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親,他的媽媽

此後的六天,我和母親依然正常生活。母親每天上班、下班、做飯、看電視,說話也沒什麼兩樣,我也是每天在家打遊戲,其中只有一天和小輝出去。那天小輝告訴我,他和他媽媽終於做了,我很為他高興,卻沒有從前的嫉妒了,因為我也已經和我的母親建立起了兩性的紐帶。

第六天深夜,我在自己房間手淫,電腦螢幕上放著昨天下載的島國影片,題材自然是母子亂倫,但情節有些突兀,兒子還邀請一眾同學一起奸自己的媽媽,要不是扮演母親的演員是我最喜歡的熟女之一,也許會立刻刪除這部影片。

忽然,門被打開了。

“還不睡,這麼晚”母親的語氣有些生氣。

“我……”被抓到手淫的孩子總是找不到反駁的詞彙,唯一能做的就是迅速關上電腦螢幕。此時我才發現我還全身赤裸,而我的衣服被我扔到了床的一角。

“每天只知道打遊戲,做這種事情。你都這麼大了!”母親還在責駡。

我只能起身拿起衣服遮住下體“知道了,知道了,馬上睡了”我也有些惱羞成怒。

“又不是沒見過,遮什麼。”母親走過來。

我不太瞭解母親的用意,雖然站起來,但還是用衣服擋住了下體。我被母親拉倒床邊坐下,母親也坐在我的左側。母親拿開我遮擋的衣服,和上次不同,這次燈光充足,我的陰莖完全展現在母親面前,顏色,粗細,長度,包皮,龜頭。

“不是說好下次還要一起的嘛。”母親的聲音變得非常曖昧,完全不是平時嚴肅語氣。

“對不起,我沒忍住”

“誒,也是我讓你等太久了”

說著母親用雙手撫摸起了我的陰莖,由於剛才的驚嚇,我的陰莖已經軟了下來,但是經過母親言語的挑逗,還沒等母親雙手碰到,龜頭又已經向著母親而立了。母親低下頭,用雙手緩緩揉搓套弄,已經沒有第一次時的謹慎,不是還用拇指撫摸一下龜頭,讓我感到異常舒適。

母親的長髮從耳旁垂下,一直垂到肚子,這是我才發現母親也穿的很少。母親只穿了一件白色吊帶內衣,而且沒有帶胸罩,從我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見母親白皙的半乳。我的左手自然的搭在母親背上,慢慢遊弋到腰間,最後勾到了母親的臀部,母親也完全沒有抗拒的意思。

漸漸母親的雙手開始加大力量和速度,我的龜頭也配合的滲出粘液幫助潤滑,此時我的左手已經深入母親的白色內衣裡面,撫摸著母親的左臀。我可以感覺到母親今天穿著一條絲質內褲,要知道母親衣櫃我早已經翻過好幾遍,這可是我從未見過的內褲啊。

“摸裡面”母親在我耳邊低語,並翹起屁股讓我的手可以深入。

聽到這句話的,我的心跳迅速加快,這是聽過最性感的聲音了。於是我的手指從內褲邊緣深入,觸碰到了母親的陰戶和陰毛。母親的陰毛似乎並不多,陰唇也很厚,當然早已經沾滿了粘液。由於姿勢關係我的手指並不能深入母親的陰道,我只能再陰唇上來回撫摸,經過陰核是再用指尖挑逗一下。然而,就是這樣的接觸也讓母親渾身顫抖了。母親手上的動作幾乎停止了,整個人靠在我身上,額頭靠著我的左臉,聽著母親急促的呼吸,我的肉棒仍然挺立。

“躺下”母親用的是命令的口氣,聽著卻十分受用。

我還沒完全躺平母親就又握住了我的陰莖,生怕他會軟掉似的。母親跪坐在我的小腿上認真的套弄起我的肉棒,我則是把頭靠在枕頭上欣賞著母親的動作,是不是母親會抬頭看我一眼,我們總是相視一笑。

“你喜歡口交嗎?”母親突然問道。

“當然”

正在我想著母親到底會不會口交時,母親已經低下頭用嘴含住了我的龜頭,動作居然沒有一絲猶豫。想像中無數次的場景終於實現了,我的親生母親正在幫我口交,性福實在來的太突然了。然而怎麼都想像不到的是,母親的口交技巧是那麼的神奇。母親先用口水濕潤我整個肉棒,然後用雙唇緊緊地包裹住上下摩擦,同時還用舌頭緊貼住我的尿道,每次上下滑動我的馬眼就可以感覺到舌頭起伏的質感,時不時母親還會用舌頭在我龜頭上打個滾,用舌尖探索我龜頭的邊緣,偶爾母親還會淘氣的用牙齒摩擦龜頭,這種感覺簡直無法用語言形容。與此同時,母親的左手不斷撥弄著我的睾丸和陰毛。我想在母親高超的口技面前,沒有人可以堅持十分鐘以上,而這次我堅持了不到五分鐘。

“媽,我要……”正想告訴母親時我的精液從陰莖裡面一瀉而出。母親似乎早有準備,用舌頭頂住了我的尿道,在我完全射完之前嘴巴一點都沒有放鬆,將我的精液全部收集了起來。這次我的精液量是有史以來最多的一次,母親慢慢將精液吐右手掌上,量多的幾乎都要溢出來,精液呈現乳白色。

“射了好多啊”母親開心的笑了,我則是滿頭大汗。

我將桌上的紙巾盒遞給母親,看著母親嫵媚的樣子,忍不住作勢親了上去。

“髒!”母親避開我的嘴唇,忙用紙巾擦去嘴唇和牙齒上殘留的精液。沒等母親完全擦完,我再也忍不住吻了上去。精液的味道幾張紙巾怎麼可能擦去的,母親嘴中充斥著自己精液的味道,此前我一直覺得精液的味道很難聞,但是此時此刻我覺得這是世上最美的味道,這是母親嘴中兒子的精液味。

我吻著母親,不斷用舌頭試探著母親的口腔,開始母親有些抗拒,可能是怕兒子問道自己嘴巴裡精液的味道,亦或者是第一次和兒子接吻有些不知所措。漸漸母親放開了雙唇,和我展開舌吻。母親的口交技巧是那麼了得,舌吻技巧自然也是無與倫比的。我曾經和不少女人舌吻,也有幾個技巧不錯的,但沒有一個可以母親相比。母親的舌頭不僅可以緊緊圍繞著我的舌頭,引導我我的舌頭不聽的翻滾,還幾乎可以用舌尖觸碰到我口中每一個角落,我們不斷交換著口水。終於我發現母親口交技巧和舌吻技巧好的部分原因了,母親的舌頭很長,而且很有力。

就在我們站著舌吻的同時,我的手已經在我母親內衣中,終於我第一次摸到了母親的乳房。

果然,母親的乳房十分碩大,一隻手幾乎無法握住,雖然有些下垂,但完全不影響手感。和所有天然乳房手感一樣,母親的乳房很有彈性,在手的擠壓下,可以自由的變換形狀。我不停的揉著著母親的雙乳,同時用指尖挑逗著母親聳立的乳頭。真是母子之間的默契,我們幾乎同時停下來,我略顯粗暴的脫下母親的白色內衣,此時母親就只剩那絲質內褲了。我把母親推倒在床上,慢慢分開母親的雙腿,母親也配合著我的動作,只是將眼睛閉了起來,默默享受兒子的侵犯。我仔細欣賞的母親的胴體,因為平躺著,乳房變得渾圓,也顯得十分巨大,腰間雖然有些贅肉,但腿腳線條的很美卻,十分勻稱,是典型的東方女性身材。我想也是時候展現我同樣高超的舔穴絕技了。

我用牙齒咬住黑色絲質內褲的邊緣,在右手的幫助下,慢慢脫下母親內褲,然後母親的陰戶完全展現在我的面前。正如之前手指感覺的那樣,母親的陰毛較為稀少,但是大陰唇十分厚實,緊緊地閉合在一起,邊緣處有些未幹的白色粘液。

“別看了!”母親顯得異常含羞,被兒子如此視奸,每個母親都會害羞吧。然而,這三個字還有一層意思,那就是催促我快一點開始。我首先用舌頭和手指輕輕分開母親的大陰唇,母親的陰戶呈現紅色,而且小陰唇緊閉,看來母親卻是很久沒有享受過性愛的快樂了,我覺得我有責任要讓母親性福。於是,我展開我所有的技巧開始耕耘,首先用舌尖周遊母親整個陰戶,當我找到陰核後,便不停地挑逗母親的陰核,幾次反復以後,我開始用舌頭去開拓母親的陰道。每次只要舌尖略微伸入陰道,母親的身體就會微微顫抖,我把握著這顫抖的節奏,漸漸加大力度,直到整根舌頭沒入陰道,並上下翻滾。我感覺母親已經進入狀態以後,我開始用我的食指去探索母親的陰道,食指比舌頭更加修長有力,可以輕鬆進入母親的陰道,但上下攪動時卻不及舌頭面積大,好在同時我的舌尖在母親小陰唇和陰核間來回肆虐,在雙重刺激下,母親異常興奮,雙腿不住的顫抖,還不時夾緊我的頭部表達興奮之情。在我的舌頭和食指交替進入著母親的陰戶,速度力量逐漸加大,母親下體的淫水也越來越多,就這樣我為母親口交了近二十分鐘,直到我的舌頭開始抽筋麻木,舌根生疼,我才緩和了下來。母親雖然極度興奮,然而卻依然沒有高潮的樣子。

“累了吧”母親回過神來,並示意我起身。

“不累,媽你還沒…還沒有高潮呢”面對母親還不能將高潮這種字眼脫口而出。

“傻瓜,媽是不會高潮。趕緊洗洗睡吧,別再看那種電影了”原來母親早就看見電腦螢幕了。

母親撿起衣服打算回自己房間。

“媽,這件黑色內褲能不能給我?”

“啊?”母親有些詫異,隨即一笑“那我明天洗好給你”

“不用,我喜歡媽媽的味道”

“好吧,早點睡”母親將黑色內褲遞給了我。我聞著母親內褲回味著母親下體的味道,那是一種略帶騷感的鹹味,一種成熟女性的味道。以前我給前女友口交時,還慶倖她少女般的下體味道淡淡的,現在才知道那中成年累月積攢下來的腥騷味是那麼讓人心神蕩漾。聞著母親的內褲不禁又讓我下體充血,但之前射了那麼大量的精液還是讓我有些體虛,因此還是早早上床。睡前我有些困惑,我的口交技巧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在眾多炮友和小輝媽媽身上都證實過,今天我也特別賣力地為母親口交,可是為什麼母親絲卻沒有高潮呢,雖然明顯感覺到了母親的興奮和享受,但無疑若沒有給母親帶來高潮相當與沒有,這讓我有些自責。

第二天,我起床時母親已經上班去了。母親那句‘媽是不會高潮的’在我心中圍繞,於是我上網作了一些檢索,根據網路上說法,猶豫體質和生殖器等特性,有些女人很難獲得性高潮,但也不是絕對不能,只要性交時節奏和技巧足夠,且女性出易孕期,即危險期,還是有可能獲得性高潮的。中午,母親打電話說需要晚點回家讓我自己解決晚飯問題,這還是比較罕見的,母親是在機關上班的,從來都不需要加班。於是我去便去同小輝交流最新進展了。

“真有你的啊,爽不爽啊?”小輝聽了我的近況。

“說實話,比你媽舔得爽。我實事求是,不過各有千秋吧,你媽身材好一點”我恭維著,而且這也是事實。

“親媽麼,當然感覺不一樣”小輝點了一支煙,“以後有什麼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