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妻可欣(1-3)

(3)被老人精液濺污的新娘

我扶著欄杆拖著快脫力的身體向著新居前進,終於來到新居大樓地下正門,這時整棟大樓在我看來顯得極之邪惡,我那美麗的未婚妻可欣還在這裡面被老榮姦淫著嗎?

我還在糾結的時候,竟然看見老榮從正門走出來,而且他走路一拐一拐的,像弄傷了腳一樣。我立即跑上前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向他咆哮道:「你把我老婆怎麼了!?」

老榮卻不理我,想用右手把我推開但卻十分無力,所以依然被我抓著衣領。這時候我才留意到他臉色蒼白,左手抱拳不知握著什麼東西,而嘴裡低聲唸著:「放開我……給我冰塊……」

「你瞎說什麼鬼!?我問你我老婆怎麼了!?」我光火了,猛力把老榮推了一下,他整個人像散了的積木般軟癱到地上。我赫然看見他胯下有一大灘血跡,就像尿褲子般濕了一大片,不過那些是血液而不是尿液。

老榮嘴裡依然唸著:「冰塊……冰塊……」接著艱苦地站起來,一拐一拐的步向對面馬路的一家快餐店,似乎想到那裡討些冰塊,不過他要冰塊來做什麼?

我疑惑間他已經走到馬路上,這時一輛大型貨車突然從街角高速駛過來就要撞上老榮,但老榮只是望著前面沒有要躲的意思,而貨車似乎想剎停但已來不及了,貨車撞倒老榮後輾過他整個人才停了下來。

我連忙跑向癱倒在馬路上的老榮,他整個人已經血肉模糊了,我想就是他的親人也未必能認出他,不過他左手掌依然完整但不再緊握著,我看到一條東西從他手中滾到馬路上。

再看清楚一點,那條東西是一條……陽具!而且斷口非常不齊整,很可能是被咬斷的!難怪老榮一直唸著要冰塊,他應該是想冰住自己的老二才去求診。那麼咬斷老榮那條淫根的兇手,一定就是……可欣!我連忙推開圍觀的人群,跑回大樓門口再乘電梯上去。

來到新居門口我發現大門虛掩著,我推門進去走進睡房,發現全身赤裸的可欣呆坐在床上。我往可欣臉上看去,她神情呆滯,雙眼沒焦點的望著前面,一嘴都是血跡,而她胸前兩個奶子也都是佈滿著血跡,但我知道那些不是可欣的血。

我到床邊將可欣深深地摟在懷裡,跟她說:「沒事了!老婆,老榮那禽獸剛剛被貨車撞死了,他是死有餘辜!他不會再來騷擾妳了,妳可以放心了!」

可欣聽見我這樣說,先是「呀」的叫了一聲,之後便靠在我胸膛上「嘩啦嘩啦」的大哭起來。我輕撫著可欣的秀髮跟她說:「老婆妳振作點,現在我們先到浴室把妳的身子洗乾淨好不好?」

在浴室裡我打開花灑頭,暖水雨灑在我倆身上,我心痛地用水清洗著可欣身上的血污,而可欣還是哭個不停。

在全部血污清理乾淨後,我用力地將哭泣中的可欣擁在懷裡,輕聲對她說:「老婆,對不起,是我沒用,不能及時在妳身邊保護妳,但請妳不要胡思亂想,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我都會繼續深愛著妳。」說罷便吻上她雙唇,我倆的舌頭交纏起來。

我打算過幾天等可欣情緒平服了才詢問她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反而是可欣自己先開口了。

「剛才人家在打掃……弄得滿身大汗……嗚嗚……於是去洗了個澡……再貪涼快……在床上裸睡……但睡了不知多久……嗚嗚……突然感到有些什麼液體滴在……嗚……人家臉上……睜眼一看便看見那禽獸……嗚嗚……抓著自己那根東西對著我淫笑……嗚嗚……」可欣在我懷裡哭著說。

可欣接著說:「之後我想叫救命……卻被那禽獸掩住了嘴……嗚嗚……之後那禽獸跟我說……拍了人家的裸照……若不聽他的話便將那些照片……嗚嗚……傳上網去……之後他又迫人家……替他……嗚嗚……含老二……嗚嗚嗚……」

我輕撫著可欣的秀髮,安撫她的情緒。

「人家好怕……嗚嗚……只有照做……接著那禽獸說要把這些都拍下來……嗚嗚……再傳給老公你……鳴嗚……我求他別這樣做……但……嗚嗚……他還是傳了給你……嗚嗚……他之後說要利用人家的……裸照跟影片……嗚嗚……向老公你要錢……又說以後我倆都是他的……奴隸……嗚嗚……我聽到他這樣說……又怒又怕……嗚嗚……人家不想變成這樣……但……嗚嗚……又不知怎辦……於是……便用力……咬他那根東西……嗚嗚……」

「那麼……那禽獸是怎麼進來的?」

「我不知道啊!嗚嗚……我明明把大門鎖好了的啊!嗚嗚……」

「我知道了!這老榮一直包藏禍心,他一定把我們家的大門鎖匙先複製了才還給我們。對不起,老婆,我早應該機警些儘早把大門的鎖換掉,這事便不會發生了。對不起,是我對不起妳……」

「不對啊……老公……嗚嗚……其實是……我更對不起你……鳴嗚……其實上星期……嗚嗚……那禽獸……那禽獸……」可欣欲言又止,莫非她想向我坦白上星期被老榮迷姦的事?

「那禽獸……對我……毛手毛腳……嗚嗚……不過我拼命反抗……他才……嗚嗚……知難而退……我怕老公你知道會難過……所以沒跟你說……嗚嗚……我那時就應該……警惕他可能複製了大門鎖匙……整件事其實……最笨就是我……嗚嗚嗚……」

到最後可欣還是隱瞞了自己被迷姦的情節,這個我已經心中有數,知道她應該不會坦白,而且我也有點懷疑可欣述說剛才老榮闖入我們家裡之後侵犯她的事發經過。

以老榮如狼似虎的行事作風,在闖入我家之後發現裸睡的可欣豈會甘心只是打槍,必定會先上了可欣再說其它的。還有剛才片段中老榮的肉棒明顯操過穴,所以才沾滿淫水和精液,看來剛才可欣很可能又被老榮姦了一次,不過她同樣選擇了隱瞞。

我輕撫著可欣的秀髮跟她說:「好了好了,老婆妳別再說了。妳儘管放一萬個心,妳沒有對不起我,就算天崩地塌我也是娶定了妳,況且那禽獸已經罪有應得給輾成一團肉餅了,就請老婆妳嘗試一下慢慢忘了這事吧!」

接著我替可欣擦乾身子並穿回衣服,並讓她回床上休息,可欣拉著我要我陪著她,於是我只有上床將她摟在懷裡,她慢慢在我的懷抱裡睡著了。

我摟著可欣梳理著整個星期的事,今個星期是我人生中相當難忘的,自己的未婚妻竟然在一星期內被同一人性侵兩次,最後那淫棍竟然又在同一週內在我面前被大貨車輾斃,這真是電影才會出現的情節,我不禁苦笑起來。

對了!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東西:老榮的電話!在那裡面有可欣的裸照和她被姦淫的片段,若然落在其他壞人手上就糟了!輕則可欣竭力隱藏的羞恥秘密會被傳上網絡,重則又會有混蛋跑來脅迫可欣。媽的!剛才我應該搜一搜老榮那血肉模糊的屍體,現在我只能寄望那電話跟老榮一起毀掉了。

我不安地將熟睡的可欣輕輕放下來,再讓她躺在床上,之後我輕輕下床想到客廳抽根煙使自己冷靜一下,沒走兩步忽然踢到地板上某樣東西。低頭一看,發現這竟是老榮的電話!肯定是他被可欣咬斷老二後極痛又極度驚慌,所以連電話掉在這裡也不自知。

我連忙將老榮的電話拾起再跑進浴室,並且關起門,立刻打開老榮的電話。究竟今天的事可欣還有什麼瞞著我?立刻便會有答案的了。

我首先打開儲存照片的部份,裡面的確有幾張可欣正在裸睡的照片,最可惡的是還有一張可欣陰部的大特寫。之後我到了儲存影片的部份,有兩段影片是傍晚的時候拍攝的,應該跟可欣有關。

我將拍攝時間較早的片段打開一看,哇,天啊!

「唔……唔……不……喔……噢……救……唔唔……喔……」影片一開始便是可欣嘴裡被塞著內褲的頭部特寫,她不斷搖頭並且想呼救,但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塞在她嘴裡的是條骯髒的男裝內褲,應該是老榮的。

「唔……喔……停……喔……唔唔……喔……不要……唔……喔……」這時鏡頭慢慢向後移,我看到可欣雙手被一條布條綁在床頭,雪白的嬌軀正被老榮瘋狂衝擊,兩隻奶子像放在桌上的牛奶布丁般前後晃動著。

這時鏡頭出現了一隻又黑又粗糙的手在玩弄可欣晃動中的右乳,同時響起了老榮的聲音:「妳這騷貨,上次算妳厲害,竟然可以這麼快醒來還追出來弄暈老子,還這麼聰明懂得找老子的電話刪掉妳那段被我幹的影片,再把老子丟在垃圾房,害老子醒來全身爬滿臭蟲,今次不把妳的騷屄操爆我就把名字掉轉來寫!」可欣只是繼續搖頭並發出「唔唔……喔喔……」的叫聲。

老榮繼續邊幹邊說:「妳這騷貨是不是很喜歡我的大雞巴?妳上次自己趕走妳男人方便老子幹妳,被老子幹完還不放聰明點把門鎖換掉都算了,現在還要在裸睡等老子,妳這騷貨真的是欠幹!還好老子今天心血來潮上來看看,否則也遇不到這麼好康的事啊!」

「不……唔……喔……噁……別拍……唔唔……喔……唔……嗯……」可欣雙眼流出淚來,頭也繼續搖動著。

「妳安啦,這片子只會先給妳男人看,只有他不聽話,老子才會傳上網。老子最近想要點錢週轉一下,希望妳男人看完妳的精采演出後會願意幫幫老子,否則全世界都會見識到妳的騷樣。還有妳給老子記著,以後老子找妳,妳要隨傳隨到,否則後果自負!總之以後你倆都是老子的奴隸!」

「唔唔……唔……不要……別……唔……給……唔唔……喔……老公……嗚唔……求你……唔……不……唔……喔……」可欣停止了搖頭,口塞內褲的她萬分驚惶地瞪大雙眼望著鏡頭並發出呻吟般的哀求。

「唔唔……唔……快停……唔……不要……啊……唔唔……喔……別再……唔……」這時可欣的嬌軀更猛烈的前後晃動著,就像坐在一艘航行於驚濤駭浪的船中一樣,應該是老榮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嗄嗄……騷貨,我都叫妳放心嘛!老子看得出妳男人很著緊妳,他不會不要妳的,只是……嗄嗄……他要維護妳這騷貨便得聽老子的話,嗄嗄……現在老子要射在妳的臉上,夠膽躲開後果自負!」

接著畫面劇烈搖動起來,什麼也看不見,等畫面再穩定下來時又變成了可欣的臉部特寫,不過多了根被老榮手握著的紫黑色粗大陽具對著她的臉。只見老榮套弄了自己的肉棒幾下,再「嗄」的一聲好像很舒爽的叫了出來,同時畫面中的紫黑色龜頭也噴出兩股又濃又白又多的精液,全數落在可欣的鼻樑和右臉上。

剛被顏射的可欣沒再掙扎也沒再呻吟,只是整個人躺著,雙眼目無焦點的望著鏡頭。這時老榮拿掉她口中的髒內褲並且解開她的雙手,再命令道:「騷貨!給我起來再跪在老子面前!還有用舌頭試試老子的精液!快點!」這時影片便結束了。

接著我又打開第二段影片,一開始便是可欣伸出舌頭在舔右邊嘴角精液的畫面,這段應該是之前我收到的那段影片了。話雖如此,我還是繼續看下去,還從褲子裡掏出肉棒套弄起來,看到可欣整根肉棒含進嘴裡的那幕,我也情不自禁的射了。

我想可欣就是在第二段影片完結以後不久便發難咬斷老榮的老二吧,那時老榮應該正在爽翻天,卻突然遭遇了斷根這種撕心裂肺之痛,連我也彷彿聽到老榮那淒厲的慘叫聲。

事後我把所有可欣被姦淫的影片統一收納在一張記憶卡,再藏在一盒模型玩具裡,這是可欣絕對沒興趣打開的東西。而老榮的手機我則把它徹底毀了。

很快半個月便過去了,今天是我跟可欣舉行婚禮的日子,忙了整天婚宴終於接近尾聲,這時我跟可欣在舉辦婚宴的賓館宴會廳門口和離席的賓客握手道別,並接受他們的祝福。

人們都說一個女人最美麗就是她結婚那一天,這話真的沒錯,今天的可欣穿上了一件設計比較簡約的露肩式婚紗,將她那雪白的香肩跟玉背都表露無遺,加上可欣上圍豐滿,也使她那兩球北半球跟乳溝也暴露了出來。再加上由專人悉心設計的化妝和髮型,今天的可欣美得像下凡的仙子一樣,使我整天都感受到別人羨慕甚至乎妒忌的目光。

我和可欣在宴會廳門口不斷向陸續離席的賓客們握手致謝和道別,這時在賓客群中有一個老人微笑著向我倆走過來。這老人雖然西裝筆挺,但禿頭而且獐頭鼠目,面目有點可憎,看來大概七十歲左右。他進場時可欣給我介紹過他,可欣叫他做王伯伯,是可欣父親的老朋友,不過最令我驚訝的是可欣告訴我他是個擁有天文數字財產的富豪。

王伯伯走到我倆跟前,可欣伸出戴著白色婚紗手套的玉手跟他握手,他笑著對可欣說:「小欣啊,時間過得可真快,差不多二十年前我常常到妳家跟老俞喝酒,那時妳還是個活蹦亂跳的小女孩,現在妳已經長這麼大還這麼漂亮!可惜的是老俞幾年前去世,看不到他女兒結婚了。」

我留意到可欣的美目閃過一絲抑鬱,然後笑道:「王伯伯,請你別取笑我,倒是我們一家真的要感謝王伯伯的大恩大德,若不是王伯伯幫忙,我們家十多年前早就破產了,我也不知會變成怎麼樣,所以到現在小欣依然十分感激王伯伯的恩惠。」

「哎呀,小欣妳別這麼客氣,我跟老俞幾十年交情,難道可以見死不救嗎?倒是我說,小欣妳丈夫真是一表人才啊!」王伯伯把臉轉向我。

我伸出手跟王伯伯握手,並微笑道:「你好啊,王世伯。你過獎了,我哪裡是一表人才,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而已。」

王伯伯笑道:「年輕人你別那麼謙虛,你的確跟小欣是天生一對嘛!不過你謹記不要辜負小欣,否則老人家我不會饒了你的!」

「你放心,王世伯,若我真的辜負可欣,不用等你找我算帳,我也不會原諒我自己!」

「好,你好好記著自己的話!我也要走了,老人家我祝你兩口子白頭到老!永結同心!」說完王伯伯便逕自往賓館的大門走去。

這時會場的經理走過來請我去跟他核對一下帳單有無問題,我見賓客差不多都離去了,便叫可欣先回化妝間換好衣服等我,然後再一起回家去。

核對完帳單的我頭疼得很,原來有很多地方都超支了,看來得請可欣考慮一下將蜜月旅行推遲幾個月。煩惱著的我來到化妝間,打開門一看發現可欣不在,這就怪了,說她已經換好衣服在外邊等我又太快了吧?

在我納悶著的時候,外面竟然傳來了可欣的聲音:「王伯伯,請你別這樣,之後我會常常來探望你,不會令你失望的,總之在這裡不行……」接著門的把手動了起來,似乎就要被人推開,我幾乎是神經反射似的躲了在幾個裝滿雜物的紙皮箱後。

我一躲好,門便被打開,有人探頭進來四處張望,那個人是王伯伯!他似乎在確認化妝間有沒有人在。接著他拉著可欣進來了,之後就立刻把門反鎖起來,再輕撫著可欣的俏臉說:「妳慌什麼啊,小欣,妳六年前不是天天都服侍王伯伯嗎?怎麼現在這麼不聽話了?」

「小欣不是不聽話,只是小欣現在已經嫁人了,不能再像六年前般天天服待王伯伯。但小欣可以應承你,只要王伯伯你喜歡,小欣可以隨時來找王伯伯,並且像以前般服侍王伯伯,不過現在請你先離開,我老公隨時會過來這裡的!」

他們的對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六年前天天服侍王伯伯?而現在可欣又說什麼會常常去找王伯伯?看來可欣跟這老王在從前有極不尋常的關係。

「那好吧,既然小欣妳這麼想我走,我送完新婚禮物給妳便走吧!小欣妳可一定要收下啊!」

「那小欣先謝過王伯伯,不知道王伯伯想送什麼給小欣?」

「我為妳儲了幾天的子孫!」

天啊!這老王說完就突然一手褪下了可欣那件婚紗的露肩裝上衣,使得可欣那雙雪白奶子完全暴露在他眼前!可欣則驚惶地用雙手護住胸前。

老王粗暴地挪開可欣的雙手,再兩手一起亂抓著可欣胸前的兩個奶子,同時說道:「哇哈哈!六年沒碰過小欣的奶子了,妳這雙寶貝還是這麼漂亮!又白又圓又大小適中,更加沒下墜感,我玩過這麼多女人,沒有一個可以跟妳比啊!」

「不行啊!王伯伯請你停手!我老公真的要過來了!」可欣想推開老王卻徒勞無功。

「小欣妳真的很在意妳老公啊!這也難怪,妳老公的樣貌幾乎跟妳六年前那個男友一模一樣,不過那小子太看不開了,妳提出了分手他還對妳死纏爛打,後來知道小欣妳成了我的情婦居然跑去自殺了,真是浪費了小欣妳想保護他才跟他分手的一番心意啊!」

六年前可欣是老王的情婦……跟我很像的前男友……他媽的,一下子知道那麼多震撼的事實令我覺得天旋地轉,有想要暈倒的感覺。

這時老王不再玩弄可欣的奶子,而是按下她的雙肩,使她整個人跪在自己面前,再開口道:「小欣妳還記得當時我一來到別墅找妳,妳在門口是怎樣迎接我的嗎?現在我希望再回味一下。」

「不行……真的不行……我最多明晚就來找你……」可欣眼泛淚光,幾乎要哭出來了。

「真的不願意做嗎?那麼就別怪王伯伯舊事重提了。當年老俞欠我那筆債請小欣妳連本帶利還給我如何?我可以多寬限妳幾天,別怪王伯伯不近人情啊!」

媽的!原來這老王就是利用這一點來脅迫可欣!

我再望向可欣,她似乎認命了似的替老王解開褲頭,再掏出那根挺立著而且佈滿青筋的雞巴,之後用雙乳將它夾起來用乳溝上下磨擦著。

老王邊輕撫著可欣的秀髮邊說:「好啊,小欣妳真乖,王伯伯在別的女人身上也找不回妳的感覺啊!要不是當年我一個不小心被那老太婆知道妳的存在,硬要我把妳趕走的話,我這六年只是有妳就夠了。不過早幾天那老太婆終於捨得死了,我受了她幾十年的氣,今天終於可以吞併她的一切了。」

這時我才留意到這老王的春袋大得相當畸形,兩隻睪丸都有雞蛋般大,看來是隻製造精液的怪物啊!

「還有小欣妳以後也是屬於王伯伯的,但妳不用擔心,我暫時不會要妳和妳老公分開,因為小欣妳現在多了個人妻身份更加吸引我。但妳記著,王伯伯擁有享用妳的優先權!」

可欣邊替老王夾熱狗,邊用近乎哭的聲音說:「多……多謝王伯伯這麼照顧小欣,但小欣……想求王伯伯……讓小欣分期……把錢還給王伯伯,之後便請王伯伯……放過小欣,小欣真的不想我老公……知道這一切……小欣以後都會……感激王伯伯……」

「哈哈!妳這傻丫頭,由老俞當天用妳來抵債開始,妳的命運已經不由妳自己決定!來,別再夾了,現在開始替王伯伯舔老二,妳該不會忘了那時我教妳的技巧吧?」

只見可欣不再夾熱狗,伸出舌頭開始舔老王那兩顆雞蛋大的睪丸,再逐一吸吮著,吸了一會兒,又伸出舌頭沿著老王的肉棒向上舔,再一口含住龜頭。接著可欣把整根肉棒含進嘴裡,再不斷點頭套弄著老王那根佈滿青筋的紫黑色肉棒,而一雙玉手則捧著老王兩顆巨蛋,再輕輕捏著它們。

「哇哈哈!爽啊!我一輩子從未操過新娘子的嘴巴!今天過來就是為了這一刻……喂……不要這麼快……」

「唔……喔……喔……唔……嗯……」這時可欣加快了吞吐的速度,並且用喉嚨發出誘人的聲音。是不是她想儘快令老王射精,使老王快點離去,以免被我發現?

這時老王抓住可欣的頭想制止她,但來不及了,他「喔」的一聲叫了出來並且全身抖顫著,可欣喉嚨也發出「唔……喔……咕嚕……」的聲音,他似乎已經射在可欣嘴裡。

這時老王從可欣嘴裡拔出雞巴,但他還沒有射完,再有兩股精液噴到可欣的額頭和右邊臉上,還有小許精液濺到她的秀髮上。

可欣跌坐地上,張開兩片紅唇大口大口氣地嬌喘著,大量乳白色的濃稠精液從她兩邊嘴角不斷流出來,她那化了濃妝的俏臉上也佈滿了白糊糊的精液,這老王的射精量真不是一般的多。

這時老王把射精後的半軟雞巴遞到可欣面前,喘著氣的可欣主動把頭靠前,用一雙美目哀怨的望著老王,然後伸出香舌把沾在他龜頭上的精液一併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