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夢?

「他真的會來嗎?」

雅婷用吸管撥弄著酒杯裡的冰塊,每當她的內心焦急不安時,她都會下意識的這麼做。

這間酒吧的格調是雅婷比較欣賞的那種,燈光恰到好處的烘托出了設計師想要表現的氣氛,柔和的音樂加上淡淡的熏香,讓人感到十分的愜意與舒適。不過讓人意外的是,淡淡的午後竟然只有雅婷一位客人,可能是時間尚早的原故吧。

雅婷會在這裡出現是因為她在等一位比較有名的心理學專家,而這位心理學專家是自己丈夫學生時代要好的朋友之一。他在高中畢業之後便到了國外攻讀心理學課程,回國後就開了一家私人診所,幾天前的一通電話之後雅婷就出現在了這裡。至於那通電話的內容就得從一個月前說起,導致雅婷出現在這個咖啡廳裡的真正原因歸根結底其實是因為一個月前的一次失敗的夫妻性生活所引起的。

那一天正好是他們的結婚紀念日,本來一切都很順利的慶祝活動在最後一刻卻前功盡棄,原因是雅婷突然對一切沒了感覺。不知是因為連續五年的如同例行公式般的慶祝方式還是丈夫那幾乎一成不變的性愛模式,亦或者是別的原因。反正雅婷在丈夫的激情面前顯得格外的冷靜,順帶也影響到了丈夫的心情。在經過了一個多星期的努力宣告失敗後,雅婷開始懷疑起自己是否得了「性冷感症」。

最後,在她的丈夫介紹之下,她與那位心理學專家約定了見面的時間……

從雅婷開始喝酒的時候起已經過去了十分鐘,這段時間裡她一直覺得非常難為情,原因當然來自於她身上所穿的那套足已令看過她的男人想入非非的衣服。她再一次的將短短的裙子向下拉了拉,儘管這裡除了她和酒保之外沒有一位其他的客人,她還是羞得滿臉通紅了起來。

她怎麼也不懂為何要讓她冒險穿上這種會讓人害羞的衣服,【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從走出家門到這間咖啡廳的這段路程裡,自己已被人視奸了無數次;一想起剛才的那些好色的目光,雅婷就感到混身無力。

店門打開了,卻不是要等的人。只見一位壯漢大刺刺的走了進來,剛進門便將火熱的目光投向了雅婷的身體,從渾圓挺翹的胸部一直注視到了雙腿之間,看得雅婷一陣酸軟。壯漢朝她不懷好意的笑了笑,然後吹著口哨選了一個靠近她的位置坐了下來。

(他正在想什麼呢?可能正想像著我光著身子躺在床上任他姦淫的樣子吧,不知道他的那根東西是什麼樣子的?)雅婷在不知不覺中竟產生了性幻想。

(我是怎麼了?竟然會想這些東西?)當雅婷回過神來時,卻感到自己四肢無力,全身也熱了起來。

「小姐,下了藥的酒喝起來不錯吧。」酒保露出一副邪惡的笑容。

「什麼!?你在酒裡下了藥?」雅婷語氣中透出一股驚惶:「你想幹什麼!我身上可沒帶多少錢。」

「錢?美麗的小姐你大概搞錯了吧,我只是對你的美色感興趣而已。」

「這麼好的貨色我還是第一次遇到,老規矩?」不知何時,壯漢已來到了她的身後並將她強行摟在了懷了。

「好了,快將她帶到房間裡去吧,今天得提早打烊了。」酒保淫笑著說道。

「嘿嘿……」壯漢笑著將雅婷扛進了內室……

……

「呵呵,真是傑作……」兩個淫魔望著眼前擺弄好的女體發出由衷的驚歎,全身只留下了性感的黑色長統絲襪的雅婷四肢被分開固定在柱子上,雪白的成熟肉體在柔合的燈光映照下顯得有些發光。此時的雅婷羞愧萬分,恨不得立既暈過去,不再醒來。

「小姐,穿成這樣是想勾引男人吧。」

「那還用說,這頭母豬大概是沒有男人的雞巴就活不下去的類型吧。」兩人搭檔著用語言污辱著雅婷。

「住……住口……」雅婷軟弱的掙扎著。

「喲……快看,這母豬下賤的騷屄發大水了,大概想我們用雞巴狠狠的操她吧。」壯漢殘忍的奚落著可憐的雅婷。

「真的嗎?那我得仔細瞧瞧。」酒保大笑著拿出一支小型手電筒,對準雅婷的蜜穴打開了開關。

「嗚!!!」雅婷發出了一聲微弱的呻吟聲,拚命想要夾緊大腿以保護自己的蜜穴,無奈雙腿已被牢牢的固定了起來,最終雅婷放棄了徒勞的低抗,閉上雙眼任由自己的蜜穴在手電筒的照耀下赤裸裸的展現在了兩個男人淫邪的目光前。

「哥門兒,你說得不錯,這頭母豬的騷屄看來真是餓了,怎麼辦才好呢?」酒保淫笑著問道。

「那還不簡單,找條香腸給它吃呀。」

「不過,這個突起的地方叫什麼?」酒保故作不解的指著雅婷的陰蒂問道。

「那個,對不住,以前沒學過,我也不懂。小姐,你能解答一下我這位兄弟的困惑嗎?」壯漢帶著嘲笑的口吻問道。

「……」

「唉呀,人家不肯說耶,怎麼辦?」酒保攤攤手,一臉無奈的神情。

「小姐,希望你能乖乖合作。」壯漢抓起雅婷的臉,似乎他對雅婷那一臉屈辱的表情非常感興趣。

「……」雅婷別過臉去,還是一言不發。沉默,是她最後的妗持。

「這可難辦了,她大概還不懂得現在的處境,怎麼辦呢?」壯漢看了一眼酒保。

「我有一個好主意。」酒保說完走出了房間,當他再次出現時,手上已多了一條細長的小青蛇。

「它叫做『小青』,是本店的吉祥物,可別小看它,它可是很厲害的喲!」酒保不懷好意的笑著。

「真是個有趣的主意。」壯漢接過蛇送到了雅婷的面前。雅婷立刻露出一副恐懼的面容來,但仍舊不肯開口。

「哼,看你能嘴硬到什麼時候。」壯漢一臉惡魔般的笑容,將蛇往雅婷面前送了送。當蛇信接觸到雅婷臉部的皮膚時,雅婷幾乎崩潰了,但仍自強忍害怕。

「真傷腦經,只好這樣了做了。」壯漢將蛇放到了雅婷的身上。

雅婷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全身的肌肉繃得緊緊的,最後的心裡防線被攻破,她哭喊著大叫:「那裡是陰蒂,是我的陰蒂。」

「很好,乖孩子,那這裡呢?」壯漢又指著她的尿道口問道:「這裡是用來幹什麼的?」

「是尿道口,用來排瀉尿液用的。」

「真是奇怪,這條蛇有什麼恐怖的,讓她這麼害怕?」

「快拿下來,快拿下來!」雅婷陷入了半癲狂狀態,扭動著,企圖將蛇從身上抖落。

「啊──」雅婷發出一聲絕忘的叫喊,她全身激烈的顫抖了起來,緊接著,一股清泉從她的尿道口裡激射而出,噴射了足有好幾尺遠。

「這女人真是厲害!」壯漢與酒保看傻了眼。

「求求你們,要強姦就強姦吧,請別再折磨我了,我受不了!」雅婷哭著哀求。

「放心,只要你好好表現,我們是不會對你怎樣的。」

「好了,該給小姐換種姿式了……」兩人將雅婷換成了面部朝下的姿式。

「唔,還是大屁股摸起來爽。」酒保走到雅婷身後開始撫摸起她那光滑肥嫩的大屁股來,然後分開了她的屁股露出了嬌豔的菊穴並將嘴唇印了上去,隨後便發出了淫糜的聲音。

「啊!那裡……不行!」自己的屁眼兒被人這樣舔著,令雅婷驚慌失措了起來。

「來,幫我舔舔這個。」趁雅婷張口驚呼時,壯漢掏出了粗大的陰莖,捏住她的鼻子猛地插進了雅婷的小嘴裡。

「唔……」雅婷一聲悶哼,整個小嘴被粗大的陰莖塞得滿滿的,帶著男人臭味的氣息讓她幾乎嘔吐。自己的丈夫以前總是溫柔的對待自己,而現在卻被人這麼強暴,屈辱的打擊令雅婷淚流滿面。

面對男人的強暴,她只能拚命搖晃著頭部以示抗議,來回飄動的長髮卻讓男人更加興奮起來,壯漢用雙手緊緊鉗住了雅婷極力晃動著的頭部,更加快了陰莖進出的速度;在雅婷身後的男人也對應著用手指瘋狂的抽插起雅婷的蜜穴。

最後,男人一聲怒吼,將炙熱的欲望盡數渲瀉進了雅婷的口腔中,而雅婷則在猛烈的撞擊與陰部強烈的刺激下翻起了白眼,陰戶一松,一股水柱再次狂噴而出……

「好了,該上正餐了……」壯漢看著正大口吸著氣的雅婷,毫不留情的將陰莖插入了雅婷的陰戶裡。

「啊……啊……啊!!!」男人粗大的陰莖帶給了雅婷強烈的刺激,此刻的她如同狂風中的花朵般被欲望的風暴無情的催殘著,男人每一次的猛烈攻擊都會讓她的身體無助的抖動那種抖動一直延伸到了靈魂的深處。漸漸的,她的身體開始適應了男人粗大的陰莖,欲望已將她征服,她的臉上一片潮紅,美麗的雙眸帶著一絲欲望,一點朦朧,但還閃耀著一抹理智的星光。

隨著男人激烈抽送,女人的身體越來越配合,她瘋狂的迎合著,扭動著,嚎叫著,口水混合著精液變成一條發著亮光的銀線從嘴角落到了地上;香水與女性肉體的氣味夾雜著男女交媾時特有的淫糜氣息在不大的空間中散發著,男人受到了刺激化身成為了狂亂的打樁機,女人則蛻變成了發情的雌獸。

到達高潮的頂點時,男人緊緊抓住了女人的肥屁,女人則全身痙攣著迎來了絕頂的高潮。

壯漢從雅婷身上退了下來,由一個施暴者變成了旁觀者,早已等得陰莖發漲的酒保來到了女人的身後。

「操,都被撐得這麼大了,得想個方法才行……」望著正緩緩流出精液的蜜穴,酒保鄙夷的說道。此時的雅婷由於高潮的關係感官上變得有些遲頓。她全身的肌肉因高潮的餘韻而有些松遲,酒保的陰莖毫不費力的插了進去。

「他媽的,怎麼這麼松?」酒保不滿的皺起了眉頭,可惜不管他如何用力運動,雅婷都如一灘爛泥般沒有什麼反應。

「喂,剛才你太用力了吧,害我現在都沒法幹了。」酒保不滿的對壯漢抱怨道。

「關我屁事,要爽自己想辦法。」

「辦法不是沒有,只是要你幫個小忙,你看小青好像挺喜歡這賤貨的。」酒保朝在一旁抽著煙的壯漢說道。

「呵呵,真有你的,這種主意也能想得出來。」壯漢大笑著,將小青蛇交給了酒保。

雅婷只覺背部一涼,一條細細的東西不斷拍打著自己火熱的背部,她的心立刻就提到了嗓子眼,無盡的恐懼讓她全身繃緊,不住的顫抖著。

「你看它多麼喜歡你。」酒保將蛇放到雅婷眼前說道。

「想知道我下一步準備幹嘛嗎?」男人殘忍的說著,用手指在雅婷的菊穴劃著圈。

「難道……求你,別這樣!」察覺到男人的意圖,雅婷發出了驚恐的聲音,同時拚命縮緊菊門企圖阻止男人的進一步行動。

「好了,為自己祈禱吧。」男人在雅婷耳邊輕輕說道,將蛇塞進了雅婷的屁眼兒中。

「啊……啊……啊───!」雅婷察覺到一個冰涼的物體鑽進了自己的屁眼兒裡面,她再也支持不住,發出了如同臨死前般的悲鳴聲。一時間,女人的嚎叫聲;男人的狂笑聲傳遍了這間屋裡的每一個角落。最終,雅婷暈了過去……

*** *** *** ***

「老婆,你醒了?怎麼不多睡一會兒?」清醒過來的雅婷看見的是丈夫一臉關切的表情,原來是一場夢?雅婷松了口氣,下意識的環視了一下四周,赫然發現臥室裡多了一個玻璃缸,缸裡的東西,正是那條青色的小蛇。

「這東西怎麼會在家裡!!!」雅婷抑制不住的發出了尖叫聲。

「怎麼了,親愛的,不是你買回來的嗎?」丈夫笑道「自己買的還怕?」

「是我買的?」雅婷回憶著夢中的一切,突然覺得渾身火熱,下體也溢出了蜜汁兒。

「老公,我想……」畢竟有些難以啟齒,雅婷紅著臉,聲音小如蚊蠅。

「老婆,我愛你。」不用雅婷進一步的表示,丈夫已心神意會,急切的除去了身上所有的負擔,翻身壓了上去。這一次,兩人都達到了最高的滿足……

*** *** *** ***

一星期後,丈夫的辦公室。

「謝謝你的幫助。」他似乎正與什麼人通著電話。

「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們是老朋友了。對了,下次有個聚會帶嫂子一起來玩吧。」

「沒問題,只是我還是有點不明白,你是怎麼做到的?」

「呵呵,這可是專業機密,如果你感興趣,下次見面時我們再好好聊聊。」

「那麼下次見。」

「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