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窺之媽媽的外遇

那男人將媽媽的黑色絲質蕾絲內褲也剝了下來丟在了床角邊,內褲襠部已經媽媽的淫水,和那男人的口水弄得濕淋淋的了。媽媽的兩條大腿叉開,陰部一覽無餘. 這也是我第一次有機會能看清我的出生地,我媽媽的陰戶。媽媽的陰毛又黑又亮,也比較長而且十分濃密,兩片大陰唇是紫紅色的上面濕濕的。可惜陰戶裡面什麼樣現在還看不到。

那男人掰開媽媽的兩片大陰唇,用舌尖舔弄陰道口和上面的陰蒂,每吸舔一下陰蒂頭媽媽的身體就會顫動一下嘴裡還會哼出聲來,看來媽媽對陰蒂的刺激很敏感。

舔夠了媽媽的陰部那男人,起身把自己的西褲連同內褲都脫掉了,他的肉棍黑黑的很粗大,但是不長。那男人左手握著自己的陰莖,右手拔開媽媽的陰戶,龜頭在媽媽的陰道口磨蹭了幾下之後將陰莖一插到底。媽媽嘴裡發出嗯嗯的呻吟聲,閉著眼睛兩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搓著似乎在很享受的樣子。

那男人拉起媽媽黑色短袖V領衫的下擺,媽媽很配合的把身體抬了起來,讓他把黑色短袖V領衫脫了下來,媽媽戴的是一件黑色蕾絲胸罩,那男人把胸罩往下一拉,媽媽那豐滿的乳房露了出來。黑色的罩杯托著那對豐滿的乳房,顯得更加性感。

那男人雙手摟住媽媽的頸子,嘴裡含著媽媽的一隻乳頭在吮吸,那根肉棍有時上下做抽插運動,有時整根插在陰道裡做圈運動。媽媽則完全被那男人的肉棍征服了,平時矜持與羞澀已經蕩然無存,嘴裡邊喘著粗氣邊叫道:「啊……好舒服……快用力……再快點……不要停……多轉幾下……」

就這樣媽媽和那個男人做了有二十多分鐘,終於那男人哼了一聲便伏在媽媽的身上不動了。他的精液又一次射進了媽媽的子宮裡了。

這樣趴了一會兒,媽媽把他推了起來說:「去洗洗吧,一身的汗!」那男人嬉笑著拉起媽媽。

媽媽把乳罩解開脫了下來,手撫摩著自己右邊乳房上的牙痕說:「看被你咬的!」

那男人伸出手握著媽媽的乳房說:「來,我幫你揉揉!」

媽媽笑著推開了他的手說:「誰要你揉啊!」

就在兩人準備去浴室沖洗的時候,那男人的手機響了,接了手機後那男人無奈的搖了搖頭說是有事要先走了,媽媽的手輕柔的握著他那軟縮的陰莖,臉上充滿了失望的神情。那男人嬉笑著說道:「就是走也要等你幫我把小鳥洗洗乾淨再走啊!」

媽媽笑著在他的胸口,拍了一巴掌拉著他要到浴室去,那男人一把將媽媽拉了回來說:「用你的嘴好嗎?」

媽媽搖了搖頭說:「不好,太噁心人了,再說我也不會。」

那男人說:「就像口交一樣嘛,你今天可是沒有含我的弟弟哦。」

媽媽推脫了幾次那男人都堅持要媽媽用嘴含他的肉棍,媽媽無奈的同意了。

那男人坐在床邊,媽媽蹲在他面前,把他的陰莖含入口中,舔著把上面精液和自己的淫水混合物吞入肚中。

那男人嘴裡發出哼哼聲,雙手抱住媽媽的頭,肉棍在媽媽的口中做起了抽插動作,接著悶叫一聲竟在媽媽的嘴裡射了出來,媽媽也沒有把他的陰莖吐出來,想是把他射出的精液都吞了下去。真是沒有想到媽媽現在是那麼的淫蕩。

這時聽見那男人說道:「對,舌頭在龜頭上打轉……啊!我們的楊小姐現在的口功,是越來越好了嘛!」

媽媽吐出他的陰莖笑駡道:「死鬼,想讓你舒服還敢笑我,不來了!」

那男人笑著說:「老婆,不要生氣嘛,我知道錯了,下次不敢了!」

媽媽沒有好氣的說道:「你有事還不快走,都什麼時候了!」

那男人嬉笑著去穿衣服去了,媽媽則赤裸著身子到浴室裡去洗澡去了,那男人走了沒有一會媽媽洗好澡出來穿上衣服收拾了一下房間也走了。我確定他們都走了之後出來,看著那張剛才媽媽在上面做愛的床,想著媽媽做愛時的淫蕩樣忍不住也射了出來,之後去浴室清理了一下,我也離開了這個媽媽的愛巢。

(三)

暑假很快結束,開學就要上初三了,根本沒有時間再去看媽媽偷情,不免有些遺憾。平時看著端莊的媽媽,不由得就會想起她淫蕩的一面。

開學有半個月的時間了,一天放學回家,看見媽媽上穿一件白色中袖襯衣,下穿一條白色蕾絲內褲站在衣櫥前找衣服。

媽媽拿了條淡藍色的短裙和一雙黑色的絲褲襪,坐到床邊穿上了。穿好衣服後媽媽又化了個淡妝,顯得更漂亮性感。

媽媽拿上手提包衝我笑了笑說:「怎麼樣?媽媽漂亮嗎?」

我笑著點了點頭說:「你要出去?到哪裡啊?」

媽媽說:「新入園的一個小孩家長請我們去吃飯,我已經幫你把飯做好了,在鍋裡,你自己熱熱就可以了。你自己一個人在家小心哦!」

我點頭答應著心想:該不會下麵也加餐吃根肉腸吧!

媽媽穿了雙黑色尖頭高跟鞋出門了。我也趕緊出門,想跟蹤媽媽,但是當我趕出去時媽媽已經打了輛車離去了,我只能失望的回到家裡等著。

我一個人在家裡無聊的打發時間,很快就十點了,真搞不清這飯怎麼要吃那麼長時間的,難道真的是……真是後悔沒有跟蹤到媽媽。

快十一點的時候門終於有動靜了,我將自己房間的門拉開一條縫,看見媽媽身體搖晃著走進來,然後癱坐在沙發上,似乎酒喝得有點多,難怪回來得這麼遲呢!

我來到媽媽身邊想扶她到房間裡睡,當我摟住媽媽那纖細的腰時,一個大膽的念頭從腦子裡閃過:趁媽媽現在醉酒的機會,我也來享受一次我這個淫蕩媽媽的美穴!可是媽媽醉得並不是很厲害,這樣做了媽媽明天醒了一定還是有記憶的,那樣的話……

忽然我想起家裡的藥櫃裡好像有安眠藥,我跑到藥櫃把安眠藥找了出來。拿著安眠藥我又倒了杯水來到媽媽的面前,看著媽媽我又有些猶豫了,畢竟她是我的媽媽,這樣做……但是當我想到媽媽和別的男人做愛時的淫蕩樣,我再也顧不了那麼多了,這樣的美麗媽媽、這樣的機會,可能以後再也不會有了。

我拿著安眠藥托起媽媽的頭說道:「來,吃點醒酒的藥吧。」媽媽嘴裡發出哼哼的聲音,很順從的把藥吃了。我把水拿著往她的嘴裡倒了一點,幫媽媽把安眠藥嚥下去。

讓媽媽吃下安眠藥後我在一邊又等了大約有快二十分鐘,等到媽媽的呼吸平穩後我又上去搖了幾下媽媽,確定她是真的睡熟後,我開始撫摸媽媽的身體,心裡既激動又有點害怕。

看著白色中袖襯衣下那對讓我在心裡揉搓了無數次的豐滿乳房,現在終於可以親手愛撫一次了!我的手有點顫抖的將媽媽白色中袖襯衣的衣扣一粒一粒的解開。

襯衣扣解開後,我的兩手繞到媽媽的身後,托起媽媽的上半身,解開了媽媽白色蕾絲文胸的扣拌之後將罩杯向上掀起,媽媽那對豐乳就完全的暴露在我的面前了。我的手在媽媽的乳房上揉搓著,捏著媽媽的乳頭,將另一個乳頭含在嘴裡吸。

玩弄媽媽的乳房,使得我的肉棍不自覺的就硬挺起來了,想著媽媽偷情時被那個男人姦淫了多次的淫蕩美肉穴,我不顧一切的將媽媽的淡藍色短裙掀至腰間。

眼前的情景出乎我的意料,媽媽黑色絲褲襪的襠部已經被撕開,白色蕾絲內褲也已經不知了去向,祇有那濕濕的美穴,還往外流著一點透明的液體。一切我都明白了,原來媽媽真的是加餐吃了根「肉腸」啊。

看著媽媽這副淫蕩的樣子,我再也忍不住了,把我的肉棍插進了媽媽的美肉穴裡面去了。此時插穴的感覺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插進了我親身媽媽的淫蕩美肉穴裡了,這可是我充滿了無限想像的地方,現在真的被我插入了!

媽媽的陰戶十分緊窄,我感覺我的肉棍在媽媽的滑滑的穴裡,被緊緊包裹著,不知道是媽媽的淫水還是姦淫媽媽的男人留下的精液,或者兩者都有吧,使得媽媽的淫穴異常的滑膩。

隨著我大力的做肉棍抽插動作,媽媽似乎也有了反應。她輕輕的哼著,兩隻手不由自主的抓緊了沙發上的墊子。

也許是我第一次插穴經驗不足,也許是和自己淫蕩的媽媽做愛太刺激了,我只堅持插了十分鐘不到,就把自己的童子精射進了媽媽的肉穴深處了。但是我並沒有把我的肉棍抽出來,還讓它插在媽媽的穴裡,兩手抱住媽媽的纖腰,讓媽媽的身體平躺在沙發上,頭枕在沙發邊的扶手上。而我則趴在媽媽的身上,一隻手撥弄著媽媽的乳頭,將媽媽的另一隻乳頭含入嘴中慢慢的品嚐著。

一會工夫,我的肉棍就在媽媽的緊窄淫蕩美肉穴裡,再次硬了起來,我雙手抓起媽媽那還穿著被開了襠的黑色絲襪的美腿,把媽媽的兩腿扛在了我的肩膀上,儘力把我的肉棍向媽媽美肉穴的深處插去。

由於剛剛才放了一砲,這一次肏的時間就很長了。我只知道機械的來回做著抽插運動,雙手再不時的在媽媽的豐乳上捏上兩下。大概乾了快半個小時了,我感覺肉棍有些想放的感覺了。突然腦袋閃過一個念頭,何不像A片裡面男主角,把精液射到女主角臉上那樣把我的精液射到媽媽的臉上呢,主意打定後,我便加快了肉棍抽拉的頻率和力度。

一會工夫,只感覺馬眼一鬆,我趕緊把肉棍抽出來湊到媽媽的臉上,我的精液一下全噴射到了媽媽的臉上了,那大滴大滴粘稠的精液,順著媽媽的臉,滴到了媽媽的白色中袖襯衣的衣領上。

我欣賞了一會我的「傑作」後,拿來了紙巾,把媽媽臉還有噴到她那慄紅色長髮上的精液擦拭乾淨,把媽媽的白色蕾絲文胸和襯衣幫她穿好,淡藍色短裙放了下來後我便回房去了。回房之前我又捏了一把媽媽的乳房,暗想:媽媽,我一定要長期佔有你的淫蕩美肉穴!

(四)

一星期後,我在房內聽見媽媽在廳裡打電話,像上次一橡樣,聲音壓得很低,不願意讓我聽見,相信又是偷情電話,但媽媽卻不知,我已在電話內暗中放置了偷錄聲音的設備,待她進入浴室後,我立刻在自己房中放播放盜錄的話音。

原來媽媽的情人是市內國企銀行的部門主管,從他和媽媽對話中,讓我知道他最近利用職權,挪用了銀行大量款項進行炒賣,而且他的上司卻是他自己妻子的父親,經已開懷疑他,電話中,他吩咐媽媽在月底前,替他處理收藏在**花園的現金及證券,並且短期不能見面,從媽媽的答話中,盡是埋怨他不聽她勸告,並且訴說自己的苦悶難耐,而他卻笑說要媽媽暫時用按摩棒代替。

原來媽媽的性欲特強,爸爸亦未能應付得來,只好默許媽媽出軌,但以不影響家庭為條件,詐作不知,故此媽媽可以和他暗中偷情,觧決自己的性欲。

這一重大發現,讓我決心替代他長期佔有媽媽更為有利。

這晚我反覆思量,久久不能入睡,後來被我想到妙計……一石二鳥,又可揭發他盜用公款、又可令媽媽和他斷絕來往,正在欣喜之際,怱然聽見陣陣的呻吟、喘氣聲音從媽媽房中傳出,此種似曾相識的聲音,正是媽媽做愛高潮時所發出……

莫非媽媽在房中和人做愛,我心想便立刻靜靜的往媽媽房外,發現媽媽的房門未全關上,留有一小鬥隙透出燈光,見到媽媽全身赤裸在床上滾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