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妻被人強迫受精(補充篇)

(補充篇十一‧上)

此刻,舞台上的檜木大浴桶已上演著讓人臉紅心跳的肉戲。

清純又性感的恬,兩根纖弱的胳膊和一雙美腿,撐跪在檜木浴桶兩側邊緣,盛滿熱水的浴桶不斷冒起蒸氣,她一絲不著的誘人身子,閃耀的不知是汗汁還是熱水的光澤,一頭烏亮的長髮全濕了,黏在雪白的裸肩和香脊上,還有些是凌亂的垂落進浴桶,在熱水中浮散開來。

而三個流浪漢全都脫得精光,在浴桶中和我的愛妻洗三對一的淫亂鴛鴦浴,那個被肥仔點名和恬送作堆,迫恬叫喚他『老公』的流浪漢,站在浴池中,從後面和我的愛恬繼續交媾著。他的性能力十分驚人,從剛才到現在至少已經過了三十分鐘,恬被送上高潮也有三次以上,但他卻不見敗像,而且愈插愈勇,在肥仔的指導下,他有如發現了新大陸般,在我面前採用過十幾種不堪的體位玩恬美麗的身體,她柔弱的身子,似乎帶給流浪漢百弄不厭的歡愉和源源不絕的體力。

而另外二名流浪漢也沒閒著,他們泡在浴桶中,其中一人口掌並用,玩弄、吻舔著掛在恬胸下一雙濕軟滑膩的奶子,還有一個則趁她被幹得神智不清、意亂情迷之際,強佔她柔嫩的小嘴正和她激情濕吻。

我這個作「丈夫」的,被按倒在檜木浴桶前面,看著妻子被他們姦污褻玩。

被從前後和下方三面夾擊的恬,不知是興奮還是被熱氣蒸的,清純的臉蛋呈現害羞的粉紅色,象牙般的背脊弓了起來,不久,只見她全身微微抽搐,被封吻住的小嘴發出「唔……唔……」的激喘,我悲哀的知道她又被送上高潮了。

而那流浪漢這時似乎也要射了,抽插的節奏又快又猛,他抓著恬兩團白嫩的屁肉,用力的程度讓精巧的菊肛都變形曲張,兩人交合的下體發出「啪啪啪啪」的急促響聲。看他全身肌肉線條都浮出來,汗流浹背、呲牙裂嘴、青筋暴漲幹我愛恬的樣子,我不由得既憤怒又心痛,就像自己心愛的東西被搶走,搶走的人還在我眼前不愛惜粗暴地使用她一樣。

「太太,我……我好像要……出……出來了……」果然那流浪漢斷斷續續,氣喘吁吁的說,他身上的汗水就像雨一樣,不斷濺灑在我愛恬美麗的裸背上。

快虛脫的恬也沒虧待賣力幹她的男人,雖然比男人早達到高潮,仍體貼的用最後力氣迎合,想讓那流浪漢也得到最暢快的射精,這都是阿朋調教的成果。

「太太……我……要拔出來了……不然會射……進去……」沒想到那流浪漢還有點良心,不敢直接射進我愛恬的肚子裡,這一點至少和其他那些泯滅人性的禽獸差多了!

沒想到我的愛恬竟然搖頭,哼哼續續的回答:「可以……射在……裡面。」

「太太,」流浪漢感動得發出呻吟,但他還是有點顧忌,氣喘如牛的說道:「這樣……你會懷孕……而且……而且……」隨著活塞運動的衝刺到最後關頭,他喘得十分厲害,連說了兩個『而且』,目光瞟向我,才又說:「你丈夫……在看……真的可以……這樣嗎……」

這蠢流浪漢根本不知恬早已懷了阿韓的骨肉!

恬羞得不敢抬起臉:「沒關係……你射……裡面……」

「噢……恬……」流浪漢肉體和心靈都得到最大的撫慰,不但發出舒服的歎息,竟還叫喚我愛妻的單名!

我憤怒的在地上掙扎,發出無謂的悶吼抗議。

「我可以……叫你恬嗎……太太……」

恬羞吟了一聲,等於是默許了。

「恬……你真美……噢……恬……」

流浪漢興奮得黑臉都漲紅起來,更硬忍住捨不得射精,賣力挺動豹腰幹活,好似要回報恬對他的體貼。恬的臀肉被撞得波顫變形,胸下一對嫩房若非被另一個流浪漢抓著揉舔,恐怕也是甩得「啪啪」響。

在流浪漢最後一輪猛攻下,恬才剛高潮過的肉體似乎又被點起了火,哼叫的聲音也開始急促大聲起來。

「恬……你縮得……好快……是不是……又要來了……」

「……是……嗚……」

「恬……我愛你……我要射滿……你的肚子……」

「嗚……」恬已經無法再說話,雖然已經高潮過幾次,但這次要來的高潮好像比前幾次都猛烈。

「叫我……的名字……大中……我要射了……」流浪漢插得猛烈,恬被他撞得只能發出幾乎聽不見的哼叫。

「大……中……大中……呃……」恬連喚了兩聲那流浪漢的名字,揚起紅燙的俏臉發出蕩人的激吟,強烈的高潮使她的雪白的腳心都抽筋了。

這時已經要射的流浪漢粗魯地翻過她的身子抱起她,兩人赤裸的身體絲毫沒縫隙的貼在一起,四片乾燙的唇緊緊黏住,濕滑黏膩的舌片也飢渴纏索,我由下而上看到大中的卵袋一鼓一鼓的縮漲,大量濁燙的精漿正灌入我愛妻的子宮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