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窺之媽媽的外遇

我一邊迎合著她挺著陰莖猛刺她的小穴,一邊伸出手來撫摩她的上下顫動的乳房。

「啊……啊……不要……啊……啊……」在動聽的呻吟中,驀地裡媽媽輕啟朱唇喃喃的喚道:「乖仔、乖仔……」

媽媽哀哀的低聲呻吟,可看見她的淫液不斷地滴到床單上,她雙手緊緊抓住我,大腿不停顫抖,我仍用力地抽送著,繼續享受著從未有過的快感。

媽媽想到自己的身上發生了的事情,她和丈夫以外的男人淫樂,這個是自己的親生兒子,現在牀上火熱的做愛,帶給她的刺激前所未有,天啊!!她感覺到全身都開始顫抖。

「媽媽……呼呼……好緊……」我只覺得肉棒被緊緊包住,每抽送一次都磨擦得很舒服。

媽媽撫摸著乳房,並且知道自己的表情一定很淫蕩,陰道已經濕透了,裡面好像極度的發癢,大小陰唇也因興奮而充血腫大。

「啊……我要死了……不要那樣弄了……啊……」

我終於再次爆發了,一股溫熱的精液激射入媽媽的體內,我緊緊抱住她,繼續一股一股的不斷注入她小屄裡,彷彿要把她的小腹撐破。媽媽大叫了一聲,全身一陣筋攣,便趴到我身上,只剩下喘氣聲。

我抽出消退的肉棒,隨即從她半開的陰唇中湧出一堆精液,順著她大腿流下來。

我攬著媽媽嬌嫩欲滴的胴體喘息,雙手仍不停地揉弄她的豐滿乳房:「媽媽,舒服嗎?」

媽媽回味剛剛亂倫所帶來的刺激,以前從未達到過這樣高潮?她高興地伸雙手攬住我,嬌羞她道:「我喜歡……好舒服……你真是一個好孩子,你總是知道媽媽最需要什麼。」

自從這晚後,家中每個角落都曾響起媽媽的浪叫聲,在不同的地方做愛,增添情趣真是夠瘋狂的,有時,我就跟媽媽到外面渡假做愛,我是如此沉迷于媽媽的嬌軀,像要把一生的精液都留在她身體上似的。

媽媽也越來越性感,固定的性愛也讓她散發更迷人、更成熟、性感的氣息,當爸爸在家時,我們是母子關係,但爸爸出外公幹時,我和媽媽則同睡在一張床上,以公婆相稱。

*** *** *** *** ***

第二天清早起來,發現媽媽已經把早飯做好放在了客廳的餐桌上,她則穿著一件淡粉色的綢質吊帶短睡裙站在主臥的衛生間鏡子前裡面畫妝。由於裡面沒有帶文胸的緣故,媽媽兩個乳頭的輪廓清醒可見。我走到媽媽的房間裡關切的問媽媽:「媽媽你昨天晚上幾點回來的啊?」媽媽答道:「大概11點多吧,我回來沒有吵醒你嗎?」我說:「沒有,媽媽你好辛苦哦!」順勢從後面上去抱住了媽媽,想著昨天晚上姦淫媽媽時的淫蕩場面,我的肉棍不自覺的又硬了起來。這時媽媽拍了拍我說道:「別鬧了,都幾點啦?上學要遲到了哦!」我這才鬆開媽媽去外面的洗手間去洗臉漱口。

洗漱完後,我看媽媽還沒有畫完妝從裡面出來的意思便輕輕的打開洗衣機的蓋子,媽媽昨天晚上穿的白色中袖襯衣,淡藍色的短裙,白色蕾絲文胸果然都靜靜的躺在裡面呢,而那條襠部被撕開的黑色絲褲襪我想一定已經被媽媽丟掉了。

我又溜進廚房,打開我家垃圾筒的蓋子,果然在垃圾筒裡面除了被媽媽丟棄的黑色絲褲襪以外什麼都沒有了。而且媽媽好象怕被人發現這條黑色絲褲襪,特別用一個黑色塑膠袋把它裝了起來還打了個死結。

我把塑膠袋撕開,拿出了那條還充滿了淫糜味道的黑色絲褲襪把它裝進了褲子口袋裡。之後我又跑回房間,把房間裡的一些食品包裝袋,廢紙什麼的都丟進垃圾筒裡把那個撕壞的黑色塑膠袋壓在了最下面。

這時媽媽也已經畫好妝換好了衣服從主臥房間裡面出來,我聽見動靜後趕緊從廚房出來到餐廳裡去吃早餐去了。這時我嘴含著食物眼睛卻被媽媽吸引過去了。

媽媽今天上穿的一件黑色V領中袖T恤衫,下穿一條白色微喇緊身長褲。想到在這漂亮性感的衣服下面是那麼一個淫蕩的肉體,我的肉棍又再次硬了起來。

媽媽走到了餐桌前,在我對面座下,拿了個蛋糕邊吃邊催促我。我狼吞虎嚥的吃完了兩個蛋糕又將牛奶一飲而淨便趕緊沖出了家門,跑到車棚去推自行車時發現四下沒人,便將那條黑色絲褲襪拿出來如同寶貝一般收到書包的底層,之後跨上自行車往學校騎去。暈暈糊糊的在學校一天很快就過去了,下午三節課後4:10分放學,放學後我並沒有回家,而是和同學去網吧準備抓緊時間打一個小時的遊戲再回去。可能是玩的太投入了,快5:35我才想到時間已經過了要趕緊回家。媽媽是5:30下班,我還要趕在媽媽之前到家,不然回去之後媽媽又要問我怎麼回來的那麼遲了。

雖然我飛似的趕回了家可是還是遲了一步,當我到我們社區的院子裡時發現媽媽正走在我的前面呢。漂亮淫騷的媽媽那栗紅色的長髮盤在腦後,上穿黑色中袖T恤衫,下穿白色微喇緊身長褲,腳上穿著一雙黑色裸跟尖頭高跟鞋。從後面看媽媽走路時屁股扭動的樣子就有一種無法抵禦的性衝動了。我強忍著對媽媽的性欲望,把自行車騎到車棚放好,盤算著回家如何交代為什麼回來的那麼遲。

媽媽這個淫蕩的女人,都被我肏過了可是現在回家遲了說不定還要被她嘮叨一番,真是麻煩!我邊走邊這樣想著,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我家的樓下。當我走到快上二樓的拐彎平臺處聽見樓上有聲音,聽起來像媽媽的。我沒有出聲,走到二樓向上望去,原來是媽媽和我們這個社區一個五十多歲的保潔員老任在爭執著什麼。媽媽似乎很憤怒,嘴裡罵道:「你真是個老流氓!我要去物業公司,去派出所告你!」說著要轉身下樓來了。

而老任似乎也不慌張,只是笑嘻嘻的說道:「呵呵,不就是碰到了你的屁股嘛,至於這樣嗎?你男人不在家的時候你把一個野男人帶回來,他可不只是摸摸你的屁股了吧,哈哈!」媽媽不知道是羞愧還是生氣,滿臉通紅的瞪著眼睛說道:「你胡說什麼啊?」老任哈哈笑道:「沒有什麼啊!不就是有個騷女人背著自己男人亂搞嘛。好象在**花園還有個小窩哦,哈哈!」此時的媽媽臉色變的異常難看,她又驚又氣的說道:「你怎麼知道的?你不要亂說哦!小心我告你!」老任依然是壞笑的說:「呵呵,我有個老鄉在**花園工作,人家可是注意你很久啦!

每次你到那邊做過之後他都能有不少收穫哦!

呵呵,像你這年齡的女人那方面的需求自然是很強的,男人不在家再找一個也很正常嘛,就是不知道你家男人能不能理解你這方面的需要哦,哈哈。「此時媽媽已經羞的滿臉通紅,她低著頭說道:」只要你不說出去,你想怎麼樣想要多少錢都可以,只求你不要說出去就可以了。「老任哈哈一笑說道:」好,我不說!

我也不會向你要錢的,只是我好久都沒有快活過了,你是不是……呵呵!

說著他的手就摸向了我媽媽那豐滿的胸部。媽媽本能的往後躲了一下,之後說:「在這裡不安全的,被人看見了怎麼辦?」

老任想了一下說:「好啊,那就去我的地下室吧,那裡絕對不會有人的。」

媽媽遲疑了一下說道:「可是時間不早了,如果我回去太遲小孩會懷疑的!」

老任顯然有些生氣了,說道:「你怎麼事這麼多,是不是想讓我把你的事情都說出來啊?」這個時候樓上傳來了開門的聲音,看來有人要下樓了。

媽媽只好順從的跟著老任準備下樓,我一看這個情況,趕緊輕輕的往樓下跑去。我下了樓後躲到了樓下綠化帶的樹後面,才躲好就看見媽媽快步的走了出來,一臉淫色相的老任跟在後面也出來了。

媽媽和老任一前一後的走向了老任的臨時住所,位於我們院子1號樓的地下室。之後我便遠遠的跟在他們後面,小心的不能被他們發現我。我媽媽走到了1號樓的樓梯口,向四周張望了一下,發現沒有人注意她後(其實我在後面遠遠的盯著呢,呵呵)快速的閃進了通往地下室的樓梯走了下去,老任緊跟在後面,也很快的走進了地下室去了,看得出來他好象很激動也很著急。

當他進了地下室之後,回身就把地下室的防盜鐵門拉上鎖了起來。這個地下室原來是停自行車用的,後來在我們社區蓋起了統一的車棚後這裡就成了保潔員老任的住所了,我以前也把自行車擺在這裡面過的,現在還依稀記得這個地下室的構造,老任住的房間應該是在最靠後的一個房間。

我一路小跑,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1號樓前,1號樓是我們院子最靠西北角的一幢樓,這幢樓的西面和北面都是圍牆,樓和圍牆之間是個綠化帶,一般只有一些調皮的孩子會到這個後面來捉迷藏,樓上的住戶在這一個方向的房間都是廚房,再加上天就快要黑了,應該不會有人發現我的。

我跳過路邊的綠化植物,繞到1號樓的後面,面對這些地下室的通風窗還真是有些束手無策,只好憑感覺找老任的房間了。這些通風窗由於缺乏養護,有很多都已經碎裂了。我順著牆角一個窗戶一個窗戶的仔細看,終於發現有兩扇窗戶和別的不一樣了,這兩扇窗戶雖然也有些碎裂,但是比別的窗戶的情況要好得多,最奇怪的是這兩扇窗戶後面還用紙板封了起來,一般只有住了人才會這樣的啊,哈哈,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我興奮的伏下身體,聽見裡面好象已經有聲音了,便趕緊從書包裡拿出一支圓珠筆,取出筆芯。我先用手輕輕的頂了頂那張紙板,感覺還是很牢靠後便用手指沾了點口水塗到上面,用圓珠筆筆芯在塗了口水的地方開始鑽了個洞,之後再用手指把洞掏大,這下裡面的一切我都可以一覽無餘了。

房間裡,老任和我媽媽座在床邊。老任的左手摟著媽媽的纖腰,右手隔那著件黑色V領中袖T恤衫在媽媽豐滿的乳房揉搓著。老任的手一邊揉捏著媽媽的乳房一邊把嘴湊了上來,要親吻我媽媽,媽媽將頭側向一邊想躲開老任的嘴。老任大概說了一句什麼威脅的話,只見媽媽無奈的將臉轉向老任,對著他那一張淫穢的嘴臉。

老任在我媽媽的臉上親吻著,用舌頭舔媽媽美麗的臉蛋、粉頸,還用牙齒咬媽媽的耳垂。看得出來,老任挑逗女性的功夫還不錯。老任用嘴吻著媽媽,手上也沒有停下,他的手本來是隔著媽媽的黑色V領中袖T恤衫揉搓著媽媽的乳房,現在他的手已經從媽媽衣服的下擺摸了進去,想必老任現在已經被媽媽的那對乳房所完全吸引了,手在裡面都已經捨不得出來了。

媽媽經過老任的撫摸好象也有了些反應,呼吸開始急促起來,她閉著眼睛享受著老任的愛撫。老任見此情景,用手摟住媽媽的肩膀,順勢將媽媽壓倒在他的床上,把中袖T恤衫推了上去,又急匆匆的解開了媽媽紫色蕾絲胸罩,一對豐滿誘人的乳房隨之暴露在老任的面前。他一口將媽媽的一隻乳頭含進了嘴裡開始吸吮起來,一隻手則在捏擠媽媽的另一隻乳頭。媽媽好象認命一般任由老任蹂躪著自己的雙乳,而自己則把眼睛閉了起來。

老任吸吮了一會我媽媽的乳房,雙手開始下移要去解我媽媽的白色長褲的扣子。媽媽本能的想要護著,但是被老任瞪了一眼,隨即將手拿開了。老任解開媽媽的褲扣,一把將媽媽的白色長褲連同裡面的紫色蕾絲內褲都拉了下來,媽媽也很配合的抬起下半身讓老任脫去自己的褲子。

這時媽媽露出雪白修長的雙腿讓老任驚歎不已。他在脫下媽媽的褲子後,便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褲子也脫掉了,之後握著自己讓人感覺骯髒噁心的黑雞巴就要插入我媽媽的陰戶裡。

媽媽看著他的陰莖的樣子,趕緊將兩腿夾緊制止住他,只隱約聽見媽媽說道:「我最近不方便,可以戴上安全套嗎?我包裡就有。」

老任惡狠狠的說道:「戴你媽屄啊!你和別的男人上床的時候也都用套子嗎?你個騷屄,老子今天就是要不戴套幹死你!」

媽媽被他這麼一說,也不再說話了,任由他握著雞巴插進了自己的陰道裡。

這時的我把早晨收到書包裡的黑色絲褲襪拿了出來,裹著自己的陰莖開始手淫起來。親眼看著老任這樣的民工姦淫自己的媽媽,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滋味,既感覺很氣憤、很懊惱,但是又感覺有從未有過的刺激。此中滋味,只有親身經曆一番,才能明白的感覺到。

老任的雞巴顯然是長久沒有經歷性愛了,插進我媽的屄中後就拼命的來回做著抽拉動作。媽媽也不愧為一位性愛高手,見過那麼多男人,自然對男人這時的情況了如執掌。只見媽媽夾緊自己大腿,之後又將兩腿盤在老任的腰間,嘴裡嗯嗯呀呀的呻吟了幾下,這樣只過了大約3分鐘的時間,老任就一下子伏在我媽的身上不動了。看樣子是已經把精液交到了我媽的子宮裡去了。看到這裡,我也忍不住了,只感覺龜頭一陣快感,精液一下便射了出去落到了旁邊的草地上。

這時媽媽一把推開他,用一種很鄙夷的眼光看了看老任。老任如同鬥敗的公雞,垂著腦袋,摸了摸自己的陰莖,嘴裡說道:「怎麼今天這麼快的啊。」媽媽乘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把白色長褲和T恤衫都胡亂的套在了身上,老任這時還想和媽媽說著什麼,媽媽根本就不搭理他,拿起自己的紫色蕾絲胸罩往包裡一裝,穿上黑色尖頭高跟鞋就走了,老任赤裸著身體,也不好追出來,只好讓我媽走了。

這時我才反應過來,我也該回家了。我趕緊收起自己的肉棍,拿起書包飛奔回家。回到家裡,溜進自己的房間,打開書桌檯燈裝作寫作業的樣子。我剛剛座下,媽媽也開門回來了,此時的時間已經是6:55了。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一般,從自己房間走到客廳,用委屈的聲音對媽媽說:「媽,怎麼才回來的啊?我都餓壞了。」

媽媽顯然在樓下已經整理了一番,除了臉色微紅、頭髮散亂,看不出任何剛剛做愛的痕跡。

媽媽說到:「剛才園裡有個孩子的家長因為工作來遲了,我要陪著那個孩子啊,所以回來遲了。我的乖兒子,媽媽先去洗個澡,馬上就去做飯哦。」

我答應了一聲,就乖乖的回自己的房間寫作業去了。媽媽快步走進自己的臥室,拿了乾淨的內衣褲到主臥的衛生間洗澡去了。這時的媽媽一定是在拼命的清洗自己的下體,想把民工老任射進自己陰道裡的精液都洗出來。但是我想老任絕對不會就這麼一次就罷手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