摸摸鼻子道個歉,表明現在就回房唸書,但內心當然不怎麼服氣,而且是母親妳才有問題吧,越想越不爽,就別讓我查出來淫照是怎回事。

於是我開始會去想照片的事,對象是誰、時間是什麼時候我一點頭緒都沒有,,母親的記事本我是沒膽偷翻,是以前發生的翻現在的也沒用,想來想去會留存比較久遠資料的就只能從電腦下手了,恰巧全家就只有那臺用得夠久的老電腦,會用的就我跟母親而已,原本想自己房間多買一部,但母親反對,原因是不希望我因此開始打電動,母親肯定沒想到她堅持共用的下場就是我可以藉此來調查她。

電子信箱是我的重點,密碼母親為了方便都是它自動登入,她們這年代的人對於網路安全不像我們比較在意,看了些聚會、同學會的邀請信,也都沒有甚麼奇怪的地方,換個角度想,母親可以跟對方這麼親密,依我對母親的了解,一該是很熟的人,從寄件者查起好了,列出來後,哈,果然有收穫,有封信是個英文姓名的人他寄的最多,平均2個月都會寄給母親一封信,每封都只是這句「老師,聚一下」有地址及往後的某個日期,最早從3年前到現今都依然沒中斷,看到這裡自己也該檢討,這幾年竟然都沒發現母親有不對勁。

母親是老師要回碩到我出生前後那陣子的事,好像是教舞蹈,看樣子對方是很早就認識媽,不管他是誰,最新的一封信的日期還有一陣子才到,到時候可以一探究竟,我關起網頁時才發現母親已經走得很近,不過好險沒被發現,她要我別一直上網並且要我晚上提垃圾去倒,也好,這次我想試探一下母親。

丟完垃圾回家,父親在客廳看電視,母親則是在餐桌上悠然自得的看著她的書,我走至兩人中間,轉頭對母親說,媽,剛清潔隊的在抱怨說我們家那天的衣櫃很難拆,母親依然低頭看著她的書,不以為意的回答是喔,怎說,我接著講對方嫌櫃子大,不好搬,想拆解較好搬運,沒想到最下面那層抽屜卻卡死在裡面,說到這裡母親都沒有任何反應,心想母親是忘記了還是在假裝沒有藏東西這事。

我故意提說沒想到對方還是有毅力把最下面的抽屜給硬扯了出來,母親這才抬起臉來盯著我,當講到清潔隊的打算要抽屜給拆開的時候,看得出來母親臉色沉了一下,但我這時把話題止住,埋怨說父母都沒離在聽我講話,不說了,就坐到父親旁一起看電視,側眼偷瞄母親,她已把書闔上,眼神左顧右盼的看得出來有點坐立不安。

沒多久母親也坐過來,一會提醒老爸該去吃藥,一會要父親早點去休息,感覺很明顯就是要支開他,當父親終於離開客廳後,母親突然對我說講一堆沒有不聽我講之類的,反正就是要誘使我繼續講剛剛的事,我明白她很想知道抽屜的事,心想妳竟然這麼擔憂,當初還不檢點的拍出這種照片,平時又一副良家婦女的樣子,讓我覺得很想剝下這層偽裝。

若要讓母親對我有好感又避免跟她交惡,突然我起了個主意,本來想嚇她說抽屜被拆了,但後來我改口是阻止對方拆,然後幫忙把完好的抽屜放到垃圾車上,母親我這樣講完,神情才比較輕鬆,還不自覺讚我做得很好,回房前我故意對母親說,問這麼多該不會有東西忘了拿出來吧,她聳肩淡淡的回說沒有啊,呵,真會裝。

終於等到她們信中約碰面的日期,我裝了個病請假休息,母親抱怨說今天跟朋友有約,沒辦法照顧我,怎真會挑時間生病,我心裡埋怨,若真的是這樣就留下來照顧啊,又不是不能回絕對方;晚些時候,我看見從房間走出來的母親,換了套衣服還認真化妝,合身白襯衫配灰裙子,裙子短到膝蓋以上就算了,腿上還穿了個有愛心點綴的黑色透膚絲襪,連我沒見過母親這樣秀幾次美腿,更別說還是這種絲襪,靠,穿這麼騷是要去見誰。

聽到她的高跟喀喀踩下樓的聲音,我也迅速去戴帽子換衣服,等老二消腫耽誤了點時間,不打緊,跑下樓還看到母親才走到街口,這種探母親隱私的感覺其實滿刺激的,再過了兩個路口,母親停下腳步再人行道旁等,不久後一臺黑色馬3靠近搖下了車窗,母親就開門坐了進去,太遠我看不到裡面人是誰,二來我也急著招計程車。

跟司機大哥表明跟著前面的馬3,開到了個餐廳門口,先看到個不高、體型肥胖,衣裝普通的男人下車,看這身材,心想照片裡那個死啤酒肚十之八九是他,接著母親也下車,車子就給服務生開去停,我真是心有不甘啊,母親身高好說170,穿高跟又再向上加了幾公分上去,更顯體態修長窈窕,跟母親對比起來對方可能才163左右,再怎麼樣都不應該看上這矮不少的肥宅吧。

好險她倆是坐窗邊,我也好在對面公車站休息椅盯著,兩人互動還好,看得出來那個男的一直藉機握住或摸母親的手,而母親都是比較被動,心想好在母親還算檢點,不過母親穿成這麼惹火見他又怎麼解釋,啊~心情很複雜,那男的身體往前靠著桌子,雙手在桌下好像在搓動不知道幹嘛,而母親摀嘴在笑,該不會正在玩母親的腿吧。

光是這樣猜想也讓我勃起了,真的沒想到啊,我的那個良家婦女的媽媽怎了,怎會跟這樣的人幽會,看母親在對面餐桌上露出優雅的笑容,我這邊則是面如死灰啊,都忘了時間是怎過去的,他們好像也吃完要出餐廳我才回神。我人在對面這樣不好跟蹤,趕緊往右邊跑到斑馬線上等綠燈過街,遠遠看見那男的好像拿到車鑰匙,只是他們竟也往我同方向走。

看著恰好走到正對街的兩人,心想糟糕,退到行道樹後靠著偷看,結果他們繼續走,停在一棟大樓的門廳前,上頭有書店、飲料店、餐廳的招牌,看到最後,12樓有間motel的招牌,媽的,不會吧,母親妳就這樣被帶上去讓人爽?雖然不敢確定是如猜測的這樣,但我也不想有個萬一。

正當她們要往大樓走去,我情急下拿了手機撥給母親,她階梯走了兩階就停下腳步,從包包拿起電話轉身接起,我這邊話筒就傳來母親問怎麼了,然後看到她轉頭跟對方說話,隱約聽到是說是我兒子,我就說出來買午餐忘了帶錢,妳人在哪方便趕回來嗎?母親回說這邊有點遠,呃,先跟一樓的大嬸借一下,媽回去就還她,我又說好像連鑰匙都沒帶,母親不悅的說哎唷你真糊塗,可是我現在真的趕不回去,你等一下,眼見對面的母親往旁邊走去,遠離那男的,摀住嘴說用虛聲講說她外面鞋櫃中的黑色靴子裡有放個備份的全家鑰匙,如果沒有就先請鎖匠開,錢一樣先跟大嬸借。

我萬念俱灰心想母親妳就寧願給那醜男幹也不願回來?我喔喔喔的回答心中極度吃味,那男的突然走向她身後一手就扶上母親的腰,接著話筒裡傳來,好了先這樣,我等會就回去,掰,便掛斷電話。心想可惡,媽妳就這麼容易喔?方才吃飯時不是還很矜持,眼見母親正把手機收進包包,我憤而把手機拿起來,把相機焦段調最長,雖然模糊但還看得出母親的樣子,開始連續拍,母親轉身步上階梯,那鹹豬手摸在母親肉臀上畫圈摸著摸著的影像都在手機裡,但母親雖然有拍開但好像沒生氣,看得我很火,可惜拍不到電梯的樓層,不然就罪證確鑿了。

我失落的坐車回家,其實腦中一片空白,本來應該對週遭環境沒反應的我,突然聽到同站下車的阿伯跟他朋友說了句,肥水不落外人田,也不知為何,我就是只聽到這句話,心中非常有感,對,肥水不應該落入外人的田啊。

傍晚,母親一進門,看到我就對說我說怎沒跟大嬸借錢,看母親面色紅潤,心情不錯,想必甜心絲襪誘惑效果不錯,肯定被操得爽翻了吧,過年快到了好意思給我們家綠光罩頂;為了撒網捕回妳這條大魚,還是先忍下來吧,帶著傻笑的回答,後來外套內袋有藏錢,所以解危了,母親聽了就說那就好,當她準備要邁開步伐要走向房間,我補了一句,母親妳今天穿得很漂亮喔,那雙修長美腿真讓我很有感覺。

她停下腳步,責備我在亂說什麼,怎可以跟自己的母親講這種話,我吐了舌頭道歉一下她才回房,以前要是我有意無意說錯話被她訓斥,多少會覺得內疚,經過今天的事,而且這次我還是故意的出言調戲母親,被兇卻完全沒有罪惡感了,不久後,母親從房間走出來,已經換回平時的長裙衣裝,但臉上的妝沒卸,露出的小腿上看得出還是穿著那愛心黑點的透膚黑絲襪,開始整理起家務,好一副良家婦女的模樣,還真的是外表崇潔,骨子裡騷。

倫理道德什麼都我已經不想管了,想到母親對那個人的騷樣我真是心有不甘,因為以前有一次,跟母親去百貨,在電梯裡面人多,某層突然人又再擠一些進來,她站我前面,母親要往後退,但我已經靠著電梯的壁,身邊擠滿人的情況下手當然無法抽出來,見母親又往後擠,當下只好抬起手來,反推按壓在她翹挺的臀肉上,跟她說已經沒法退,這樣我才有空間。

後來有人進出電梯難免會擠動,所以我的手都一直撐在母親身上,後來出了電梯,母親很不高興,斥責我手怎可以這樣亂摸,接著就在無人的樓梯間,好好的訓誡我一頓,還不斷強調要尊重別人的身體,當時的我雖然覺得委屈,但還是反省了,想說可能母親是傳統的女性,身體不喜歡被人碰到,更何況是屁股這種很敏感的地方。

這些訓誡我都還銘記在心,母親卻肯讓外人摟腰摸臀,而且卻毫不抗拒,當日我被罵究竟是為了什麼,不能怪我鑽牛角尖,但到後來真的個偏激的想法出現,好像母親的意識裡已經默認自己的肉體是專屬是那個人的,反倒被我們這些親人觸碰一下,就排斥得像深怕被玷汙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