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女教師

她拚盡了所有的力氣叫著,但卻傳不出任何聲音。她略顯嫵媚的眼睛裡立即泛起絕望的淚水。

「怎麼樣?金老師?」我故意把老師兩個字拖得很長。

「唔……」金潔只能發出哀鳴,眼神裡又像是恐懼又像是哀求。

這樣的神情只會讓我更加興奮,我拿出剃鬚刀片,放在她的臉邊。

「還記得你在學校裡是怎樣對我的嗎?現在我要你雙倍奉還!」

「唔……」

金潔恐懼的擺著頭,波浪的長髮搖晃著。我一把扯住她的頭髮,一聲清脆的響聲,金潔光滑的臉頰上多出五道指印。

「現在知道害怕了嗎?你不是一直很厲害嗎?」

金潔痛苦地搖著頭,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從臉頰上淌下。

「你不是總愛裝成冷冰冰的樣子嗎?再凶給我看?賤貨!」

「我讓你說話,你不許叫!」

「你要敢叫我就讓你變得誰也認不出!」我在她眼前揚了揚手中的刀片,拉開了她嘴裡的毛巾。

「放開我,你想幹什麼!」金潔大聲地哭叫著。

啪! 又是一記耳光。

「你以為還是學校,還在耍威風嗎?」我一把勒住她雪白細長的喉嚨。

「求求你,放過我吧!」金潔眼睛裡又全是恐懼,淚汪汪地哀求著,此時的她不再是在學生面前至高至上的老師了,完全是一個無助的女人。

我揚起了手。

「放過你?你以前怎麼沒想過放過我?」

「不……不要再打了……」金潔哭著說。

啪!

「啊……」

「不要……別打了……我求你……」

「放過你!你要聽話才行啊。」我說著撫摸起金潔露在裙外的大腿。

「不,這不可以,我是你老師啊!」

「我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不會報警。」

我不理她,手慢慢地向上移走,金潔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襯衫的衣鈕被一個個解開,皮膚細膩的小腹上沒有什麼贅肉,雪白豐滿的乳房被緊緊包裹在黑色的三角形胸罩裡,露出了深深的乳溝,在暗紅色的臺燈下發出誘人的光澤。我的手掌在她的小腹上摩擦著。

「再叫就殺了你!」

我陰森的聲音使金潔完全相信我此時是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她恐懼地咬著紅潤的下唇不發出聲音,又有兩粒淚珠從長長的睫毛下滾出。

驚怖的表情更加勾起了我的慾火。我把她還不至膝蓋的黑色紗制短裙拉至腰間,金潔只能扭動著身體表示反抗,薄薄的黑色蕾絲花邊內褲緊緊貼在雪白的大腿內側,女人最隱秘的私處顯得非常飽滿,略窄的三角褲的兩側露出了捲曲的陰毛。

「黑色的,真性感!老師穿成這樣是想給誰看啊?」

「不,不要看!」金潔小聲地哭泣著,她怎麼也不敢想像自己竟然在學生面前暴露自己平日只有丈夫才可以看見的地方。

我撫摸著她大腿內側柔軟的肌膚,金潔像觸摸到長滿觸角的昆蟲似的繃緊了腿,但由於害怕的緣故她只是咬著唇小聲地哭泣。

我的手柔和地拂過了她的膝蓋,不可自製地撫摸著她雪白的腿上的每一寸肌膚,這可是平時一直深藏在衣服中作為學生怎麼也不會觸及的部位,我一直摸到她穿著黑色高跟涼鞋的小腳上。光滑的腳踝潔白無暇,我取下了她的鞋子,玩弄起她秀氣的腳,腳趾很勻稱,像精緻的雕刻。

金潔還在啜泣著。我把她的短裙從腳上扯下,金潔的下面就只剩下黑色的內褲了。

「別碰我,求你了,我已經有丈夫了,不要,求你!」

這種話只會加重我的慾火而已。我拉開了褲子的拉鏈,充血的陰莖如黑色的長槍驕傲地豎著。

「啊……」金潔不由慘叫著。

我下流地用手搓揉著,金潔的臉被羞得通紅。

我爬在了她的身體上,把她緊緊壓在床上,龜頭頂在了她的彈性的小腹上。

「不,你不可以……」金潔慘叫著又開始掙紮。

「找揍嗎?」我兇狠地威脅。

「唔……不要。」

我把金潔的胸罩推倒了她的腋下,巨大豐滿的乳房象得到了釋放一樣一下蹦出來,乳頭是深紅色的,在我的臉前像瑪瑙一樣閃著光,我迫不及待地緊握住這對雪白的山峰。很柔軟的感覺。

「好大的乳房,老師的丈夫真是幸福啊!」

「不!不可以!」

我已含住了她的乳頭,用舌尖小心地撥弄深紅的乳暈,體內的衝動讓我不顧一切地吮吸。

這可是一向威嚴的女老師的胸脯,我興奮不已。

「呃!」班主任的喉嚨了不知發出的是呻吟還是慘叫。

「真美!」我低沈地吼叫。

「放手!」

我跪坐在床上,順勢扯下了她下體的三角內褲,把它拉到了膝蓋上。金潔的陰戶完全暴露在我面前,我的手一下插入了「黑色的草叢」中,捲曲的陰毛糾纏著我的手指。我低下頭,英語老師的陰唇竟還是鮮豔的粉紅色。

金潔又是一聲悲鳴,屈辱地閉上了眼睛。

我再也受不了慾火的煎熬,這樣一個少婦在自己的面前暴露著身體,而且是自己仇恨的老師,她使一個打我已被年齡的女人,這樣只會使我更有征服的慾望。帶著憤恨,我猛地把早已經受不了粗大肉棒插入了班主任金老師的陰道里,柔軟的肉壁一下包圍了上來,我情不自禁地抽動著,雙手緊捏著金潔柔軟的乳房。

「不……」金潔拚盡全力般嘶叫,淚水從微腫的雙眼中湧出,把臉全都打濕了。她拚命掙紮,但仍然無法動彈。

我用力地擺動著身體。

「啊,結過婚的女人還這麼緊……」

「啊……不能……這樣……」

我緊緊壓著金潔嬌小的身體,扭動著屁股。強烈的刺激使我想吻她,可金潔拼命地搖著頭,躲避著我的嘴唇,我便親吻起她雪白的喉嚨,金潔還想掙紮,可再也擺脫不開,我瘋狂地摩擦著她光滑的臉頰,咬著她的纖瘦的肩膀。

「啊……啊……啊……」我情不自禁地吟叫著:「老師啊……」

金潔只是痛苦地扭曲著身體,小聲地哭泣。

「爽極了!」

「操死你!操!」

我粗暴地喊著,我第一次進入了女人的身體,竟然就是高高在上的老師。

金潔咬著牙不發出呻吟,承受著我每一下撞擊,極不配合地扭動著。

「啊……啊……」

「啊……啊……」

「嗯……啊……呃……啊……」

「嗯……嗯……啊……」

強烈的身體快感已不許我停下,我瘋狂地頂進金潔的子宮內。

「啊……」彷彿被電流擊中一般,我知道這是高潮來臨的前兆,我痛苦地向後仰起了身體,吼叫起來。

「啊……不……不要在裡面……」金潔彷彿也是意識到了,努力扭著頭。

積聚的力量一下在下面爆發,有種用盡全力後的虛脫感。

我又用力抽動了幾下,尋找殘餘的快感。金潔一動不動地躺著,臉上還掛著淚\水,平日冰冷的眼神變得很呆滯,無神地望著天花板。掙紮一定用掉了很多力氣,她劇烈地喘著氣,豐滿的乳房起伏著,乳頭顫抖著在燈光下閃著光。

我弓起了背,抽出了已經焉軟的陰莖。乳白色的混濁液體正順著雪白的大腿流到床單上,肉棒上殘餘的液體還滴到了捲曲的黑色恥毛上。只是一向是站在講臺前莊嚴的老師竟然會有這樣被強姦後的姿勢,我的心裡有一種殘忍的快感。

我解開了她手上綁著的浴巾,坐在了一旁,金潔疲憊地躺著,動都沒動,也許被侮辱之後已經無所謂了吧。

「怎麼樣?被自己最討厭的學生幹了感覺怎樣?」

「畜生!」金潔沒有看我,惡狠狠地回答。

「還這樣不知悔改!」我的憤怒本和精液一起射出,但現在又被燃起。

我扯住她的頭髮把她拉下了床。金潔一下趴在了我的腳下。

「啊!」

「還耍威風?我告訴你,這裡的聲音更本傳不到外面,你叫也沒用!信不信我讓你殘廢了。」

「唔……」金潔低著頭啜泣,像做錯了事挨了打的孩子,她盤曲著腿脫力般坐在地上,完全沒有了絲毫力氣,只靠手支撐著身體的重量,沾著精液的隱秘處的黑色三角形和雪白的大腿極?耀眼,胸罩也還沒來得及穿好,被拉在乳房的上面,半圓的乳房在胸前隆起很高的形狀,鮮紅的乳頭尖尖的。

這個白天還擺出一副師道威嚴的老師現在只不過是一個剛被姦淫過的少婦。

我托起了她的下巴,醜陋的黑色陽物正耷拉在她的眼前,難聞的氣味使她一下皺起了鼻子。

「老師,替我口交吧!」

這是我從A片中看來的。

「什麼?」金潔原本無神的眼光中一下又充滿了恐懼,她怎麼也不曾想到身為老師竟然會有人對自己說這樣的話,而且還是自己的學生。

「我還沒爽夠啊!」我下流地笑著。

「不……不可以……」金潔羞紅了臉。

「幹都幹過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不……」金潔用力把下巴掙脫了我的手。

我又是一記耳光打了過去。

「啊……」金潔哭喊著。

「聽話,不要自找苦吃!」我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強迫她張開了嘴。

「我不會……」金潔羞恥地閉上了眼睛。

「沒和老公做過嗎?」

金潔痛苦地把頭扭向了一邊,不回答。

「嗯?」我加重了手指的力度。

「沒……沒有……」金潔帶著哭腔。

「不要緊,你這種騷貨一定學得很快的。」我把陰莖塞入了她的唇間。

「唔……」金潔鼓著嘴發不出叫聲。

「好好給我弄一弄,你要敢咬的話我叫你一輩子做不成女人!」

陰莖在濕滑的口腔裡重新勃起,巨大的龜頭一下頂住了班主任老師的喉管。

「正好沒有洗過澡,讓你把它舔乾淨!」

「哇!」金潔一下把肉棒吐了出來。

「求求你,別在折磨我。」

「張開嘴!」

「不……求你……」

「張開!」

我一把拉扯住她的長髮,強迫她成為下跪的屈辱姿勢,充血的龜頭頂著她的唇。

「含住,再吐出來就對你不客氣!」勃起的肉棒再次插入她的雙唇。

「吮吸它!」我命令。

金潔的頭被我牢牢按住,痛苦地含著巨大的肉棒,小嘴全都被塞滿,只能發出嗚嗚的呻吟。她放棄地閉上了眼,真的吮吸起我的龜頭。

「啊……」我舒服地呻吟起來。

「好極了,婊子!用舌頭舔,舔下面!」

金潔緊緊地閉著眼,強烈的恐懼和絕望已使她沒有了反抗的信念,她伸出舌頭,按照我的指示幾乎舔遍了我整個的生殖器。

「舒服死了!」

我被強烈的快感包圍,看著班主任老師曾經冷若冰霜的臉如今卻是一副逆來順受的痛苦表情,身為高尚職業的老師卻做著和妓女一樣的勾當。我瘋狂地用肉棒在金潔的小嘴裡穿插。

「啊……啊……啊……」我舒服地大叫。

我低著頭,看著自己班主任老師裸露著下身跪在自己面前,粗黑的肉棒帶著唾液從紅潤的嘴唇間進進出出。金潔幾乎已經麻木,波浪般的長髮前後甩動,黑色的襯衫敞開著,雪白的豐滿乳房在身前跳動著,我更加興奮地用力頂著屁股,幾乎每一下都戳進了她的喉嚨裡。

「啊……啊……啊……」

「爽死了!」

「啊……呃……哦……哦……啊……!」

酸漲的肉棒很快傳來痛苦的感覺,「啊……」我咬著牙衝刺著,「呃……」像是有電流通過,我從頂峰一下滑落,陰莖象高壓水龍頭一樣射出了乳白色的漿汁,全部噴在了金潔的小嘴裡,有些順著金潔的下巴流了下來。

金潔想往外吐,我一下捏住了她的腮幫:「喝下去!」

金潔被我強迫仰起頭,只能把精液喝下去,我看她咽完才鬆開手,金潔忍不住嘔吐起來。

我滿意地坐到了床邊,看著金潔像狗一樣痛苦地趴在地上,彷彿要把五臟六肺都要嘔出來似的。她疲憊地站起了身,眼睛裡已經失去了往日的光澤,她無力地把裙子和內褲撿起,慢慢套上,再把被拉到腋下的胸罩扯下來,包住了乳房,扣上了襯衫的紐扣,這才恢復了一絲生氣。我又看著她穿好了高跟涼鞋,才站起了身,拿出了早就放在一旁椅子上的數碼攝像機。

金潔的臉色一下又變得像死人一樣難看。

「你要報警的話,我就把這些鏡頭散佈出去!」

金潔虛脫般地靠在牆上,把頭髮攏了攏,擦乾了臉上的淚水,腳步蹣跚地走出了房間。

第五章

已經是深夜,我躺在床上,絲毫沒有睡意。總是讓自己敬若神明的班主任老師就這樣被自己幹了,剝去了老師威嚴的面具,也就是一個柔弱的女人而已啊!她這副樣子怎樣回去呢?我遐想。

我不厭其煩地一遍遍在腦中回想剛才的情景,真是爽極了。但興奮之餘不免還是有一些擔憂,雖然已經威脅過她,但她真的不會報警嗎?如果她孤注一擲……

我光著的背已有了些冷汗。

還是要給她提個醒才好!我把家裡的電腦打開,聯上刻錄機……

窗外的夜空已有些泛白,我揉了揉疲倦的雙眼,把作好的碟片裝進了一個信封裡。

我是知道她家地址的。

乘天還沒亮,我急忙拿著自行車鑰匙出了門。

整個忙完,天已大亮。

路上,休息了一夜的人們在匆匆忙忙地迎接新一天的生活。我早飯也沒吃,匆匆趕去學校,第一節課應該是英語,但只有年級主任趕來通知我們自習,說英語老師生病了,不能來。我暗自好笑。昨天還忙著去家訪呢,精神可比誰都好!但我心裡總是有些忐忑,一下課,我便到公用電話亭打了個電話去她家,電話號碼是她告訴學生家長方便聯繫用的。

哼,這就叫自找苦吃。

「喂!」電話剛接通,就傳來一個極其疲憊的女人聲音。

「金老師,昨天休息的好嗎?」我用下流的語調說道。

「是你?你還敢打電話過來……」金潔的聲音一下變得尖銳得有些刺耳。

「不要掛斷,不然你會後悔一輩子!我給你的東西收到了吧?」

「什麼東西?!」電話那一頭的聲音憤怒中帶著恐懼的顫抖。

「還沒收到嗎?自己到信箱裡去看吧。中午我再打電話給你!」我把電話掛了,轉身回教室。一個上午我都還在回味昨晚的銷魂,我的眼前彷彿都是金潔看見自己淫蕩姿勢時的羞憤表情。

我吃了中飯便急忙趕到電話亭。電話很快就接通。

「怎麼樣,看過了吧!」

「你這個畜生!」金潔聲嘶力竭般尖叫著,我甚至有些懷疑她的神智是否清醒,真不知她一個上午是怎樣度過。

「老師給自己學生口交的樣子可真動人啊!我想這個學校的很多人都願意看見的。」我殘忍地說。

「你究竟想怎樣!」金潔哭著問道。

「我只是想報復你!」

電話那一頭傳來小聲的啜泣。我等了一會兒,想給她清醒的時間。

「我暫時不會把VCD的事跟別人說。你下午到學校來,到時候我們再說。你也不許報警,你不想這樣的碟片在街頭賣吧?那時你可要家喻戶曉了!」我一方面不想再刺激她,以免使她去拚得魚死網破,另一方面也擔心逼她太緊她自尋短見也就索然無趣了,她的身體畢竟是我難以忘懷的。

快要到下午上課的時候,我故意路過辦公室的門口,向裡面瞄了一眼,金潔的辦公桌前出現了波浪長髮的瘦小身影,我冷笑,喊了聲報告走了進去。

金潔低著頭,波浪長髮淩亂地散在肩膀上,只是在額頭上夾了個白色的蝴蝶型髮夾,夾起額前得的碎髮,但依然看不清她的臉。粉色碎花的長袖襯衫,深色直筒牛仔褲,腳上穿著普通式樣的黑色高跟鞋。難得見到她穿的這樣保守,樸素可一向是和她無緣的,這也許是被強姦後的羞恥感的作用。她精神恍惚地坐在椅子上動也不動,辦公室的其他老師四處走動她也充耳不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