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親,他的媽媽

雖然母親已經跪在小輝面前,但還是不敢用手去觸碰小輝的陰莖,我和小輝都在焦急的等待,只有小輝媽媽自顧自的保持浪叫。終於,母親似乎下了決心,伸出手扶住小輝半軟的陰莖揉搓幾下,播下包皮露出龜頭,低頭將龜頭含進嘴裡,我猜想這個陰莖應該混雜著小輝媽媽的下體和小輝的精液味道,不知道母親是否感覺難受。但事實上母親並沒有吐出小輝的陰莖,而是越含越深知道全部吞下,並開始上下滑動,從露出的半截陰莖可以看到小輝已經又重新硬了起來,小輝則發出淺淺呻吟聲閉上眼見享受。我的視線始終注視著正在幫別人口交的母親,小輝媽媽似乎也注意到了這點,低頭和我接吻,下體則更有力地坐下,我突然聞到了一股濃烈的精液味道,原來剛才小輝將精液射在小輝媽媽的臉上和嘴裡了,但是小輝媽媽不管我的反抗,使勁用手固定住我的頭,並把舌頭伸入我的口腔,其實我雖然不喜歡精液的味道,但也沒有到打死不從的地步,只是有些突然。等我反應過來,我也就不在抵抗,任由小輝媽媽狂吻,反而更用力的向上頂著小輝媽媽。

「精液的味道怎麼樣?」小輝媽媽離開我的嘴問道。

「很腥,很不好受。」我表示抗議。

「那你就把精液射進我體內,讓我懷孕吧」

這句話猶如一針安慰藥劑,讓我的心情得以平復,於是我將小輝媽媽抱起,然後放在面前的沙發櫃上,人也壓在小輝媽媽身上,終於我開始認真地和小輝媽媽性交了。我將小輝媽媽雙腿蜷起並分開,用雙手手摁住大腿後側讓屁股翹起,這樣我就能更從容地插入了,雖然我雙腳點地,但我身體的重量幾乎壓在小輝媽媽的身上,我開始非常用力的插入小輝媽媽的身體,用力程度幾近瘋狂,完全不顧小輝媽媽幾次試圖讓我停止,這也讓小輝媽媽發出瘋狂得叫聲。

「啊!啊!插死我了,插死我了!」

「啊!啊!好舒服,小浩你插得我好舒服啊」

「兒子,你媽媽被插得我舒服啊!啊!」

「兒子,你也快點插他媽媽呀,要插死他媽媽!啊!」……

在我如此用力的抽插下,我感覺到小輝媽媽已經高潮了,但我可不會這麼輕易就放過她,當感覺到小輝媽媽射完淫水,我完全不想讓小輝媽媽有任何休息時間,姿勢都不變,繼續和之前一樣用力刺入,快速拔出,再用力刺入,再快速拔出……

「騷貨,我要插死你」

「對,快點插我,啊!再用力!」我和小輝媽媽反復著這類露骨的語言。

斜眼一看,小輝已經將我母親放在沙發,兩腳頂住沙發邊緣,雙腿呈M 型,小輝則跪在地上背對著我。從我的角度並看不見他們的交合處,只看見掛在母親膝蓋上的暗紅色內褲,小輝屁股的前後移動,以及母親失神的表情,這些都告訴著我:我的母親正在被別人淫奸著,而我也同樣淫奸著這個人的母親。我前所未有的興奮,一次又一次的插到小輝媽媽的最深處,在小輝媽媽射出第二次淫水後,射精的感覺突然爆發,我完全沒有拔出的意思,反而猛烈的加速,伴隨著小輝媽媽的尖叫,我的精液全部射在陰道深處,如果說陰道盡頭就是子宮,那麼這些精液無疑已經進入了子宮。射了精的我趴在小輝媽媽喘著粗氣,剛才的性交確實十分激烈,休息過後,我起身讓小輝媽媽也起身,並和小輝媽媽一起去廁所清理,留下還在奮戰的母親和小輝。

在廁所我和小輝媽媽簡單擦去身上的汗水,然後小輝媽媽在浴缸內扣起了陰道,只見白色的精液從陰道內緩緩流出滴在了浴缸內,量似乎還不少,在確定全部流完以後小輝媽媽用花灑對著陰道沖洗。此時我還能聽見客廳內肉體撞擊的啪啪聲,我迫不及待的出去觀看,此時母親已經被小輝放在地上,被小輝從後面猛幹,速度力量也非常激勵。看到母親被幹的情景我十分激動,肉棒似乎又再次有了感覺,於是我上前扶起母親的頭,母親看到我似乎十分羞愧,想要避開,但我不等母親反應已經用我的舌頭封住了母親的嘴,我們兩人的舌頭快速的攪動,母親的口水也逐漸被我吸取。小輝見我彎腰吻著母親,很地道的停止動作,緩緩站起,也將將母親抱起,但卻沒有離開母親的陰戶,等重新站穩以後又開始奮力運動,而我也能站著吻著母親,母親的雙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保持平衡,而我的雙手則握住母親原本前後晃動的巨乳,忽然我感到陰莖一熱,原來小輝媽媽從浴室出來跪在我面前含住了了我的陰莖。通過母親的身體我感受到小輝刺入母親身體的力度越來越強,終於小輝到了極限,小輝拔出他的肉棒,將精液全部射在母親的陰道和大腿上。

射了兩次的小輝無力地坐在了沙發,含笑看著依然糾纏在一起的另外三人,而我和母親則依然通過口水傳遞著母愛,小輝媽媽則不停吮吸著剛才讓她高潮的肉棒。

「接下來,你們母子繼續吧」小輝媽媽吐出我的肉棒,坐到小輝身上。

「媽,我要你幫我舔」陰莖失去包裹的我急於想讓它再次回到母親的口腔。

母親也不多說,立刻蹲下身子含住兒子的肉棒,和小輝媽媽相比果然還是母親的口腔舒服,母親熟練地用舌頭在龜頭上來回摩擦,讓我的陰莖恢復到最初的硬度,然後母親的頭開始前後移動,每一次深入似乎都可以頂到母親的喉嚨。

「小浩媽媽插起來舒服啊還是自己媽媽插起來舒服啊?」小輝媽媽一邊摸著小輝胸膛,一邊看著口交的母子問道。

「當然是自己媽媽舒服咯」小輝也看著我們回答道。

「具體有什麼分別呢?」小輝媽媽不依不饒。

「林阿姨的逼雖然緊一點,但是插起來沒什麼反應,沒有媽媽你那麼給勁!」「那你是說媽媽風騷咯?」小輝媽媽輕拍小輝的肩膀。

「你本來就騷啊」說著小輝和他媽媽吻了起來。

聽著小輝母子的淫語,享受著母親的口交,不禁讓我有些飄飄然。

「兒子,插我」這是母親性交開始以後說的第一句話,沒想到就是要兒子插自己。我馬上將母親按倒在地毯上,使用剛才讓小輝媽媽高潮的姿勢進入母親的體內,當我的肉棒慢慢進入母親的體內時,母親首次發出清晰的叫聲『嗯~ 』雖然和小輝媽媽的浪叫不能比,但母親已經沒有再壓低自己的喉嚨。肉棒再次回到母親體內的我感到十分欣慰,抽插不需要十分用力,因為我和母親之間不僅僅是肉欲,我的陰莖來回摩擦著母親的陰道內壁,每一寸褶皺,每一道弧線我都仔細體會,那是既熟悉有新鮮的感覺,母親也隨著我的動作不斷在我耳邊發出『嗯……嗯……嗯……』

「你看人家兒子插得媽媽反應很大嘛,說明你技術不行。」小輝媽媽調侃道。

「自己兒子插自然不一樣,我插你的時候你反應也很大啊」小輝摸到了他媽媽的下體,「果然是騷貨,又濕了,看我不整死你」其實我已經聽不太清小輝母子說的什麼了,因為我把整個身體壓在母親身上,臀部不斷前後移動,讓我和母親的性器官結合在一起,而我的母親的舌頭早就結合在一起,這一次換我不斷將口水送入母親的口中。母親的屁股使勁抬起,讓我可以進入得更順利,雙腿呀加緊我的腰部和臀部幫助我用力,我意識到加快節奏的時機到了,於是漸漸聽了肉體碰撞的聲音,每一次碰撞聲都意味著我有刺入母親體內一次。

『啪……啪……啪……』我一次又一次將母親養育了二十多年的肉體撞向母親,將母親給我的陰莖刺入母親體內,這一刻時間仿佛靜止,世界不再重要,我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和母親有肉體接觸的部位,當然性器官的感受最為強烈。

母親的身體開始顫抖,我熟知母親的反應,我知道母親要高潮了,我保持住節奏,直到顫抖結束,直到陰莖感受到母親的淫水射出,才停止動作,趴在母親身上,陰莖依然保持堅挺。母親回過神來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讓我起身隨後把我按在地上,讓陰莖搞搞豎起,很快母親就重新用陰道將我的陰莖包裹住。女上男下的姿勢並不能十分激烈,但卻可以看清母親的面容以及母親晃動的巨乳,母親賣力的上下移動,巨乳和頭髮的隨著動作擺動,我則欣賞著這幅美麗的場景,不時趁母親屁股抬起時向上一頂,母親也會隨之發出一聲輕吟。母親似乎也想念我的吻,趴下身子吻我,不斷將舌頭伸入我的嘴巴,而我則將雙腿蜷起作為支撐,雙手摁住母親的屁股,然後讓屁股懸空,這樣我和母親的下體都調整到了合適的姿態,我開始用力向上頂,每一次上沖都會帶了肉體撞擊的聲音,也會帶來母親的叫聲,原來這個姿勢也可以如此激烈的抽插啊。最後,我將母親抱起面對面坐著,上面我和母親的舌頭相互纏繞,下面我和母親的性器官也彼此融合。此時我注意到小輝和他媽媽已經不知所蹤,也許已經回房間開始新一輪的戰鬥了吧。

「從後面來吧,今天我要你射在我裡面。」母親一邊擦去我臉上的汗水。

於是,母親站起身來,趴在那個之前小輝插著她媽媽的沙發上高高的抬起巨大的臀部,而我早就迫不及待的挺著陰莖貼了上來,再進入前我還是用龜頭周遊了一圈母親的陰戶周圍,然後分開陰唇,將龜頭埋入陰道內,母親的陰戶似乎有股力量,我覺得自己沒有用力,陰莖就已經被吸入陰道,我沒有來回抽插,而是深深的向前頂著母親的屁股,並虎軀一怔讓陰莖更加堅挺,我試圖頂到母親陰道的最深處,母親也被我這個動作弄得叫出聲來『嗯……』聲音被拉長而且響亮,我緩緩拉出肉棒,再緩緩放入重複剛才的動作。幾次之後,我覺得母親已經喜歡了這樣的深度,我開始抽插,速度由慢至快,但每一次都頂到了陰道最深處,母親被我插得放聲大叫『啊……啊……啊……』叫聲不再低沈而是變得高亢,母親已經徹底放開了。看著我在母親身體裡進進出出的肉棒上逐漸出現的白色粘液,我雙手扶住母親的胯骨,用我的胯骨去撞擊母親的臀部,引發母親臀劇烈的抖動,然後滾動的肥臀被我雙手緊緊抓住不准逃脫,如此一致反復。陰莖又比平常硬了些許,長了一些,龜頭上的感覺炙熱,一股說不出舒適感由陰莖和睾丸傳到我的腦中,我知道我要射精了。

「媽!我……」

「射……射在裡面吧~ 」沒等我說完母親就知道我要說什麼了。

得到許可的我,再也安奈不住,第一股精液噴湧而出,精液打在母親陰道深處,被反彈回來淋在龜頭上,我再次用力一定第二股精液也爆發,接著第三股,第四股……在我射精過程中母親的叫聲就沒有聽過,可以說母親的叫床聲絕對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聲音,在這種聲音的刺激下,終於我將精液全部射進了母親的體內。當我拔出陰莖時,白色的精液瞬間溢了出來,白色的精液順著大腿流下來,精量大的出奇,要不是我已經連續射了兩次,看到這個場景我肯定又會勃起了。

休息一陣,我和母親便去廁所打掃乾淨,廁所還彌漫著我第一次射在小輝媽媽體內精液的味道,母親忍不住對我笑了一笑。清理完畢,有些肚餓,我和母親便下樓去街邊茶餐廳吃了點東西,期間我和母親好像情人一樣親密,笑語吟吟。

回到房間本想將帶回來的炒麵和雞翅給小輝母子,卻在房門聽見小輝媽媽的淫叫,於是只好將外賣放在房門口回自己房間。

回到房間以後,因為我兩次都射在了小輝媽媽和母親的體內,我有些擔心會否懷孕,母親告訴我讓我放心,出來前她和小輝媽媽都吃了事前避孕藥,兩位媽媽對兒子真是體貼入微,我忍不住親了一下母親。當然,睡前我和母親又進行了一次性交,一方面我們體力都已經耗盡,另一方面下體都有些隱隱作痛,因此最後一次性交以口交為主,最終我將我殘餘的稀釋精液射在母親的嘴裡,結束了這次四人旅行。

後記:回家後,我遵守約定,不再和母親發生性關係,甚至不再和母親接吻,母親當然絕不越界,如同正常母親一樣對我,只是在我的心裡母親永遠是我的情人。畢業後,各方面事物也越來越繁忙,另一方面我和小琳的關係也穩步發展,工作、買房、結婚……

一晃七年就過去了,故事到這裡似乎早就應該畫下句號了。

可誰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