肛辱少女

「喀隆、喀隆……」

傍晚的電車在鐵路上奔馳,正當是上班族下班的高峰期,整輛電車上都擠滿了人,每個上班族或坐或站的,在幾乎沒有空隙的車廂里享受著一天辛勞之後的片刻寧靜。

在一群上班族緊鄰著站立的空間里,有個嬌小的身影在其中,那是個穿著國中生制服的學生,清秀的小臉上帶著有不少度數的細框眼鏡,比肩膀略長一些的頭發整齊的梳成辮子,看起來十分乖巧的臉上寫著厭惡。

「真討厭,每次坐這班電車去補習班,都是這麼擠。」

即將面臨高中入學考的優香手拉著吊環,神色不悅的盯著手上的單字本,四周硬擠上來的乘客,把整節電車都塞得滿滿的,成為了名副其實的沙丁魚罐頭。

「算了,反正早就已經習慣了,還是把握一點時間念書好了。」

優香皺皺眉頭,略微調整被擠得站姿不穩的身子,把左手的書包移到前方,專心的在心里念著英文單字,為了考上理想的高中,優香每天都乘坐這班電車去補習班上課,在她一天規矩的學生生活中,這短短的四十余分鐘是最令她討厭的時段。

電車搖晃著,四周的景像在車窗外消逝,隨著電車搖晃的乘客,若有似無的踫撞著彼此的身體,但在這自然的踫撞之中,一只不應該出現的手,一只只屬于中年男子的厚實大手撫上了優香的臀部,他輕柔的沿著優香臀部的形狀,讓中指在臀縫里上下徘徊。

(色!色狼!)

受到驚嚇的優香差點尖叫起來,原本以為只是因為電車搖晃而被其它乘客不經意的觸踫,但從被撫摸的直接程度,從被刻意撫摸到部位,優香肯定那只手的主人是個色狼。

(怎……怎麼辦!討厭!啊!)

向來乖巧的優香,從來沒受過如此的對待,心里慌亂的她,扭動著屁股,想要藉此驅趕走色狼,但她扭動的動作,卻是讓整個臀部,小範圍的在色狼的手里摩擦,色狼完全不理會這算不上是反抗的反抗,緩緩的拉起了優香的裙子。

(不要!這電車快點到站啊!啊!不能摸那里!)

優香從屁股受涼的感覺得知,裙子正無視主人意願的往上移動,【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色狼的手掌大膽貼上整個臀部下緣,靈活的中指與食指,從內褲的旁邊入侵,在優香那緊閉的肉縫口肆虐。

優香不停的在心里呼救,但害羞的她卻絕不可能因此而得救,就在她祈禱著電車快點到站的時候,色狼的手指,正熟練的在她蜜穴淺淺進出,粗糙的指紋沿著穴口,刮著細嫩的肉膜,優香雖然沒踫過男人,但十四歲發育中的身體,卻起了成熟的反應,一股股清澈的黏稠淫蜜從蜜穴里滲出,將色狼的手指逐漸沾濕。

優香用手上的單字簿遮住自己羞紅的面容,色狼偶而觸踫到她躲藏的肉核,讓她不由自主的渾身顫抖,優香身體斷續的搖晃,吸引了坐在眼前的上班族目光,他抬頭疑惑的看著優香泛著水光的眼楮,而優香一和他四目相對,立刻把整個臉躲藏在單字本後。

「嗯……」

以優香的年齡還不該嘗試到的快感,使得優香壓抑的握緊書包的提把,量越來越多的淫液,不僅沾滿了色狼的整根手指,還將內褲染得深色,優香緊咬著下唇,細微的呻吟流泄,用著意志力去克服身體的發熱。

(呼……不對……)

也許是優香的反應讓色狼感到滿意,也許是色狼準備轉移目標了,色狼的手指離開了優香的蜜穴,正當優香慶幸著結束了的時候,色狼將優香的內褲整個的撥到一邊。

色狼的指尖在肛門口逗弄,將優香流出的愛液,當作潤滑劑涂了上去,緊縮著的括約肌本能的抵抗著,但色狼的手指借著淫液的潤滑,強迫肛門打開入口,突破了優香身體的防御。

(啊……那里髒啊……痛……別伸進來……)

一節指頭進入了優香的菊穴之中,從緊咬著的括約肌傳來一陣陣的疼痛,遠比蜜穴受辱還要強烈的羞恥感讓優香連膝蓋都快要站不穩,優香想不到第一次遇見的色狼,竟是如此的殘忍,不僅是處女的蜜穴口,連處女的菊穴口都不放過。

指節在菊穴里旋轉著,偶而略微的深入,偶而略微的抽出,色狼手指上任性的動作,支配了優香全身的神經,也許是色狼的動作很巧妙,四周擁擠的昏睡乘客,竟沒有一人發現他對優香的一切不正當行為,但在優香的腦海里,卻只有從肛門里傳來麻痛熱的復雜感覺。

色狼當然不可能僅在菊穴口里逗弄就滿足,插入的手指以左右旋轉的方式,一段段的深入腸道里,雖然被插入的地方是身體的末端,但從腸道上傳來的敏感痛覺,卻讓優香感到有如內髒整個被牽引的錯覺。

「嗯!!!!!!!!」

色狼的手掌整個貼上了優香的臀部,整根手指深插在腸道里的火熱疼痛,沿著脊椎貫穿了優香的全身,優香僵直的挺起背,緊咬的牙根打起顫,這種超乎十四歲國中女生想象的異常行為,讓她感到恐懼和意外,但她挺起背的動作,連帶的使屁股也厥了起來,無意中,肛門穴口暴露在讓色狼更容易凌辱的方向。

在隔著一層薄薄肉壁的蜜穴里,肉壁另一側所受到的對待,都敏感的傳達到蜜穴里,像是從身體內側開始侵犯淫穴一般,如此的倒錯感在優香的神經線里蔓延,隨著被摳弄的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既使優香明知被侵犯的部位是臀部,但從蜜穴里側,倒錯的淫蜜還是不由自主的分泌。

色狼似乎特別執著于肛門上,前方被忽視的蜜穴,不停地滲出淫蜜,已突破了內褲的阻隔,開始沿著優香的大腿下滑,專心在抗拒著倒錯快感的優香也察覺到了,她彎曲膝蓋,夾緊了大腿,想要阻止淫蜜的流泄。

「吸……呼……」

優香深呼吸著想讓自己保持冷靜,發育中隆起的胸部在身體顫抖中緩慢起伏,羞怯的她害怕自己因此而成為眾人的目光焦點,她努力的控制意圖從唇邊竄出的呻吟聲,讓潛伏在呻吟聲里的快感隱藏在攸長的呼吸之下。

緩慢的抽動似乎已經滿足不了色狼,強迫稱開腸道的手指,在里頭彎曲著指節,用著指尖摳弄著柔軟的肉壁,有如蜜穴一般,被指紋刮過的觸感清晰的刻在優香身體里,她脆弱的踮起腳尖逃避,脆弱的抓緊握把顫抖,脆弱的開始接受從色狼指紋上所傳來的火熱快感。

踮起腳尖的動作,讓阻止淫蜜流泄的夾緊破局,越來越多的淫液不停往下滴落,順著大腿,已經快要超出學生裙所能遮蔽的範圍,在優香逐漸遠離的意識里,還是有察覺到這個事實,但是從腸道逆襲到腦里的一陣陣快感,讓她無力再夾緊大腿。

色狼大膽又深入的愛撫,雖然只針對在一個部位上,但這快感對于未經人事的優香來說,還是太強烈了些,列車即將到站,優香心里開始感到放松,就在解脫感開始從腦里擴散到腸道的時候,在她眼鏡後的瞳孔開始渙散,失焦,飽含霧氣的眼眶里遍是朦朧,緊咬著牙根的口里甚至忘了吞咽唾液,一絲渾濁的唾液從嘴角溢出,拿著單字簿的手無力的松開,垂下。

期待的解脫感,倒錯的快感,羞恥的解放感一同在優香的蜜穴深處里並裂,處于放松狀態的她在列車到站的同時高潮了,雖然優香的身體還不知道高潮是何物,但是子宮本能的抽鳴,讓一股淫液泄出,在四周乘客不會注意到的地板上留下了一小攤濕漬,無力的優香直接癱軟在後方的色狼身上。

「不好意思,我的女兒似乎太累了。」

松手的單字簿,掉落到坐在優香面前的男人大腿上,那個上班族打扮的男人昏沈的視線,從單字本移到了優香臉上,看著優香恍惚的樣子,他雙眼里寫著迷惑,在上班族的疑惑轉移到優香背後的色狼之後,色狼反應靈敏的回答。

色狼拿著公文包的手扶著優香的肩膀,另一手撿回優香的單字簿,從他紳士般穩重的態度,實在看不出他是個色狼,他順著緩慢移動下車的人潮,出了車廂,而那名上班族在觀望,發現這並不是自己要下的車站之後,又繼續低著頭假寐。

(我…下車了…該是去補習班了…)

意識不知飛至何方的優香,在腦海里被色狼侵犯的記憶模糊,只剩下平日規律的生活行動,雖然高潮過後的大腿黏濘讓她感到困惑,雖然背後那只推著她前進的手讓她困惑,但她渙散的雙眼卻沒有注意到已經過了補習班的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