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親,他的媽媽

「我要射了,全部射在騷媽媽的逼裡」說著感覺到小輝開始射精,許久才停止,期間小輝媽媽不斷發出高分貝的叫聲,恐怕隔壁都能聽見。小輝射完精以後,小輝媽媽並沒有離開小輝的肉棒,而是專心幫我口交,飛速地吞入吐出,口水都滴在了地上。我覺得小輝已經射了,我在堅持也不太好,再說小輝媽媽的陰道裡面已經充滿了小輝的精液,再讓我去插入也怪不舒服的,於是我精關放鬆,有了射得感覺。

「我也要射了」

「射吧,阿姨最喜歡精液了,射在阿姨的臉上」小輝媽媽加速口交的動作,感覺到肉棒足夠硬以後,小輝媽媽吐出肉棒用雙手快速套弄,並對準自己的面孔。

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噴湧而出,射向小輝媽媽陶醉的臉孔。

此後的半年時間,每個星期我和小輝都會採用不同姿勢輪番淫奸著小輝媽媽,期間,我得知小輝和小輝媽媽都比較愛追求新鮮感,因此嘗試過很多刺激的事情,如今這張列表中又多了一項:3P。

小輝媽媽似乎也有用不完的性欲和激情,不僅主動配合,還不斷建議新的姿勢。慢慢地,我也感受到和小輝媽媽性交的風味,小輝媽媽比我母親要開放熱情,持久力也強很多,每次性交都可以連續高潮五六次,而我母親最多就兩次。由於有著舞蹈基礎,在各種高難度姿勢上面,小輝媽媽都可以遊刃有餘,比如小輝媽媽可以輕鬆地將一條腿高高翹起,任由你從前或從後猛幹。小輝媽媽的叫床聲音也十分動人心魄,不斷用污言穢語刺激著你的神經,為性交增添了不少樂趣。

不知道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半年後,我母親和父親一同回國了。工程告一段落,公司也找人頂替父親,父親得以回國休養,而且回國後公司安排了一個閑差,這就意味著父親幾乎可以不去上班,我和母親自然不會再有親近的機會。當父親在家時,母親幾乎不會對我表現出任何異樣,我稍有越界,母親就非常生氣,這可苦煞了我,其實我並不是完全想著和母親性交,而更多是想表達對母親的情愫和半年來思念。到了父母回來的第五天下午,這天父親去公司轉一圈,開始實習的我也在家偷懶,終於能和母親單獨相處一會兒,但父親卻說一個小時左右就能回來。

吃了午飯,母親就告訴父親要去小輝媽媽家裡做客,感謝這段時間小輝媽媽對我的照顧,父親也沒有多問,我們就出發了,一路上我和母親都笑而不語。開車到小輝家也就二十分鐘。我和小輝媽媽解釋一下,小輝媽媽欣然同意,但有個條件就是插完母親要插她,我當然表示沒有問題。

「那你們在這坐一會兒,我進屋看電視,有事情就叫我」小輝媽媽暗示我們,我和母親自然會意。

等小輝媽媽離開後,我和母親就開始舒緩地舌吻,我已經有半年沒有感受那有力的舌頭了,光是舌吻已經讓我的硬度達到最高點。為了幫助半年沒有性生活的母親,刺激母親的性欲,我給媽媽觀看藏在我手機裡面的視頻,視頻的內容是我用後入式插著小輝媽媽,拍攝視頻的人是小輝,而視頻裡面也不時傳出小輝講話的聲音。

「你怎麼在手機裡面藏這麼下流的東西」母親有些害羞,但還是眼睛沒有離開視頻。

「小輝要拍的」

「小王怎麼叫的這麼大聲?!」母親驚訝于小輝媽媽的叫床聲「小王會不會有沒有你口交啊?」說著母親蹲下解開我的皮帶,扯下我的內褲開始幫我口交,好像是收到視頻的刺激,母親的口交不像以前那麼溫柔,上來就特別有力。時隔半年,我的肉棒終於重新回到母親的嘴巴裡面,讓人懷念,試過就無法忘懷的感覺。

「好舒服,果然還是媽媽最好,比王阿姨舒口交服多了」與小輝媽媽性交的半年,耳聞目染我也會在性交過程中用言語挑逗母親了。

「少貧」說出兩個字後,母親迅速將肉棒重新含在最終,並用力打了我一下屁股。

「媽,我想插你,就像剛才你看到我插小輝媽媽一樣」被母親口交許久後,我說道。我怕再口交下去我真的會繳槍。

「小鬼,油腔滑調」母親邊說邊跪在沙發上,翹起屁股等待我的肉棒。我依然喜歡將龜頭在母親陰戶周圍摩擦一圈,再將整個陰莖全根沒入。雖然半年沒有和母親做愛,但是彼此的默契完全沒有改變,再說在這半年裡面和小輝媽媽的性交經驗也讓我增長了不少技巧。

『啪…啪…啪…』肉體撞機的聲音越來也清脆,母親的低吟也慢慢可以聽見。

半年沒有性生活的母親體力明顯有些下降,只堅持了大約一半的時間就進入高潮,而且練練擺手稱已經不行了。

「你媽媽看樣子不成了,我來幫你消消火吧。」忽然小輝媽媽出現在我們身後。

「好的,今天好好滿足你一下你這個騷貨」雖然母親還在場,但和小輝媽媽在一起總是讓人淫蕩無比。小輝媽媽已經脫掉衣服,只穿了一身藍色內衣,我也不管母親是否在意,直接將小輝媽媽推倒在一側的單人沙發上,從內褲旁邊直接插入,小輝媽媽被插得依然瘋狂得尖叫,或許是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偷看我們母子做愛吧,小輝媽媽的陰道裡面一片汪洋,我可以沒有任何前戲就毫不費力的前後移動,同時我也學著小輝用言語帶來著小輝媽媽叫床的內容。

在母親面前插著別人,我格外賣力,我想讓媽媽產生妒忌的感覺也許就可以讓母親以後變得更加主動。但沒想到的是回過神來的母親拿著衣服離開了我們,不免讓我有些失望,還好小輝媽媽不斷用浪叫安慰我。在變換了三個姿勢,讓小輝媽媽出現兩次高潮以後,我把精液射在小輝媽媽的臉上。在我射完沒多久,我的母親就出來催促去洗一洗,畢竟還得回去給做晚飯呢。當我從浴室出來,小輝媽媽已經和擦去臉上的精液正坐在沙發上和母親說話,看見我出來她們馬上停止了談話。

回家途中,我問母親和小輝媽媽說了什麼,母親不置可否。我和母親分開半年後的第一次性愛就是這樣,嚴格說來並不是3P,我只是輪番和兩人性交,其中我和母親真正插入的時間並不長。

接下來的日子並沒有什麼變化,在家幾乎沒有任何機會和母親親近,只有趁著父親出去散步或買東西的空當和母親接幾下吻,母親也會很快的推開我生怕父親回來。父母已經回家我也沒理由每星期都往小輝家裡跑,況且我還寄希望父親會離開家裡讓我有機可乘,只是事與願違。

這樣的日子大概持續了一個月,我最怕的事情發生了。母親趁父親不在和我談話,主要目的是想和我斷絕母子亂倫的關係,回復到正常的母子關係,原因則有:一,母子亂倫是不應該的,也十分對不起父親;二,母親怕母子亂倫的關係影響我未來的人生發展;三,母親已經逐漸變老,性欲已經不如以前,恐怕無法滿足我的需求。這些理由都讓我無法反駁,我也只能望著母親含淚的雙眼,嘴上不同意而已。

第五章 四人盛宴

第二天小輝突然找到我,原來小輝媽媽也有同兒子斷絕亂倫關係的念頭,突然我意識到原來兩個母親那天討論的就是這件事情。我和小輝商量半天也覺得此事在所難免,十分洩氣。

「至少也要有一個完美的結束吧,好聚好散嘛。」我對小輝,也是對自己說。

「嗯,我也不想留下遺憾。」

「要不這樣,我們四人一起去旅行一次吧,留作最後的紀念」我提議,小輝立即同意,於是我們分頭去和自己的媽媽談話,兩位母親開始都拒絕,但最後還是同意了。於是四人旅行成行了。旅行是四天三夜的港澳游購物遊,以購物游為名自然是為了讓父親不起疑,四人旅行的好處是還可以謊稱我和小輝睡,而母親和小輝媽媽睡。

旅行自然十分歡樂,第一晚到香港,由於長時間飛行,怕母親身體勞累,我並沒有要求性交,只是晚上和母親接吻一陣便各自洗澡。雖然只有三月份,但香港還是非常熱,在空調屋內我和母親兩人蓋了一條薄被,相擁而眠,摸著母親肉肉的身體雖然下體已經充血,但此刻我只想靜靜看著母親。第二天在尖沙咀,銅鑼灣遊覽,女性自然買了不少東西,我們也品嘗了香港美食,過得十分愉快,但今晚才是此行的真正目的,我和母親進行了一次完整的性交,我們首先相互口交,我把精液全部射在母親臉上,母親並沒有拒絕,可能是因為這是最後一次了吧,休息一陣,我們開始正式插入,整個過程我保持著舒緩地節奏,因為我想儘量久的和母親保持著亂倫的關係。在男上女下的姿勢中,我們兩眼對視,深情無限;在後入式的姿勢中,母親也儘量回頭望著,並難得地發出叫聲,但聲音還是很輕;在女上男下的姿勢中,我和母親始終保持接吻,下體則緩緩地移動,相互摩擦。

最後我和母親回到男上女下的姿勢,幾次激烈的插入後,我將第二次精液射在母親圓潤的小腹上,母親則一直含笑吻著我。充滿愛意的性交後,我和母親想夜市吃點宵夜,路過小輝和他媽媽房間想叫他們母子同行是,聽到房間裡小輝媽媽激烈的叫床聲,以及肉體碰撞的聲音,我和母親都宛然一笑,便不再打擾。

第三天我們來到澳門,住進了著名的威尼斯人酒店,訂的是一件兩房一廳的套件,當然還是母子同房。由於該買的都差不多了,我們在澳門的等幾個重要景點走馬觀花,拍了照片以後便早早回到酒店。天氣很熱,我們便各自洗澡。小輝和他媽媽住的是主臥,有自己的小浴室,而我和媽媽就在大浴室洗澡,媽媽先洗完,我隨後,在我一邊擦著頭髮,一邊出來的時候,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我看到母親穿著簡單的緊身睡衣,扶著牆望著客廳另一側,雖然我看不到那邊的情況,但光聽聲音我就只到,在客廳沙發上,小輝和他媽媽正在激烈的性交。

我望著母親豐滿的背影,白皙的頸部,忍不住從後面抱住,右手隔著薄薄的布料在母親屁股上打轉,左手則扶著母親的右邊乳房。

「好看嗎?」我在母親耳邊低語。

「我們快回房吧」被我抓住偷窺別人亂倫的母親有些羞愧,趕緊想要逃離,當然可能也是想趕緊回房間我進行最後一次亂倫。

「別回房間了,一塊兒吧」小輝看到我和母親一起快步回房間是說道。

「阿月,最後……最後一次了,我們就一起……一起滿足兒子們」小輝媽媽被小輝插得話也說不連貫。

面對小輝和他媽媽的提議,母親稍一遲疑就示意我繼續回房,而我則拽住母親的腰停下腳步。

「幹什麼?別這樣」母親邊說邊被我拉著朝沙發方向前行。走到沙發邊上,我和母親可以更近距離觀看小輝母子性交的場面和性器官的結合部位。只見小輝將他媽媽壓在身下,而小輝的肉棒在他媽媽的陰戶裡面來回抽插,空氣中散發著女性體液的味道。母親還是第一次看到小輝的肉棒,也是第一次看到別人在她面前性交,並且還同樣也是一對母子,我在母親身後不斷用手揉搓著母親的巨乳,舌頭則不斷撥弄母親的耳垂。在我的挑逗下,母親明顯開始興奮了,因為當我的手摸到母親下體時,母親自然地雙腿夾緊,也沒有再提出要回房。不一會兒,小輝和他媽媽換了一個姿勢,小輝媽媽跪在沙發上,而小輝從後面使勁幹著她媽媽。

「媽,操得你舒服嗎?快!幫小浩舔雞巴」小輝還是一向有些粗魯,「兒子喜歡看你舔別人雞巴。」

「啊……好舒服,過來小浩」說著小輝媽媽很快解下我的短褲拿出早已硬實的陰莖吮吸起來。此時母親和我已經站在沙發邊,我測過身子一邊讓小輝媽媽為我口交,一邊和母親展開舌吻,雙手則不斷將母親的兩個乳房捏成不同的形狀。

畢竟小輝媽媽正在被兒子猛插,口交並不流暢,只是無意識得含在嘴裡,需要要浪叫的時候還得吐出來,所以很快我就離開小輝媽媽帶著到另一個沙發上,我將母親推倒,伸手入裙底摸到母親的內褲,是一條很新的帶蕾絲內褲,隔著內褲摸到陰戶已濕成一片了,順勢將連衣裙掀起,母親很配合的舉起雙手,馬上長裙上升到臀部,原來母親的內褲是暗紅色的,然後長裙上升到胸部,露出母親巨大圓潤,已經有些下垂的乳房,最後長裙從母親頭上退出,撥亂了母親的頭髮。母親斜倚在雙人沙發的扶手上,我則壓在母親身上一手撫摸著母親的乳房,一手隔著內褲用指尖在陰戶的縫隙中摩擦,而我們的嘴巴從來沒有分開過,當然母親的手也早就抓住了我的陰莖,只是受限於姿勢並不能很好的活動,耳朵裡小輝和他媽媽抽插的頻率似乎越來越快,聲音也越來越響,一陣暴風雨般的肉體碰撞聲和小輝媽媽的淫叫聲後,小輝似乎射了,射在什麼地方我卻不清楚,因為我現在忙於和母親進行激吻。忽然我感到我的屁股一熱,一雙手扶在我的屁股上,接著菊花上傳來異樣的感覺,似乎是舌頭的感覺,然後是睾丸也被人握住,原來小輝媽媽結束性交從我身後舔著我的屁眼,而此時小輝也搭拉著已經疲軟的陰莖站在我和母親身邊摸著母親另一隻乳房,並低頭用嘴去吮吸母親的乳頭,在我和小輝的夾攻下,母親似乎已經魂不守舍了。

「你媽奶子真大」小輝邊舔邊說,我的舌頭還在和母親的舌頭纏繞在一起,不能做出回應。

「小浩,我要你插我。」小輝媽媽幫我回應道。

我不舍地離開母親坐在雙人沙發上,小輝媽媽立刻跪在我身上,一手搭在我肩頭,一手扶著我的陰莖對準自己的陰道裡往下坐,很快就一坐到底,我雙手扶著小輝媽媽的屁股開始上下托舉,隨著小輝媽媽身體的上下移動,那對乳房也在我面前隨之晃動。然而我最關注的卻是左側母親的情況,只見小輝將雙手都放在母親的兩個乳房上,口水則沾滿了兩個乳暈和乳頭。

「讓我媽媽幫你吹一吹,你很快就又能硬了」我也不知道我為何會有這樣的提議,可能是因為此時小輝媽媽正在我身上,也可能是念及小輝幾次都在我寂寞難耐的時候獻出自己的母親。

「這……」母親聽到我的建議有些為難。

「我都快被你兒子插死了,你也要讓我兒子舒服啊。」小輝媽媽在浪叫聲中幫忙。

「林阿姨,拜託了」說著小輝扶著我母親站起來在我身邊,陰莖依然疲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