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親,他的媽媽

說到以後,我真沒了方向,我當然想和母親發生真正的性關係,然而母親的意願呢?如果衝動的求愛,會不會遭到拒絕,反而失去了現在的成果呢?和小輝說了一晚也得不到什麼結論,小輝的媽媽一向比較開放,性欲也很強,只要小輝稍稍刺激就能有進一步發展。而我的母親則相對保守,第一次接觸源於我的挑逗,第二次雖然算是母親主動,但也有意外因素。可能並不一定能真正接受的母子亂倫行為。回到家母親似乎也剛到家不久,還穿著上班的深色套裝,款式也有些過時了。

“過來,媽有話和你說”母親示意過去,並關上了電視“小浩,你要知道,昨天和上個星期的事情是不應該發生在我們身上的,如果讓別人知道,我們是會被世人所唾棄的。”

“可是……”

“先聽我說”母親立刻打斷了的話“我也承認每個人都有性方面的需要,適當釋放也有助於身心健康,這方面我們可以互相幫助。但是!我們是母子,我們絕對不能做出對不起你爸爸,絕不能跨雷池一步,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嗎?”

“明白”母親的意願表達的很明確了,我也只能接受。

“那我們約定,每個月我們可以進行一次,我會來找你的”母親的語氣還是一貫的嚴肅,不容商量的餘地。一直以來在我的生活中,母親一直扮演管教者的角色,小時候也挨過不少打,反而是父親從小對我比較溫和,在我心目中母親的形象一直是獨立而嚴肅的,此刻,這種形象更加明顯了。

此後,按照母親計畫般,每個月中母親會主動和我進行一次相互口交,母親自然弄得我欲仙欲死,而我也使出渾身本領為母親服務,只是母親每次都沒有出現高潮。一個月一次的頻率顯然無法滿足我的欲望,還好開學以後女友同意和我去開房,青春期少女的青澀自然和母親的風韻無法比擬,好在女友願意叫床,用來發洩欲火還算合用,偶爾我也會看看島國影片,懷念獨自手淫的快樂。同時,小輝卻捷報頻傳,他和小輝媽媽的性價頻率逐漸增加,除了生理期外,每個星期都要有兩三次,地點也從臥室客廳,轉移到廚房廁所陽臺,甚至有一次深夜來了一次野戰。

以前母親對我總是不苟言笑,一副長輩的架子,也從來不會直接表達對我的關懷,母愛總是在細節處展現,這也是我對母親一貫的影響:嚴肅。然而,我和母親的關係也因為彼此的口交行為發生了微妙的變化。表面上我們的生活並沒有明顯的變化,但是母親對我態度變得溫和了,我們也可以打開心扉,更多得探討一些觀念,就社會問題,人文問題交換一些彼此的想法,當然也包括兩性問題。甚至有一次,我們還一起去看了一部暑期熱播的電影,雖然在公共場合我們不會牽手接吻,但卻有一點情侶約會的感覺。母親的穿著也發生一些變化,開始嘗試一些鮮豔的顏色和時髦的款式,買了不少新衣服和新皮鞋,當然決沒有跳脫出母親的年齡段,但相比以前保持沈悶的服飾,新款服飾使母親看上去年輕不少。以前上班母親也會畫一些淡妝,通常只是為了掩蓋歲月的痕跡,現在母親化妝時間越來越長,桌上的化妝品也漸漸多了起來,雖然依然畫的淡妝,但睫毛眼線唇彩,每一個步驟都精緻不少。對於母親的改變我都看在眼裡,我確認不是自己的錯覺。

第三章 母子樂園

就這樣過了四個月,我和母親又進行了兩次口交以後,就在我期待第三次來領的時候,父親突然回家了。原來到了十二月中旬,歐美工程師都放聖誕假期了,公司索性就將讓中方工程師也一起放假,並且連著春節假期,總共為兩個月。父親回家,母親自然再也不可能再和我進行口交,甚至對我的態度也變回了半年前的嚴肅,甚至變得有些拘謹,但是對服飾和裝束依然在意。父親一年沒有回家自然十分開心,對於母親的改變也十分樂意,因為父親海外工作的關係收入增加了一倍還多,母親的消費也很理性,遠沒有到揮霍的程度。母親也為父親添置了不少衣物,但我知道這都是在得知父親要回來的當天去買的,父親似乎還覺得母親的改變是因為歡迎父親歸來的特別禮物吧。父親回家後,在學校我能找女友發洩欲火,在家理卻一點和母親親近的機會都沒有,母親也刻意和我保持距離,總是和父親呆在一起,這怎麼能不讓我妒忌呢!記得母親說過,父母之間已經早就沒有性行為了。不知父親在外那麼久,回家是否會和妻子大戰一番呢,自從父親回來開始我仔細觀察,不僅注意家中垃圾桶內有沒有用過避孕套,床邊櫃子有沒有新買的避孕套,也翻出洗衣機母親的內褲檢查有沒有做愛的痕跡,甚至半夜監聽這父母房間有沒有聲響,為此我還從網上買了一個竊聽器安裝在父母房間裡。但是前三天始終沒有任何動靜,似乎母親說的沒錯。然而,第四天晚上母親居然主動要求和父親做愛!

「老劉,好久沒那個了,想做嗎?」

「恩,好」同時發出了報紙的聲音,接著傳出了幾下席夢思起伏的聲音,然後是低沈的呻吟,也分不清是誰,然後又是幾下席夢思的聲響,但總是斷斷續續。

「不行,不夠硬」這次是父親的聲音,「阿月,還是用嘴吧,你的嘴巴厲害」原來父親也喜歡讓母親口交啊。於是席夢思的聲響有了節奏,但也沒過多久就停了。接著是腳步聲,開門聲和自來水的聲音,父親回家的第一次做愛就結束了。

此刻我的陰莖早就一柱擎天,右手不斷的套弄,我多麼希望那個別口交的是我啊!

在這兩個月時間裡,我一共還偷聽到父母兩次做愛,兩次也都是母親主動,一次直接以口交結束,另一次口交以後做愛持續不到兩分鐘。雖然我很嫉妒,但卻也為父親感到惋惜,父親的身體一直比較虛,在海外工作這幾年更得不到很好的調養,為家裡付出了很多,難得回家與妻子同房,卻不能滿足妻子和自己。我聽在耳裡急在心理,我為父親著急,更為母親著急,我想要父親重振雄風,又不願母親與別的男人做愛,我的心裡十分矛盾。

就這樣到了春節,親友聚會,父親從海外歸來自然要多喝幾杯。大年初六從姑姑家回來已經是深夜12點了,父親有點喝高了,我和母親一起幫父親脫去外衣,送入被窩,父親早已沉沉睡去。

「你也去睡吧,明天還要送爸爸去機場」父親的假期就要結束了。母親正脫下羽絨服外套,露出了新買的白色羊毛衫和紅色連衣裙,腿上穿著肉色絲襪,今天靠這套衣服,母親成了聚會焦點,所有叔叔伯伯都誇母親好看,姑姑嬸嬸都打聽衣服是什麼牌子的。母親彎下腰揉了一下小腿,也許是新買的皮鞋跟有點高了。

望著這個情景我的下體又開始腫脹了,我走上前去,母親聽到我的腳步回過身來,我左手將母親摟住,右手抓住母親的面頰,強吻了母親。今天我也喝了不少酒,母親是很討厭酒味的,我想這時的感覺一定很難受吧。母親用力將我推開,回頭看了看父親,臉上出現了怒容,將我推出臥室,並帶上了房門。

「你幹什麼」母親的十分生氣,但仍然壓低嗓子,害怕吵醒爸爸。

「媽,我愛你」在酒精的作用下,我無所顧忌,「我會讓你幸福的!」。我又強行抱住母親試圖強吻。母親的個性是十分要強的,絕對不會任由別人強暴,即使是親兒子,因此拼命地掙扎。雖然我的力氣要比母親大很多,但我畢竟不能使出全力,否則就真是喪心病狂的奸了,因此別說嘴對嘴接吻了,連抱都抱不穩,身上還挨了幾下母親的擊打,隱隱有些發痛。我們兩人這樣推搡著來到客廳中間,掙扎中母親給了我清脆的一記耳光。頓時,把我的酒氣完全打醒。

「你這個畜生!」雖然我已經不在想母親發起攻擊,但驚魂未定的母親依然使勁推著我「十幾年真是白養了,就養出你這麼個畜生東西!」母親的聲音都有些嘶啞了,轉身進了房間,而我捂著火辣辣的左臉呆立在客廳,後悔著剛才魯莽的舉動。

帶著劇烈的頭疼,我睜開雙眼。起床後我儘量避開母親,幫著父親一起講行李搬上汽車,中午我們在機場胡亂吃了些速食,登機的時間就到了,臨走前父親叮囑我要聽母親的話,別讓母親生氣。我用力點頭,心裡卻充滿內疚。在父親面前母親還裝作沒事,和我搭過幾句話,但父親走後母親就一言不發,正眼都不看我一下,我自然也不敢主動開口。一路沉默,時間過得真慢。回到家,我進自己房間,母親則去廚房做飯。晚飯時間已過,肚子餓了的我開門一看,餐桌上已經擺好了飯菜,而母親則坐在沙發上,電視也沒有開,只是呆呆坐著。

「媽,你吃了嗎?」我想這樣下去也不是個事啊,便主動開口。

「我不餓。」

「中午就吃了那麼一點,怎麼會不餓呢?」

「我說了我不餓!」母親加重了語氣

「媽,連和我吃飯都不肯麼,你真這麼恨我?」我有些急了。

「我真不餓,你先吃吧」聽到凝重的語氣,母親的態度有些緩和。

「媽,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很恨我?」我在母親面前的茶几上坐下「小浩,媽媽怎麼會恨你呢,媽媽是生自己氣」母親的眼眶有些紅潤,聲音也有些哽咽。

「媽,是我錯了,我不該那樣對您,對不起!」我十分誠懇「兒子,是媽媽誘惑了你,才讓你有那種想法,不能怪你」「不是的,是我主動誘惑媽媽的,是我先對您有邪念的,是我齷蹉,是我齷蹉」我連續打了自己兩個耳光。

「小浩,別這樣……」母親連忙制止我,「你青春期難免性衝動,對我有那種想法……也算正常吧。可是我是你媽年紀這麼大了,居然也和你一樣有那種想法。是我的錯,你原諒媽媽吧」母親的淚水奪眶而出,這時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要強的母親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