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妻被人強迫受精(補充篇)

(補充篇十一‧下)

恬被大中體內射精後,另兩名流浪漢也迫不急待想染指她,他們抱起她放到浴桶旁邊的地上,一個流浪漢推高恬修長的雙腿,準備將又粗又翹的雞巴填進還黏滿白精的嫩縫時,卻被肥仔阻止住。

「你們兩個等一下,還沒輪到你們!」

流浪漢雖然有百般不願寫在臉上,但不敢違背肥仔的話,只好悻悻然的放開恬的嫩腿,站起來退到旁邊。

肥仔要助手扶起恬,將她抱到一座約有一米半的台子上,要她像小便般將兩條腿張到最開蹲著。那台子是一個凹型,恬雪白的嫩足踩在左右兩塊凸起來的部份,凹下去的地方就真的很像方便的溝槽。

雖然恬對自己在大庭廣眾下,用這種姿態展示才剛拔出男根的恥處而感到羞恥,一直緊抿失去血色的雙唇不敢睜眼視人,但她更不敢抗拒男人加諸在她身上的凌辱,兩手乖乖的握著自己纖細的腿踝,而沒去遮掩光禿禿的恥處。

沒多久,從她合不起來的黏紅花縫中,開始垂下一條白稠的濁精,隨著微微發顫的身子掛她的兩腿間抖盪,恬自然也感受到有東西流出來了,她偏開臉發出哀羞的低泣。

此時肥仔拿著兩張紙,獰笑著走到她面前,將一根筆遞給她,抖開其中一張紙說:「簽名吧!」

恬緩緩抬頭,張開濕紅的淚眸,羞怯的問:「請問……這是什麼?」

肥仔冷笑用手指著我說:「離婚證書!妳最愛的阿韓少爺,要妳和這個沒用的男人離婚!」

我聞言如被悶雷打到,耳邊轟然巨響,也顧不得身體被綁得像肉柱,老二被鐵絲纏繞和乳頭穿環的疼痛,憤怒的在地上扭動咆哮,如果給我一把刀,阿韓就站在我面前,我一定毫不考慮就殺死他!無奈此時的我非但什麼也做不了,更悲慘的是我連罵人的話都說不出口,因為嘴一開始就被箝口棒塞住。

恬聽到肥仔的話,也是微震了一下,她聲音微微發抖、難掩激動的問:「真的……是阿韓少爺的意思?」

「廢話!妳不簽也可以,本來妳最愛的阿韓少爺交代,妳簽完了這張離婚證書後,就可以簽他給妳的結婚證書了!今天有那麼多人在看,剛好可以作見證人呢!」

恬聞言,美麗的身子抖顫得更厲害,用不敢置信的哽咽語氣問道:「阿韓少爺……要和我……結婚……是真……真的嗎?」

肥仔冷笑一聲:「反正他要妳簽完離婚證書再簽結婚證書,願不願意隨妳,不要我就收走算了!」

「等……等一下……」恬淒然看向我,似乎有太多歉疚想對我說,但誘人的嘴唇微微動了動,終究沒說出什麼,只是從她淒濛的眼眸中滑下兩行珠,旋即低下頭,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吐出:「對不起……忘了……我吧……」

她拿筆的白皙修長蔥指微微抖顫,在肥仔給她的離婚證書上簽下名字。剎那間,我的心也碎了!

肥仔又把那紙『結婚證書』遞到了恬面前,在四週全是男性觀眾的目光注視下,她咬著唇也簽了。

當肥仔收回那兩張簽好的文件後,阿韓才從後台走出來,我像條發瘋的蛆似的在地上狂扭,瞪著他恨不得將他咬死,阿韓只是蔑笑的從我前面走過,繞到我的愛恬面前,我看到他手中還捧著一條長相醜陋的巴哥犬。

恬看到心上人走來,還羞得紅了臉低下頭不敢看他。可恨的阿韓用手指挑起她暈燙的臉蛋,露出壞笑盯著她:「妳果然很聽我的話。」

恬羞哼了一聲,顫怯的睜開眼,看著阿韓的目光,竟是充滿迷戀、崇畏、渴盼與幸福。

「阿韓少爺……你真的願意……願意要我嗎?」她不知鼓足了多少勇氣才敢這樣問出口,問完旋即閉上眼,被淚水打濕的彎長睫毛不安地輕顫。

阿韓舉止溫柔地幫她把黏在臉頰邊的濕髮撥開,柔聲說:「妳覺得妳現在這種樣子,還被幾百個男人圍觀,肚子裡裝滿了街友骯髒的精液,我會對妳有胃口嗎?」

恬怔了怔,淚水立刻潰決出眼眶。我也氣得幾乎昏厥!

但他對她的羞辱還未停止,我在盛怒中聽到了恬的一聲羞喘,以及四週男人的暴笑。

「少……少爺……別這樣啊……」

當我看去,才發現阿韓手臂上抱著的那條醜巴哥犬,正伸長脖子在舔恬恥縫中不斷冒出的濁精,她想將大腿合起來,卻被肥仔從後面扳住膝蓋而無法辦到。

「妳不弄清潔,哪個男人願意要妳啊?」阿韓像魔鬼一樣的說。

「我……我會洗乾淨……但請別用這種方式……阿韓少爺……」她全身不停地扭動,痛苦的神色和愈趨急亂的喘息,不難看出她正忍受多大的肉體煎熬。

「妳如果不配合清潔,就別想我會要妳!」阿韓又威脅我的愛妻說。

這招從阿韓口中說出來,對恬真是屢次見效,果然她不再強烈掙扎,而是咬緊下唇,發抖的忍受被舔恥處的肉體折磨和自尊摧殘。

「這樣才乖,自己蹲好把腿張好,不要人家幫妳吧!」阿韓冷酷地示意在她身後抓著她的腿的肥仔離開。

恬認命地把大腿張到最開,那賤狗粉紫色的舌片緊黏在恬柔嫩的肉瓣及黏膜上快速地滑動,半秒都捨不得離開,我看牠連狗鼻都快塞進陰道裡了,這樣的煎熬,恬又怎能忍受得了!

「啊……阿韓少爺……少爺……」只見恬踮起了十根腳趾,揚起下巴辛苦地呻吟,身上的汗珠聚成水條,不斷從她光滑白膩的肌膚上滑落。

「再忍耐五分鐘,快舔乾淨了。」阿韓謔笑著說,四週那些男觀眾有的喘著氣在打手槍自慰,有的則是說些不堪的話來嘲笑。

狗舌從恬兩腿間的肉溝不斷舔出大量白濁的濃精,沒想到那流浪漢的精液量竟如此驚人,就和他的性能力一般。

「……少……少爺……不行了……」恬痛苦地甩動濕髮,她蹲不穩差點就從台上跌下來,還好即時雙手扶住面前阿韓的肩膀。

阿韓不但沒憐香惜玉,反將她一對纖細的手腕抓在一起,高舉到她頭上,任由那狗繼續狂舔她。恬的身體就像被抓起來的白魚一樣拼命掙扎、扭動。

「啊……不要啊……」終於,她發出了悲羞的哀鳴,只見兩條不斷抖動、抽搐著的大腿間,從狗舌與恥肉纏夾的縫隙間噴出大量金黃色的尿液,她在這樣被迫的高潮中,再也沒力氣掙扎了,軟綿綿的讓阿韓提著她雙臂,就這樣昏厥在台子上。

他們終於拿下了我口中的箝口棍,我憤怒的大罵阿韓是人渣、禽獸,卻討來一頓拳打腳踢。在我被打得渾身是傷後,肥仔拿了恬剛簽過的離婚證書給我,要我在同意欄上簽字。

「你們有種就殺死我,我是不會簽的。」我沒多餘的力氣,充滿悲憤地瞪著阿韓和肥仔表明我的立場。

這時恬也悠悠的轉醒,聽到我說的話,她羞慚的偏開臉不敢看我。

沒想到這時阿韓竟也拿了恬剛簽過的結婚證書給那叫大中的流浪漢,要他在恬的名字旁邊簽名,等於真正要將恬和那流浪漢送作堆了!

我的怒吼和恬絕望的哭泣同時響起,不過他們很快再度為我塞上了箝口棍。

「阿韓少爺……我不是要和他……我不要……」恬搖著頭淒涼地哀求阿韓。

「怎麼不要?妳剛才不是被他幹得很舒服嗎?還叫他射進妳肚子裡沒關係,妳要不是很愛他,怎麼會叫男人在妳體內射精?」阿韓說。

「那是因為……你們和我……做的時候……都沒拔出來……就直接射在我裡面……」恬一邊說一邊掉淚,而且臉也慚紅了,但她仍忍著羞辱繼續說:「況且我也懷了少爺的骨肉,不會再受孕,所以才要他這麼做……不是我喜歡他……」

這段話又惹來了週圍那些禽獸殘酷的爆笑。

「反正妳就是要嫁給他,少廢話了!」阿韓冷酷地說,隨即目光射向我,問那肥仔說:「這廢物還不肯簽嗎?」

「他還不肯。」肥仔回答,他正用皮鞋跟踩著我那被鐵線纏繞起來、龜頭前端馬眼都裂開的軟肉根在玩著。

「那就幫他們兩個動手術吧!」阿韓看著我、又看著恬說。

從他的話中,我感到有股涼意從我背脊往上升,他們不知要對我和恬作什麼可怕的事,折磨到我答應簽離婚證書,並將恬和那流浪漢送作堆。

不久,表演台上多了兩座冰冷的白鐵檯子,與其說那是手術檯,倒比較像國中、高中實驗室在用的桌子。

我和恬都被他們抬到冰冷的鐵檯上,我的腿被兩條皮帶綁住腿彎拉開,手也被拉到頭頂用皮帶綁住固定,就像隻仰躺在解剖桌上的青蛙,難堪的小肉腸就歪斜的躺在我肚皮上。當我轉頭看恬,她也被綁得和我一模一樣,曾讓許多男人不捨移開目光的美腿,此刻用不堪的屈膝分張,濕答答的黏紅肉洞完全一覽無遺。

「別怕,不會痛,而且等一下會很爽喔。嘿嘿……」肥仔獰笑著說。

隨即後台走出兩個穿外科手術服的男人,身後還各自跟了兩名助手。我恐懼的心情更甚,被箝住的嘴發出「嗚嗚……」的悶叫,不停在冰冷的鐵檯上掙扎。

這樣無謂的掙扎持續不了太久,其中一名助手拿起針筒,在我大腿鼠蹊處打了一針,漸漸我的下半身就失去了感覺。這時耳邊也傳來恬微弱的哀吟,我看到另一個助理也在恬的大腿根注射麻醉劑。

我瞪著那外科手術服男人手中那把鋒利的手術刀,心中恐懼早就淹蓋過了憤怒。

肥仔看出我的害怕,似乎覺得有趣的笑著說:「別怕,並不是要閹了你,反正你有閹沒閹都差不多了,我們是想在你下面裝個小裝置,讓你變成大家都可以玩的活人玩具,你妻子也一樣。」

我不知道他要怎樣處置我和愛恬,但肯定是很難捱的折磨。

「還是不明白吧?乾脆趁醫生在動刀時解釋給你聽好了,我們會在你會陰處的表皮上劃一刀,埋進一個高速振動器,再從皮下拉出一條會通電的小線纏繞在你的龜頭頸部,只要一啟動,你就會爽到猛射精,這樣你隨時都能爽,不是很好嗎?」

我聞言憤怒地悶叫抗議,肥仔沒理我,繼續說:「至於你最愛的恬,我們要割掉她小小陰蒂旁邊的一層包皮,讓她美麗敏感的小肉豆露一小半出來,然後在另一邊包皮內側植入一顆比米粒還小的超音波震動器,只要一按下搖控器,她也會爽到升天。」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