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女教師

她剛才真的去看病了,那個男的肯定是她丈夫。想到她丈夫,剛才的那一點同情,立刻被胸中升起的慾望所取代。

「你又來做什麼?」看著我的樣子,金潔好像有點慌亂,語調中充滿了恐懼。

「我來看看老師你呀,怎麼說我也算是老師的男人吧!」我故意把男人兩字說的很重。

「你無恥!」

「可是老師你昨天真的很快活呀!有照片為證。」說著我從外衣口袋裡套出了列印的照片。

「你,還給我!」可以看得出她的悲憤和無助。

「當然可以給你,我還有很多呢,這些本來就是要給你的。」我把照片塞在她手裡。趁機捉住了她的手臂。

「如果你要的話,我還有很多呢;老師還真上像呢!」我繼續調侃她。

「你這是犯法的。」

「我想這是我和老師的秘密,只要你我不說,別人是不會知道的。」我說著,捉住她手臂的手已經躍上了她的肩頭:「再說老師不也需要嗎?」我的另一隻手也抱住了她,

「下流。」她反抗著,竭力掙脫。鬆開手,退後幾步,照片又交還到我手裡。

我把照片放進口袋,脫下外衣,放在了椅背上,並悄悄按動了衣服另一側口袋裡微型答錄機的錄音按鈕。

「你想做什麼?」看到我這樣,她明顯是有些慌亂了。

「我想和老師你重溫昨天的功課,昨天真的很爽吧!」

「不行,我丈夫要回來了!」

「他不回來,我們就可以嗎,我剛才看到他了,一時半會回不來的,你不想你丈夫欣賞這些照片吧。」

「求求你,放了我吧,你昨天……」

「你昨天不是說愛我嗎?不是要做我的女人嗎?今天會更爽的。」我已經把她逼到了臥室的床邊。

我掏出陰莖,逼進了金潔:「我們現在來複習功課吧,老師!像前兩次一樣,你會的吧!」巨大的肉棒橫在金潔面前,充血得龜頭快要戳到了她的臉。

「快些!」

金潔只好緩緩伸出了手,柔軟纖細的手指顫抖地握住了我的陰莖。

「啊!真舒服!」

可以感覺到她輕柔地用指尖捏住了龜頭,小心地撫摸,一手圍住了陰莖的周圍,上下搓動著。

「唔,好極了,老師的手指可真適合這樣的工作,你的丈夫真幸福!」

金潔的臉立刻羞紅到了耳根,看這她的表情,心裡有說不出的爽快,就這樣的肉體,昨天被我壓在下面。

「爽極了,用嘴巴給我做!」

「不,我不會這樣做的。」

「做都做過了還不會,你是不是想公開照片呀!。」我的口氣不容商討。

「不……我是老師,你要明白這樣做的後果!」

「老師?你現在只是一個女人。越是你這種女人才越使我刺激,我就是要看看老師幹起來有什麼不同。」我把我的陰莖挺到了她的嘴邊。

「不要……」金潔忍不住尖叫。

「舔它!」我命令到。

金潔只好強迫著伸出香舌,柔嫩濕滑的舌尖剛碰到龜頭中間的孔隙,我就好像中了電擊般打了個冷顫。

「舔下去,不要停!連下面的袋子也要舔。」

金潔屏住呼吸,小嘴一點點向陰莖下面的地方滑去,來回地舔著肉棒的四周。

「哦……」我滿足得小聲吟叫起來,低下頭,穿著職業套裙的美女老師正低著頭舔著自己的陰莖,

薄薄的嘴唇橫向在自己的陰莖上滑動,這是我向住以久的刺激。我伸出手,抓住了女老師烏黑的秀髮,金潔髮夾一下被拉扯掉,烏瀑般的柔順長髮散落下來,遮在了臉上,更增添了女性的嫵媚。

我馬上把快要爆炸的陰莖塞入了金潔緊抿著的薄唇間,突如其來的巨大物件一下堵住了她的小口。

「嗚……嗚……嗚……」她拚命地甩著頭。

「乖乖地。」我急忙開始抽動,陰莖在溫熱的口腔裡來回運動。

「哦,金老師,我的滋味怎樣啊?」我故意下流地問。

堅硬的龜頭幾乎每一次都刺中了喉嚨,可以看得出金潔努力地長大嘴,才能含住。

「用舌頭打圈,吮吸!」

我爽得只是呻吟,更加用力地把肉棒頂入老師的嘴唇,紅潤的唇包著陰莖被翻轉著。

「啊……」我發出了野獸的嘶鳴,陰莖在金潔的嘴裡瘋狂地穿刺起來。

「啊!」 一股白色液體順著金潔的嘴裡滴落,在灰色的裙上留下顯眼的水漬。

我看著自己的精液從那張原本冷若冰霜的臉上滑落,有一種殘忍的幸福。

我彎下腰,用嘴唇吮吸乾淨金潔被精液玷污的臉,然後一下接住了她微張的雙唇,把自己的精液和唾液一起吐到了老師的嘴裡,金潔下意識地閃躲,但我很快又找到了她的舌頭,用力地吮吸著,想要把美麗少婦吸空。

金潔突然掙脫我的控制,坐在地上向後面的床挪去。

「這麼快就想要了!」

「不!別過來。」

我看著金潔就像看一個獵物無力的表現,只覺得好笑。

「老師的功課溫習的不錯。好吧,下面就讓我們來現溫習下面的小嘴吧!」我放縱的笑說。

「求你了,放了老師吧!」

「我會讓你很爽的。」

聽著她的衰求我的陰莖又豎起,眼鏡蛇一般昂著紫黑色的龜頭。

「老師就是老師會的真多!」

「不!」金潔掙紮著。

「好了,別再假正經了!女人外表再高傲,脫光了都一樣,回到家裡還不是要和男人幹!

你都被我操過了,還有什麼可驕傲的?象老師你這麼漂亮的女人為什麼非要把底下那個洞只留給一個男人呢?

來吧,我會讓你爽的!」我摟住金潔撫摸著套裙裡豐滿的乳房。

「放手!我已經替你做過了,你就放了我!求你!」金潔一邊扭動著誘人的身體躲避著我的手一邊哭著哀求。

「那種程度的接觸根本不能讓我滿意啊!」

「不!我求求你……」

「啊,現在求我了,你可從沒給過我好臉色看哪!」看著金潔的驚恐表情,我的心裡那股獸性就越強烈。

我慢慢解開了金潔胸前的鈕子,雪白肩膀上的淡黃色胸罩吊帶一點點地展現在我眼前。

金潔好像要窒息, 「真漂亮!」我用手掌包住了粉色的胸罩,非常粗暴地擠捏著。

「啊!」

「這樣會使我興奮!」

我用手除掉套裙,解開乳罩的暗扣,乳罩一下從豐潤的身體上滑落,豐滿堅挺的乳房很驕傲地站立在我的面前,在敞開的衣服裡若隱若現。

「真美!」金潔羞辱地低下了頭,繼續做些無謂的抵抗。

「掙扎是沒用的了……」

我彎下腰,吮吸著那粉紅色的蓓蕾,用牙齒輕輕咬齧,手在她平坦雪白的腹部亂摸。

「放開我……」金潔仰起頭,痛苦地扭曲著臉上的肌肉,長長的烏髮如瀑布般垂在雪白修長的脖子兩旁。

這更激起了我的慾望,老師被暴力強姦時的痛苦表情並不是經常可以看見的。

「寶貝兒,有快感了嗎?」我跪了下來,把齊膝的灰色西裝裙向上掀至腰間,淡黃色的三角褲下邊穿著肉色的絲襪,豐滿圓潤的大腿閃著光澤,纖細的小腿結實筆直,扣著鞋帶的腳腕很美,高跟的涼鞋只有腳尖著地,更突出了腿部的線條 。

「不,不要看下面。」金潔驚慌地喊,緊緊的併攏腿。

「幹都幹過了還有什麼不能看的。」我把她抱上大床雙手呈大字形分開,秀美的腿彎曲著著地。

「不!不要!」

我撫摸著老師光潔的腿,她還想把腿夾緊,但腰部已經沒法發力,很輕易就被我分開,我伸出舌頭,吮吸著大腿中間肉感的部位。

「啊,啊。」耳邊傳來少婦動人的呻吟強烈的刺激使她劇烈呼吸,敞開的灰色襯衫裡雪白的雙峰快速起伏著。下體有些感覺到了濕潤。

「金老師興奮了嗎?真是淫蕩啊!」

「不是……啊!」金潔痛苦地咬著下唇。

「那讓我們來驗證一下吧!」我把手伸進了內褲,撕開遮擋的布條,用手指玩弄著柔嫩的花瓣。

濕滑而柔軟的肉壁一下把手指包圍,我緩慢地抽插了起來。

「手淫的感覺如何?老師自己在家也一定經常做吧?」

「有點濕了,真是很不錯。」

陣陣的麻癢感覺卻使她不由自主地夾緊腿,拚命忍住體內的感覺。

「啊!」金潔緊咬著的唇間終於還是漏出了呻吟聲。

「終於還是有快感了,金老師!」我利索地脫下褲子。

「不……」

我把三角褲拉到膝間,眼睛死死地盯住了雪白的肉體上深紅色的肉縫和黑色的「倒三角」形狀的森林。

「真美!」

我把自己的陰莖從金潔身體下那黑色叢林中一點點地插入她的身體裡。

「啊,不要……」金潔痛苦地閉上眼。

我彎下腰,抓住了套裙的領口,象剝水果皮一樣拉扯開,襯衫被拉到背後,懸掛在小臂上。

捏住了制服裡雪白的乳峰,開始抽動。

「啊」巨大的陰莖一下沒入子宮感覺,使金潔痛苦地尖叫。

「太大了是嗎?過一會兒你就會爽死的。」我把金潔雪白的大腿夾在了腰間,陰莖在陰道里摩擦著。

「啊……啊……啊……」金潔像是發出了快樂的呻吟,我看著金潔臉上痛苦的表情,就有深深的滿足感。

我低下了頭看著,陰莖正從翻起地外陰唇裡進進出出這個高傲的女老師一定會是我的女人!我的心裡一下全是征服的快樂。

金潔緊緊閉著眼,像是呼吸也似乎停止。

她在拚命抵抗每一次衝擊帶來的快感。

可意志在這樣的地方又顯得那樣的無奈。她只有拚命忍住不發出叫聲,但抽動的力量會順著她的大腿、小腹、乳房一直傳到了她的喉嚨口,她只有在喉間發出「呵呵」的聲音。

「乳頭都硬了,別再裝了。你外表雖然冷酷但其實是一個性慾很強的女人啊!別再做抵抗,好好享受吧!」

我緊緊吸住了粉紅色的乳暈,用舌頭在上面打著圈,我的龜頭先在她的陰道口的四周輕輕地摩擦,然後再像攪拌器一樣旋轉著插入,用力地直刺到底,再緩慢地抽拉出來,如此往復地做活塞運動。

巨大陰莖更加全面地刺激著子宮裡的每一處嫩肉。

終於,金潔受不住衝擊帶來的快感。她小聲地呻吟起來,呻吟很微弱,但也足夠蕩人心魄。

「好極了,就是這樣。老師,很爽是嗎?」

「不是……我求你……停下……」

「啊……這不……是你的……真心話……你想要的……啊……是吧……」

「不是……啊!」金潔小聲地喊著: 「不!我不要這樣……啊!啊……不是!啊!啊」

「還不承認嗎?老師下面的嘴卻很誠實啊!」

陰道里已經不知不覺中有了大量的愛液,陰莖在裡面摩擦著?生了尖銳的聲音。

金潔好像聽見了這樣的聲音 雪白的臉一下紅到了耳邊。

理智似乎已在和性慾之間的戰鬥中落敗,被強姦的痛苦和羞辱已漸漸在神智中模糊。

「不要啊……」

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她下意識般地夾緊了腿,似乎想把在自己陰道中強姦自己的陰莖收緊,三十歲的成熟身體像在渴望著被這個巨大的物件抽插,甚至被它刺穿。穿著高跟涼鞋的小腳已經無法阻止地交叉著夾在了我的背上,豐滿的大腿也夾緊了我的腰。

我也覺察到了柔軟的肉洞在收緊,穿著半截絲襪的小腿緊靠在自己的背上,很有質感,細膩的襪面使我更興奮。

「來吧……我要……好好愛你……啊……啊……」

「啊……不……不……」金潔已深陷在性慾的狂潮之中,

可能是意識裡還覺得自己的做法不對。

她彷彿在汪洋大海裡,被一個接一個的浪打上浪尖,但自己卻還想鑽進大海。

金潔終於不能夠抑制,斷斷續續的呻吟夾雜在了劇烈的喘息中,我把嘴吸住了她嬌喘著的唇,舌頭立刻被柔軟濕潤的東西攪拌,金潔不能自持地用自己的舌頭迎合著我。我猛烈地吻著。

這個美麗女老師讓我自己體驗了從未有過征服的慾望和刺激,讓我感覺到性交是可以讓心靈和肉體同樣地快樂。

我用胳膊輕柔地挽起金潔柔美的脖子,把她從床上拉起,女老師那驕傲身體被我擁入了懷裡,柔軟而彈性的乳房被我的胸膛擠壓變形,我的手掌在背後插入金潔柔順烏黑的長髮,輕輕抓緊。

金潔的雙手獲得了自由,但她並沒有反抗,面是緊緊抓住了我的手臂,四片嘴唇還是緊緊貼在一起。

我開始加大了力度。

美麗的女老師再也不能抑制情慾的狂潮,強烈快感象決堤的洪水湧出,她挺起了腰,失去理智地迎合著我的動作。

「啊……啊!」

「呃啊……」金潔一下抱住我的脖子,高跟鞋也用力夾緊:「我不行了……」

我的肉棒也快要爆炸,龜頭像雨點般瘋狂地插入最深處。

「啊……啊……啊……」我發出野獸的嚎叫,猛烈地搖晃著身體抽插,我直起了腰,金潔喘息著緊緊抱住我,隨著我直立的身體坐在了床上,雙腿仍夾在我的背上,烏黑的長髮左右晃動,屁股劇烈地搖擺。

「啊……」金潔高潮地尖叫,向後反弓起了腰,長髮向後甩去。我狂吻著她挺起的胸膛,龜頭一陣顫動

我把金潔翻過身,擺成了狗的姿勢爬在床上,陰莖從後面插入還流著液體的陰道口。

「我知道你為什麼……好吧……只要你聽話……我就不會去的……」我舒服地抽拉著。

「別這樣……」

「啊……真爽……我也會讓你再爽一回的……啊……」金潔情不自禁地呻吟起來。

「啊……這樣快……就可以……好極了……老師……你的呻吟真甜美……啊……」金潔嬌喘著。

「說!你喜歡被我幹!」

「不要……」

「說!」

「我……喜歡……被……你幹……」金潔羞恥地說道,我想這些話連自己的丈夫都不曾要求她說過。

「是嗎?你求我吧!求我幹你呀」

「求你……幹我……」

「用什麼幹你?」我趴在她的身上,還不滿足。

「用你巨大的……」金潔說不下去。

「什麼?」

「陰莖……」金潔不顧一切地說。

「好的……一定會讓你滿意的……」

我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金潔彷彿從浪尖上跌落,脫口問道。

「想要就自己來啊!」我不再抽插,只是在陰道里輕微地抖動。

「啊……」金潔不能自持。

「別這樣折磨我了……」她輕聲地哀求。

「自己來,你要讓我滿意,!」

金潔終於,閉上眼扭動起了身體。

「啊!就是這樣……」我舒服地大叫。

美麗的女老師象母狗一樣跪在床上搖擺著屁股,雪白身體顯出極淫蕩的姿勢。

「啊……」金潔尖叫著,長發揚起,豐滿的乳房在胸前跳躍,她又一次達到了高潮。

我的陰莖也在劇烈的摩擦中,射出了精液噴身在老師成熟的身體裡。

出門時,正好碰見他丈夫回來。

「我的學生來看我的。」我聽見她小聲對他丈夫解釋。

「是的老師經常幫我溫習功課的。金老師真是個好老師。」

老師下次再幫我補習吧?還會有下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