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妻被人強迫受精(補充篇)

(補充篇十)

我和我心愛的恬捱過飽受屈辱和難過的一晚,白天才休息過,傍晚又再度被阿朋和阿韓那群人帶到同樣那個劇場。這次他們沒像昨天一樣開始就扒光恬身上的衣蔽,而是讓她穿著一條細肩帶的短碎花洋裝,我美麗的愛恬,水靈的眼瞳流露不安與緊張,兩條修長勻細的玉腿緊併,薄軟的衣料貼著苗條有緻的胴體,柔亮的長髮垂瀉在雪白如玉的裸肩上,伴隨幾縷散亂的青絲飄在她粉頰邊,這樣的她無疑是男人心目中仙子與女奴最佳比例的結合,也因此她一站上這個昨天讓她受盡凌辱的表演台,四週觀眾席的肉慾立刻高漲起來。

我今天仍和昨天一樣被他們對待,被扒得一絲不剩,嘴塞了箝口球,五花大綁丟在恬腳邊,下體穿上一件皮革製的貞操褲,龜頭以下的陰莖都讓冰冷的細鐵圈層層緊繞,肛門中插了一根粗大的鐵棍,更慘的是乳頭還被穿了環,鐵鍊連接了乳環和老二,稍動一下都覺得痛不欲生。

今天的舞台也和昨天不一樣,地面鋪了防水的塑膠氣墊,氣墊四邊也有十幾公分的隔牆,在我和恬旁邊有肥皂乳、海綿、毛巾等沐浴用品,還有一個足以坐進五、六個大人的檜木桶,裡頭裝了九分滿的熱水,氤氳的霧氣不斷往上冒著。

「各位觀眾可真是幸運啊,繼昨天欣賞過這位美麗的人妻與客人肛交,還有和大型公狗獸交的大膽春宮秀後,今晚她要為我們表演的節目,將是結合社會公益的精彩秀!」主持人依然是那肥仔,他的開場介紹讓所有人都摸不著頭緒,引起了一陣喧囂!

「什麼社會公益啊!有沒搞錯啊?」

「老子花錢是來看她被SM的!可不是來作公益的!」

「是啊!太亂來了!退票!我要退票!」

那肥仔面對那群快失控觀眾的抗議,仍然笑咪咪的不急不徐說:「大家先別急著罵,如果今晚的節目不精彩,我保證自掏腰包,退十倍的票價還給各位!」

他這麼一說,果然四週的騷動慢慢安靜下來,等完全恢復平靜,他舉起雙手拍了二下,兩名高大的助手一前一後帶著四名衣衫污爛、蓬頭垢面的流浪漢走上舞台,四名流浪漢雙手都被反縛身後,被一條繩子串成一隊,眼睛也被布幪著,就像一群被盲目趕著走的牲畜。

「今天我們讓這位美麗如仙女般的人妻,為這四名街友服務,過年快到了,他們不知道多久沒洗過澡了,我們就作個好事,找個美女陪他們樂一樂,你們說這算不算公益啊?」

聽到肥仔荒唐的解釋,四週的禽獸立刻忘記了先前的不滿,改報以歡呼和吹哨,看來讓我的恬和這四個落魄的骯髒流浪漢淫亂的戲碼,讓他們感到很興奮。

我滿腔屈憤怒視著肥仔,但身體被他們弄成這種樣子,根本無法阻止他們對我的愛恬胡作非為。

恬聽說他們要她服伺那四個渾身髒臭、皮膚上還有許多爛瘡的流浪漢,也是花容慘白,美麗的眼眸中立刻湧滿淚水,她無助地搖頭,聲音中帶著顫泣哀求那肥仔:「不……我不要,求求你別逼我作這種事。」

肥仔豈會饒過她,他拿過一杯像是酒的飲料,遞到恬失去血色的唇前,獰笑地說:「妳的阿韓少爺要妳把這杯酒喝掉,然後就開始服伺這四位客人洗個舒服的澡。」

恬茫然望著那杯不知加了什麼料的酒,緊抿著唇似乎內心正強烈掙扎,我多希望她能抗拒阿韓的淫威,但她到底已不再是我愛的那個恬,她的心和身體早就成為別的男人的所有物,只見她微微發抖的玉手接過那杯酒,把它送到唇間,閉上淚眸緩緩喝下。

肥仔拿回她喝光的酒杯交回給助手,接著粗暴地揪住她微亂的秀髮,讓她淒楚美麗的容顏往上仰,以主人對奴隸的姿態說:「知道怎麼幫男人洗澡吧?要溫柔仔細,把他們都當成是妳丈夫一樣好好服伺,知道嗎?」

恬清麗的臉蛋雖然淚珠不斷滾落,卻不敢違抗阿韓的旨意,她輕輕點了一下頭,嘴唇微動,雖然聲音很小,卻能分辨她是在回答『知道』。

肥仔滿意地鬆開她的頭髮:「去吧!」

恬走到第一個流浪漢面前,用她白嫩的蔥指發抖地解那流浪漢上衣鈕釦,隨著扣子逐一解開,流浪漢赤裸的上身也慢慢展現出來,雖然他長相庸呆,但體格卻出乎意料的好,胸膛又厚又寬,鬆開所有鈕扣後,恬動作輕柔地將他衣服往後拉,由於流浪漢雙手被綁在身後,因此衣服不能完全脫掉,仍然纏在手腕上。

接著恬慢慢蹲下去,低著臉羞怯地找到流浪漢褲頭的拉鍊,不敢正視前方,緊張的將拉鍊往下拉,隨著拉鍊的鬆脫,褲子自然滑落到腳邊,那流浪漢竟沒穿內褲,只見雜亂的毛叢中,一條粗黑的肉屌就垂在他兩腿間。

恬的頭垂得更低,害羞的不敢多看一眼。肥仔讓助手先將那名流浪漢與其他流浪漢間連繫的繩子解開,也把他幪眼的黑布拿下,要我的恬先幫他洗淨身體。流浪漢恢復視力,看到竟是恬這麼楚楚美麗的女人跪在他面前服侍他,生理立刻有了強烈的反應,那條原本還垂掛著的肉屌,馬上慢慢舉高,像灌氣一般伸長也變粗了。

「哇!已經翹起來了啊!這位老兄很不錯喔!漂亮的太太最喜歡這種強壯的男人了,對不對啊?」可恨的肥仔嘲弄著可憐的恬。

「我不……」恬羞恥地搖頭,但肥仔抬起她的臉蛋,大家看到她雙頰暈紅,顯然已動了情慾。

「好好幫新老公洗乾淨身體,我就讓妳今晚有個難忘的洞房夜。」肥仔說。

恬羞得睫毛顫抖,等肥仔放開她的臉,她和那流浪漢一起被推到裝熱水的大木桶旁,在眾目睽睽下,恬輕咬著唇,紅著臉先用自己的手體貼地試了水溫,然後舀起一小勺,眼睛仍是不敢看那流浪漢,溫柔地從他肩上緩緩淋下一點,然後小聲羞怯地問:「水……溫……可以嗎?」

流浪漢也緊張發抖的回答:「很……很……剛好……謝謝!」

我的妻子在我眼前這樣服侍一名陌生男人洗澡,讓我屈辱得不如死去。她蹲下去將沐浴乳擠在手心上,微顫的玉手輕輕塗抹在流浪漢厚實的胸肌。雪白美麗的手輕輕在古銅的肌肉上製造出泡沫,被丟在他們腿邊,看著愛妻為漢子洗浴的我,都聽見流浪漢呼吸的鼻息愈來愈濃濁。

在那麼多人還有丈夫的目光圍觀下,恬也羞得不知所措,她在同一個地方抹了許久,才又鼓起勇氣慢慢往下,手指劃過流浪漢胸前兩點乳頭,那天殺的流浪鬼竟發出一聲暢快的低吟。這個聲音引起肥仔的興趣,他突然抓住恬的頭髮,淫笑地說:「等一下,重點部位要用舌頭徹底清潔才行!」

恬一臉迷惘地看著那肥仔,顯然不知道他的意思。

肥仔指著流浪漢已經硬起來的乳頭,說:「這個地方要用妳淫蕩的小舌頭好好清潔一下。」

恬咬了咬唇,順從地點了一下頭,肥仔這才鬆開她頭髮。我看見我的恬,像小鳥依人般把暈燙的臉蛋貼近流浪漢的胸膛,我的胸口像被灌滿氣般的難受,那種感覺比昨天看恬被狗插入還難受,連流浪漢都能享受美麗的恬如此溫存,我這正牌的丈夫卻連碰到她一下都不被允許,還要被弄成這種比死還難堪的模樣,目睹正發生在眼前的事。

恬粉紅軟嫩的香舌從誘人的雙唇中吐出來,羞怯的舔在流浪漢黝黑乳頭上,流浪漢像被電流通過般劇顫了一下,口中發出更淫穢的呻吟聲,仰躺在他腳邊的我,看到他兩腿間強壯的肉屌也同時抖了兩下。四週的觀眾又一陣爆笑。

恬閉著眼,滿臉羞紅地默默濡舔男人敏感的胸點,流浪漢臉上盡是酥麻銷魂的表情,他那雙光赤的大腳,都因身體承受快感襲擊而腳趾扭得緊緊的。但恬舔歸舔,雙手和身體還是和流浪漢保持距離而沒貼觸在一起,肥仔走到她身後,突然將她推到流浪漢身上,笑道:「太太今天怎麼這麼矜持,去和新老公抱在一起啊!抱著舔不是比較甜蜜嗎?」

恬被突如其來的一推嚇了一跳,口中也輕哼一聲,不過她竟然沒有反抗肥仔的意思,羞赧地用她玉臂環住流浪漢的腰,又閉上眼低首輕吻他的乳頭。流浪漢可能從沒這種美女自動投懷送抱的經驗,我看他已經亢奮到脖子冒出青筋,咬著唇發出『哦~~哦~~』的呻吟,高舉的肉棒前端,馬眼還滲出透明的黏汁,變成一條水柱掛在龜頭下搖晃。

肥仔為了幫恬和那流浪漢升溫助興,又出其不意地舀了一瓢熱水,朝恬和那流浪漢潑去,恬激吟了一聲,竟將那流浪漢抱得更緊,濕透的衣衫緊貼著她火熱胴體,她和流浪漢赤裸精壯的身體緊緊擁在一起,濕裙下襬已縮到大腿的極限,健美勻細的雙腿足以讓所有男人瘋狂,肩上的細帶也掉到藕臂上。

「新郎別害羞啊,也要主動一點抱著新娘吧!」可恨的肥仔,竟把我美麗的妻子和流浪漢配成一對。

流浪漢在肥仔的鼓勵下,雙手也繞到恬優雅的弧腰後,猛然的將她按緊在自己身上,他的動作很笨拙,力道又粗魯,恬被他強壯的粗臂壓得喘不過氣,又發出一聲呻喘,這種呻喘,又被那些禽獸解讀為她在興奮,一波波不堪入耳的嘲笑讓我恨不得此刻就把頭埋進那桶熱水裡淹死算了!

等我因屈憤而一片空白的大腦恢復思考,已看到恬在為那流浪漢清洗那條又粗又翹的大肉棍了,她用沐浴乳和雙手溫柔地套撫那條青筋暴凸、雄糾糾氣昂昂的陽物,流浪漢把牙齒咬得咯咯作響,但我也發現恬的神情不對勁,秀麗的眉頭微蹙,水眸如絲,小嘴發出嗯嗯哼哼的呻吟,臉蛋紅得發燙,喘息也顯得紛亂,好似也正忍受著體內情慾。

她的腰身以下不安地扭動,我目光沿著她誘人的曲線往下看,竟發現跪在地上的性感雙腿分開,流浪漢的髒腳伸進她濕皺的裙底,正用腳趾在摳弄裡頭的肉花。看到這幕情景,我憤怒地扭動被綑綁成肉條的身體,想學蛆一樣爬過去阻止流浪漢如此淫辱我的愛恬,卻馬上嚐到了苦頭,由於過度劇烈的動作馬上牽動我剛才才穿的乳環和陰莖扣,新傷的劇痛令我蜷縮成一團再也不敢亂動。

恬用水將流浪漢翹起來的巨大肉棒沖乾淨後,毫不知恥地吐出柔嫩的香舌,抓著比她手圍還粗的陰莖,為他舔去馬眼裡不斷滲出來的黏液。流浪漢也學得很快,在恬私處翻弄的腳趾完全控制了恬的肉慾,我看恬幾次都快跪不住,雪白的胳臂緊緊箍著流浪漢毛茸茸的大腿才能支撐身體。

這時肥仔又繞過來,手拿著一根藤條,出其不意朝她大腿抽下,白嫩的肌膚立刻浮出一條鮮紅的笞痕,恬痛得整個人摟緊那流浪漢發出悲鳴。

肥仔用藤條抬起她的下巴,命令道:「不是叫妳舔棒棒糖,整條吞進嘴裡去吮乾淨會不會?」

恬忍痛噙著淚,張啟許多男人想要的小嘴,含進脹硬發紫的大肉菇,慢慢往下吞入那根微彎上翹的怒棍,只是以她有限的口腔容量,最多也只吞到三分之一就是盡頭了,她抓著還露在唇外的男根,努力地吮吃起來。

肥仔這時又拿出一把利剪,沿著她背上濕透的連身短洋裝往下剪開,白皙優美的象牙背裸露出來,一直到屁股都完全暴露,這時那件濕布已經不能再為美麗的主人遮掩什麼了,柔軟乳球在半遮半掩下抖動,只要再輕輕拿掉掛在她雙臂上的肩繩,她就身無寸縷,只剩柔嫩纖足還鬆鬆踩著的高跟涼鞋而已。

這時助手突然又把流浪漢的雙手扭到背後用麻繩牢捆起來,肥仔拉起恬的頭髮,讓她小嘴脫離濕亮的粗怒肉棍,吐出龜頭的剎那,還發出『啵!』的響聲,一條晶亮的涎液牽在玉唇與馬眼間。

「這麼粗又這麼翹的肉棒,妳一定想要吧?」肥仔揪著恬濕亂的秀髮問道。

恬呼吸急亂,用哀求的眼神看著肥仔,泣聲說:「別……別逼我……」

肥仔獰笑道:「逼妳?誰逼妳了?妳不想要就算了!我給妳五秒鐘考慮,如果不想要,我馬上叫人把他帶下去。一、二、三……」

「等……等一……下……」恬閉上眼羞顫的啟唇。

「嘿嘿……還是會想要吧?像妳體質這麼淫亂的女人,又喝了那杯我給妳加春藥的酒,我就不信妳會不想要這根又粗又大的肉棒!」

我這才證實,果然肥仔給她喝的那杯酒是有問題的!不過恬的身體自從被他們開發調教過後,體質變得敏感易動情,也是不爭而悲慘的事實。

「他現在被我們綁起來,妳要的話,就必須自己爬到他身上弄進去才行。」肥仔說。我又知道他們再度把流浪漢雙手反綁的原因了,竟是要我的恬主動和他結合,這對我而言簡直是極盡的屈辱!

恬微咬著唇,羞低著臉,慢慢將還掛在嫩臂上的破洋裝褪掉,洋裝落地,雪白胴體完全赤裸在流浪漢眼前的剎那,他眼都直了,結結巴巴的說:「太……太太……妳……真美……」

肥仔突然一藤條鞭在流浪漢的背上,罵道:「還什麼太太!她今晚是你的新娘,以後就要叫她親老婆,知道嗎?叫一次來聽聽!」

流浪漢漲紅了臉,他這輩子從沒想過自己會有新娘子,而且是恬這種如天上仙子般的美人,他呼吸濃濁、語氣雜亂的問:「我……我可以……可以嗎?……這樣的稱呼……」

流浪漢本來是在問肥仔,但肥仔卻用藤條抬高恬暈紅的鵝蛋臉,問她:「妳親丈夫在問妳呢!快答話啊!他可以叫妳親老婆嗎?可以這樣叫的話,今晚才能讓你們洞房喔!」

恬『嚶』的羞喘一聲,眼淚都快滾出來,但終究還是點了下頭。流浪漢興奮得說話舌頭打結更厲害了:「親……老婆……妳是……我……我的……新娘……快……快……洞房……我要妳……妳的人……」

肥仔還不放過恬,將她的臉抬得更高,說:「妳的新郎都這樣叫妳了,妳也要叫他一聲親老公來聽聽吧!」

恬雙唇微抖,遲疑了幾秒,終於聽到她如蚊聲的羞喚:「親……老公……」

「去吧,可以讓你們洞房了!」肥仔這才放下她的臉。

在四面圍觀禽獸的爆笑聲中,恬雙臂環緊流浪漢的脖子,將一條修長美麗的玉腿抬高到流浪漢的腰際,墊高另一腳的鞋尖,努力想為濕漉漉的嫩穴找到填塞物,但流浪漢身高比她高許多,那條肉棍又往上翹,恬的私處根本無法套到肉棍的頂端,幾經努力,她已嬌喘不止,裸背上全是閃爍的水光。

肥仔見狀把我拖到她的腳邊,要我趴在地上,說:「妳可以踩在這廢物的背上,這樣高度一定夠了。」

我發出憤怒的嗚吼,恬也悲哀地搖頭,泣聲說:「我不能這樣……不能這樣對他……」

肥仔卻不理會我的憤怒和她的抗拒,硬是抓起她的纖足踩在我背上,恬腳上的高跟鞋踩得我痛不欲生,在我非自願的幫助下,她終於順利地和那流浪漢緊密交合了!

她摟著流浪漢的脖子,兩條美腿不知恥地盤緊流浪漢的腰圍,在這種親密姿勢中,大肉棒完全進入她體內,恬滿足得全身顫抖,口中發出激動的呻吟,早已把為她身受痛楚的合法丈夫拋諸腦後。

「親……老婆……我……好舒服……我從沒……這麼快樂過……噢……」流浪漢嘴裡不乾不淨的喊著,恬整個人貼在他身上,兩人臉頰相觸,乳胸互擠,恬主動地抬動屁股,讓大肉棒在緊纏的嫩屄中滑動。

「噢……妳也……舒服嗎……親老婆……」流浪漢半呻半喘的問。

恬把臉埋在男人肩上,喘著氣羞顫的說:「你……你也要動……」

流浪漢這才覺醒,急忙開始挺動腰部,這下肉棒撞擊嫩穴的力道加大,恬的吟叫也更激烈暢快起來。

「親老婆……我這樣……可以嗎……」

「老公……我好……舒服……你的……好大……嗚……好大……」恬和那一無是處的流浪漢竟真的以『老公』、『老婆』這種無恥的稱呼彼此喚叫,我真的想一頭撞死在表演台上。

恬的體力有限,幾度腿都從流浪漢的腰上滑下來,兩人的四片燙唇不知何時已緊緊黏在一起,香嫩的舌片和那流浪漢的臭舌貪婪地纏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