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女教師

忙碌的辦公室裡誰也沒注意我走到了她的身邊:「老師……」我的聲音壓低很低,但金潔還是像被針紮了一下,猛地起頭來,眼神裡的憤怒彷彿一把尖刀讓我不寒而慄。

「放學等我。」我小聲地說完轉身就走,沒有再看她的表情。

走到門口聽見年級主任這時說:「金潔,你臉色這麼難看,身體不好就不要堅持上班吧?」

「我沒事。」金潔的聲音很輕。

好不容易捱完了下午的課。我靜靜地坐在教室裡等著。

昏暗的月亮已經爬上了天空,遠處的樹影好像是恐怖的鬼怪在夏日炎熱的空氣中搖擺。校園裡的人已經很少,三年級的畢業班總是最晚放學。

「你先走好了,我來關門。」我對已經打掃好教室的值日生說。

值日生很高興地答應了。

我站在窗前,看著深藍的天空一點點變暗。

我看了看表,已經六點半了。

我關上門,向辦公室走去。

金潔在辦公室裡站著,無力地靠著辦公桌,臉上寫著不安。穿著長袖襯衫的嬌小身軀別有一番成熟少婦的韻味。

我沒敲門走了進去,金潔死死盯住我。

我看了看門外,確定沒人,便把辦公室的門關上,大大咧咧地在她面前坐下。

「老師今天穿的簡樸啊!」我微微笑著。

「把你手裡的碟片都給我,我不會去報警!你知道強姦嘴要坐牢的。」她用沙啞的聲音說,說到強姦兩個字的時候,她的聲音有些顫抖,但看來一整天的思考已讓她冷靜不少。

「坐牢?好啊,你去報警好了,大家就同歸於盡算了,我一定會把你的那段精彩錄影傳播到網上,給學生口交的老師一定會成為知名的黃色電影主角,到時你就是調工作單位也沒用,我會叫我外面的兄弟一直照顧你,你的日子一定不會舒服。」我胸有成竹地回答,她既然來了,就一定是害怕的,所以心理上我佔據著優勢。

金潔果然立刻露出難看的表情,這麼可怕的事並不是想她這種只是外表冷酷的女人能夠想像,靠高跟鞋支撐的身體彷彿有些站立不穩。

「不,你還給我,我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金潔的眼睛裡泛出了淚花。

「真的什麼條件都可以?」我伸手捏了一下她緊緊包在牛仔褲裡的豐滿臀部。

「不行……」金潔尖叫著躲開,

「你不能再碰我!」

外面似乎有腳步聲,我站起了身,把窗簾拉上。

「這種事還是不要被別人知道的好!」我對金潔說。

「我可以給你錢……」

「我不缺錢!」這倒是實話,商人的家庭雖然不是巨富之家但總還衣食無缺。

「那你要怎樣?」金潔慌亂地說。

「要老師你的身體啊!」我淫蕩地笑。

「不行,昨天你已經……」金潔向後退去。

「可是老師的身體太迷人,我還想搞啊!」

「不!絕不可能!」金潔用手扯住長袖襯衫的領口,彷彿我會沖上去扒光她的衣服一般。

「不想要碟片了嗎?」

「……」金潔低著頭。

「想要的話就要有所表示啊,今天天氣這麼熱,老師還穿這麼多啊,脫掉吧!」

「什麼?」金潔驚懼地起頭,

「這裡可是學校,是辦公室啊……」

「我就是要在這種地方幹老師你啊!」我逼近了她。

「啊!」金潔料想不到我竟敢在這裡有這種舉動,急忙慌張地拿起包向門外跑去。

我一把拉住她纖細的胳膊,把她攬入懷中。

「你要是敢跑,我就把VCD送給你丈夫,讓他看看你跪著給別的男人口交的樣子。」

金潔絕望地流下了淚。

「不可以……」

「那你聽話嗎?」

「不要……」

我的手已經從後面伸到她襯衫裡面,摸到了她光滑的背部肌膚。金潔條件反射地挺起腰,但卻忘了整個人都在我懷裡,豐滿彈性的玉峰正好頂在我胸前。我的肉棒無可避免地勃起,隔著牛仔褲頂在了她的腰間。金潔立刻反應激烈地搖擺著著細\\r長的腰身,我狠狠抓住了她的乳房,用幾乎把它擠扁的力量把金潔按倒在辦公桌的桌面上。她想用手抓我,但卻被我反擰過去,高舉在頭頂,我一手固定住她的手在桌面上,一手搓捏著班主任三十歲的成熟乳房。金潔發出痛苦的呻吟。

「又不是沒跟我幹過!裝什麼清純!」

「放開我!」金潔哭著哀求。

「結婚都結過了,還害羞什麼?又不是處女,那個洞被你老公插和被別的男人插又有什麼區別?」

「無恥……」金潔想反抗,但力氣太小。

我隔著衣服玩弄著她的乳房,昨天太匆忙沒有好好享受,今天我可不會再放過機會。

「放開我,求求你。」

我解開了她襯衫的第一粒鈕釦,金潔立刻發出了悲鳴,我迫不及待地扯下了所有的紐扣,一下把襯衫從她的肩膀上拉開,纖弱潔白的肩膀上是粉色的胸罩吊帶,我的手摸娑著她腹部的肌肉,又向下面滑去。她沒有紮皮帶,我解開了她牛仔褲上的鈕子,把拉鏈拉到最低,手立即伸了進去。包著內褲的屁股很光滑。

我夾起她的雙腿,使她平躺在辦工作上,但下體懸空,我順勢把她的牛仔褲拉到了腳踝,黑色的高跟鞋已經被她踢飛,腳上只剩下肉色的短襪。我從金潔腳上把褲子取下,粉色的內褲強烈地勾起了我的衝動。

「外面穿的保守可裡面還是很性感啊!」我調笑著。

金潔哭泣著蹬著雙腿,可我不會讓她有掙脫的機會。我把她推向裡面,使她完全躺在辦公桌上,雪白的侗體只有粉色的內衣,烏髮波浪般垂下。我以最快的速度脫下了衣服,爬上辦公桌,把金潔壓在了身底,金潔掙紮著轉身,我從後面抱住了她。

「別這樣,這裡是辦公室啊!」

「那又怎樣?」我不顧她的強烈反抗,一隻手伸進了絲織的粉色內褲中,摩擦著她茂盛的陰毛,金潔蛇一樣扭動著細腰,我把手指移向了她的陰戶,按住豐滿的山丘,用食指撥弄著嫩肉中間的縫隙。

我的另一隻手也沒閒著,從後面解開了胸罩的搭扣,一把扯下,雪白的肉球彈簧一樣跳了出來,我用指尖夾住深紅色的乳尖,小心地玩弄。金潔也不由發出一聲呻吟。我豎起的肉棒摩擦著她彈性的屁股。

我忘情地把頭埋入她烏黑的捲髮裡,親吻她雪白的喉嚨。

「啊,不……」金潔加速著喘息。

「別再掙紮了,金老師難道不喜歡男人嗎?要不然怎麼總是穿著很性感呢?」我說著挑逗的話:「我們一定會很爽的。」

「唔……放手……」金潔還是扭動著身體。

我從後面輕咬著她的耳垂,手指插入了她的陰道里,柔軟的肉壁包圍了手指,我摩擦著。

「啊……」金潔的喉嚨裡發出了含混不清的聲音。我加快了頻率。

金潔緊閉著眼睛,兩道秀眉鎖在了一起,現出讓男人憐愛的表情來,她劇烈地喘著氣,以至肩膀都顫動起來。我感覺到她的乳頭在慢慢僵硬。

「呃……」金潔緊閉的唇間還是露出了聲音,插在她陰道里的手指竟然有濕潤的感覺。她起反應了!

「被自己的學生撫摸都能生快感,真是淫蕩啊!」

「不……沒有……」金潔喘息著。

「有反應也不要緊啊,畢竟老師也是女人啊!別委屈自己了,我會讓你舒服的。」

金潔緊緊咬著牙不吭聲,但是抓在我手腕上的手已經沒有了剛才的力量,雙腳緊緊的並緊,肉感的大腿內側緊緊夾住我的腿。

我扒下她的內褲拉至膝間,雪白光滑的屁股露了出來。她想站起,我按住她。

「不想要碟片了嗎?」

金潔無力地軟到。

我跪在桌面上,把她的兩腿在我的腰間分開。我迫不及待的握住自己的陽具,照準位置猛地插入,龜頭一下撞擊到了子宮的頂端,我和金潔的股間緊貼在了一起。

「啊!」金潔慘叫一聲:「不可以,怎麼能在這裡……這裡是辦公室啊……」

子宮似乎還是很有彈性,我開始抽動起來。

「啊,老師,和我做愛吧!」

「不……別再……」金潔哭泣著哀求。

我緩慢地抽拉著陰莖,使它在子宮壁上儘量地摩擦。金潔痛苦地扭曲著臉上的肌肉,拚命忍耐著不發出聲音,淚珠從捲曲的睫毛中滑落。我彎下腰,含住她紅寶石般的乳頭,用舌頭撥弄著乳暈。

「啊……」金潔終於還是忍不住,發出了夢囈一般的聲音。她平躺在桌面上,不敢掙紮,雙手緊緊抓住辦公桌的桌沿。

「乳頭都僵硬了,還硬撐嗎?」

金潔的腰隨著我的抽插輕輕地抖動著。

我趴下壓在金潔嬌弱的身體上,雙手插入她的發間,像情人一樣輕咬著她的鼻尖。她微張著性感的嘴唇,我接上去,含住她濕滑的舌頭吮吸,把唾液全吐在了她的小嘴裡。

「唔……」金潔陰道里已經濕潤了,抽動的肉棒立刻有了爽滑的感覺。金潔的掙紮也不想開始是那?強烈了。

我試著「九淺一深」的方法,先用龜頭在陰唇邊摩擦,再猛烈地向她的最深處衝刺。金潔咬著牙忍耐,但三十歲的成熟身體顯然已經不可避免的有了感覺,她的膝蓋夾住了我的兩肋,子宮也一下收緊。

「好極了,老師夾緊了!」看著自己的老師在自己的陽具下起了女人的反應,我的心裡有強烈的征服感。她可是個年輕的少婦啊!

「呃啊……」金潔再也忍受不住,快感地呻吟。

「老師,來吧!」我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金潔仰起了頭,低沈的呻吟夾雜在急促的呼吸中。

我搓揉著她的乳房,在她的身上亂吻,雙手緊緊抱住她的嬌軀,撫摸著她光潔的背。

「啊……」金潔忘情地吟叫起來,終於抱緊我的身體,配合起我的動作。我狂熱地抽動。

金潔已經完全被性愛的快感包圍,雪白的裸體晃動著,張著嘴,甩動著長長的波浪發左右搖擺。這是以前做學生的難以想像的景象。

「啊……啊……啊……」她失去理智地呻吟。

「老師,說你愛我!」我瘋狂地喊。

「啊……不能啊……啊……啊……」

「說!我會把碟片還給你,快說!」

「啊……我……愛你……」金潔喘息。

「要說做我的女人!」

「老師……是……你的……女人……呃啊……嗯……」金潔扭曲著性慾的表情。

不知過了多久, 「啊……」金潔小聲地尖叫起來,用力抱緊了我,指甲深深陷進我的背裡,陰道緊緊夾住了我的肉棒,頂到了我的股間,我也有了高潮的感覺,用盡最後的力量猛烈衝擊著。

「呃啊……老師啊……」我像野獸一樣嚎叫著。

「喔……」金潔的腰一下反弓起,臉上顯出極端痛苦的表情。我一下含上她的唇,用盡全身力氣吮吸著她的唾液,像要把她吸幹。所有的力量在一點爆發了,有液體射出的感覺。

金潔虛脫一樣地躺在桌上,大口喘著氣。我抽動著,尋找著殘留的快感,直到完全軟下來才抽出。

我趴下桌子坐在一旁,金潔緊緊閉著眼一動不動地躺在桌面上,她已不在乎暴露自己的身體。兩行清淚從腮邊滑落,雪白的乳峰很驕傲地挺立著,黑色的陰毛下面流出乳白色的混濁液體順著雪白的大腿根部流到玻璃台板上形成一灘水漬,閃著淫蕩的光。辦公桌上的作業本已經一片狼籍。

我撫摸著她的侗體,她沒有任何反應,好像失去了知覺一樣。

好一會兒,她才疲憊地睜開眼,慢慢坐起,她沒有看我,笨拙地爬下了辦公桌,穿上了高跟鞋,她光著的身體上只穿著肉色的短襪和高跟鞋,雪白的身體顯得極為耀眼。她彎下腰,把衣服撿起,雪白的屁股正對著我,那條迷人的縫隙上還有殘留的液體。這可是學生懼怕的老師啊!竟然和我性交達到了高潮,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快感。我的陽具又再慢慢恢復。

她剛想穿上衣服,我便從後面再度抱住她,金潔喘息著,似乎沒有力氣再反抗。

「剛才老師高潮的樣子可真美!我還想再體驗一次!」

「放過我吧,我丈夫還在家……」金潔無力地哀求。

這句話更是刺激了我,結過婚的女老師被我姦淫,可她回去還要面對毫不知情的丈夫。

我一下把她按倒在地上,雪白的皮膚和灰暗的地面形成極大的反差。我把她擺\\r成狗的姿勢,讓她兩手著地跪著,我把她豐滿的臀部起,陰莖再次插入她的雙腿之間。

「來吧,老師,和我做愛,跟剛才一樣!」

「啊……」金潔只能閉上了眼,逆來順受般地接受我的再一次淩辱。

我趴在了她的背上,雙手從後面握住她的乳房,肉棒在她的胯下進進出出,做著激烈的活塞運動,下腹有力地撞擊著圓潤彈性的屁股,發出啪啪的聲音。

「老師,叫啊,我喜歡聽見你的呻吟。」我忘乎所以地說。

「哦……哦……啊……」金潔已經完全沒有了抵抗的意識,只是拚命忍住不發出叫聲,長長的頭髮散落在潔白的光背上,極為妖豔。她跟隨著我的節奏沈重地呼吸,偶爾還是無法克制地發出甜美的聲音,我無法停止,呻吟著扭動著屁股。

空蕩的辦公室赤裸的男女交疊在一起。

不知過了多久,「啊……」金潔甩動著長髮,瘋狂地扭動著身體,這已經是她第三次進入高潮,女老師的反應竟然如此敏感倒是我沒有預料。金潔幾乎要暈倒,手臂已經無力支撐地面,整個臉都好像要貼到地板上去了,但雪白的屁股卻還被我高高頂起,形成極為淫蕩的姿勢。

我拔出了陰莖,龜頭上全是濕潤的液體。我拉扯她的頭髮使她跪立在我面前,好不憐惜地把肉棒插入她的紅潤的唇間,我深深地抽拉著,金潔連呻吟的力氣似乎都沒有,只能閉著眼虛弱地跪著,任我淩辱。我低下頭,看著醜陋的陽具翻轉著老師的嘴唇,唾液順著我的肉棒流了出來。

強烈的刺激使我瘋狂。我每一次都深深地插入,直到龜頭頂到口腔的最深處。

龜頭開始顫抖,「啊……」我終於一瀉千里,乳白色的漿汁全部濺在了金潔光滑的臉上,順著下巴往下流。我把肉棒插入她的長髮中,擦乾淨上面的液體。我放開了她的頭髮,金潔一下躺倒在辦公室的地板上,連眼睛都不願睜開,好像昏死過去。赤裸的身體發出淫蕩的光。

我滿意地看著我的傑作,從書包裡拿出照相機來……

回家後,立即把拍的照片輸入電腦。

望著螢幕上金潔那一幅幅欲死欲仙的畫面,我的心中不禁有些得意。

「怎麼罵你都不會有用,你這種人更本就沒有自尊,你也算是男人?」……

現在知道了吧!看不出來,這個臭女人,還這麼性感,想著傍晚在學校的那場大戰,我的慾望又在心底燃起。

挑了幾張清楚的照片,用彩色印表機打出來,明天我要再嘗嘗老師的滋味。

也許是太累了。第二天上課差點遲到。

「你們的金老師病了,這兩天的英語課由我代。」剛到學校就聽到了這樣的通知我的心裡突然有了一點失落。上午的的兩節課在迷迷糊糊中度過。中間休息我決定逃掉下面的兩節課,去一趟她的家。

金潔的家在離學校不遠的一個機關宿舍,很順利的就找到了。

剛到樓道門口,和一個男人擦身而過,這個人好像是老師的丈夫,不會有什麼事吧,我的心裡一絲涼意閃過。

管他呢,既然來了,上去看看。上了四樓。

「咚咚」我叫了兩聲門,「你怎麼又不帶鑰匙?」看來她把我當成他丈夫了。

「吱……」門開了。

「怎麼是你……」金潔一下呆住了。

我擠進門。「啪」順手關上了房門。

這是一間不大的套間,在客廳,可以直接看到臥室的床。客廳的桌子上還放著一些藥和病歷本。

「你來做什麼?」金潔用顫慄的聲音問我。我回過神來打量了她一下。金潔今天穿了一套灰色的職業套裙,肉色的半截絲襪包裹著纖細的小腿,下面是一雙黑色的高跟細帶皮鞋,頭髮像是剛剛散開,因為塗了口紅所以看起來櫻紅的小嘴,更襯托出臉色的蒼白和憔悴。我的心裡突然在那一瞬間生一絲的同情和憐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