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凌辱事件 – 6P淫亂生日派對

家樂大笑幾聲:「哈哈哈! 喂,迪文! 我只答應過讓你操我女友,其他人操雪盈,可沒說其他人可加入幹我女友呀。 不過,嘻嘻,既然大家今晚大家這麼高興,又是久美子21歲生日,嘻嘻,志豪志輝就不用客氣,與其呆等雪盈藥力發作,我就讓我女友出來給大家打發時間呀! 大家想幹什麼便幹什麼吧!」

「多謝家樂兄!」志輝一聽,立即撲到久美子身邊,對頭靠近久美子胸前幾厘米位置,看著久美子被幹得前後跳動有如白雪般的巨乳。 他就是有這闢好,在盡情淫辱之前總要先視姦一番。

那邊的志豪,亦邊抽插邊將我女友撞推到久美子身邊,令她身體剛好與久美子成相反方向,令自己可同時享用兩國絕色尤物。 此時的情景絕對令人興奮,我女友和久美子在床上並列在一起,我女友頭側就是正幹著久美子的迪文,而久美子的頭側就是用相同姿勢正幹著我女友的志豪! 兩對飽滿的乳房同時在彈跳著,兩個美女同時呻吟著。「呀! 呀!」「唔…唔…」只是我剛飲完那坏酒的雪盈仍只作著夢囈般輕微的呻吟,而不知是清醒還是迷糊的久美子呻吟聲可響遍全屋。這種一大一細的呻吟聲,出來的效果簡直是動聽得興奮無比!

志輝開始伏在久美子胸前瘋狂吸啜她的乳頭,「很飽滿和鮮嫩呀…」志豪亦這邊幹著我女友,那邊亦用手興奮地抓緊久美子的肉球。「呀! 呀!」久美子叫得更大聲了,而迪文就更用力的抽插。「啊!」迪文全身一震深深一下插到底後,立即將陽具拔出,走到久美子的頭旁邊,將精液射在她清純可人的臉上,嘴上! 「哈哈! 日本妹是要這樣幹的呀!」迪文邊興奮地射邊說。

久美子下半身當然不會悠閒多久,志輝那不比志豪遜色的巨根已蓄勢待發,就在他準備爬去幹她之時,志豪竟將抽插著我女友的巨根抽出,比志輝更快的走去另一頭插入久美子小穴裡面!

「呀!」久美子又大叫一聲!

「嗯…嗯…呀…」我女友在小穴空著的時候,小嘴微張,呻吟聲慢慢加大了,就似在控訴為何志豪要離開她。四個人 – 連我在內是五個此時一起被這變化吸引了視線,更見到一個難以置信的情景: 我那高傲的女友,此時竟在眾目睽睽之下,在志豪離開後用自己的手指撥弄著自己的陰戶! 是藥力又再次發揮功效嗎?

志輝當然不會放過機會,走過去打開她雙腿成 M 字,近距離細看雪盈自己挑弄著自己的陰唇,淫水亦不斷流出,志輝愈看愈興奮,為免又被志豪打尖, 志輝腰間一沉便將粗大可怕的肉棒一下深深的正面插入她的私處。「呀…」雪盈終於 ‘似樣’的叫了出來。 「呀! 呵呵…等了一晚都是值得呀…校花校花,我想幹你很久了!很爽,真的很爽!」 繼家樂,志豪後,志輝已是今晚第三個幹我女友的男人,可能愈期待便愈是興奮,他更大力狠狠的抽插著她緊窄的陰戶,直把她陰唇插至反了出來!

我女友的私處真的有如處女般美麗, 粉紅幼嫩的陰唇雖被志輝插至反出反入, 仍然是緊夾著他的陽具而不留一分空間。 志輝用力搓揉著她上下跳動的巨乳, 全神貫注看著她白裡透紅的肌膚,天使般的面孔,沒什麼可比這樣幹著我女友興奮!

「呀…嗯…」在藥力的影響下我女友嬌喘連連。 志輝受到如此刺激,更用力的插雪盈一個死去活來!

突然志輝一下抽離了他的陽具, 「呀…不要…呀!」抽離, 反身,抓住她光滑的臀部再插入,雪盈只空虛了三秒, 「啪!」一聲,志輝已由正面幹著的姿勢變成後進狗仔式了。

「呀…從後進入更加緊迫呀…校花的臀部十分有彈性呀,家樂你一會兒定要試一試呀…」志輝在「啪! 啪! 啪!」從後抽插著的時候,還不忘與眾人分享感受。 他雙手用力捉著我女友纖腰,隨著每一下用力的抽插,肥肚腩亦不斷撞上雪盈那渾圓的臀部,「啪!」一聲反彈回來再用力插入。 「啪! 啪! 啪!..」因為我女友的臀部份外有彈性,這個姿勢正是幹得最興奮的姿勢呀!

此時志豪亦已改用同樣姿勢,幹著久美子! 此時,我女友與久美子就被弄至面對面被人幹著!

家樂此時又走回戰場中,陽具亦又再以十足狀態以90度脹大豎起了。「呀…家樂兄這麼快又硬了嗎? 好呀好呀,一起來幹我們淫蕩的校花呀… 看她的粉紅色的乳頭完全硬了呀…」志輝識趣地從後用一隻手托起抓著她一邊乳房,另一隻手握著她的小手臂,令我女友此刻坦蕩蕩面對面向著家樂,乳房還隨著抽插有節奏的上下跳動。

家樂用舌頭撥開她雙唇伸入她口中狂舔。一雙手就在她的大奶子上使勁搓捏,像在搓麵粉那樣把她酥軟的奶子捏得變形。「雪盈雪盈,看你平時是多麼的高貴冷淡,此刻卻變得如此熱情和淫蕩呀… 機會難逢,志豪志輝迪文,你們不是外號「滾友三兄弟」嗎? 該怎樣我們才可以四個人同時一起淫辱我們的校花?」

校花女友凌辱事件 – 淫亂生日派對 (五)

志輝大笑,向志豪迪文打個眼色,便放下她的小手臂,只緊抓著她堅挺的臀部狠抽猛插。

我女友上身已無力挺起, 一下伏了在家樂胸口上。 像頭餓狼的家樂卻毫不憐香惜玉地一下抓住她的秀髮, 便將她的頭向下推, 粗黑的陽具一下便塞進了她口內。

剛在久美子臉上顏射完的迪文休息了只數分鐘,又再帶著一根漲紅而極為粗壯的肉棒走過來了! 反身像修理車子般,由雪盈上半身右邊爬進去,在雪盈那對沒有承托前後大幅彈跳著的雙乳下,伸出舌頭不停的舔啜著她右邊乳房。

志豪又已換了姿勢,變成女上男下,而他捉住久美子的纖腰,一邊抽插,一邊像迪文般挪動到雪盈左乳下,張開嘴巴含著她粉紅色的乳頭上吸啜得雪雪聲! 一邊幹著家樂女友一邊含啜著我女友粉紅色的乳頭上,他此刻就是全場最忙碌但興奮的一個!

此時此刻,「滾友三兄弟」及家樂真的四人同時一起玩弄著我女友呀!

「啪! 啪! 啪!」志輝緊抓著她臀部愈插愈狠。每下都將大肉棒抽到她的陰道口,然後一次盡根衝入,然後用力抽送,每次都一插到底。

「唔! 唔! 唔!」我女友一頭秀髮因為猛烈的搖動而散亂在秀麗的臉旁,兩手緊抓著床單,含著家樂的肉棒,每當志輝插她一下,她就婉轉嬌啼,呻吟聲亦愈來愈大。

「哈! 哈! 哈! 看呀,我們的校花陰道開始在收縮, 淫水在湧出,哈哈,她被我們合力弄至準備高潮了! 」志輝感到我女友高潮要來了,一邊大笑一邊竟突然抽出陽具。

家樂亦同時從她口中抽出陽具。「幹什麼…不要呀…不要呀…不行..我不行…來呀…」我那已尊嚴盡失的女友竟嬌喘著向後望向志輝以哀求的語氣求他再插進去! 平時高傲的校花竟被玩弄到要求這班禽獸幹她!

「哈! 哈! 哈!… 志輝你很過份呀…」「哈! 哈! 校花叫你插進去呀… 」「哈! 快點呀,不要餓到她呀… 」眾人大聲淫笑著,家樂與志輝互望了一下,交替了位置。家樂還將龜頭頂在雪盈陰戶口玩弄,我女友竟輾轉著,擺動纖腰和屁股磨擦著家樂的陽具!

「哈! 雪盈你幹什麼? 這樣可不行,我不想插你呀… 哈!」家樂說著走回志輝旁邊: 「來呀!要我們插你便用你的嘴好好服侍我們的肉棒呀!」

經已被玩弄至慾火高漲的雪盈,竟真的伸出小小的舌頭,舔著家樂及志輝紫亮亮的脹得極大的龜頭! 像是懇求著他們去插自己!「呵! 雪盈你自願的…呵…自願的為我們口交,真的更有快感呀…」家樂合上雙眼說。

迪文此時亦走過來,三根肉棒一起搶著要雪盈去舔! 雪盈靈活地舔了一會,更張開口主動含著家樂的肉棒!

「呀! 爽死我了! 爽死我了! 呀…還會有舌頭在裡面舔弄…嘩…爽死我了!」家樂大叫。 此時已由高傲變得極淫蕩的雪盈放開了家樂肉棒,又輪流含迪文及志輝的陽具。

家樂又走回雪盈高高挺起的臂部那邊,再將龜頭頂在雪盈陰戶口,準備插入之際,雪盈竟自己主動地扭著纖腰,擺著豐臀來套弄他的肉棒入內,更搖動著去配合他的抽插,還發出一些誘人的淫叫聲:「啊…唔呀…不行了呀…」家樂終於成功令雪盈說出淫話!

家樂異常興奮,瘋狂抽插一輪之後,將我女友一下子反過身來,從正面把她兩條白嫩嫩的大腿抬起來,勾在自己手臂上,然後再擠上粗腰,把大肉棒再次狠狠插進她的小穴裡,弄得她再次淫聲大作。

迪文和志豪則在輪著幹她的小嘴。 志豪? 他不是應該在幹著久美子的嗎? 原來不知何時,他和志輝又換了位置,現在是志輝從後幹著久美子呀…

眼前景象開始模糊,不要呀,不是到我藥力發作嗎… 我還要看下去呀…

「呀! 啊呀! …」「唔 …唔 …唔 …」「撲滋! 撲滋! 撲滋!…」「啪! 啪! 啪!」銷魂蝕骨的呻吟聲及撞擊聲再從耳邊響起,我睡了多久了? 模糊的視線,看到久美子竟躺在我右面,「唔 …唔 …唔 …」她正含著迪文的肉棒在呻吟著,「撲滋! 撲滋! 撲滋!…」同時卻被志輝抽插著。 我的心口有些什麼了? 稍為低頭一看,一個熟悉的面龐就近在我眼前,散髮披面的女友給幹到軟弱無力地正伏在我心口上,「啪! 啪! 啪!」志豪從她後面瘋狂的狠抽猛插,側邊站著的是家樂。 這麼近看著自己女友被人蹂躪,就連每一下抽插的衝擊,女友嬌喘的呼吸亦感受得到,實在太令人噴血了!

「呀! 啊呀! …不要…」我女友大聲嬌喘淫叫著。家樂淫邪的笑著拍一拍志豪「好了夠鐘,到我了,上次輸給你,不過都只是九比八,我這一分鐘一定會令她叫得更大聲…」志豪笑著抽出陽具,家樂立即又再插入…「呀! 啊呀! …」是呀…我女友真的叫得更大聲呀…每人一分鐘嗎? 好像很好玩呀… 剛從我女友小穴中抽出陽具的志豪又走去那裡呀? 只見他走過來擋在我面前,背對著我騎在我心口上,接著一手抓住我女友的秀髮,一邊將自己猩臭的肉棒塞進去狠狠抽插.. 「唔! 唔…」是頂到喉嚨的聲音呀… 不行了,意識又開始模糊了…

不知又過了多久,「…是呀是呀! 對不起,我現在回來了…」耳邊傳來女友的聲音,我頭痛欲裂的醒過來,陽光從窗外照射入來,映著我女友俏麗脫俗的臉龐。她已穿回那襲斯文的黑色連身裙,看著此時明顯仔細梳洗過的她,難以想像不久前才被眾人淫辱過。 難道是我自己發夢?

「…呀,雪盈…對不起,昨日我醉倒了,你們玩得高興嗎?」我當然扮作什麼也不知。

「我亦醉倒了,也是剛剛才醒過來呀。快點起身,要回去了。」女友看來很疲累的對我說。

此時我方發覺,自己是瞓在廳中間那張梳化床上! 就是不久前女友被眾人淫辱的那張!

「家樂他們在房中休息,叫我們自行離開。」女友跟我說。 我稍為整頓一下,離開前還看到梳化床是濕了一大片,便確定之前發生絕對是真的!「想必是他們醉酒倒瀉在床上吧。快點走吧。」女友留意到我的視線面紅紅帶著尷尬地說。

我們步出門口,竟見到之前我們搭的士前來的司機,正在的士上睡著等著我們! 「呀! 是了! 叫過他昨晚來接我們的,難道他由一直等到現在嗎?」女友不好意思的叫醒那名滿面鬍鬚的司機,「不好意思,要你等這麼久…」

司機悠悠醒轉,見到我女友,淫笑著笑: 「呀呀…玩完了嗎…我真的很想入來一起玩呀…呀…不是不是,沒有什麼,好了,起程吧。」看著看著? 難道昨晚除了我,還有他作旁觀者嗎?

全程我女友面紅紅的不發一言,反而司機一直眼甘甘淫邪地打量著她,送了她回家再送我回家。在我下車關上車門他準備開車之時,鬍鬚司機竟打開車窗淫邪地對我說: 「你女友真的很正呀! 我都很喜歡這樣一大班人集體玩,下次記住預埋我呀!哈哈哈!」

可惡! 一切的確是真的! 家樂和「滾友三兄弟」,你們要將錄像借給我回味觀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