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惡魔表妹

這天下午,剛上大學的小表妹來我家玩。表妹從小就愛黏著大她兩歲的我,直到她上國中前,我們都還一起洗澡過。但隨著她日漸發育,身材越來越好、皮膚越來越白皙水嫩、臉蛋也越來越可愛……我開始對她出現了不一樣的遐想。

「表哥,好久不見,有沒有想我!」門鈴聲響,打開門,穿著白色露肩小可愛跟清涼短裙的她出現在門前。自從她高中搬到南部之後,我們就很少見面,這次她考回台北的學校,理所當然租在校舍。而她離我租屋處也不遠,剛來的第一天就興沖沖的來找我了。

三年沒見,表妹看起來變得更成熟了。雖然在Msn上常看到她的照片,但看到本人畢竟不一樣!水亮的大眼睛,長長的睫毛,白淨的臉龐,還有笑起來時會綻出的淺淺梨渦……我眼睛一亮,竟然看得有些呆了──他媽的!表妹竟然變成如此尤物!

表妹看我眼神有些呆滯,笑著彈了我鼻頭一下,將我拉回現實:「笨表哥,看我變得太美了嗎?嘻嘻,像個白癡一樣!」

我恍然回神,心想怎能讓妳太得意了,冷笑說:「哼,還不是個黃毛丫頭,毛都還沒長齊呢。」表妹鼓起雙頰用力搥了我一下,吐舌說:「你也才大我兩歲而已吧!臭老頭!」

我忍著痛,看著她佯怒的可愛模樣,幹!下面差點要硬了!我深吸一口氣,假裝不在意的打量著她。【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蓮藕般白皙的手臂跟纖濃和度的美腿展現在我的眼前,露在涼鞋外雪白透粉的漂亮腳趾、修剪得十分整齊貝殼般的指甲、那完美無瑕的腳踝……

我硬了,他媽的我硬了!

我趕緊轉過身不讓表妹看見我的窘態,咳了一聲:「嘖,先進來坐吧。妳要喝啥?」表妹彎腿脫著涼鞋,一邊說:「有什麼好東西就拿出來招待你可愛的表妹啊!」我嘴裡敷衍的咕噥她幾聲,眼角餘光偷偷打量著她。彎曲的大腿把短裙稍稍掀了起來,白裡透紅又緊實的肌膚,看得我血脈噴張;離開涼鞋的裸足更似乎透出股香氣似的,巴不得我馬上就衝上去抱起來舔。

帶著表妹進了租屋處的客廳,室友阿強正好洗完澡走出來。阿強是籃球隊的,外號「人中赤兔」,又高又帥體育又強的他幾乎斬遍天下無敵手。全校至少有三個系的系花都被他摧殘過。阿強穿著一條運動短褲,露出精壯的上身,脖子披著一條毛巾。他一看到我表妹,幹那眼神──是盜獵者的眼神!

「你……這女生是……?」阿強很驚吒的看著我。為了避免阿強的魔爪伸向表妹,我一直沒有跟他提起我有個正表妹的事情。要是讓他知道的話,他百分之百會對表妹下手的!

我趕緊說:「這我女朋友啦!」一邊用力牽起表妹的小手。表妹似乎有些錯愕,不過並沒有掙脫的意思。

阿強挑眉,語氣非常質疑:「你什麼時候有女朋友了?我記得你明明是二十年皇家禮炮啊!」

我的腦中浮現張學友拿著高腳杯的優雅身影,趕緊將歌神拋出腦外,怒說:「幹,我有馬子還要跟你報備啊,再說你不是還有資工小雨、應外飄飄等目標嗎?少用這麼邪惡的眼光看我女朋友。」

我這麼說,一方面也間接警告了表妹此人很花。阿強尷尬的咳了一聲,對表妹擠出一個笑容:「妳別聽他亂說。我叫阿強,很高興認識妳。」

表妹還沒回過神來,「呃」了一聲:「我叫小妗,你好……」

「走了啦,來我房間吧。」我不讓表妹說完,硬拉著表妹就進了房間,碰的把房門關上並上鎖。

進了房間後,我跟表妹四目交接,表妹咬著下唇,皺眉說:「你這麼想當我男朋友嗎?不太好吧。」

我難為情的鬆了她的手,裝出哥哥的樣子說:「哥是為了妳好。這個阿強邪惡的很,我怕妳慘遭狼吻。」

表妹「噗嗤」笑了出來:「你是沒人家帥在忌妒人家吧!」

我大怒:「好啊!這麼久不見就會吐槽我!」

表妹朝我伴了個鬼臉,蹦蹦跳跳跑到我電腦桌前,很自動的拉起椅子坐下。我無奈的聳了聳肩,一屁股坐在床上。忽然聽到表妹發出一聲驚噫:「松島楓泰國浴……泰國浴偷拍全記錄……神谷姬幫你洗超爽泰國浴……天啊!你這個大變態!」

我跳了起來,幹!差點忘了我還開著狐狸軟體!我衝上前搶過滑鼠,面紅耳赤:「靠,誰叫妳亂看我東西啊?再說哪個男人不看A片,不看才是變態!」

表妹畢竟也是個外向的女孩,笑說:「你這麼喜歡泰國浴喔?這到底是什麼啊,好像還蠻常聽到的。」

我傻眼的看著他,尷尬的說:「就是……妳問這麼多幹嗎?」表妹拉著我的手說:「我好奇啊,不然你點開來看看嘛。」

我斷然拒絕,跟這麼如花似玉的表妹一起看A片,我可不敢保證我會做出什麼事來!我板著臉說:「這不是小朋友能看的。總之……就是男生跟女生一起洗澡,了了嗎?剩下就別再問了。」

表妹恍然大悟般的說:「是喔,啊我們小時候不就常一起洗澡嗎?感覺也沒什麼。」

我說:「兩個小孩一起洗澡當然沒什麼,兩個大人就不一樣了……」說著說著,我注意到表妹的臉紅了起來,趕緊住口。

氣氛頓時有些沉默。我想到自己大概說錯話了,趕緊扯開話題:「話說妳交男朋友了嗎?」 表妹搖頭:「沒耶,媽說出社會以前不准交,我也沒特別喜歡的男生。」跟著問:「 那你呢?」

我嘆氣:「別提了,前兩個月才被打槍而已,妳又不是不知道!」

表妹笑道:「對耶,誰叫你不自量力要追這麼正的女孩子,人家才看不上你呢!」我上一個要追的女孩的確很漂亮,在學校也是數一數二的美女,叫作薇琪。不過我被對方硬生生的打槍了,害我難過了三天。我大怒:「竟然在別人傷口上灑鹽,瞧我教訓妳!」

從小就知道表妹的罩門是怕癢。我雙手一張,迅速在表妹腰間呵起癢來。表妹驚呼一聲,又笑又叫:「唉呀……討厭,不要搔啦!啊喲!」

她奮力的想推開我,但157公分43公斤的她,比力氣怎麼會是178公分70 公斤的我的對手!我壞笑:「誰叫妳笑我,還不快跟老哥道歉!」

「哈……哈哈……對不起嘛~放開人家啦!」表妹掙扎著道歉,我看她整張臉漲得緋紅,小可愛被我搔得有些不整,露出了半片雪白的粉腹,小巧可愛的肚臍眼透了出來。表妹的腰也是穠纖合度,剛好是我的虎口能夠掌握的大小。我吞了口口水,腦中想起與表妹性幻想的情節,喉嚨有些發乾了。

「討厭……!你每次都愛來這招。」表妹鼓起了嘴,戒備的用雙手護住腰間。我看她在掙扎的時候,裙子也掀起了一半,此時她粉紅色的內褲露出了一角出來,她本人還沒有發覺,卻看得我血脈噴張。我僵硬的將頭轉向電腦,嘴巴自動發出了幾個字來:「那個……妳想看看嗎,泰國浴。」

一邊說著,也不等她答覆,我已經將「神谷姬教你洗超爽泰國浴」給點了開來,並將音量調到最小,以免外面的阿強聽到。只見全裸的正妹神谷姬蹲跪在地,十分有禮貌的跟男優打招呼,並用手在裝滿精油的盆子中撈出了充滿淫慾的液體來……

接下來的十分鐘,我倆都沒有發出聲音,只是靜靜的看著片子。表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神谷姬將自己的美體塗滿精油,並用胸部跟下陰洗著男優的身體……快樂的把玩著男優的龍根。

我感覺到表妹的呼吸變得粗重,我下體傳來的漲痛感也清晰無比。不由自主的,我的手摸到了表妹的大腿上,輕柔的上下游移。表妹沒有反抗,失神般的盯著螢幕。

我有些緊張,聲音發抖的打破沉默:「欸,我們好久沒一起洗澡了吧?」我看向表妹,見她無言的點了點頭,我的手繼續撫摸她的大腿,腦袋中的理智徹底斷線了。「怎麼樣,跟妳想像中的有差別嗎?」

表妹小聲的說:「我……我絕對不會允許男朋友去洗這個的。」我口乾舌燥,腦袋嗡嗡嗡的叫著,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那如果我要去洗呢?」表妹臉紅的將頭撇了過去:「那是你家的事情啊,問我幹嘛?」

我哪裡還忍耐的住,雙手環抱住表妹,柔聲說:「外面很熱吧,妳身上都流汗了……要不要洗個澡呢?」

表妹沒有看我,但我發現她連耳根子都紅了,身上微微滲出香汗。我再也無法忍受,雙手伸進了小可愛中,直接竄進胸罩,搓揉起她的奶子來。表妹的胸部很柔軟,B罩杯剛好可以一手盈握,中間兩點突起的感受在我的掌心之中,讓我的陽根痛得無法自己。

其實我並不是阿強口中的二十年皇家禮炮。我早就偷偷嫖妓過好幾次了,只是這種事說出來總不光彩,不然我早已不是個性愛新手。表妹輕輕發出了呻吟,卻沒有掙脫的意思,我忽然想起,這種事情原來並不是第一次。在表妹小三那一年,我就曾經在家裡沒人時,請表妹舔過我的老二,直到高潮為止。難怪表妹並沒有什麼反抗──她八成也記得這段經歷吧……

我一邊搓揉表妹的奶,一邊吻著她的脖子。表妹呼喘著氣,瑟縮著身子,像隻溫馴的貓。跟著,我直接脫去了她的小可愛跟胸罩,兩粒渾圓雪白的奶子彈了出來,粉紅色的乳頭亮在我的眼前,我懷念的看著它們,真的是久違了。上一次瞧見時它們都還在平地上,現今經過造山運動,已變成嶺上雙梅了。

我用手指掐起表妹的乳頭,輕輕的轉動著。表妹嚶嚀一聲,整個人輕顫起來:「你……你好討厭……」我沒有回應她,另一手滑過她平坦的小腹,直接伸進了裙子中,撩弄著她的陰毛。從手感探出,表妹的陰毛十分稀疏,在過熱的天氣之下,陰毛上微微透著汗,手感分外淫靡。我的手不安分的繼續往下,探到了表妹的蜜穴,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淫水,蜜穴已經濕淋淋的一片了。

我的手指碰觸到表妹的蜜核時,表妹渾身劇震,整個人無力的伏在我的懷中顫抖。我放開搓揉她奶子的手,解開我的褲頭,將我的老二整根彈了出來。這時不需要說太多的話,我拉過表妹的手,直接握在我的老二上頭。表妹的掌心好溫暖,或許因為太緊張,掌心裡全是汗,形成了天然潤滑劑。

「幹……好爽……」我呼了口氣,拉住表妹的手腕,開始上下套弄。另一隻手則不斷搓揉表妹的蜜核。表妹終於也忍受不住,頭忽然抬起來,雙唇封上了我的嘴,肆意的狂吻著,舌頭也如靈蛇般探入我口中!

──看來表妹根本就很想跟我搞一場!我心底狂喜,淫慾完全蓋過了罪惡感,也用最火熱的吻回應她。我脫去了全身衣服,也將表妹的裙子內褲卸了下來。事隔多年,兄妹再度坦承相見,不過我的老二已經從原本的包莖變成身經十幾戰的怒龍,表妹也變得更白更美更女人了。

我將表妹公主抱了起來,並將她放到床上,同時跪在她的腳前,將她漂亮的玉足如寶貝般放在手中,又親又吻。表妹的腳趾夾帶著一些汗味,雖然稱不上香,卻有一種淫靡十足的味道!我開始用舌頭舔著表妹的腳趾,表妹不斷發出嚶嚀聲,嬌喘著說:「你髒死了……而且不是要洗澡嗎?」

我喘氣說:「等等再洗……用妳的腳幫我。」說著,我將表妹兩隻腳靠攏過來,用腳掌將我的老二夾在中間。腳掌柔嫩的觸感讓我的老二更加堅硬,我忍不住呻吟一聲,馬眼已經滲出水來。

表妹紅著臉說:「很髒耶這樣,不太好吧……」我說:「沒關係啦,等等一起洗澡再洗啊……」

一邊說著,我的手已經拉起她雙腿擺動起來。我說:「妳自己動一下好不好?」表妹羞紅著臉:「這樣很難動耶!」

她雖這麼說,不過還是很合作的自己動起腿來。柔嫩的腳掌搓揉著我的老二,加上汗的潤滑,這種爽感真他媽難以言喻!表妹悟性也很高,很快就懂得變換花樣,改用腳趾夾住我的老二,並用最溫柔的力道擺動。她的前腳掌輕踩著我的陰囊,腳趾將老二高高夾起,另外一隻腳則被我忍不住一把握在手中舔著。

我邊舔邊說:「妳……妳有做過嗎?怎麼這麼會用……」表妹啐說:「你以為只有男生能看A片嗎……?」幹,這小騷貨原來自己也懂得看片了,虧我還把她想得很純潔……(不過一個小三就幫表哥口交過的女生應該也很難純潔了)她剛才對泰國浴的不解搞不好也是裝的。

用著用著,我的龍根越來越硬,表妹的腳趾也夾得越用力並越動越快……我腰眼一酸,再也忍耐不住,低吼一聲,大量的精液從馬眼噴了出來,全灑在表妹白皙的腳背上。

表妹「啊喲」一聲,腳動的速度減緩了:「討厭……好色情喔!你射精了耶……熱熱的好色喔。」她的語氣中竟然透出發現新大陸般的興奮。小五那年請她幫我口交時,我剛偷看完老爸租的A片(那也是我第一次看片子),看片中的男人都會射精,但我那時還不會製造精液,所以只是單純會爽而已。

我哈喘著氣,將表妹的腳放了下來,整個人伏倒在表妹身上。表妹將沾滿精液的腳抬來起來,說:「很重耶哥……別壓著我啦,而且不用擦掉嗎?沾到床好髒……啊啊~~!!」

表妹還沒說完,整個身子劇烈的弓起,沾著精液的腳一彈,濺飛了幾點精液。我的手指毫無預警的插入她的濕潤蜜穴,飛快的抽動起來。表妹掙扎著想要掙脫,雙手用力抵著我的肩膀,緊咬著嘴唇,奶頭也更加聳立了。

「不要……討厭……又痛又爽的……哥我最討厭你了啦……」表妹無力的扭動著身體,說話間不斷發出呻吟,我學著加藤鷹的教學,不斷摳著表妹陰道處的隆起,表妹從推我變成抱緊我,指甲掐入了我的背肌,小臉漲滿潮紅,我忍不住親吻了她,她則用火熱的吻回應我。摳著摳著,我感到手痠了──加藤鷹說的是對的,這真的很費力。以往我去嫖妓時總不會摳妓女的穴,有限的時間內還是盡快解決的好。所以這也是我第一次替女生手淫,感覺還挺累的。

表妹感覺我停了下來,用力的扭動腰部,嬌喘說:「不要停啊……好舒服喔,繼續……」

我喘息說:「很酸耶,休息一下啦……不然換老二上場吧。」說著提起我已經恢復元氣、龜頭還沾著許精液的老二。表妹搖頭說:「不要,剛剛才用腳碰過……好髒的。而且我還是處女……我不想要第一次這麼沒有情調。」

我愣了一愣,正想該怎麼回答時,表妹已經從我底下溜了出來,輕盈的跳下床。她用力伸了一個懶腰,拿起她的衣服,一言不發地走進浴室中。(我房間是唯一的套房,有附廁所)我愣愣的看著她關上廁所門,跟著傳出沖水的聲音,她竟然自己洗起澡來了。

我抓了抓頭,心裡百感交集。雖然這次沒有小學時那麼嚴重……應該吧;不過跟自己的表妹互慰,這種事情本身可糟糕的很。不知道表妹心裡怎麼想,我開始覺得很不安。我下床拿衛生紙將龜頭擦乾淨,也穿好了衣服。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水聲才歇,表妹穿著原本的衣服走了出來,身上充滿沐浴乳的香氣。她睜大眼睛看著我,我也看著她,正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便聽她說:「你欠我一頓飯。」

「啊……?」我訝異的回答。

「請我吃上閤屋,不然我就告訴我媽你對我做的事!」表妹朝我伴了一個鬼臉,蹦蹦跳跳的跑回電腦前,擅自給我打開上閤屋的網頁訂了位置!

「幹,很貴耶!」我哀嚎著……不過往好處一想,這個月少嫖一次就好了,而且表妹比那些妓女可正得多了。我無奈的在表妹身旁坐下,見她的表情一如往常,也沒什麼特殊的。我又說:「欸,如果有情調一點,妳會讓我……進去嗎?」

「你滿腦子都在想這個嗎?」表妹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我傻笑的同時,表妹忽然靠了上來,用她柔軟的雙唇貼著我耳朵,吐氣如蘭:「看你之後的表現囉。」

我整個背脊都酥麻了起來,低吼一聲,又要將表妹抱個滿懷。表妹嘻笑著跳了開來,對我搖了搖手指:「我告訴你媽喔!還有別忘了,今晚就要吃上閤屋!」

我大嘆一口氣,有如洩了氣的皮球……無奈老二又漲硬了起來。我一邊嘆氣,一邊掏出堅硬的老二:「但我這裡怎麼辦?我可還沒解決。」表妹吐舌說:「你自己打手槍吧!」說著打開房門,我嚇得趕緊收回老二,阿強可還在客廳看電視呢!表妹嘻嘻一笑:「快送客啊,我要先回家了,今晚六點來接我。」

我見阿強坐在客廳沙發,用一種了然於胸的眼神看向這裡。我無奈的嘆息,看來真是讓我碰上一隻小惡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