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凌辱事件 – 6P淫亂生日派對

由於我女友平時就算和我做愛亦十分怕羞,總是要熄了燈才肯讓我幹,而一向慣於黑暗中做愛的我,此時才發現,女友的一雙乳房渾圓堅挺之餘,在雪白的肌膚上,她的乳頭原來是如此嬌嫩的粉紅色!

雪盈就這樣一襲斯文的黑色連身裙已褪下到腰間,上身赤裸裸地坐在地上,下身亦只剩下一條紅色底褲守護住最後防線,這個畫面是可等美麗! 完美的絕色身軀,此刻就暴露在三隻禽獸面前…

「這對簡直是…天下第一乳…讓我摸一摸看看…嘩! 很滑很有彈性呀..」除著家樂最初撫摸著她一雙肉球,眾人亦一擁而上,六隻手一起去搓弄著她的肉球及乳尖。

「停停停! 我們不要這樣混亂! 這雙美乳可一會兒慢慢享用,我們協議過,先要讓我們這高貴的校花,感受前所未有的高潮先呀… 來來,我先攻下面,上面交給你們了…」家樂說。志豪便回到我女友身後,說: 「是呀… 差點忙了,剛才說過要像玩弄那北姑般玩弄她先呀…」

此時,雪盈的下體,正不斷受到家樂的隔著底褲以舌頭進攻。 後面的志豪開始用雙手大力搓揉著她的乳房,還吸啜著她的耳珠,志輝則近距離張大雙眼死盯著雪盈的給志豪搓弄著的雙峰,一邊說著: 「真的很白呀…乳頭更是鮮嫩的粉紅的…校花的乳頭我夢寐以求多時了…」此時志豪雙手揸起雪盈那對白滑的乳房,像對志輝說: 「快點品嚐呀!」不愧是兩兄弟,志輝立即意會到並伸出舌頭由下至上大力的舔了雪盈乳頭一下,一下,再一下… 接著便一口含著她的乳頭,「雪雪…雪雪…」聲的瘋狂舔吃。

在雪盈上半身受到兩個男人玩弄之時,家樂此時亦已大擔地脫下她的底褲,我女友連最後防線也守不住了,完全赤裸於人前了!「還很鮮嫩呀! 先讓我用手指玩弄一下…」便開始用兩隻手指搓揉著她敏感的陰核。

「呀… 不要… 呀…不要…」 昏昏沈沈的雪盈漸漸發出越來越大夢囈般的呻吟聲。 但還是合著眼,美麗的面龐呈現著粉紅,似是半醉但卻沒有反抗 – 是根本無力反抗? 還是受到藥力影響,令她看來竟像正在享受著同時三個陌生男人的夾擊?

「不愧是「滾友三兄弟」,你們的藥真的很有效!看她完全沒有反抗,還像很享受呀!真無法想像平時冷冷的校花,此刻會如此淫蕩呀…哈哈哈…」家樂一邊將中指插入並挖弄著她小穴一邊說。

「家樂兄… 你讓我們一起享受這美人兒,我們怎也要有些貢獻呀… 記著你應承先幹完後會輪到我們啦…哈哈哈..」從我女友後面正玩弄著她乳房的志豪說。

可惡的家樂,原來一切只是凌辱我女友的詭計! 而更可惡的是,我的陽具竟已脹到不得了! 突然斜眼看到本睡在一角的久美子亦已處於同樣狀態,坐在她身後的迪文正在用左手強行將她的頭移側,將舌頭伸進她的嘴巴內攪動。右手更伸入白色背心內大力的搓揉她那對該有35D偉大的酥胸。

「哈哈,我這邊一人獨自享用久美子,家樂兄你說過不介意的是嗎?」迪文用手抺一抺嘴巴說。只見家樂專注玩弄著雪盈,只笑一下作回應。

久美子原本還有點掙扎,但不到一分鐘便被淫亂的氣氛及藥力影響,變成呻吟著而任由迪文右手一下一下人捏著她右乳,迪文已放下來的左手就一圈一圈搓著她左乳。見時機成熟,他便將舌頭離開她的嘴巴轉而攻向耳珠。 而右手更向下滑直達迷你裙下的白色小底褲, 那裡原來已經濕了一大片。

「真的很像彌海沙呀…(戶田惠x香在一套電影中的角色)是時候解除你的束縛了…」迪文在她身邊輕聲說。「不要… 呀…」 像是反抗的久美子卻又放鬆及舉高手讓迪文很快地脫掉她的小背心及純白色的乳罩,那雙雪白的少女乳房便隨著我的驚嘆彈出來了。 不只大,更十分堅挺,粉紅色的乳頭更已變硬及突出,與她那雪白得可見到一條條靜脈的肌膚相映,今我只顧呆呆的看著,咀角的口水差點掉了下來。我真的很想,加入迪文去一起玩弄這對雪白的巨乳,再狠狠幹一幹這一星期前還是處女的日本留學生。

「…嗯…呀……嗯…呀…」就在此時,我聽到我女友雪盈原本還不算大的呻吟聲突然變得更大聲。 我目光又被我女友雪盈那邊的淫亂景象吸引了過去。

只見到我女友與我那三個「好朋友」已脫光了衣服。 我女友已被人抬上坐在餐桌上 ‘開餐’,完美白晢的身體完全展現於人前。 家樂跪在桌邊,將她的雙腿分開並用舌頭在她的陰唇上不停挑逗,「舒服嗎? 雪…雪…看你連淫水都流出來了…呵呵…雪…」而雙手卻伸向上並貪婪地用力搓揉著她的雙乳,我想他該便是那令我女友叫出消魂蝕骨的呻吟聲之人。 而可惡的志豪志輝而兄弟,竟索性站在餐桌,一左一右站在我女友兩旁, 而志豪則與志輝說:「我先來好嗎?」說著便將已勃起的陽具塞向我的女友的小嘴! 要知平時我女友頗為矜持及高傲,奪去了她的貞操才一個月的我也只幹過她數次,她亦未試過為男人口交,我幾次要求過卻都未有如此褔份,他們兩兄弟竟想飲我頭啖湯! 而志煇此時則用雙手捉住我女友的頭,迎向志豪的陽具。 我女友卻緊閉雙唇,「…嗯…唔……唔…」呻吟著,雖然藥力已令她意識模糊及慾望高漲,但畢竟她還是保留著倔強的個性。

「就讓我再幫一幫你們吧…」家樂說完便將頭埋在她兩腿之間,將舌頭伸進她的陰戶內,不斷進進出出! 雪盈終忍不住 「呀…呀…不要…呀…」叫了出來,志豪亦趁此時將已勃起七寸的陽具塞進她的嘴巴! 「呀…唔唔…」雪盈的呻吟聲變得更令人興奮,而志豪亦在志輝協助下不斷抽插著我女友的嘴巴…

「哥哥,我都要洗一洗我的陽具呀!」志輝開始忍不住。「暖暖的真的好舒服…雖然她似乎不及我們玩開的專業,但操著校花的嘴巴感覺實在太興奮…好,輪到你吧!」志豪邊說邊抽出陽具。

「唔…呀! 呀…呀…呀唔…唔…」雪盈才抖了一口氣,另一根陽具又插進來了!

此時廳中另一角的久美子呻吟聲亦愈來愈大,迪文正用手指狂插著久美子嬌嫩而濕透的陰戶,還邊用專家口吻說:「久美子的陰戶真的很緊窄呀! 我只用一隻中指竟已感覺到。 我感肯定她真的一星期前真的還是處女。」

我邊聽邊幻想著若有機會幹這日本妹,定會為我重拾幹處女的那種緊迫感覺。 「看我的極速打圈再將你推向高峰…」 迪文說著便一口吸啜著久美子雪白的乳房,相信口中的舌頭正在那粉紅堅硬的乳頭上極快的打圈。 此刻迪文已愈來愈興奮,那火熱的陽具已澎漲到7.5寸長。嬌喘連連的久美子淫水亦已不斷湧出,迪文看來已不能亦不須再忍了。

始終久美子是家樂的女友,迪文不其然的望一望家樂。 正在舔弄著我女友陰戶並大力的搓弄著她乳房的家樂,眼尾一望迪文便知他心意,家樂就將雙手姆指與食指捋著我女友左右兩邊嫣紅的乳頭, 而其餘三隻手指則舉起。 這不是一個 “OK” 手勢是甚麼?家樂竟可不間斷的玩弄我女友而能同時回應迪文! 而迪文已得到許可證可盡情去幹一幹這眼前尤物了。

家樂接著便笑笑望著我說:「好朋友,你又可會介意我操你的女友嗎?」 其實我知他只是開玩笑般問我,亦不會等 ‘已暈了’的我的回覆。 我亦知我斷續扮暈,我女友定必會被他們輪流抽插。但我知此刻要阻止這三條淫獸已不可能,所以我亦只好備受良心責備的斷續扮暈,心底卻其實是有期待的興奮感覺呢。

那邊的迪文在得到家樂默許後,第一時間急不及待去享受久美子。 迪文抬高她渾圓堅挺的屁股,一手摸上她那已濕透的陰戶,一面用他那7.5寸長的陽具準備進攻。 就在火熱的陽具接觸到她陰戶之際,久美子叫了聲:「不要…」她用迷茫又渴求的神情說著。那天使般的面孔以及那白晢豐滿的身軀,還有那已給脫下掛在腳跟的底褲,褪上腰間的白色迷你裙,那幾乎同色的滑溜屁股, 一切一切叫迪文如何還有心情慢慢聽她說話? 而她的說話,亦只令迪文慾火愈盛。

迪文不能忍了,一下大力抓住她屁股, 一下從後把7.5吋長的陽具插入她的陰戶內。「呀! 」 久美子大聲叫了出來。「很緊窄呀…,只插到一半…比我想像中還要緊窄呀…緊緊夾住,實在無比舒服呀…竟前進不了呀…呵…」迪文稍為退一下再向前插入,一點點插得更入和更快,久美子亦不期然發出愈來愈大聲的浪叫,終於在大約30下抽插之下,迪文的陽具終於能完全沒入他努力開墾之下的陰道。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呀…嗯嗯呀…」迪文有節奏的抽插發出久美子屁股碰撞的聲音, 與久美子配合著發出嬌美的呻吟聲混和在一起, 令我作為旁觀者亦甚為興奮。 迪文雙手抓向她36D的乳房並將她上半身抽起兩人站立起來。 迪文從後側看著她半邊美麗的面孔,說:「真的像極林x欣呀! 」迪文邊欣賞著她的美貌與表情,聽著她美妙的呻吟聲,邊插邊大力搓弄她的乳房,我很想很想與迪文交換位置呀!

突然我想起我女友,她可被插入了沒有?

校花女友凌辱事件 – 淫亂生日派對 (三)

只見我女友已由坐在變成被按住平躺在餐枱上,從右邊伏在她身上的志輝一面雙手搓弄著她的雙乳,一面吸吮著她嫩紅的乳頭。 家樂則繼續用舌頭舔著及含啜著我女友的陰核,雪盈的淫水已流到桌面上。而志豪則雙腿跪在我女友的頭部兩側,就像坐在她頭上一樣,陰囊正對著在我女友的嘴, 而我女友竟像家樂對自己般一時用舌頭舔著它,一時含啜著它! 「真的很舒服呀… 催情藥的藥力似乎發揮功效了…」志豪合上雙眼舒服地說。看來已失去理智的雪盈正將家樂對她做的動作反射地向志豪做了出來。

三個男人在同時蹂躪著我那高貴的校女友上下兩個洞及一雙乳房,如此難得的一幕,實在很想拍下它作留念!

「將她搬到這邊來。」家樂走向桌子另一邊,志輝及志豪則邊維持自己的動作邊將雪盈移向家樂那邊。 此時家樂背向著我,只見他下身已對正我女友兩腿間之位置,就像幹著我女友的姿勢卻沒有抽插的動作。 我亦稍為向前移動一下, 以便得到一個更好的觀察位置,他們亦十分專注在蹂躪我女友,所以亦沒有察覺我的移動。 就在此時,我終於看到家樂的動作了。

他正以陽具磨擦著我女友的陰戶, 時而在她陰戶四周打圈, 時而插入半寸然後快速抽插再抽出。 他竟在吊我女友胃口! 「快求我幹你!」家樂以近乎命令的語氣。只見我女友仍不說一聲。自當日雪盈在眾人面前狠狠拒絕他的追求後,我知他一直也不甘心。 今日有此機會,他竟以此愚弄她去報復。 我雖然明白一切只是一個局,興奮的感覺卻蓋過了應有的忿怒,此刻竟很想他快點插入。 更何況,看著女友的表情,與其說她被人淫辱,倒不如說她也在享受三個男人如此刺激的「凌辱服務」吧!

此刻志輝及志豪已伏在我女友身上同時吸啜著雪盈的雙乳,她陰戶又被家樂用它粗壯的陽具如此挑逗著,淫水其實早已如洪水氾濫般不斷溢出。 性格倔強如她經已忍耐了三人如此的玩弄達數分鐘,看她表情已是極限了。嬌喘著她卻只是呻吟著: 「呀…呀… 不要…不…呀…不要再折騰我…」 「你快說求求家樂幹我這淫娃!」 「呀…呀…不要…誰人..救…救我…呀…」 我便知我女友的性格,一向高傲的她沒有掙扎經已是底線,「幹我這淫娃」這等說話就算她真的失去理智也是無論如何不會講的。 反而是家樂先忍不住,「不說就不說!看我狠狠的幹破你這賤人!」 在第十次「插入半寸」的快速抽插時,隨著我女友「呀!」一聲銷魂的呻吟聲下,他終於狠狠將7吋長的陽具一插入內,直沒至頂。此時我雙眼已張開並呆呆的看著我女友被人強姦。看著我美麗女友的嫩穴被插入一刻, 我心竟突然的震了一震。 這感覺很複雜, 卻畢竟是最終還是被極度興奮掩蓋了,我竟伸手去摸著我那已脹起的褲襠。

家樂在完全插入後,卻停下不動。 面色由之前狠狠插入的表情,突然雙眼合著變成很享受的表情自言自語說著: 「等了這麼久, 我終於幹到雪盈你了… 真美妙…真美妙… 真的仍然很緊窄啊! 就像未被人開墾過一樣… 你男友可真的浪費…」 家樂正在驚嘆我女友那完美緊迫的陰道,暖暖的夾著自己的陰徑。

「呀…不要…嗯…走開…走開呀…」我女友在家樂不動的時候,搖著頭說不要,身體更用餘下力氣慢慢扭動纖腰,想掙脫家樂已插入的陽具… 然而,此行為卻像在磨擦著家樂的陽具,令家樂更為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