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妻被人強迫受精(補充篇)

(補充篇九)

恬聽那肥仔說要讓老黃狗為她舔淨屁股,再度悲泣著哀求乞饒。但肥仔已經讓人將狗牽到台上的另一端,命令恬說:「你敢違抗韓少爺的命令嗎?他說妳一切都要聽我的!還不自己爬過去讓哈利幫妳清潔屁眼兒!」

恬淒然掉下淚來,用兩根發抖的纖細胳臂支撐著身體,雙膝跪地,慢慢爬往哈利去。那些圍觀的男觀眾看到她居然自己爬去給狗舔肛門,都是直呼過癮,他們從沒看過如此美麗清純的人妻,和她的丈夫一起同台演出SM春宮秀,而她欲浪還羞、神情淒絕卻又大膽配合的演出,更讓男人強烈感受到凌虐羞辱她所帶來的刺激感。

恬爬到老黃狗前面,咬著唇閉上了眼,上半身馴服地趴在舞台上,將白嫩的美臀對向老黃狗高高翹起,跪在地上的兩條玉腿也大膽的分到最開。舞台四週立刻又是一陣爆笑。

老黃狗嗅了嗅她股間的糞味,立刻又舔了起來。

「唔……」伏在舞台上,長髮凌亂披散在雪白裸背和地上的恬,既羞又癢地苦悶嘆息,她怕再發出任何淫蕩的聲音會被那些人殘酷恥笑,因此將胳臂橫在面前,小嘴緊咬住玉肘,忍受這段屈辱的過程。

不過即便不發出聲音,身體反應還是騙不了人,她以淫亂姿勢展現在舞台上的胴體,被狗舌舔得產生陣陣激顫,分開的蜜唇間竟淌下一條令她難堪的透明蜜汁,掛在兩條修長的大腿間搖晃,而且被那肥仔發現了。

肥仔在她腿邊蹲下,用手指撈起那條亂抖的滑汁,拿在恬眼前,露出獰笑問她:「這位美麗的太太,妳淫亂的小肉穴到底流出什麼來啊?」他搓揉著指上的淫水,放在鼻端嗅了嗅,大聲的說:「是淫水呢!太太,妳被老黃狗舔也會流這種東西出來啊?看來不只有男人能滿足妳的身體,像狗這種畜牲也可以啊!」

「不……不是……這樣的……噢……」恬開口反駁,但老黃狗正舔得厲害,她牙關一鬆,就忍不住發出一聲激動呻吟。

「『噢!』剛剛太太莫非是在呻吟?」可恨的肥仔不放過已經身陷鬼畜地獄的恬,繼續羞辱逼問她道:「我沒聽錯是吧?真的有那麼舒服嗎?跟大家說被狗舔屁眼有多舒服吧!」

「我不……啊……好癢……哼……」恬羞苦地搖頭,雪白動人的赤裸胴體像被電流不斷刺激般的抖顫。

「妳說實話吧,被狗舔是不是很刺激?讓妳身體興奮不已?早點說出來,我就讓牠停止舔妳。」肥子說。

「我……」恬咬著唇,終於顫泣著屈服了,斷斷續續羞愧的回答:「很……舒服……很……興奮……」說完臉立刻埋在手臂上喘泣起來。

「聽到沒有?這位模樣兒長得像仙女一樣美麗清純的太太,竟然說讓狗舔她屁眼兒,令她身體很舒服又很興奮呢!就連最下賤的妓女也不會作這麼大膽的事吧!」肥仔亢奮的對那些男觀眾說。

「嗚……不……」恬發出一聲悲鳴,可能被狗兒舔得受不了了,加上聽見肥仔這樣羞辱她,原本跪在地上的雙膝再也支撐不住了,往前一趴,玉體撲平在舞台上,老黃狗並沒因此而停止舔她屁眼,而是繼續將狗嘴埋在她股間,啾啾啁啁的舔著。

「既然這位年輕動人的太太喜歡變態刺激的玩法,我們接下來的節目,就讓狗兒跟她表演交配好了,大家喜歡看嗎?」

「喜歡!」

「太棒啦!主持人你是我們的偶像!讓公狗幹死這不守婦道的騷雌兒!幫她老公出出氣!」

「還好她肚子裡有男人的野種了,不然豈不是要生出一窩狗仔來!」

……

那些禽獸用最惡毒的話來羞辱我們夫妻。

我憤怒又悲痛的扭動,卻只換來插在肛門上燃燒的蠟燭灑下一陣滾燙蠟油,灼得我痛不欲生。

恬聽說要讓她和狗表演性交,也嚇得花容慘白,哭泣發抖地乞饒:「不……不要……你們要我怎樣都行,就是別讓……別讓那條狗兒和我……作那種事。」

肥仔嘿嘿地獰笑,說:「當然不是現在在舔妳屁眼兒的這條老狗,牠早已經不行了,就跟妳丈夫一樣陽萎,要和妳交合的公狗,可是妳最愛的阿韓少爺所養的猛犬呢!」

『又是阿韓!他到底要把我和恬屈辱至何種田地才甘心?!』我滿腔悲憤,慘的是這時一陣燒烙肌膚的灼燙從括約肌週圍傳來,原來蠟燭已經燒到了肛門附近,我痛得被綁直拉開的兩條腿一直踢抖,口中發出「嗚嗚嗚」的悶號。那些禽獸看見我的窘態,又笑得更厲害了。

恬看到我受這樣的折磨,淚眸滿是不忍之情,哽聲為我向肥仔求情:「放過我丈夫好嗎?要欺負……就用我的身體來滿足大家……別為難他……」

肥仔大笑說:「原來妳還記得自己是人家的妻子啊?」

恬立刻羞得低下臉不敢看人。

肥仔獰笑著說:「別在意這個沒用的男人了!看!妳最愛的阿韓少爺已經來了,他才是妳身體的主人,也是妳肚裡孩子的爸爸吧!」

恬聽到阿韓來了,立刻忍羞抬起臉,用淒濛濛的淚眸搜尋她心上人的身影。

果然阿韓精赤著肌肉羨人的健美上半身,拉著一條如小馬般高大的、目光兇殘的鬥牛犬走上舞台。

恬看到他,立刻把我這正受火紋之刑的親丈夫拋諸腦後,她像受足委屈的小妻子般,掉著淚低聲泣喚:「阿韓少爺……救救我……」

阿韓走向她,在她面前蹲下,抬起她爬滿淚痕的迷人臉蛋,聲音充滿愛憐問道:「救妳?他們怎麼欺負我的恬?」

「他們……」恬被仰慕的男人關懷,連說話都哽咽起來:「他們逼我……和客人……肛交……還讓狗兒……舔我……又要我和狗兒……作那種事……」

「讓狗兒舔?牠舔妳什麼地方?」阿韓一副關懷之情意溢於顏表,任誰都知道他是披著羊皮的狼,只有恬這傻瓜會被他騙。

「那個……洞……還有另外一個……也被舔了。」恬說得細如蚊聲,臉也忍不住要低下,卻被阿韓抵住下巴抬起來。

「什麼洞?妳不說清楚什麼洞被舔了,我怎麼安慰妳?」

恬被捧在阿韓手掌中的臉蛋紅了起來,羞閉著眼,顫聲回答:「生……小嬰兒的洞……還有……便便……的洞……都被舔了……」

這種話一出口,那些男觀眾又是樂成了一團。恬恨不得把臉鑽進地洞中,阿韓卻故意不放手,狠心地讓她面對所有人的辱笑。

阿韓嘴角露出蔑笑說:「可是我聽說妳也高潮了!原來妳的身體真的這麼隨便,被狗舔也會高潮,唉!聽到後我心情很差,還真後悔把種下在妳肚子裡。」

「不……不是這樣……」恬急得淚珠滾滾落下:「客人壓著我……讓狗兒一直舔人家那裡……我一直忍……最後忍不住……才會高潮……不是我願意……」

「總之妳還是興奮到高潮了,妳太讓我失望了!以後要我怎麼碰妳的身體?太骯髒了!」阿韓冷酷地打斷她的解釋。

「別……別嫌棄我……阿韓少爺……你要我作任何事……只要可以原諒我,我都願意作……」恬快虛軟的哭泣著乞求阿韓。

「妳自己說的,那就跟我的威漢作一次,我才原諒妳。」阿韓終於說出他的目的。

「跟您的……威漢……」恬一時還聽不懂他的意思,淒濛的淚眸迷惘地望著他。

阿韓站起身,拉過那條巨型的公鬥牛犬,獰笑道:「牠就是我的威漢!」

恬倒抽了一口氣,花容煞白地搖著頭:「別讓我作那樣的事……其它的事我都願意……求求您,阿韓少爺……」

我聽得痛徹心扉,但更痛的是火已經燒到肛肉,肌膚快燒爛的劇創,終於讓我受不了而小便失禁,在那些人大聲的嘲笑中,肥仔拿了一具男性電動自慰套套在我垂軟的肉腸上,並用它所附的伸縮皮帶繞過我大腿和腰部將它固定好,然後打開開關,說是要為我人工取精。

肥仔弄完了我這邊,阿韓又繼續脅迫恬和他的愛犬交配給眾人看。

「妳不願意也行,只是以後就別再指望我碰妳!」阿韓冷冷的說,同時轉身作勢要離開。

「別……別走,我願意……」恬這自甘下賤的女人,居然還是答應了!我悲憤莫名,正要發出聲音阻止她作這樣的決定,無奈不爭氣的命根子已傳來強列的酸麻,原本表達憤怒的聲音在喉間變成滑稽的呻吟,震動的套子裡一下子變得溫溫熱熱,精液已經被他們強取出來了。

「丈夫已經到了嗎?不會吧!才不過半分鐘呢!」肥仔驚奇地取下套在我下體的自慰器,瞇起眼睛朝裡頭看:「嘖嘖嘖!真的出來了呢,雖然有點稀。」他將從我睾丸取出的精液倒進一個玻璃瓶,接著再度將我濕軟的短肉腸套進自慰器裡綁好,要再繼續壓榨我的精液。

這時助手已經上台,他拿了一根兩端有皮繩的長棍,讓我的恬跪伏在地板,然後將她兩腿拉開到與長棍同寬,將足踝套入皮繩中綁牢固定住,恬一直認命地伏在地板上翹高屁股,身體早就作好跟狗兒結合在一起的準備。

阿韓也取來一個皮製的狗頸圈,為恬雪白修長的頸項戴上扣好,用羞辱的語氣說:「這麼快就想要插入啊?還早呢!先來場前戲吧!我的威漢對付母狗很有一套呢,妳一定會很舒服的。」

「前……戲……我不知道……該怎麼作……」恬顫泣著答道。

「嘿嘿……別的女人說不知道怎麼作我會相信,像妳這種子宮讓人公用的女人,怎可能不會?」阿韓更過份地回應她。

「別這樣說我,我不是……共用的……」她被羞辱得快暈過去的淒楚模樣,任誰見了都會不忍,唯獨這些禽獸不會對她有一絲同情。

「別再為自己辯解了!還不快點爬去把妳新老公的屌含硬!」阿韓拉著她的頸圈,粗暴地將她拽到大公狗腹下丟著。恬沒有反抗,雖然一直抽泣,卻還是順從地伸出發抖的纖手,輕握住狗腹下那條粗大的肉根,閉著眼將臉靠近,用她柔軟銷魂的小嘴吞進那畜牲的肉屌。

「真的幫狗口交呢,想不到有這種女人!」

「她老公真可憐,還不如外面男人養的一條狗。」

「今天真是太值得了,能看到清純得像仙子一樣的美人妻獸交,花一百倍的票價都值得啊!」

那些禽獸大呼過癮。

恬則是一邊吞吐著狗屌一邊掉淚,阿韓竟還將她的身體翻過來仰面朝上,被長棍分開的修長雙腿無法夾緊,那隻被吹屌吹得正爽的狗畜,就低下頭用牠濕漉漉的舌頭舔起恬的恥戶,一女一犬真如男女性交前戲般互舔對方的生殖器。

「嗚……咕……」被狗舔穴的恬,不由自主地把口中的肉屌愈吸愈快,下體也一陣一陣的挺動迎合,終於「啵!」一聲吐出被她含得又粗又硬的狗屌,小嘴發出動人的哀吟,兩腿間緩緩流出一灘水,原來竟是被刺激到泄出尿來。

「這對夫妻真是一個樣,丈夫早洩,妻子容易高潮。」那些禽獸又是興奮的嘲弄我們。

恬一聲羞喘,已經被助手從狗腹下拖出來,他們要她趴在地上撅高屁股,讓那條大公狗上,恬羞恥地閉起淚眼照他們的命令擺好姿勢,不料阿韓突然又拿出兩支小注射針筒,在助手的幫助下拉開恬大腿根間紅潤潤的恥穴,用沾了酒精的棉花擦拭過花瓣和陰道裡外,然後將針頭殘忍地插進粉紅顫動的果肉裡,不顧恬的哀鳴,把兩管針筒中的不明藥物全注射進去。

接下來的一、二分鐘,恬羞恥地大張著腿,恥戶毫無遮掩的對著大家,被注射了藥物的部位慢慢變得發紅腫脹起來,恬咬著唇微微扭動屁股,似乎忍耐得很辛苦。

時間一秒秒過去,恬終於忍耐不住了,在眾目睽睽之下想伸手去碰觸私處,但卻被阿韓早了一步,將她手抓住用繩子捆綁起來。

「我……那裡……好熱……好癢……」她聲音強烈顫抖,淚如雨下乞望著阿韓。

阿韓卻說:「再忍耐一下,就可以讓威漢插進去了。」

「我……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什麼都……好……快點塞滿我那裡……噢……好難受……」恬辛苦到背脊弓起來,努力想讓兩邊大腿磨擦在一起止癢,只是一雙腿被長棍分開的情況下根本無法辦到。

我看到恬原本分開的一片恥戶,在旁邊的肉愈來愈腫下,已經擠成一道緊密的小肉隙,紅通通的十分詭異,阿韓一直注意著她那裡的變化,我可憐的恬已經全身香汗,快把自己的下唇咬出血來。

「嗚……」突然恬一陣抖顫,從密合成線縫般的私處噴出一條像鼻涕般黏膩的東西,阿韓用手指沾起來,揉了揉好像在檢查它的黏滑度,旋即面露笑容說:「可以了,威漢上來吧!」

那條大公狗好像懂聽人話,立刻撲到恬的背上,我看到粗大強壯的狗屌在牠下腹微微抖了抖,牠弓起腰、碎步挪動兩隻後腿,讓龜頭找到恬兩腿間的那條熱縫,然後猛力一撞,尺吋駭人的狗屌立刻連根沒進裡面。

「啊……」恬顫抖地發出激動呻吟,連腳趾都緊握起來,阿韓拿了一條短繩繫在圍繞著她脖子的頸圈扣環上,將繩的另一頭拉進公狗狗嘴裡讓牠咬住,笑著說:「從現在開始妳的身體就屬於威漢了,叫牠威漢親老公,牠就會用力頂妳,把妳送進天堂,快叫吧!」

「不……」恬顫泣不成聲的回應,但終究還是小小的說了一聲:「威漢……親……老公。」

那條大公狗聽到恬這樣叫牠,果然動起了狗公腰,恬飢渴已久的肉體像被暴雨摧打的花朵,激顫扭動的回應起來。

「……親老公……威漢……老公……嗚……我是你的……弄壞我……也沒關係……噢……威漢老公……我那裡……要融化了……好多水……一直流出來……嗚……」恬恬不知恥地喊著,她纖細的胳臂快撐不住身體重量而強烈發抖,雪白汗亮的臀肉被狗腹撞得「啪啪」發響,胸下兩顆滑嫩的乳團前後甩擺,夾在奶頭上的鈴鐺也發出清脆而緊湊的音樂。

我第一次見識到狗公腰的厲害,可恨地卻是發洩在我心愛的恬肉體上,恬被阿韓養的大公狗一次又一次送上高潮,一直到她兩腿都發軟了還不放過,這些過程也被阿韓用DV從頭到尾全錄下來。

最後大公狗以交尾的方式,和我的恬屁股緊黏在一起,粗大的狗屌還深硬的卡在她陰道內。那些禽獸男觀眾不僅輪流上舞台,鑽到恬和公狗的屁股下看性器結合的樣子,還逼迫恬用嘴為他們口交服務,每一根肉棒都給恬的口水濡染得濕亮,威武地高高舉起,最後在她口中射出濃燙的精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