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女副總

交了黃金會員的錢,泡在一個成人交友網裡,無意看到一對廣州的夫妻,上面有幾張不錯的相片。

相片是老婆穿著性感內衣拍的,有一張露出一點毛,看得出身材很好。翻著翻著,看到一張露到下唇的,感覺跟公司的Y總很像。於是特別留意其它的相片。

這個Y總,是從山東來的一個部門經理,很嚴肅。在公司口碑很差,什麼費用,都壓著扣著,又經常去老總面前打小報告,可以說,在低層群眾裡面,沒一個喜歡她的。因為她同時還是公司的副總經理,所以我們都叫她Y總。

我這人呢,在公司屬於實幹型,從不樹敵,不站邊,所以上至老總,下至清潔阿姨,都一般應付,關係不好不壞。所以包括對Y總,我也沒有什麼特別成見。

她將近40歲的樣子,剛進公司,覺得她長得實在寒磣。有一點點牙哨,髮型又差,典型的公司老姑婆型。

有一次跟市裡的領導吃飯,她陪在老總旁邊。那些領導不斷敬她酒,不停說老總身邊美女一定要喝。

我當時就想,我了個去,這也叫美女。後來才知道,這個女人不簡單,老公可是個人物,省委裡當官。而且,漸漸地留意到,其實Y總雖然咋一看不怎麼樣,不過看多了,的確透出一種東方美女的韻色。而且她皮膚又白又細,只是肉露得少,之前並不留意。

後來開會,我經常被安排在坐在她後面,更是在近距離看到她的皮膚,真的是晶瑩剔透,粉嫩雪白。

今年開始,不知道她受什麼刺激,突然穿著變了風格,經常穿一些突顯身材的連衣裙,把那柔美的身段襯得婀娜多姿。

開會的時候,看著她那渾圓的屁股,和突顯內褲邊緣,小弟是幾欲不能自己,在會議室都偷偷硬起為了。

當我看到交友網站上這個跟Y總很像的人,雖然沒露完臉,但同樣是出色的身材和肌膚,我不得不細心留意起來。

終於在一張看到一張讓我驚喜的地方――相片裡的女人,肩膀靠脖子的地方有一顆比較明顯的痣。我就想著,第二天去公司留意觀察一下,如果Y總也有,那極有可能就是她。

這個世界呢,往往是出人意料的,平時端莊嚴肅的女人,可能私下另一面,更是極其放蕩不堪的。

之前陣子,就聽到女同事開她玩笑說:「你們發現沒,最近Y總氣色好好哦,而且穿衣都很時尚。」

我記得,那時Y總只是淡淡地笑。現在想來,未必不是性生活玩了什麼刺激的事,才受到滋養的。

於是,馬上加了站裡留下的QQ號(黃金會員可見)。【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一陣寒暄後,算是認識,說是在這邊上班,老公是公務員。她用的是小號,完全沒有任何資訊。初次交談,比較生冷,問了她有沒有找到合適的,她說很少,隨緣,之後就去睡覺了。

第二天,到處留意Y總的身影,總是無緣碰上。

好不容易在一起上廁所的時候遇上,穿的卻是襯衣,看不到肩膀。

接連幾天都是這樣,公司上班都要求工裝,這樣下去,我很難看到到底是不是她。其間我又進入她的QQ空間(就是公司裡用的QQ,不是之前那個),想找有沒有相片,怎奈都沒有後面的,大失所望。

白天那個小號基本不在線上,只到晚上,才偶爾上線。多時晚晚守著,逮著她就聊,又不敢造次多問。東一句西一句的聊,感覺她也不是很熱心,畢竟太陌生了,我又不是很會討女人喜歡。

但終究,套得出她最近曾經玩過3P,也單獨和情人去開房。她說結婚太久了,婚內的性生活淡如開心,出去一玩,感覺完全High了,太刺激了。高潮也多了,水也多了。

問她老公是什麼態度,她說就是他提出的。不過基本上是我問她答,感覺比較被動,要不是懷疑著對她是Y總的一絲期待,我想我真是沒法堅持聊下去。

時間過了一個月,這事漸漸也淡了,因為一直沒碰上Y總穿上可以看到肩膀的衣服,而且網上那個號實在不好聊。有時聊著聊著她就下線了,也不說什麼,感覺太陌生了。加上項目出差,一去一個星期。

直到有一天,下班進電梯,看到Y總,突然看到她已經卸了工服換上普通的衣服。我靈光一閃,機不可失,時不我待,趕緊想辦法擠到後面。

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大家一擠,Y總居然趕巧不巧站在我前面。而且讓我驚喜的,她的右邊肩膀靠脖子上,不正是一顆痣嗎?原來,她真的是那個淫娃,平時端莊正經,嚴肅可惡,背地裡淫蕩下賤,玩3P,玩偷漢子的女人。

這之後的時間,我對這個女人真是有點日思夜想,不管是在那個小號,或是公司。見了她,總是忍不住多看幾眼,下班遇上,也特意跟著她走一段攀談起來。

平時和她本來就有點業務來往,現在但凡她找到我,我更熱心了,而看她的眼神,我自己都覺得比較帶著不一樣的感覺,不知道她會不會感覺到。

因為這層關係,我跟她小號的聊天,更有耐心,漸漸地,也越來越熟。

要知道,每到一定地步,女人其實比男人更急於要對方相片。這讓我有點苦惱,萬一她看到是我就斷了聯繫。那我不是白操心這麼久?

於是頭一次,我說我這台電腦公司的,沒有相片,等我回家上了到時發給她。她也沒有多問強要,繼續聊別的。

其實大家肯定知道,現在誰的手機不能拍照,真要是給,隨便拍一張就是。不過她一直是這樣,聊不多,也不主動多少。雖然我們基本上聊天的內容都是跟性有關,我問什麼她也回答,但是那種你問我答,你不問我不答,她也不主動問的人。

有一次週末回家裡(另外一個城市),老婆不在家,我就開號,看到她的小號線上,就聊。

她說昨晚和人3P了。我很意外,她主動說。於是聊了很多,聊起她的感受,她這次說得較多,而且細緻,說這個男的舔得她好舒服,水流了一大片,兩個男的射了她6次,很滿足。還說要是有機會,真想試試三個男的看是怎樣。

我想,真是夠淫蕩啊,一想到平時的她,下面硬到快爆了。

我直接跟她說,「聽你這麼說,我下面都硬到不行了。」

她說她想看,於是我拍了張下面的。她看了說不錯,真的好硬。她說看了想吃,又流水了。

於是我要她拍一張看,她說不方便。我說隔著內褲也行。

後來她就拍了張隔內褲的。然後說想看我臉,當時我太興奮了,看著她發的圖片打飛機。想想,搏了,要麼成了有得搞,要麼黃了以後不想這麼多。於是發了張照片給她。

隔了半響,我以為她一定驚到不行了吧,也許跟我發現是她的時候一樣驚呀。這時,QQ跳出資訊:「長得不錯,斯斯文文的,跟下面不太配。」

我一聽,大鬆一口氣,知道她起碼對我不反感,也不至於馬上斷。

於是我們繼續聊,我依然裝著不知道是她。想到她明知道是自己同事,還一直聊,沒准心裡也在想著被我搞;又想著沒准哪天可以上她,心裡美滋滋的,又興奮,打幾下手槍就射了。

我告訴了她,她說看一下射了多少。

我拍給她看,她說:「好多,真可惜。」

我說:「你喜歡嗎,我射你內裡。」

她說:「好啊,我也流了好多水。」

接下來的日子,我們天天晚上聊。她對我越來越好奇,什麼都問。我女朋友哪裡的,什麼工作,我們經常做嗎之類的。幾乎是和以前倒過來,變成她不停問我,我不停答。但是很明顯,她肯定是對我有意思了。

我又經常下班故意湊著她一起走,閒聊回家。

在現實中,一般是聊她兒子的事。有時她會裝著不知道,問我女友的事,其實她在小號早問過了。

我心裡就很想笑,這種關係和氣氛,真的很微妙。我知道她的另一面,她也知道我的另一面,但是我知道她知道我,她卻不知道我知道她。我們的這層關係,加速我們之間的曖昧,卻阻礙著這層關係徹底捅破。

如果說之前的故事,已經是我們淫蕩的開始,那接下來的這個安排,可以說是我們註定發生關係的直接因素。

我們一同被安排到一個項目出差,她作為負責人要提前一天去,我做為技術也要提前一天。其他的同事則第二天晚上才去,意思是我和她相當於單獨一起出差。

房子是公司訂好的,我們住在隔壁。

忙完公司的事,我們一起回酒店。道了晚安,我們各自回房,我一直心猿意馬,想著她的淫處。

洗完澡,趕緊開號,看到她已經線上。於是就聊起來,故意問她在幹嘛。她說出差在外,剛洗澡。

我說了一些愛美的話,又挑逗她。我說我也是出差在酒店,真想搞她,我赤裸裸地表達我的情欲。

她好像也很迎合,說:「今晚性欲也很強,真希望找個人好好幹一場。」

我說:「你沒有男同事一起嗎?」

她說:「有啊!!不過總不能去勾引他吧。」

我心裡猛跳,心想機會真的來了,繼續在試探她。我說:「怎麼不行,同事不是最多曖昧嘛,我也是跟一上女同事出差,她很性感,我跟著她,一天都硬著,有時真想從後來幹她。」

她說:「真的嗎?」

我說:「是啊,她就是在我隔壁,估計現在正洗澡光著身子呢。」

她說:「那你不過去搞她?」

我說:「你知道,男勾女難,女勾男易。」

我興奮極了,心想今晚不幹你,我就枉為人世了。果斷吃了上次吃剩的半粒偉哥。

偉哥這東西,是題外話。上次吃半顆,把女友搞到腫。我本身性功能很好,不過吃了,更是如虎添翼,怎麼說呢?首先,吃了這東西,你的雞巴是從頭到尾同一硬度,射了也非常硬。我當時偷試,搞得女人叫聲連連,高潮了三次。

現在這種時候,真的是派上大用場。

吃完我繼續撩撥她,說:「你過去勾引他嘛。」

她說:「你壞啊,讓我去勾引人,自己不去,你不也有個同事在旁邊嗎?」

我說:「你不用勾引,你就過去叫他給你個風筒,說你的壞了。你不要穿內衣,只穿睡衣,看他會不會受不了奸了你。」

她說:「這樣太丟臉了,不去!」

她說:「你去吧,你斯斯文文的,你去借個風筒。」

我了個去,我要的正是她這話。

大家留意了,此時她還不清楚我知道她就是淫婦,她這麼跟我說,明擺著說叫我去搞她,但又不用她找臺階下。

我說:「你以為我不敢啊,我這就去給你,待會操完回來告訴你,不過操上了就睡她那了。」

她說:「好啊,你快去!」

於是我收拾好,刷了牙,就過去敲門了。心裡還是忐忑,一是興奮,二還是興奮,三是緊張。

敲了好久,她才在裡面遠處問,「誰啊?」

我在想,淫娃,你裝吧。我說:「是我。」

她說:「等會!」裝著磨蹭了一下,才跑過來開門。

我看她臉紅朴樸的,穿著睡衣,寬的,真沒奶罩。我說:「Y總,我風筒壞了,用一下你的,沒睡吧。」

她說:「沒呢,進來吧。」於是我進去了。

進去了,她顯得有點局促,坐到床上看電視。這得說明,她真的是心細的人,燈開得很少,房間昏暗。我在找機會,又不唐突,想著不能不唐突的機會。

楞在那裡看電視,也不催我去拿風筒。其實我們之間不言自明,她知道我是誰,過來要幹嘛,我也知道她要我過來幹嘛。只是大家一時卻找不到開始的機會。

「我倒杯水給你,你先坐。」

於是她站起來,轉過身,背向我倒水。機不可失,我迅速走過去,從後面抱住她。她嬌喘一聲,「你幹嘛?」

「讓我抱。」

我不多說,一個很溫暖,很正派的抱。還好偉哥還沒發力,我下面還沒有全硬。

「別這樣。」她說,微略掙扎。

我什麼都沒說,緊緊抱著她,吻她的頭髮。Y總有點顫抖,但卻不掙扎了。

我也算過來人,知道可以進一步了。於是親她的脖子,耳朵。她報以嬌喘,扭動頭。我趁機吻上她的嘴。她躲開,欲拒還迎。

我狠狠地把手往上抓她的奶,沒有奶罩,奶子好大,軟軟的,不如年輕人結實。睡衣很軟很薄,質感上乘。

我下面已經硬了,頂在她屁股上。我急欲探她究竟,看她是不是濕了。把她推倒在床上,拉她的睡衣,其實是睡裙,下擺並不長。

她阻擋,輕聲尖叫,顯得很大的堅心。但我知道,她在擺架式,做形式,在我眼裡,只是一種情調。當然,我也要配合這種情調,於是我抓實她的手,壓在旁邊,用嘴咬她的睡裙,一點點往上扯。

她沒穿內褲!光潔的大腿,黑亮的陰毛,滑溜的腹部,展現了……

我附下身,先親她的小肚子。生過小孩,有那個什麼紋。我感到她的手放鬆了,於是抱著她的臀部,一路親下來。

她抓住我的頭,像是往上拉,又像是往下壓。

到了陰部,早已滑溜溜的,淫液四溢。我舌頭封上去,她啊一聲大叫。

我雙手伸上去捏她的奶子,一邊挑逗她的陰蒂,硬了,已經突出。這時她馬上放開了呻吟,「啊,好舒服……不行了,快進來,操我。」

我也不客氣,先來個快炮,今晚有你受的。於是調整位置,把她拖到床邊。

她又是一聲驚叫,「啊」

我把龜頭直接對準她濕漉漉的騷穴,慢慢就擠進去了……滑啊,雖然不可能特別緊。

「怎麼這麼硬啊!」她問。

我說:「我想操你好久了。」

「你好壞啊!」她說。

我說:「一進公司看到你就想你了。」我明顯說了謊話。

她沒懷疑我的謊話,因為我非常大力地,大幅度地抽插,她不斷淫叫,啊啊哦哦變換著呻吟。

我總是把龜頭退到陰道口,然後大刀插進去,次次入肉十分,拍拍作響。Y總的淫液果真不少,打濕了我們交合的地方。

我把右手拇指伸進她嘴裡,她含吮不止,有如舔雞巴。抽了大概五六分鐘,注意,是連續不斷,沒戴套,Y總一陣抽搐,右手頂著我的腹部,示意我不要動了,一聲帶哭腔的長叫「啊……」來高潮了。

她下面不斷抽搐了有十幾下,慢慢平復放鬆。我雞巴還硬硬的插在裡面。Y總拉過枕頭,死死抱著,夾緊雙腿。直過了三四分鐘,才慢慢鬆懈。

於是我把她的嬌腿抱在胸前,果然細皮嫩肉,一點不像快40的女人。輕輕地又慢慢抽動起來。高潮過後的她,真的異常敏感,我每輕抽輕插,她都倒吸大氣,噢噢連連,叫我不要動,慢點。我動幾下,她的手又來擋幾下。

於是我放開她的腿,雙手環過她腋下,緊緊抱著她。她也毫無嬌羞地跟我親起嘴來。

我們口水互送,舌頭互絞,慢慢地,她自己又扭屁股來。於是我又開始抽插,漸漸加快。

很快這個淫娃,就張開雙腿,環在我腰,任我擺弄。既然是第二度了,當然要換個姿勢。我拉她又臂,用力扯起,順勢一提一送,換成她坐在我雞巴上。

她也不客氣,開始是前後搖,閉著眼晴。一會掙開看我,我正盯著她。她還是無限淫態,似不過癮,改成上下直起直落,又是拍拍有聲。

「啊……啊……啊……呃……」淫聲浪語,兩個肉波一跳一躍。

女人畢竟欠體力,這樣插了百把兩百下,她已嬌喘不已。我拉她扒到我身上,輕輕抬起屁股,我在下面猛刺。

隨著我速度的加快和瘋狂,她也「啊啊啊啊啊 」地叫不已,只不過分把鐘,我說:「我要射了。」

她啊啊啊之餘,還擠出句,「快,我也要到了!」

於是我使出混身力量衝殺,在她再次抽搐長啊一聲的時候,雞巴死死地頂在她最深處,足足射了五六下。

能同時高潮,人生性之至美,我們互上抱得緊緊地,感受著一起達到巔峰的高潮。偉哥的原故,我的雞巴一直硬在裡面。

她無限感慨:「你怎麼這麼硬啊,漲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