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妻被人強迫受精(補充篇)

(補充篇三)

恬第一次到醫院產檢,竟是阿朋、阿韓和二名黑人押著我和她一起去,醫院裡等待產檢的許多對夫妻看到五個大男人擁促一個羞怯的俏少婦來婦產科,都不禁露出訝異和狐疑的目光。

我被別人下種的美麗妻子,此時窈窕的身材仍看不出來懷有二個月身孕,她被穿得很清涼誘人,一襲細肩帶的粉白色洋裝,裙子只蓋到白嫩大腿的一半,青嫩的玉足蹬著細跟涼鞋,極為清純的臉蛋搭配微亂的烏黑亮髮,流露難以言喻的動人性感。更糟的是他們帶她出門卻不給她穿內衣,使得兩團飽挺的酥乳在薄衣下微微的波顫,乳蕾明顯激凸。

整個醫院等候室陪妻子來的男人,都因我妻子動人的身材和仙子般的臉蛋而傻了眼,他們身邊的女人也對我妻子投以嫉恨和鄙視的目光。

婦產科醫生也是陳董安排的人,我和恬進到內診室,她馬上被按倒在內診椅上,恬美麗的瞳眸滿懷不安,輕咬著嫩唇,膽怯偷看著矗立在她週圍、目露獰色的醫生和強壯的男人。

我還不知道他們到底又打什麼壞主意,護士突然走到門邊,推開門對門外等待看診的所有夫妻宣佈:「請所有陪太太看診的先生們都進來,大夫有重要的陪產事項要交待,太太們先在外面等一等。」

外面登時起了一陣小騷動,過了一會兒,陸陸續續進來了十幾個陪老婆來的男人,診療室頓時變得擁擠起來。這時我的心已緊揪在一起,早猜到陳董一定又安排更可惡而殘酷的方式,要在我眼前蹧踏我年輕美麗的嬌妻。

接下來,我又看到阿朋開始從他帶來的背袋中拿出幾綑粗細不一的繩索和各式淫具,更篤定接下來發生在恬和我身上的,鐵定是另一樁難堪而痛不欲生的凌辱。

而那走狗醫生也開始在對那些男人『宣佈』他要交待的『陪產』須知,只聽他說:「……今天要上的課十分重要,是有關另一半懷孕後,如何也可以享有夫妻間完美的性愛生活。今天很高興我們有一位先生,願意把他美麗而且已經懷孕的妻子肉體與大家分享,讓各位在我的指導下與她作愛,從中體會如何和你們有孕在身的另一半共享魚水之歡。」

我聞言氣憤地站起身,卻與阿朋冷冷的目光對上,他雖然沒說話,但眼神裡充滿強勢的警告,我有太多弱點在他手上,加上恬的身體已被那麼多男人糟蹋過了,就算她再被多幾個男人佔有,似乎也不會比現在糟到哪去,總好過我自己倒楣吧!心中有了這個自私的想法後,我黯然垂下頭退靠在牆邊,阿朋見我不敢反抗,揚了揚嘴角露出輕蔑和得意的神色。

那些陪老婆來產檢的規矩老公,剛才聽那狗屁醫生宣佈時,一時間仍沒意會過來,也或許是沒想過會有這麼荒唐的好事,因此足足五、六秒沒人有反應,等慢慢回神,才有人問:「真的嗎?這麼美的女人,可以讓我上一次?」

我忍著怒氣偷偷朝說話的男人瞄去,一看心裡更是涼了半截,那個男人估計一百九十公分左右,體型少說上百公斤,恬柔弱的嬌軀要是被他壓在下面,一定生不如死吧!

「當然不是!」阿朋露出邪惡的笑容回答:「她不是讓你一個人上而已,而是讓大家一起上,而且不限於玩一次,你想玩幾次,怎麼弄她都行!」

那些外表戴著好老公面具的男人們,聽說可以對恬這樣的美女為所欲為,眼神登時變得更加炙烈,雖然還是有點顧忌,但看得出來他們巴不得立刻撲向我嬌妻,將那具柔軟誘人的胴體從薄衣下解放出來,粗暴地體驗她身子銷魂的深處。

無獨有偶,那神豬般男人身後竟然又擠出來一個瘦小乾癟,看起來老實到不行的男子,用略為畏縮的語氣問:「如……如果……是SM呢?」他可能怕阿朋不懂SM的意思,還補充說:「就是想把她……綁起來,弄……弄到她興奮……讓她痛苦……讓她在自己老公面前……一直丟……丟到生不如死……這樣也可以嗎?」

這外貌老實的男子用飢渴的目光盯著我妻子那赤裸的誘人肉體,還愈說愈興奮、愈講愈齷齪,變態的程度比電影演的色情狂猶有過之,恬只是緊閉雙眼,睫毛微顫,臉上神情不知是羞恥還是害怕,卻又更加動人。

我心想,恬光是落在這一胖一瘦的禽獸手中,就不知會被蹂躪到什麼悲慘地步,更何況還有其他十幾個男人也虎視耽耽,要一起分佔她可口的肉體。

不過最悲慘的還是我這個『丈夫』,並不是答應把恬給他們玩弄就沒事了,阿朋接下來竟命令我:「去!在大家面前把你美麗可口的騷老婆剝得精光!」

面對這樣難堪和過份的要求,我佇立當場無法行動,但阿朋可不是個善類,他走過來從我的後腦給了我一掌,叱道:「聽到沒有?快去!」

我被推得踉蹌走到恬躺的內診椅邊,看著她柔軟的胴體在薄衣下微微抖顫起伏、美麗如仙子的臉龐,盡是讓人又愛憐、又引男人粗暴將她佔有的誘惑神情。我將心一橫,發抖的雙手伸到她雪白滑膩的香肩,慢慢將兩條細肩帶子往手臂拉下,恬的眼神充滿迷離和一絲絲懼意,這種模樣不禁讓我深感愧疚和對自己的憤怒,我竟然要把自己愛妻剝光,讓這些男人來佔有她,真是難以想像的屈辱。

在一群男人炯炯目光和野獸般呼吸聲環伺下,我將自己妻子身上唯一的細肩繩洋裝剝下,雪山一樣的飽滿而尖挺的酥乳彈出空氣中,頂端粉紅的花蕾因懷孕而更顯飽潤豎立,乳暈週圍佈著細細的小肉疙瘩,膚下還隱約可見青嫩的血管,我已經聽到幾個男人發出興奮的嘆息和吞口水的聲音。

恬沒抗拒我在其他男人面前剝下她衣衫,只是羞怯得別開臉閉上雙眸,她被我脫得身上一絲不剩,連恥毛都被刮光的火熱胴體,緊夾著修長雙腿橫陳在內診椅上。

阿朋又指著我,命令說:「你自己也脫光!」

「為什麼我也要?!」我不甘心的回嘴。

「我說的話還要給你理由嗎?」他冷冷的看著我。

我的家人還在他們手中,我知道不聽他的話是不行了,只好咬牙垂下頭,默默的把自己身上的衣褲褪去,變得和我的妻子一樣一絲不掛的夾著腿陷在一群男人包圍之中。

「去把你的女人腿打開,先讓大家看看她飢渴的小嫩穴。」

我沒有臉抬頭看四週,只能忍辱握住恬勻細的腳踝,將她兩條修直的玉腿在所有男人目光注視下抬起往兩邊拉開;被自己丈夫在眾人面前展露私處的恬,也慚紅雙頰不敢睜眼見人,誘人的唇間發出羞恥的呻吟。

在我和恬四週那些帶老婆來產檢的男人,連呼吸都凝住了。恬的腿被我拉到完全張開好幾秒後,才聽到他們用亢奮發抖的聲音討論。

「好美的身體,尤其是那個地方,顏色還很鮮嫩呢!」

「流好多水的樣子,進去一定又滑又緊!」

我也看到了,恬兩腿間那道秘縫已經湧滿黏亮的愛液,面對妻子還沒被男人玩弄就已經這樣的肉體,我這作丈夫的心情真是妒怒到極點。

然而,對我的羞辱才剛開始而已,接下來,阿朋要我用自己的手剝開恬的恥縫,好讓那些男人能將她陰道裡每一吋構造都看清楚,當我發顫的手指拉開那道軟嫩的糜縫時,透明的淫水全流了出來,恬再也忍不住,口中發出哀羞卻讓人聞之銷魂的激吟,勻婷胴體的每吋肌膚都有了強烈的反應,連修長的腳趾都使力微屈起來。

在場呻吟的還有那些不要臉的男人,他們緊盯著我妻子身體的深處看,臉上的神情好似已經和我妻子肉體結合般的亢動,我很明白他們會那麼興奮的理由,因為恬那裡是健康漂亮的粉紅色,此時被我翻開的陰道裡肥軟肉壁正微微收縮,看就知道是充滿了年輕女體才有的彈性與肌力,這是足以將男人那根融化的銷魂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