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親,他的媽媽

「媽,我要射了」伴隨這整整肉體碰撞的聲音

「嗯……不……不要……射在裡面」母親勉強擠出一句話最後時刻,我剛抽出青筋暴起的肉棒,精液噴射而出,第一股精液直接碰到母親雪白的背上,接下來射出第二股,第三股,第四股時,我將肉棒對準母親肥美的臀部,最後我把龜頭緊貼著臀部,馬眼中依然不斷噴出小股精液,終於我將最後一絲精液也抹在母親的屁股上,龜頭才離開母親的皮膚。

共同高潮過後母親,母親雙腿已經無法站立,整個人趴在床上,失魂落魄。

我撥開母親散落在臉上的頭髮,親吻了母親的臉頰。過了好一會母親才回過神來,雙手支撐著慢慢起身。

「小浩,差點被你弄死」母親一站直,身上的精液就緩緩留下,在背上,臀部,大腿滑落,母親也感覺到「小鬼,每次都射這麼多」拿著乾淨內衣洗澡去了。

從此以後,我和母親正式開始性交。母親為我的身體著想,每週只和我性交一次,我也樂於接受,因為這樣的頻率可以有充分的休息時間,讓性愛品質提高,而且開學以後只有週末在家,並沒有每天面對母親的誘惑,在學校還偶爾能操操女友換換口味,當然女友的滋味和母親無法比擬,有時甚至都不能讓我射精。

雖然和母親打破了禁忌的枷鎖,但是平時母親依然還是原來的母親,該嚴厲的時候也毫不手軟,特別是有其他人在場的時候對我特別苛刻,我也願意做一個乖兒子,因為平時越像母子,性交時的刺激也就越強。當然母親的變化還是有的,母親變得更注重衣著和妝容,領口漸漸變低,裙子漸漸變窄,妝也不限於淡妝,色澤也鮮豔起來,當然都在正常範圍內,在外人看來是時尚,在我看來則是性感,因為母親買的很多新衣服中有很多是新款內衣。

我和母親的交流不僅僅是肉體上的,在思想上的交流也逐漸開放起來。我告訴了母親關於小輝和小輝媽媽的事情,但對小輝媽媽和我口交的事情卻隱瞞了,可沒想到母親居然問我『是小輝媽媽口交舒服,還是我舒服?』原來,小輝媽媽和我母親私下也會經常交流,母親告訴小輝媽媽第一次幫我打手槍的事情,小輝媽媽就告訴了我母親她幫我口交了,那天母親第一次誘惑我口交就是因為得知此時以後,十分嫉妒衝動的結果。看來我真該感謝小輝媽媽,她也算我和媽媽的半個媒人。

第四章 三人同行

快樂的日子總是特別短暫,兩個月過後,沒想到父親在緬甸過於疲勞而病倒了,然而父親是工程的主要設計師,此刻不能離開。公司為父親安排一邊調養一邊工作,希望家屬可以陪同照顧,並給予經濟補助。父母單位都是國家機關,打個招呼母親單位自然同意。我和母親自然十分擔心父親,我也支持母親去,把不舍藏在心裡。母親也擔心我的生活,請了姑媽來照顧我起居,姑媽年進60,不僅身材乾癟,樣子醜陋,還特別嘮叨。母親走後,和姑媽相處兩次我就受不了姑媽,便不讓姑媽再來,也樂得自在,只是晚上有些寂寞。

這時,小輝媽媽知道我母親走後,便招呼休息日我去她家吃飯,我就猜想是否又能和小輝媽媽口交了,可以吃到熱飯熱菜,還能和小輝打遊戲,何樂而不為。

星期六下午,我來到小輝家,這時我第二次來到小輝家,距離母親去緬甸已經快一個月了。小輝和女朋友約會,還沒回來,小輝媽媽打了個招呼就進小輝房間開電腦打遊戲了。這天狀態很不好,連輸幾盤,我就沒心思了,關了遊戲到處翻這小輝電腦,想找找有什麼AV看看,如果好看就拷回去慢慢欣賞。很快便找到了小輝藏AV的文件夾,都是一般水準,沒什麼特別,忽然看到一個隻寫日期的文件夾,打開一看我和我的小弟弟都驚呆了,裡面都是小輝媽媽的性感照片,有的穿著性感內衣,有的穿著各式絲襪,還有些則是全裸的,還有幾部視頻,畫質一般,鏡頭常常晃動不穩,但是裡面清晰記錄了小輝和他媽媽性交的過程,畫面裡小輝媽媽穿著情趣內衣擺出各種淫蕩的造型,讓小輝插入,插到激烈時小輝媽媽總是瘋狂的叫床,還不時伴隨著污言穢語,『幹死你老媽』『兒子操的我好爽』『快把你得精液全射在你老媽的逼了』等等不盡其數,小輝則顯得冷靜一些,不時用言語挑逗著自己母親,相比之下我和母親的性行為實在太文明了。視頻中還有一部是記錄肛交的,小輝把DV拿在手上,從後面插入小輝媽媽的肛門,雖然動作沒有正常性交來的激烈,但是小輝媽媽卻叫的特別淫蕩,聲音特別大,看著看著我的陰莖已經撐起了我寬鬆的中褲,此時天氣已經轉熱。要不是在小輝家,我早就脫褲開擼了。就在我欣賞那部肛交影片時,後背被人拍了一下。

「臭小子,找死啊」原來小輝回來了,但聽口氣並不生氣「我不小心找到的」我辯解著。

「要看也開輕點,沒進來就聽到了」

「哦,那個,本來我想來拷兩部AV的,能不能把這個拷給我?」「刺激吧,和你媽比,我媽怎麼樣?」小輝一副猥瑣模樣。

「風格不同,你媽比較開放」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我母親的樣子。

「話說,你想不想再上一次我媽?你看你媽也走那麼久了」小輝提議到。

「你願意嗎?我可不會讓你上我媽的哦」我先打預防針。

「好了好了,知道你愛護你老媽」小輝擺了擺手,「上次我媽還說起還想讓你再口交一次呢,等下我去和我媽說一下,應該沒問題的」我驚訝於小輝的大度,因為小輝一直沒再提起那天三人口交的事情,我還以為小輝不願意與別人分享自己的媽媽呢。接著我們一起玩遊戲直到小輝媽媽叫我們去吃飯,吃飯是小輝和他媽媽都顯得特別高興,一個勁兒的說這說那,而我則是心情忐忑,不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吃完飯,我和小輝回房間接著玩遊戲,又玩了半多小時。

「差不多了,出來吧」說著小輝起身,我則跟在小輝身後。

來到客廳,一眼我就看到小輝媽媽穿著乳白色的紡紗吊帶睡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看到我們出來則站立起來。那件睡衣幾乎是半透明,可以清楚地看見裡面的紅色內衣,雖然看不起款式,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不是一套正常的新潮內衣,而是一件情趣內衣,因為三角褲實在是小到不行。

「我媽這樣穿好看嗎?」小輝走到他媽媽身邊,摟住自己的母親。

「好看」我咽了一口口水「那就別客氣了,開始吧」我緩緩走向小輝媽媽,褲襠已經高高隆起,寬鬆的款式完全掩蓋不住勃起。

小輝媽媽癡癡的笑了起來,拉著走到沙發上坐下,開始我和接吻。我的接吻技巧在母親的調教下有了長足的進步,而小輝媽媽的接吻技巧比我母親則略有不足,然而小輝母親嘴裡帶著一種幽蘭的香味,吻起來也別有一番風味,特別是小輝媽媽喜歡吮吸我的舌頭。小輝媽媽的雙手已經隔著褲子撫摸起我高聳的陰莖了,同時我看到小輝也坐在他媽媽的另一側,將手伸入半透明的睡衣撫摸著他媽媽的乳房,不一會兒,他就將手伸進他媽媽的內褲,而小輝媽媽則將手伸入了我的內褲裡面。然後,小輝媽媽向後一仰靠在了沙發上,左手套弄著我的肉棒,右手則套弄著小輝的肉棒,而我和小輝的褲子已經被拉開,露出挺立的肉棒,我們兩人則一人捧著一邊的乳房揉搓,親吻,小輝還將手伸入小輝媽媽的內褲中,扣著陰戶。

「你幫小浩舔舔吧」忽然小輝提議。

「你喜歡看媽媽幫別人舔雞巴啊?你個小淫蟲」小輝媽媽含笑站起,將吊帶從兩個肩膀撥下讓紡紗睡衣自然滑落,此時我終於看清小輝媽媽穿的是一套全蕾絲的紅色內衣,呈現半透視狀態,尤其是紅色小內褲,甚至可以看到裡面的陰毛。小輝站在他媽媽身後,幫她媽媽解開乳罩,雙乳頓時彈了出來,接著小輝媽媽彎腰含住了我的陰莖迅速吞吐起來,小輝媽媽的口交技巧也略遜于母親,舌頭沒有母親那麼有力,包裹感強,但好在速度十分快,口水特別多,很快將我陰莖上下全部濕潤。同時,小輝則坐在客廳櫃上隔著內褲舔起了母親的陰戶,曾幾何時我和小輝也這樣三人口交在一起,只不過當時我和小輝的位置換了一下。舔了一會兒,小輝母親吐出我的肉棒,跪在地上將胸部貼緊我的睾丸,用雙手推擠左右乳房將肉棒加緊,雖然小輝媽媽的胸部沒有母親那麼大,但是小輝媽媽的胸部形狀十分完美,渾圓高挺,也很有彈性,左右一夾剛好可以包裹住我的陰莖,借著口水的潤滑開始用胸部上下移動,同時小輝媽媽低頭用嘴含住我的龜頭,並用舌頭緩緩打轉,並不是從口中吐出一些唾液幫助潤滑。

說實話,我對這種感覺不是很強烈,而且由於小輝媽媽需要跪著,因此小輝也只能坐在一旁看著自己媽媽和我一邊乳交一邊口交。

「我來幫你舔吧,你也舔舔你兒子」我想起小輝飯前的話。

「我能插嗎?」我挺著我的肉棒在小輝媽媽的陰戶上摩擦,這句話是問小輝媽媽,也是問小輝的。

「插吧,狠狠地插」小輝代替他媽媽回答得到許可的我一下將肉棒沒入小輝媽媽的陰道裡面,或許是受到氛圍的影響,我沒有像我自己母親性交開始時那樣舒緩溫柔,一開始我就快速的抽插,小輝媽媽的陰道早就灌滿了我的口水和她的淫水,或許還有之前小輝的口水,十分潤滑。我和小輝媽媽的肉體一次一次的碰撞,陰道和肉棒一次一次的摩擦,小輝媽媽也一次一次的浪叫,不絕於耳。

「插我,啊……插到好深……插死我吧!」

「小浩,你得雞巴真大,插地我好爽。」

「兒子,小浩的雞巴比你還大,插到媽媽好舒服」「唔……唔……兒子和同學一起……幹死我啦!」……

小輝也不斷用言語對他媽媽進行回應。

「舒服嗎?」

「小輝的雞巴大,還是兒子的雞巴大啊?」

「騷貨媽媽,別只顧自己舒服,幫我舔!」

說著小輝站在沙發上扶著他媽媽的頭,幹起了他媽媽的嘴巴,我們就這樣前後一起插著小輝媽媽的陰道和口腔,小輝媽媽的陰道不算鬆弛,還會有節奏的收縮,好像在把陰莖往裡面吸一樣。這個姿勢讓我和小輝面對面,我有些不好意思,但小輝卻很興奮的看著我幹著自己的媽媽,絲毫沒有介意的樣子,於是我也就放開心態更加用力得插入,一次一次都頂在小輝媽媽的最深處。

小輝媽媽相比我的母親似乎很容易就能高潮,在我們抽插了十分鐘後,小輝媽媽再一次高潮,這次流出的淫水更多,當我推出肉棒的時候都流到陰道外面了。

此後我和小輝換位,又用了三個姿勢一起幹著小輝媽媽,第一個姿勢是小輝採用男上女下在沙發插著自己媽媽,而我則在側面將肉棒伸入小輝媽媽的嘴巴;第二姿勢是,我躺在地上小輝媽媽同樣坐在我的肉幫上面,同時側過身子主動去含住兒子的肉棒,幫兒子口交;第三個姿勢是小輝坐在沙發上,小輝媽媽背向小輝坐在她的肉棒上面,我則在小輝媽媽面前扶著頭幹著她的嘴巴。整個過程感覺就像AV一樣,我們三人不斷變換著姿勢,小輝和她媽媽互相的浪叫和挑逗從來沒有停止過,小輝媽媽一會兒稱讚兒子的肉棒比我大,一會兒稱讚我的肉棒是世界上最大的,搞得我摸不著頭腦,但我偶爾也能插上一兩句,最後就到了射精的時候。

「射我……快射給我,把精液都射在你媽媽的小穴裡!」小輝媽媽坐在小輝身上不斷浪叫,同時手上還扶著我的肉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