肛辱少女

而在其它路人的眼里,一名穿著整齊的上班族中年男子,摟著一名明顯年幼的女學生,一路往賓館走去,這是多麼司空見慣的援助交際,就這樣,一名清純的女孩子,就在眾人的無視之中,被黑夜吞沒。

優香模糊的視線漸漸回復了焦距,最先映入她眼中的是,一片十分華麗的天花板,安靜的四周,有著微弱的音樂聲傳來,優香記得她曾經听過這首曲調,但是卻想不起那是什麼。

下顎的酸麻,讓優香迅速的恢復神智,她驚訝的發現,她全身上下都無法動彈,左手被綁在左腳上,右手被綁在右腳上,整個人就像是等待解剖的青蛙一樣,躺在柔軟的床上,但更令她驚訝的是,她是全裸的。

「你醒了嗎?可愛的女孩。」

一名中年男子也是赤裸著的跪坐在優香的兩腿間,他把優香帶來旅館之後,趁著她昏沉的時間里,把她綁成了這種姿勢之後,用著期待的眼光,等待著優香醒來。

學生服被脫下,整齊的折迭在一旁,優香赤裸的女體被一些特殊的道具束縛著,口中塞著有洞的鉗口球,不僅阻絕了優香的一切呼救,也讓唾液不停的從口里溢出雙手雙腳上扣著的皮帶,既柔軟又強韌,綁得優香無法掙扎,也不至于傷害到優香的身體,簡單的道具,使用在國中生發育中的肉體上,呈現著一種青澀的淫靡。

「嗚嗚嗚嗚…」

被陌生男子補虜,又以全身赤裸的狀態捆綁,優香雖然不認識眼前的中年男子,但她不用思考也知道男子想要做些什麼,恐懼和羞愧的感覺涌現,鉗口球中發出優香嗚咽的呼救,她瞪大的雙眼溢滿淚水,用力的扭動身子後退,將床單弄得發皺。

「掙扎是沒有用的,我的好女孩,別擔心,我對你的處女一點興趣也沒有。」

男子抓住優香的腰,把她拉高,讓優香以頭下腳上的姿態靠在他身上,男子的臉正對著優香還濕潤著的蜜穴,由上朝下,對著哭泣的優香微笑。

男子張嘴,貼合在優香菊穴上,火熱的舌頭侵入了菊穴里,他靈巧的旋轉著,把保持緊閉的菊穴撐開,也許是在電車上已被手指先行通過的原故,優香的菊穴很輕易的就接受了舌頭的入侵。

「嗚!!啊啊…啊!」

優香直起背,被綁起的手腳一陣亂動,口中也發出了意義不明的呻吟聲莫名的濕熱觸感從菊穴口鑽進了優香的神經里,那股觸感,像是一條充滿了整條腸道的泥鰍,在那狹窄的幽徑游動,但卻又像是一條鑽進心里的蛇,在啃噬著她抗拒的心。

(嗯……怎麼會……那里是屁眼啊……啊啊……好……麻……)

男子仔細的舔吮著每一處皺折,溫柔的像是在對著嘴接吻一般,讓口中不停分泌出的唾液,隨著舌頭的深入,而滴垂在腸道深處,黏稠的唾液緩慢的沿著肉壁滑落,優香甚至可以感覺得到,自己的腸道正逐漸被火熱的液體填滿。

(啊啊……屁眼里面好熱……我的身體好熱……)

房間里有冷氣,但室溫卻無法使優香不停上升的體溫下降,感受到貼在自己身上的優香體溫,男子更加溫柔的扭動著舌頭,用著不同角度,去刺激著腸道內側,偶而是旋轉,偶而是進出,偶而是挑動,優香癱軟的身子也跟著顫動,不自覺的顫動,開始歡迎的顫動。

以菊穴為中心,濕熱的快感不停擴散,緊鄰著一層肉壁的小穴首當其沖,誠實的分泌著淫蜜,微微張開的處女花唇,也像是在喘息一般,已被淫液染得濕亮。

(好深……不行……啊!)

倒躺的頭有些充血,加上從腸子里逆流的唾液推擠,讓優香有些嘔吐的感覺,但是從菊穴擴散到身體深處的酸麻感覺,像酒一樣,讓她沈醉在肛門的高潮之中。

「呃…嗚啊啊啊!」

舌頭頂著鉗口球顫動,優香發出了一聲連鉗口球都無法抑止的淫喊聲,回蕩在隔音良好的房間里。

「呵…呵…」

優香高潮過後的肉體閃耀著汗珠,在昏暗的燈光照射下,有種成熟女人的媚態,少女不大的嫩乳喘息著,享受著不適合她年齡的高潮滋味,雖然是第二次了,但優香還是感到難以承受而敏感的肉穴在高潮過後,還在不停的吐著淫液,淫液下滑,滑進了還沒閉上的菊穴里。

「很舒服吧!我的好女孩,當我從電車上一見到你以後,就知道你有這方面的資質,你淫亂的肛門比陰戶甜美十倍,期待吧!我會讓你再也無法忘記今天的感覺。」

男子抱著優香,表白自己就是那位電車色狼,他用著才剛進入過菊穴里的舌頭,在優香的臉上舔吮著優香唾液的痕跡,他溫柔的動作甚至讓優香有種被愛的錯覺。

「嗯…」

悶哼一聲,優香的姿勢從仰躺變成了跪趴著,力氣被抽空的她任由男子擺弄她的身體,她側著臉,小巧隆起的胸部壓在床上,跪著打開的雙腿高高厥起了臀部,兩個同樣濕潤的洞穴毫無遮掩的暴露在男子面前。

男子手指逗弄著肉縫和菊穴,還是處女的蜜穴還是緊實,已不算是處女的菊穴,以變得柔軟又富有彈性;他沾起淫液,搓弄著手指尖的濕滑,接著,他拿出了優香從來也沒見過的細長物體。

「好玩吧!這細長的小東西會帶給你更多的快樂的。」

一條白色細長,像是由許多的小珠子串連起來的電動按摩棒,在優香眼前震動,旋轉,男子像是在展示著它的功能,不停玩著開關,讓優香能夠清楚的看見按摩棒啟動時的樣子。

「嗯嗚嗯呃…」

還沒聯想到按摩棒的功用,優香就先品嘗到了按摩棒的滋味,就如同男人所表現出的執著,按摩棒理所當然的插入了菊穴里,比手指還深入,比舌頭還靈活的按摩棒,攻擊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方。

(啊……我要瘋了……救命……我要被弄壞了……屁眼要壞了……)

數十種斑斕的火花交錯在優香腦海里,她咬著的鉗口球噴出了唾液,雙手拳頭握緊,緊繃著身子,承受這新一層的刺激。

「嗯!嗯!嗯!嗯!嗯!嗯!…」

從背後抱著優香,隨著按摩棒震動而震動的優香,而優香的呻吟聲也是震動的,男子舔吮著優香背上的汗珠,一口一口的吸吮,由下而上,不停的來回,在她嬌小的背上留下了無數的紅色吻痕,如果說按摩棒是縱向的貫穿著優香,那麼男子的吻就是橫向的貫穿,兩種沖擊在優香體內相遇,在她稚嫩的身體里,引爆著火花。

(……我……好熱……啊……)

對著床,優香的唾液累積成一灘混著氣泡的水劬,她的意識里,已經沒有背部的存在,因為男子那充滿魔力的雙唇,已逐漸將優香融化,每一吻,都像是掠過整片背部的火,融解了優香的心。

長久被忽略的雙乳,也終于受到了男子的青睞,發育中的雙乳,有著滑嫩的肌膚,和少女獨有的絕佳彈性,男子握住優香小巧的全部,配合著嘴上的動作,或輕或重的姿意撫弄。

只是男子的溫柔並沒有持續太久,當意識恍惚的優香已經沉沒在這性的泥沼里以後,男子便從優香身上離開,將按摩棒的開關,一下子開到最強。

「咿啊啊啊…嗯…啊啊啊…!!」

按摩棒以剛才速度的三倍在旋轉震動著,狂亂的按摩棒在優香腸道里橫沖直撞,尤其是尖端部分,每一次的左右甩動,都像是有人在扯動優香的全部內髒,這比手指還細的小東西幾乎要把優香逼至瘋狂。

(救……救救我啊……媽媽……真的……我的腸子要破了!要破了!)

男子沒有放任優香瘋狂掙扎,他壓住優香的肩膀,看著她甩動著臀部,那有半截在菊穴外的按摩棒,像是一條白色的尾巴一般,隨著優香的動作搖擺,讓男子看得非常愉悅。

開到最大的按摩棒發出嗡嗡的聲音,努力摧殘優香腸道的馬達唱著歌,對優香而言,那是惡魔的曲調,但對于男子而言,這馬達聲搭配上優香的淫喊聲為伴奏,是最美妙的交響曲。

「噫噫噫…!!」

也許不到十秒,但按摩棒的強烈震動,讓優香感覺好像過了十幾分鐘,橡膠制,實心的鉗口球,被優香咬出了深深的齒痕,就像是用著要咬碎鉗口球的力道,優香全身痙,抽蓄,顫抖,宛若全身被撕裂的哭喊聲蓋過了折磨優香的馬達聲。

男子拔出了按摩棒,飽受摧殘的腸道閉合,當按摩棒離開菊穴的一瞬間,神智依然不清的優香失禁了,清澈的尿液從完全放松的膀胱里釋出,淅瀝瀝的被床單完全吸收,深色的圓迅速的拓展了範圍。

(啊……胸部好脹……)

男子把優香移到床上干淨的另一邊,房間里的吊燈讓恢復仰躺的優香感到刺眼,暈眩,她飽受疼愛的雙乳膨脹,像是大了一圈的緋紅乳肉,讓男子又忍不住去撫摸,用手指輕采她粉色的乳尖。

優香的菊穴里又插入了男子的手指,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是兩根但優香卻完全沒有感到痛苦,也沒有絲毫的反抗,看來按摩棒的開發已有了相當的成效。

菊穴里是火熱的,比蜜肉里還要高溫的菊穴,吸吮著男子的手指,幾乎與肉棒一般粗的兩根手指,被已十分柔軟的肛肉包夾著,緊密的親近感,讓男子滿意的閉上了眼楮。

從濕軟的舌頭到激烈的按摩棒,男子逐步的開發著優香菊穴的承受力,而他終于等到了連兩只手指都能輕易進出的地步,他握著自己饑渴已久的粗大男根,對準了菊穴口。

「啊……」

肉棒緩慢,但卻有力的深入了腸道里,從它進入開始,到盡根而入,優香攸長又滿足的低吟著,像是一個饑渴已久的少婦,在迎接著情人的進入一樣。

「我的好女孩,你的呻吟聲真是優美啊!」

男人知道優香必然會發出這樣的呻吟聲,所以在插入之前,就已經先解開了鉗口球,他非常的清楚,在他熟練的愛撫之下,每一個女人都會發出這種饑渴少婦般的呻吟。

「不能…再插進來…啊…求你…啊啊…」

滿足的嘆息告一段落,為自己歡迎的失態感到羞恥,優香仰著脖子,頂著床求饒,但她溫軟的肛肉已完全的吞沒了肉棒,漲滿的灼熱感充斥了整個臀部,尤其是當男人緩慢的抽出時,她誠實的喉嚨又發出了嬌喘。

「嗯……嗯……哈……」

幾聲軟泥般的童聲呻吟,間斷地在悶熱的空氣里漂浮,在菊穴里的肉棒像是一團火,焦灼著整條腸道,火熱的痛快感,讓優香想要放聲尖叫,但她卻不能,因為男子的舌頭在她的口中,放肆的奪走她的初吻,她迷蒙的雙眼又流出了淚水,歡愉的淚水。

(嗯……好舒服……好……嗯……)

優香開始主動的索求在她口中那片甜美的舌頭,男子溫柔又深入的節奏,已經支配了優香大部分的思考,不管是今天的補習,還是被強暴的事實,都已完全被肛門里的快感所取代。

擁抱著優香年幼的國中生女體,男子變換著能夠取悅自己的姿勢,優香嬌小的身軀在他的懷中,有如肉玩具般的被任意玩弄,她清純的處女肉縫不停地淌著淫液,而她已品嘗到性交快感的菊穴,卻是有如貪婪的熟婦一般,激情的渴求男人的精液………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