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真實性體驗

第二章 日本研討會

位於女友詩凡指導教授所在的系管樓下,按照我觀察的習慣,在晚上系管的門會鎖起來,只有該系管的研究生或者是博士班的學生才有通行證。我偷了女友的通行證後,悄悄的在半夜一兩點的時候返回了學校。

刷開了大門之後,潛入了教授的研究室門外。當然門是鎖著的,我拿了開鎖匠用的工具,悄悄的把研究室的門打開,進入了教授的研究室後,反身把門鎖上了。

現在我有充足的時間來好好探出教授和我女友詩凡的秘密了。首先在教授的抽屜裡面翻來翻去,只有翻到一些正常普通的PAPER 或者是參考書籍,中外論文期刊著作等等。

我只好打開教授的電腦,看看裡面有沒有什麼秘密。

電腦桌面上擺放的都是一些程式和資料的檔案,一切看起來那麼的正常,我只好一個一個資料夾打開來看看有沒有什麼異狀。突然,我在教授一個資料夾寫著『指導學生的個人資料』的資料夾裡,發現了裡面有很多的檔案。我用顫抖的手緩緩的點開了一個名字叫詩凡的資料夾。裡面有很多檔案,有圖片檔還有影像檔。看了那些圖片檔,一開始是女友穿著了白色的襯衫和黑色的套裙在一個會場發表演說的照片,看樣子是正在日本發表演說的時候。接下來是第二第三天的行程,都是女友開會或者是報告的照片。第四天的時候是研討會結束晚宴的照片,恩??看起來很順利呀,四天研討會就結束了,詩凡她為什麼又跟我說不順利要延期呢??接下去是女友在晚宴上的照片,一身黑色的低胸露被連身晚禮服,果然是全場的焦點。好多老外都靠過來根女友合照,最後那個禽獸教授也有幾張合照,但是不是摟肩就是摟腰,還靠的很近,摟的很結實呢!

接下來的照片,令我大吃一驚,日期是研討會結束後的一天,女友就在這天跟我說要延後回來。照片裡是女友詩凡在飯店的游泳池邊,穿著火熱熱的粉紅色比基尼,慵懶媚惑的躺在躺椅上,用勾人的眼神看著鏡頭,我猜照片是教授拍的。接來來幾張都是在泳池裡,女友沾濕的頭髮,呼之欲出的酥胸,白皙的肌膚。我看著看著不尤得呆掉了。照片沒有了。我接著緊張的點了那個影片檔來看,影片的開頭,是在一個的旅館房間理面,感覺的出來是攝影機架設在床邊,可以拍到所有的房間角落。令我比較緊張的是,床的角落竟然還有一張八爪椅,雖然日本是情色界的龍頭,但是一流旅館應該不會有這種的設備,難道教授後來特地帶女友去找了這類的汽車旅館,居心何在呢?我的疑惑沒有持續很久,不久竟然看到一個女孩披著長髮,穿著一身不合身的白色男生的長袖白襯衫,半透明的白襯衫,並沒有扣扣子,沒有穿胸罩半裸著上半身,過腰的長度隱隱約約遮住下擺那條黑色極性感的三角褲,那姣好的身材和臉蛋,的確是詩凡。接下來,一個臃腫的中年男子,只穿條短內褲,輕輕的走過去女友的身邊,手扶著她的肩頭,說︰「來!小凡!臉看著鏡頭,就是這個角度!」女友害羞的嬌嗔說︰「可以不可以不要拍啦!」教授說︰「小凡!我想要看清楚你呀,將來留做個紀念。」女友還是有點不甘願的說︰「可是之後回去後還要見面的,教授以後課堂還要上你的課呀,這樣多尷尬呀。」教授說︰「不會啦,回去後,我不會洩漏出去的,只有你我知道,好了,我們快點來吧!!」

說完,教授就坐在一張沙發椅上,翹起二郎腿,很享受的看著女友。女友就對著鏡頭輕輕的舔了舔下唇,慢慢的把襯衫輕輕的往外剝,讓襯衫沿著肩膀滑落。她完美的曲就這樣展現在教授的面前,身為她男朋友的我,也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撩人的景象。教授輕輕打了個手勢,詩凡慢慢的把手放在頭後,讓教授可以毫無遮攔的欣賞女友詩凡她完美的曲線,只剩下了一件性感的黑色薄紗內褲的女友,就這樣被教授視奸了好一會。教授脫下了褲子,挺立的黑色巨棒,對著詩凡說︰「爬過來吧!」聽到這句話,女友乖乖的爬在地上,像只狗一樣的爬過了,那豐滿的胸部因為姿勢的關係更加的右人了。女友爬過去,手扶著坐在椅子上教授的大腿上,頭一低就開始像吸甜筒一樣的吸起來了。教授很享受這個美麗的女學生幫自己口交,還不時把女友批垂下來的秀髮往上播,似乎想看清楚詩凡的表情。

最後,教授把女友扶了起來,女友就站在教授的身前,教授似乎忍不住了,用力的把女友的內褲啪的一聲撕裂了,女友也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顫抖了一下,這時教授也老實不客氣的把女友扶在旁邊的八爪椅上,讓女友後背式的趴在椅子上,挺了挺雞八,刷的一下就插入了。女友阿的一聲叫了出來,語音中混雜著不安和一點點的歡娛。

教授起先還輕輕的進出在出來,但是幹著幹著,節奏慢慢的加快,力道也緩緩的增加。女友的反應也是,身體誠實的反應了生理的欲望,起先只是亨亨的鼻子裡面出氣,到了後來已經是大聲的哀叫了。教授邊幹邊用言語羞辱她︰「賤貨!看你平常清純又乖巧,可是我看你就是欠幹的騷貨,果然不出我所料……今天就來幹死你……」女友搖頭晃腦的喘著︰「我……我不是賤貨……阿……都是老師你強幹人家……」「馬的……還說你不是賤貨,那現在怎麼會在這裡給我幹呢?你當初來找我當指導教授的時候,我就是看上了你的騷勁……一直想弄上你,你看,現在不是給我弄上了嗎??嘿嘿嘿……」原來當初教授收我女友當指導學生時就不懷好一了,只見到教授越說越興奮,幹的女友汁水淋漓。「老師……你好壞……原來你……喔……阿……一直想弄人家…才收我當學生…你……弄死我了……阿阿……我要死了……」女友被教授從後面弄到嬌喘連連,頭髮上下飛揚。「快點,賤貨,叫我老公……」「我不……我不要……我有男朋友的……阿阿……幹死我了……停下來……不要……」「賤人……有男人了還給我幹……你是妓女嗎?騷貨,看我的利害」教授突然把女友轉過身來,讓她躺在椅子上,教授用力的往下抽插,那衝刺的力道讓我有點擔心女友會被她插死。女友瘋狂的哭喊︰「阿阿阿…………我要死了……老師……不不……老公……饒了我……我要死了……請你放過我……烏烏……阿……」最後的衝刺之後,教授大吼,用力的在女友的裡面暴射了出來,還一邊射一邊抽插,我開始擔心女友會因此而懷孕。

事後的畫面,是教授帶著女友進去一起洗澡,鏡頭就沒有拍到了,但是過了很久兩人都還沒出來,可以想像的是女友在裡面又不知道被怎樣弄了吧。

過了好一會,女友濕著頭髮,上身只圍著一條毛巾走了出來,後面教授連內褲也不穿全身濕濕的走了出來,坐在床邊,一把把女友擁在懷裡,女友竟然不反抗的被教授抱在懷裡。教授問女友說︰「剛剛弄得你舒不舒服呀?」女友害羞的低下頭,點了點頭。教授接著又問︰「那答應了我的要求了嗎?我幫你護航過關,你就和男友分手,過來做我的情婦怎麼樣?」女友說︰「可是……我男友對我很好,這樣好了,我不跟他分手,但是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我回國之後可以去住你那,但是我還是定期要去我男友那邊幾次,這樣可以嗎??」什麼!?自從回國後女友竟然不是住在訴而是已經搬到教授那邊去了,天呀!那我豈不是被蒙在鼓裡!!女友竟然不是被脅迫的,詩凡她竟然答應了教授無恥的交換條件。教授說︰「好吧!只好通融一下了。但是我希望我才是你的第一優先,知道嗎?好了,那這兩年的時間,我希望你遵守諾言唷!!」說完教授就拿出了一張紙,要女友在這張類似契約的東西上面簽了字。教授看著女友順從的簽了字後,忍不住又吻上了女友,這時女友也和教授的舌頭交纏在一起,教授又緩緩的扯下了女友的毛巾…………。

我呆在電腦前,我想我應該放棄詩凡的,但是我實在太愛她了,明知道有了這件事,如果跟女友說破的話,應該鐵定分手了吧。我當下只好無奈的裝做不知道有這件事,那我必須睜一眼閉一眼讓女友和教授變態的相處兩年嗎??我陷入了很長的考慮。決定還是先觀察一下吧!順手把這段影片燒錄起來帶走,我離開了學校,回到了住所。美麗的女友正甜甜的在我床上睡去。

第三章 烙印

自從我女友詩凡答應了和指導教授肉體上的交易協定之後,我選擇了繼續裝作不知道這件事,因為我不想失去她。

爾後的日子,我發現了詩凡在床上的許多改變,許多次在和我做愛的時候,本來厭惡口交的她,口交技術突然變得很好,床上表現一向害羞的她,也突然變得又騷又浪,很多以前她覺得害羞的姿勢,現在的她也越來越能享受其中,這點該算是教授的功勞嗎?

而且每次我在和女友做愛的時候,腦海裡面總是浮現了教授那粗大的陰睫進進出出女友的畫面,還有女友被幹得淫聲浪語的聲音,總是令我的小弟弟更加的腫脹,幹得更用力更起勁,那種帶著一點點憤怒嫉妒卻神奇的轉換成為另外一種情緒,讓我異常的興奮,這種情形連我都不是很瞭解。

不過總是有一點讓我很介意,從交往至今,女友總是防範得很嚴格,從來不讓我不戴套就進入她,更不用談內射的事情了。但是,根據我之後陸陸續續的從教授電腦裡偷出的影片和照片來看,教授非但沒有戴套就干進去女友的陰道,甚至還不止一次的內射在女友的體內。換句話說,我從來沒有直接的用小弟弟接觸到女友的陰道的觸感,反而是教授的雞巴總是被女友高潮後的陰道吸吮至射精,這樣一來,到底誰才是正牌的男友呀??

這點也是讓我覺得不舒服。總之,因為小弟的隱忍,所以暫時風平浪靜的渡過了一段時間。

可惜的是,事情總有爆發的一天。

某天下午,女友打電話給我,說會晚一點才到我家,下午要開個會。當然我心中也是隱隱覺得不妙,我的第六感告訴我,百分百又是她的指導教授又把女友留下來淫弄了。

好不容易忙完了學校的實驗,我匆匆回到了我租貸的公寓,一回到公寓,就聽到浴室傳來「嘩啦嘩啦」的水聲,原來好多天沒有來我家的女友,正在我的浴室裡洗澡。

小弟好不容易盼到女友來的我的住所,興奮的脫光了衣服,悄悄的扭開了浴室的門沖了進去。女友正在沖頭髮,本來披垂過肩的長髮,現在綁著馬尾挽了起來,露出了整個脖子和背部,浴室裡充斥著霧氣。我馬上過去從背後攬住了女友的腰,女友被我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下了一跳,回頭一看是我,連忙雙手抱胸面對著我蹲在角落。

我發現女友這種異常的舉動非常那悶︰「詩凡你做什麼呀?是我呀!一起洗澡吧!來……」

我一走近女友,女友異常的臉紅,雙手抱胸吞吞吐吐的說︰「不……不要過來,我自己洗就好了啦……你先出去吧!」

我說︰「幹嘛這樣啦,來,這麼緊張幹嘛啦,又不是第一次了。來,我幫你洗背好了,來,轉過來……」說著我就拉了張小椅子,讓女友坐了下來,女友還是雙手抱胸不肯背轉對著我。我有點不耐煩了,就把女友用力地扳了轉來,拿起肥皂要幫女友洗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