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鳥難飛

這是台灣網友「欣華」剛寄來的另一篇短篇作品,故事是講什麼?請看吧… 😛

如果有朋友想轉載這篇作品,請保留此段或注明轉載自搜性情色小說,謝謝!- 搜性者 2015.05.17

作者:欣華

一,萬里扶柩

我和女兒Rosmary Chu 自英國倫敦希斯洛國際機場搭國泰航空CX252班機於凌晨07:20抵達香港,再轉CX530於上午11:20抵達桃園國際機場,立即通關,提領了Check in的行李,及到托寄行李房取出了亡夫Prof. Adem Chu的靈罈。由女兒Rosemary捧著遺照和胸口綁著靈罈,隨即出了關,小叔和弟媳及一些當年大學客屬同學約有男女一二十人來接機,看到鍾湖安也在其中。想到前幾年他來劍橋造訪,在家中剪燭夜談,他與亡夫歡笑共窗的笑聲猶如昨日,而今亡夫卻因航空事故去世,不勝唏噓。

我們先到旅館放下了行李,就在旅館餐店內用了午餐,小叔結了賬,就驅車前往三義,那是Adem 的故里,他將在那里入厝天帝教靈骨塔的,基督教教友區。

那里建築宏偉,分成天界、地界、人界三個區塊,Adem 將與其他亡靈共居此地界,愿他能安息。

靈位位置和費用,早由小叔登記處理,今天主要是入厝儀式和確認位置。我和Rosemary都泣不成聲。

親友和同學也都相對泫涕暗然,在校時大家公認的英國文學權威,天才橫溢的學人,天不永年。

經過師長、親友的推薦,及我在英國的著作,我取得了副教授的資格,並進入了母校任教。

開學儀式中,我和一批同仁,端坐在禮堂舞台上面,前方面對數以千計的學生,校長正對著學生介紹本學期各系新應聘老師,現在正好要向大家介紹我,他說:

「現在向大家介紹文學糸吉欣華老師,她是英國名校UCL 英國文學博士,專修英國文學史、戲劇、詩歌,著作等身,尤其對拜倫、濟慈、雪萊甚至美國的詩人郎費羅、貝那特等人都有專著,馳譽英國文壇,吉老師的來校任教,是我們學挍的光榮………….」

一如其他老師的介紹詞一樣,台下一片掌聲。

開課了!教室里坐了一百多張年輕的臉,【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這和我在英國三一學院任教坐滿講堂的情形,差太遠了。

我今年45歲,但我看到我19歲美麗的女兒露露Rosemary,亦在學生群中聽課,心中感到十分溫暖。

英美純文學這一科,從來不是熱門課程,但卻是外文系的必修課,選我課的人可能不很多,我必需打響這第一炮,才能吸引更多的同學來選我的課。

「今天我們首先介紹英國詩壇,提到英國詩人,首先要介紹跛腳詩人George Gordon Byron,拜倫,他是當時反對權威運動的急先鋒,他雖然是世襲英國貴族,但卻擁護工人權益,與既得利益份子筆鬥,發表《恰爾德•哈羅爾德遊記》,詩歌轟動文壇,他遍遊意大利、西斑牙、希臘等國家,最後獻身於希臘平民革命,死後獲希臘國葬,一生傳奇,我們將一一介紹他的著名詩句著作。」

我們再逐一介紹(Percy Bysshe Shelley,雪萊,他比拜倫要晚出生十四年,但都是貴族而且同屬浪漫派的詩人。對英國文壇詩壇同具影響力。與拜倫有深切的友誼,雪萊的詩歌精神亦影響了拜倫,此外我們將介紹和John Keats濟慈Thomas Stearns Eliot,艾略特 (美國)和 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郎費羅 (美國)等人的生平和著名作品。

英國文壇,人才濟濟,我大抵以最具知名度,最有影響力,和比較接近現代者為主要考量,抽樣授課,較久遠者因涉古代英語與現代英文的差異,暫先不授。

我在台上講得口沬撗飛,但不知有百分之幾的學生,感受到我的熱力。

第二天,我到教務處,查看選我課的學生名單,因為這是文學院外文系的必修課,選我課有一百餘人,必須分A B兩班開課,我女兒周露露Rosemary Chu的名字當然在列。

課目:英國文學文學院必修 ( 12學分)
授課老師:吉欣華
授課時數:每週二堂 六學期授畢

*** *** *** *** *** ***

我是和老公Prof. Adem Chu 周勤忠與女兒Rosemary Chu一家原住劍橋宿舍,(開窗就可看到著名的康河),我老公他是惟一的一個華裔教授,在三一學院是唯一教授英國文學和英美詩的中國人,但可憐的他,卻因空難命喪異國,我曾任他的助教,現在只能以遺屬身份扶柩歸鄉。

多虧同學協助,能在這所大學里找到一個教職,站定腳根再度迎接人生新的挑戰。

我覺得我已年近半百,女兒亦已長大成人,歷經喪夫寡居應該是半身入土,枯井不波,只剩下殘月孤燈的歲月了,鍾湖安偶爾來訪,他是亡夫在校的死黨,因為同鄉同年而且從高中起同校同學,一直到大學仍然同校,只是科系不同而已。而且又同追同一女友,聽說至今未婚。我對他亦有些心存內疚。

誰知在這里又惹起一段古井生煙的風波。

二,枯木逢春

英國運回來的傢俱貨櫃到了,辦妥了報關手續,也交了稅,終於運抵了新居,交待搬運工人將大件物品搬到指定位置,就待我一一開箱安置定位,打開包裝,很多物件又得重新擦拭擺列,同時也勾引起很多陳年往事的回憶。

這支小提琴是Rosemary她爸爸在世時,不知曾演奏出多少美妙多采樂曲的愛物,像舒伯特的小夜曲,托西里小夜曲,沙拉沙特的流浪者之歌等,現在仍不時在我耳際迴響,但物在人亡,不禁令人稀噓鼻酸。一具StanwayModel A Grand piano鋼琴雖然頗經歲月依然光彩亮麗,只是形單影隻的我,已經快二年沒碰過琴鍵了。因為要用積裝箱遠運跨越印度洋,琴弦己放鬆,但試彈了一下,動作俱正常,要找調音師校調一下了。試琴的時候,聽到琴聲 (叮) 的一聲,不知怎地不禁心中咯磴一下。

這幢房子位於外雙溪路傍,我因它幽靜和交通便利,而且鄰居中不乏党政名人,治安良好,對孤兒寡母的我甚為重要,而且它的價格幾乎和我賣掉倫敦的一棟房屋相當,所以一口氣就買下了。

回到台灣後,除了往年的同學外甚少有人來訪,外子當年的門生故舊也甚少來走動,下課回家,家里冷靜到感到有些死寂,女兒對我說,不如弄幾堂課,要學生到家中來上課,我覺得這提議不錯,就購買了卅張摺疊椅,買了一批茶杯盤碟,叫佣人阿姨準備茶水,咖啡和甜點,叫一批三、四年級和研究生,每月二次到老師家中上課。

文學系的學生,女多於男,大概是八與二之比。一時我家中女孩子吱吱喳喳熱鬧非常,男孩子沒幾個,反而變成男孩子作為意見中心,女孩圍著男生轉,其中有一個大男孩名叫齊偉,身軀高大,可以說有些魁梧,但有些內向,常常被女生捉弄而靦腆害臊,我覺得他有一些像我過世老公的樣子。

有一天我在講授濟慈的著名作品 (Ode To A Nightingale)夜鶯

我說:

「My heart aches, and a drowsy numbness pains

My sense, as though of hemlock I had drunk,

Or emptied some dull opiate to the drains」

這個大男孩,他竟然立刻深情地接著說:

「One minute past, and Lethe-wards, had sunk;

‘Tis not through envy of thy happy lot,」

我說:

「But being too happy in thine happiness —

That thou, light-winged Dryad of the trees,

In some melodious plot」

他馬上眼睛發亮說:

「Of beechen green and shadows numberless,
Singest of summer in full-throated ease.」

我們二人一齊哈哈大笑。

我臉色一變,正容說道:

「齊同學,你這是什麼態度,老師還沒有說完,你搶先說,這堂課是你在教,還是我在教?真正豈有此理」

一時室中寂靜無聲。

他急了,站了起來,拮拮說不出話來手足無措,臉孔漲得通紅。室內全部同學均不敢出聲。

我看已經有一些嚇著他了。不禁「噗」然一笑:

「齊同學,哈! 哈! 嚇到你了吧,跟你開一下玩笑的」

全班同學這才一齊哄然大笑。

我怕又嚇著他,輕聲問他,什麼時候學的這首濟慈的詩?

「我在讀高中時跟一個女孩要好,她很喜歡濟慈的詩,就背了很多,所以剛在才老師一唸,我就不由自主的背出來了。」

這孩子錯把老師當作昔日的愛人了。

下課後,我翻出學生資料

齊偉 27歲選修 身高 182cm 體重 75kg

台南市外交系,法語組研一

想到他那雄壯的體型,和他在朗誦情詩時,那痴情投入的模樣不由連想起Rosemary她爹忠哥的形像,如出一澈,下腹突然一緊,自覺臉孔郝然發熱。

深夜,入睡前沐浴後,披著浴袍,對鏡梳頭時,看到全身大鏡中自己影子,一個孤單的半百豐盈的女人,徐娘半老,風韻猶存,胸部依舊挺立,半裸地站在鏡子前面,迥想到忠哥尚在世時,我們從臥室窗中看出去,因為位於康河西岸,正好可以看到劍橋大學的學生們,在康橋河里賽舟或練習,人山人海的熱鬧景像,我們互相依偎,忠哥歡笑地擁著我,我頑皮地抓著他的雞雞,我們相抱相吻,我們肆無忌憚地做愛,即使我大腹便便懷有Rosemary,我們仍然經常徜徉在愛河之中,呵,我是多麼地懷念你呀,忠哥!

看到自己鏡中得的影子,看到胯下芳草棲棲,久罕人至,不由一陣衝動,匆匆著裝穿衣開車上街,到屈臣氏去買了一支吉利牌四刃刮鬚刀,及一罐鬚膏,回到家中,脫光衣物,對鏡將胯下恥毛仔細地刮個精光,然後仔細欣賞自己,光滑幼嫩,不啻少女模樣。

一陣心血衝上來,陰道奇癢,只得用手指掏癢,愈掏愈癢,愈癢愈掏,最後仍不得解放,不知如何裸身倒在床上睡去。夢中忠哥回來了。呵!忠哥,我已經二年古井不波了,不知為何竟被一個大孩子觸勳了,忠哥,你要來明解救我嗎?

三,吃草的牛

後來小齊就常來我家走動,跟露露也很談得來,我們常在我書房中玩濟慈和雪萊情詩的接龍遊戲

有一天,Rosemary去了台中,阿姨下班回去了,天色有些晚,就我和小齊二人在家中,我穿著得比較輕薄的居家服裝,我一邊彈奏著悲多芬(悲愴)奏鳴曲,二人都啜飲著 Jahnnie walker blue label scotch on the rock 冰威士忌。

一面讀濟慈的那首When I have Fear(當我害怕時)

我說:

「When I have fears that I may cease to be

Before my pen has glean’d my teeming brain,

Before high-piled books, in charactery,

Hold like rich garners the full ripen’d grain;」

他一臉嚴肅地接著說:

「When I behold, upon the night’s starr’d face,

Huge cloudy symbols of a high romance,

And think that I may never live to trace

Their shadows, with the magic hand of chance;

我說:

「And when I feel, fair creature of an hour,

That I shall never look upon thee more,

Never have relish in the faery power

Of unreflecting love;–then on the shore」

他亳不遲疑道:

「Of the wide world I stand alone, and think

Till love and fame to nothingness do sink. 」

我們哈哈大笑,相互鼓掌。

我手遞一杯淡冰酒給他,他突然大步上前,接過冰酒把它放在鋼琴上,把我從演奏凳上抱起,擁入懷中,低頭吻我。

哎呀! 天下大亂,我茫然不知所措,想推卻渾身乏力,想逃卻腳不能動。我只覺得是我忠哥又來抱住了我。他在吻我了,我怎麼辦,我溫柔地回吻他,他用他舌尖伸向我口中,我如同以往吮吸他的唾液中的冰酒。他輕摟我的纖腰,我抱緊他的肩膀。他輕輕地把我放倒在地毯上,輕輕地解開了上衣,又解開了我的胸罩,用力的吮吸和輕咬我的乳房和乳頭,我感到子宮以似乎在失火,花心一直在抽搐,陰道一直在冒水,我要它他侭快插我。

我用力擠近他的身軀,我一手抱往他,一手掏向他胯下,哦,上帝,哦,我的愛人,快來,快來,快快來快快快

Till love and fame to nothingness do sink

他低頭一直在吻我那里,那里一直在出水,我的陰蒂在漲大,亟需有人親它,吻它,磨擦它,咬它,吸它,呀哎呀!

我抓住了他的雞雞,好粗,好壯,好久不見了忠哥的大雞雞,我將它放進我嘴里,好大、好肥、好久好久不見忠哥的大雞雞,我拚命的吸它,它頂進了我的喉頭,喔,我不能呼吸了,喔,它又退出了我的嘴。

我感到十分的錯亂,一會儿我在忠哥懷中,一會儿我又被齊偉所抱住。

哦!愛人你終於進來了!忠哥?齊偉?不管你是誰,你終於進來了,進來,,,,,,,進來,,,,,,,,

喔!你在衝我喔!你在衝我喔!你在衝我

喔!你衝死我吧喔!你衝死我吧

哎呀呀,,,,,,,,,哎呀呀,,,,,,,,,,

死了死了死了

我汗流浹背,我披頭散髮,我亂叫亂喊,不知所云,我感到一陣陣的雄精射向我,我感到好滿足。

是誰?是忠哥嗎?是誰?是齊偉嗎?射了我一泡這麼多的雄精。

天地終於停止了旋轉,狂風驟雨停了,靠港的小船平穩地停在港口,我依偎在齊偉年青身子的懷里,我不可置信地抬頭看他,他也有些懷疑地望著我。都不暸解剛才的事情如何發生了的。

是天雷勾動了地火,事情已經發生了,齊偉看了看我,又親吻了我一下,再度爬上我的肚皮,我自動分開雙腿,讓矗起的雞巴又肏進我裡面。

因為剛才的激情已過,他以非常溫柔的速度插入拔岀我,

他二三下才頂到我花心一下,慢斯條理的在逗我,一個久旱荒耕中年婦女的田,不怕細耕慢作,你慢慢磨,我輕輕受,你細細搓,我柔柔轉,慢工細活他肏了有一二十分鐘,他有些不耐煩,漸漸加速,愈來愈快,突然狂風大作,一陣急攻猛插,接連不停!猛攻好幾百下,我硬挺下腹,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終於,他丟胄棄甲又噴出一股精液休兵,氣喘吁吁抱緊我閉眼假寐,我也四肢緊縮成一團,緊緊地夾緊雙腿,不想讓身體內的精液漏掉。

這件事如何發生的,後來想想,應該我的責任不大,我只不過給他喝了少少些許的威士忌,身上噴了一些Channel N0.5 的香水,還有微露了一些乳溝而已。

是他先吻我的,我不過是回他的吻而已,哎呀呀。

愛人間沒有私密,沒有道歉,事情自然而然的發生了,這樣我們算是男歡女的愛,建立了固定的Fuck relationship,相互有需要時,一通電話或一個Mail,就可安排時問見面,有了阻礙時簡單一個 NO 就相互瞭解,不需解釋。

我們見面相聚只是為了愛,我忘了我是齊偉的老師,他也忘了他的年齡幾乎只有我的一半,我們只有在詩的領域裡心靈契合,在肉體的結合里互相吸引。我們忘卻了社會習慣,倫理範籌,道德的規範。

哎呀呀,齊偉哥,哎呀呀,還是齊偉弟。

我走出了忠哥的陰影,卻又走進齊偉愛的牢籠,我每個晚上都在想念他,都在需要他,半百婦人甦醒的性渴求竟是如此的強烈。即使不得每天相聚,我們還是靠電話相通。

哎呀呀!

四,亂插鴛鴦

暑假來了,Rosemary 接到台中語文補習班的邀請,去教人英文會話課程,她一口牛津英語,很受即將到英國去留學的學生歡迎。

因為是暑假,齊偉回台南去了,今天鍾湖安和一些往日走得近的同學來了廿幾人,湖安提議到市區用餐,今晚上由他做東,到了一家有樂隊陪奏的酒店用餐,飯後收去餐具,上酒續攤。大家下池跳舞,湖安與我跳了二支慢舞,他舞技不錯,他問了我一些家庭瑣事,我認為他不懂禮貌,多少年不見,偶而見面就詢問別人家庭私事,只能應付隨便說說。

舞中,他一面輕輕摟住我纖腰 (自從跟齊得偉要好後,我的腰圍又瘦了好幾吋),一手托住我的背,仗著酒意輕聲道:

「欣華,我暗戀妳己經卅年了,妳知道嗎?我好苦呵,妳在高中時,我就渴望能娶妳為妻了,但妳嫁詥了Adem做了周太太,我輸了,但我服氣,因為那時他處處勝過我,我只有將我自己投入工作,工作,工作,無日無夜的工作,我賺了不少錢,我又賠光老本,我又賺了不少錢,我也先後同不少的女人交往,但最後我發現再多的金錢,仍比不上和妳相聚,我一直到今天都沒有結婚,我現在終於等到了,有一線曙光在我面前,欣華嫁給我吧,」

他結結巴巴的說了一大篇,我聴了,悶不吭聲,心中在盤算,我現在有小齊,他雄壯魁梧的體格,可以給我熱烈的擁抱,他粗長的雞雞,可以給我塞得滿滿的歡愉,你能給我這些嗎?可是他的一片痴情,又那能僅是肉慾的滿足能忘懷的,我陷入了長考,我抬頭親了親湖安,笑著對他說:「讓我想想吧,這可是一件大事呢,至少我還要跟Rosemary講講」我用緩兵之計。

湖安聽了好開心,緊摟住我,吻了我的臉,說:

「好,我找大家宣佈這個好消息,再去台中找Rosemary,愈快愈好,今夜就去,我等了卅年就等這一天,謝謝妳,欣華」他將我的緩兵之計當作了認真,很興奮。

當大家回到席位,湖安就向大家宣佈,同學們自然紛紛舉杯祝賀,我有口難言,苦笑接招。

湖安立刻叫服務生結帳,向同學們致謙,提前離席,叫司機直駛中。我說要給Rosemary撥一通電話講一下,湖安搶過了我的手機,說要給她一個驚喜。我等於被綁架到了台中。

深店夜二點半到達台中露露所住的酒店,直達1024房門,湖安迫不及待,就按了房鈴,等了好久才有人來應門,房門上開處,只見露露和齊偉二入睡眼矇矓,服裝不整地站在門內。

哎呀呀! 怎生是好。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