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凌辱事件 – 6P淫亂生日派對

家樂張大雙眼,完全誤解了雪盈是在迎合他!「哈哈…哈哈! 平時出名冷傲的校花你竟.. 雪盈你竟…主動磨擦我的陰徑?! 哈哈! 好呀,扭呀,扭呀,給我扭呀!」家樂大笑起來,雙手捧起雪盈纖腰,發狂的大力上下搖動。陽具沒有作抽送的動作,反而同時在雪盈體內打圈攪動著! 由於陽具已深深插入在雪盈體內,那根巨棒正東歪西扯著她的幼嫩的陰戶。「呵呵…呵呵! 很窄,很窄呀! 讓我來狠狠把你撐開呀! 來吧來吧! 扭得用力些呀!」面對已像瘋了般的家樂,我也真的有點害怕他撐破我女友的嫩穴呀!

那邊的迪文,一邊看著我女友被家樂大力抽插, 一邊大力抽插著家樂女友。

「不…呀…」「啊…」此時雪盈的叫聲,配合那邊久美子的呻吟聲,這真的是最美妙的二重唱般的絕唱。

就在此時,從後抽插著久美子的迪文,一步一步插著久美子地走向我女友那邊,想從一個更好的角度欣賞。

「迪文,不用走得這樣辛苦了! 在梳化那邊等我吧!…呵…雪盈,要緊夾住我的肉棒不放呀! 哈哈!」家樂說著,就雙手抱起雪盈,而志豪志輝亦大笑著,並甚有默契的分別在兩邊托起她,「一,二,三!」三人就像抬起一張桌子般,將我女友搬去廳中心的梳化那邊! 更令人噴血的是,全個過程家樂的陽具仍是插在我女友小穴內! 雪盈全身乏力的合著眼,便任由三隻淫獸擺佈!

在到達梳化時,志豪志輝準備放下雪盈之際,家樂突然說: 「不要放下! 不要放下! 就這樣給我試試凌空幹她的滋味!」志豪志輝又大笑起來地聽命,但兩人又寧願辛苦點一人一隻手托著我女友粉背,仍不放過去用另一手搓弄我女友的雙乳。家樂則雙手捉住凌空的雪盈纖腰,慢慢的抽出陽具,再快快的插進去; 再慢慢的抽出,再快快的插入…「呀! 唔… 呀! 唔嗯… 呀!不要…呀!」我女友隨著他每一下的插入,發出一下一下的像是不情願,又竟像是開始感到暢快的呻吟聲。一邊的志豪說: 「哈哈… 家樂你幹得她的陰唇也反出反入啦! 我一會兒可不會輸你啦」

抽插了四十多下之後,他們大概累了,終放下我女友在梳化上。由於梳化是背向著我,我此時已看不見我女友,只看見家樂,志豪志輝的頭。只見他們擾攘了一會,便又再各就各位,分別在三個位置郁動著,眼睛當然都是向下望著 – 該是望著正在被他們幹著的雪盈。 「唔…唔…唔…」女友消魂的呻吟聲又響起了,我卻看不見她是如何被三人同時幹著。

迪文呢? 在梳化旁的他站在全身赤裸除白色迷你裙依然掛在腰間的久美子背後,陽具依然從後插沒在久美子小穴內,雙手抓住久美子飽滿的乳房令她亦保持著站立的姿勢,卻張開口呆呆靜止著看著眼前壯觀的情景。

「不用這樣擠迫,我這張梳化其實是有機關的! 」家樂說著便按了一下梳化旁的按鈕,梳化背竟自動放下,梳化變成了一張雙人床! 而我亦終於,看到他們是如何壯觀地幹著我女友了!

只見家樂正在床的一邊幹著我女友幼嫩的私處, 陽具在緊迫的陰戶上極快極深的一進一出。 志輝則在另一邊與家樂對著幹: 他在抽插著我女友的小嘴, 像抽插她的陰戶一樣! 「唔…唔…」怪不得我女友只能如此叫著。 而志豪則坐在他們中間,大力抓住我女友乳房向內推,迫使兩個35C堅挺的乳房夾住自己已脹得極硬的陽具,更一抽一插的大力幹著我女友深深的乳溝! 只見我女友乳溝已被磨得紅了一片, 而且深深的印下了他們的抓痕, 皺著眉的她似乎感到有點不願, 卻因口中已被塞滿了志輝極粗壯的陽具而只能繼續「唔…唔…」的叫。 過了一會, 志豪放開了我女友乳房,走到志輝身旁, 用陽具掃著我女友美麗的面龐。 意思在說: 「是時候含我的肉棒了!」 志輝識趣地從我女友口中抽出他的陽具, 「呀…嗄…」我女友如釋重負的一下呻吟聲, 然而緊接著又再「唔…唔…」的叫了起來! 只因她的嘴又已被另一條陽具抽插著了。 然後, 空出來的志輝便走回志豪之前的位置, 用他脹得如雞蛋般巨大的龜頭, 磨擦著我女友粉紅色突起的乳頭。

我高貴的校花女友,竟被三人同時如此狠狠的凌辱著!

此時家樂已將的女友雙腿放在自己肩膊上, 更深入而大力的抽插著我女友的陰戶。家樂一面看著志輝志豪及迪文淫辱著的女友的身體, 一面興奮地抽插著我女友的陰戶,一面洋洋得意的說: 「我等了幹這美女這許多年, 如今終於得嘗所願,各位兄弟待我幹飽後便輪到你們了! 」

我一面看得出了神, 一面眼白白的看著我女友私處被家樂毫不憐香惜玉的狠狠抽插著。 而志豪等人已輪玩了我女友的小嘴及雙乳三個回合, 家樂亦先由從正面幹我女友,再抬起她一邊嫩白的美腰從側面狠幹她數十下,再變回從正面用力捉著她一雙足踝並拉開雙腿成V字的幹著我女友,此刻各人又回復一開始的位置。 家樂幹至滿頭大汗氣喘如牛,我女友亦被幹至香汗淋漓淫水四射。

家樂突然加快了速度,更加用力的抽插雪盈。「唔…唔…」雪盈亦顯然呻吟得更大聲。家樂說: 「放開…志輝放開她的嘴巴…我要聽她的叫聲…」志輝乖乖的從我女友口中抽出肉棒。「唔…唔…呀! 呀! 不要! 呀! 啊呀! 啊呀!」雪盈如獲釋放般叫著,隨著家樂愈來愈快,愈來愈大力的抽插,雪盈亦叫得愈來愈快,呻吟得愈來愈大聲。邊說不要邊又發出這消魂蝕骨的呻吟聲,就連我亦未曾聽過,卻是令人無比興奮。

「幹破你! 幹破你! 呀!」家樂用盡全身氣力狠狠抽插多二十多下後,全身震了一震,竟在我女友體內射精了! 「呀! 不…呀!」我女友差不多同一時間大叫一聲,全身一下一下的抖震著,她竟在同一時間達到高潮! 而細看她紅紅的臉上,合上眼的她竟在滿足的微笑著! 她… 她忘記了她是正被姦淫嗎?

「呀…太舒服了… 我先休息一下。志輝志豪,你們都等久了,輪到你們啦!」家樂亦一臉滿足的說著,依依不捨地從我女友小穴中抽出他的陽具,家樂的精液混和著我女友的淫汁從我女友小穴中流著出來。

我先休息一下? 可惡的家樂,已幹到我女友小穴一塌胡塗,難道你還未幹夠,還想操我女友操到天光? 自己操完還想讓志輝志豪這兩條肥淫蟲蹂躪我女友,你當我的雪盈是什麼了? 其他男人還好些,他們可是又醜又猥瑣的雞蟲! 我女友可是大學校花呀,你們當她連那些低級妓女都不如嗎? 我平時幹她還會戴套,你們竟連套也不戴… 太可惡了,實在太可惡了!」我心裡在咆哮著,但依然不動,可不是因為我怕事,只是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快感叫我繼續觀賞。

校花女友凌辱事件 – 淫亂生日派對 (四)

志輝志豪此時站在床邊互望了一眼,禽獸般的眼神同時低頭看著剛被家樂幹完的雪盈,雪盈此時半開著眼在嬌喘著,志豪淫笑著說:「你看我們的校花,她在看著我呀…她似乎未夠飽,想我再餵飽她呀! 志輝,你最愛口交,校花的上面的小嘴便交給你,下面的小穴便先讓我享用吧!」志豪並沒有爬上床上,反而捉著我女友一對雪白的長腿,用力將她拉到自己面前! 「呀!」我女友痛得叫了起來,更醒了幾分。「你在幹什麼…」像是藥力微微散去而拾回些少理智的女友,雙眼無力的半開,眼神一瞬間由淫蕩迷糊,回復了一點倔強,卻仍四肢無力反抗不了。

志豪亦不理會這麼多,站在床邊將雪盈白嫩嫩的大腿八字拉開:「校花校花,想不到真的有機會插入你高貴的小穴呀!很迫呀入不了呀,等我用力一點吧!忍一忍呀,我的陽具可是出名很粗的呀!一二…去呀!」肥肥的下身用力向前一頂,便將那比家樂還要粗並已脹得如鐵棒般的巨根粗暴的插進雪盈的小穴,直沒至頂!

「呀!不要呀! 呀!」女友似乎已半清醒了,痛苦的叫著。「嗄! 嗄! 嗄! 呵! 呵! 呵!…果然仍很幼嫩,很緊迫呀! 呵! 呵! 你男友很夠才幹你一次嗎? 讓我來餵飽你好嗎?難得有機會幹我們的校花,一定要比平常更賣力呀!很興奮呀! 呵! 呵!…」志豪野獸般叫著,毫不憐香惜玉狠狠的抽插我女友的小穴。

另一邊的志輝亦已爬上床上,一手將我女友的頭按向自己那醜陋得像盤著樹根的陽具,女友想避開,卻那鬥得過肥胖大隻的志輝? 「唔! 唔! 唔!」女友不肯張開嘴巴,志輝也只笑吟吟的將巨大的龜頭磨擦著我女友緊閉的雙唇,他竟像在等我女友張口的一刻! 而另一隻手亦沒有空閒著,不斷用手指捏弄著雪盈粉紅色的乳頭。

志豪見狀便更加出力,將抽插的幅度加大,將7寸長的陽具接近完全抽出,再用力一頂完全插入,不斷狠狠的抽插,手指亦忙著挑弄著那已給抽插得反出來的陰唇,兩兄弟都在努力的要我女友張開雙唇叫出聲來! 動作卻是如此粗暴,就像想幹爆我女友的小穴一樣!

「唔..唔.. 唔..」半清醒的雪盈依然不肯張開嘴巴。似乎她已由之前的淫娃變回高傲的校花,但不變的是,她依然被這班禽獸蹂躪著。 而聽著「撲滋! 撲滋! 撲滋!」抽插的聲音,亦知她的淫水已出賣了她隨著志豪每一下的抽插彈射出來。

「唔..唔.. 唔..」雪盈可真的倔強! 要現在的她張開口,可不是像之前家樂在她受藥力影響下張開口那麼易!

志豪突然停下來,然後將巨根慢慢抽出,龜頭在她陰戶口打幾個圈攪動了一會,「唔..唔..唔..」雪盈淫水已如噴泉般湧出,就在這時,志豪用雙手將雪盈雙腿壓向她雙乳前,而自己肥大的身軀則同時稍為向前傾斜少許,「志輝,準備好了…」志豪淫笑著說,突然向前用力一頂,靠著這個姿勢更深入地插入他那根肉棒,那種程度的插入該已頂到雪盈的子宮口!

「呀! 」雪盈終於忍不住叫了出來! 「呀..唔…」志輝當然把握機會將一直在雪盈小嘴外等待的巨根一下射進小嘴內! 「哈哈! 校花小姐,現在的你是清醒的嗎? 記住我那肉棒的味道呀! 哈哈! 來呀,不要將嘴巴張得太大,要含著才舒服呀!」志輝明知我女友已不再迷迷糊糊,只是四肢乏力無法反抗,記不記得難道他那肉棒的味道可不敢肯定,但肯定記得此刻蹂躪著她的人,難道他們不怕我女友報警嗎?

不久前幹完雪盈的家樂此時坐在一邊,望著天花板一角,突然開口說: 「雪盈雪盈,你可要乖乖的聽話,投入一點,現在有四部攝錄機影著你呀…」雪盈已經有7分清醒,聽到後口中依然含著志輝的肉棒,忍著欲奪眶而出的淚水而憤怒的望向家樂。

「雪盈乖乖,我休息一會兒才再幹你,此時你若逗不到我兄弟開心,你被我們淫辱的片段可能會公諸於世呀…」

雪盈聽後身體震了一下,要知道尊嚴對她可是極為重要。家樂拿起一坏酒送到她面前,柔聲道: 「你都口渴了,飲了它吧…」志輝當然將陽具抽出,雪盈:「嗄呀…」鬆了一口氣,但她當然不肯去飲那坏酒。「難道你想成為互聯網上no.1 AV女星?」家樂笑說道,志輝志豪大笑著。

對有著強烈自尊和高傲的雪盈來說,公開今晚遭淫辱的情況絕對比死更難受。

雪盈忍著淚水,乖乖地微微張開口,家樂大笑著將酒倒入她口中。

雪盈飲完後,志豪就繼續開始抽插,但速度明顯慢了很多,他正在留心雪盈的表情變化。 志輝更伏在雪盈身邊,近距離看著合上眼不哼一句只偶然忍不住「唔.. 唔.. 」一兩聲的雪盈秀麗的臉孔。

當全場靜靜的留心著雪盈的反應時,等待著藥力生效時,「呀.. 呀! 呀!」的呻吟聲又再響起,卻不是由雪盈發出,而是由另一邊已被扔在同一床上的久美子被迪文幹著的呻吟聲!

「哈! 哈! 不要悶著的等呀,這邊也很好玩呀!」已改為由正面抽插著久美子的迪文說。

志輝將視線移離我女友,轉向看著身邊另一日本美女久美子,與我女友雖是兩種類型,但相同之處是兩人都是秀色可餐的極品美女。只是志輝仍不敢動手,始終久美子是家樂女友,而家樂與我不同的是他可是今晚的主人家,而且他是完全清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