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家庭夢

四、生病(二)

「你個老東西,成天就想著操女人,大院裏的女人那個沒被你操過」,秦落衣說話間兩個微微下垂的肥奶子「啪啪」地左右兩下拍打了祁老太爺臉兩下,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邊看了看二兒子祁健頂翹的襠部。

說歸說,但大院裏的女人那個不是被祁老太爺調教的服服帖帖,識趣的緊。秦落衣、柳岩妙、趙櫻雪背對著祁老太爺依次翹著個肥臀跪在床的左側,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也作出相同的姿勢跪在床的右側。葉婉茹、胡月嬋、汪月霞、李雪慧四人同時爬上了祁老太爺的大床。

床前6 位媽媽級的女人全部高翹著肥臀,隨著肥臀的左右搖動,6 雙大肥奶子全部呈倒鍾型的晃動,蕩起陣陣乳波。以祁健爲首的6 個男人看著6 個身著五顔六色或旗袍或薄紗長裙的女人嬌媚的身體,勾人的眼神,再也忍不住了,嘴裏嘟囔著「媽媽,兒子來了」,紛紛脫掉衣服,挺著腫大的雞巴,站在自己媽媽的麵前。

秦落衣、柳岩妙、趙櫻雪、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麵對著兒子的大雞巴,心中幻起奇異的感覺,雙手不由的握住兒子的大雞巴,舌尖輕輕地掃蕩著馬眼。祁健、祁軍等6 人的大雞巴均被自己媽媽細嫩的小手撫摸著,雞巴頭被媽媽溫暖的小嘴輕含著,看著自己熟熱的身體,勾人的眼睛,似誘惑、似勾引、似鼓勵,6 人仿佛商量好似的,屁股一挺,將個火熱的大雞巴齊根插進了自己媽媽小嘴深處,雙手抱著自己媽媽的頭就是一陣抽插。6 個女人的小嘴突然被大雞巴插到深處,直抵喉嚨,窒息感、嘔吐感迎麵而來,頭部亂擺,秀發飛舞,奮力想掙脫兒子的抽插,一時「嗚嗚……嗚嗚……」聲不絕。

床上的祁老太爺看著自己兒子、孫子把自己媽媽操的臉紅耳赤,嘴裏呼呼兩聲「操死你們這些風騷淫蕩的騷屄女人」。一把把汪月霞拉近自己懷裏,對著汪月霞小嘴、大奶子就是一陣親吻,一手伸進汪月霞的長裙中,按住個濕淋淋的陰戶揉搓了幾把,中指、食指同時並起捅進了汪月霞的騷屄裏。

「爺爺……爺爺……霞兒的奶子被你咬爛了……啊……爺爺……爺爺……霞兒的親爺爺……騷屄被你捅爛了……」。

胡月嬋、李雪慧也不甘士弱,兩人埋頭一人含著祁老太爺的雞巴,一人用舌頭舔著祁老太爺的兩雞巴蛋子,不時還用兩個又白又肥又大的奶子在祁老太爺的大腿上磨蹭。葉婉茹看著大家庭淫蕩的場麵,騷水早已流了一胯,揭起藕白色真絲旗袍露出水淋淋的騷屄跪在胡月嬋、李雪慧身後,同時將胡月嬋、李雪慧巨黃色和米黃長裙推直腰間,一手撐在床上,一手摸著自己的騷屄,粉紅的小舌頭一下在胡月嬋的騷屄上舔一下、一下在李雪慧白淨的騷屄舔一下。

「啊,騷屄被舔的好舒服……四娘的舌頭真會舔……伸到嬋兒騷屄裏麵去了」。

「舒服……舒服……好嬋兒……好慧兒……親兒媳……親孫媳……小嘴溫暖」。

一時房內淫聲不絕於耳。

床前秦落衣、柳岩妙、趙櫻雪、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6 人被兒子的大雞巴操的小嘴酸痛,口水直流,紛紛嗚咽道:「兒子,媽媽上麵的騷屄被插的受不了了,快操操媽媽下麵的騷屄吧!媽媽下麵的騷屄好癢啊!兒子」。

祁健、祁軍6 人一邊插著媽媽的小嘴,一邊看著床上各人淫蕩摸樣,特別是葉婉茹將個騷屄對著他們自摸,粉紅的陰唇翻進翻出的摸樣特淫蕩、特誘人,6人這時也特想操媽媽的騷屄了。聽到媽媽的呼喚,哪有不從之理。

祁健帶頭6 人偷偷來到葉婉茹的身後,分別舔了舔葉婉茹騷屄流出的淫聲,又將大雞巴捅進騷屄裏操了幾下,方才來到自己媽媽身後。分別將媽媽的旗袍、長裙拉到腰間,用手指摳挖了幾下媽媽的騷屄,「啪啪」抽了自己媽媽肥臀幾巴掌,嘴裏叫道:「操死你個騷屄媽媽」。將一個個堅挺、沾了葉婉茹淫水的大雞巴操進了自己媽媽的屄裏。

「啊……兒子……終於將大雞巴插進了媽媽的騷屄裏了……我是兒子淫蕩的騷屄媽媽……幹死媽媽……操爛媽媽的騷屄……」大雞巴被媽媽多水的騷屄包裹著,四周的嫩肉不停摩擦著大雞巴,舒暢連連。祁健、祁軍、祁威、祁子畫、祁子夕、祁子軒紛紛大力撞擊媽媽的肥臀,「操死騷屄媽媽……騷媽媽……看你以後還不勾引兒子操屄……操你個騷屄媽媽……」大雞巴一進一出,陰唇翻進翻出,「咕汁……咕汁」,帶出股股淫水曬落在地上。

「兒子……雞巴頭頂到媽媽的子宮了……大雞巴撐爆媽媽的騷屄了……親兒子……乖兒子……使勁操媽媽……」床上祁老太爺聽著老婆、兒媳們淫聲蕩語,呼吸加劇,麵部潮紅。「婉茹、嬋兒、霞兒、慧兒,你們翹起屁股,老爺要日你們屄了」。

葉婉茹、胡月嬋、汪月霞、李雪慧4 人聞言,下床依次爬在床沿上翹起個白嫩肥臀排成一排,祁老太爺操屄采取的是「三管齊下」,下麵雞巴猛操著葉婉茹的同時,一手抓住葉婉茹的秀發使她擡頭彎腰肥臀緊貼著自己的雞巴,一手還伸進旁邊胡月嬋騷屄裏摳挖。一人幾十下,在操胡月嬋、汪月霞時也采取了同樣的姿勢。最後一個挨操的是李雪慧,祁老太爺對這個屄毛稀疏的孫媳倒是情有獨鍾,隻見他彎腰將李雪慧翻轉身子,先將雞巴插進李雪慧白淨的陰戶操了幾下,讓李雪慧雙腿架在自己手臂上攔腰抱起,做起了「千斤頂」的動著,高高將李雪慧的肥臀拋起,再快速放下,次次將雞巴插到李雪慧的騷屄深處。李雪慧初次嘗到「千斤頂」的滋味,隻覺得屁股一被拋起騷屄便空蕩蕩的,一落下騷屄又被塞的滿滿的,一根火熱的棍子次次抵到子宮,眩暈、舒麻,淫水「滋滋」直流。

「爺爺……慧兒受不了了……大雞巴爺爺……每次都日到慧兒的子宮了……親爺爺……你把慧兒操的好爽……慧兒的騷屄以後天天要讓爺爺操……哦……爺爺……爺爺……慧兒騷水又來了……啊……啊……」股股淫水從李雪慧的騷屄直洩而出,祁老太爺的雞巴被李雪慧滾燙燙的淫水一燙,精口一鬆,股股精液「噗噗」打在李雪慧的子宮上,雙雙抱著倒在了床上。

秦落衣、柳岩妙、趙櫻雪、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與兒子們早已換了姿勢。祁健、祁軍6 人分別躺在地上,秦落衣、柳岩妙、趙櫻雪、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騎坐在兒子們的身上,五顔六色的衣裙纏繞在腰間,雙手按住兒子們的胸膛,做著「男下女上」的動著,肥臀一拔一坐之間將兒子們的大雞巴快速吞吐著,秀發飄蕩,雙乳晃動,淫水橫流,嬌喘不息。

「兒子……媽媽好美……兒子的大雞巴操媽媽好舒服……親兒子……大雞巴兒子……媽媽愛死你了……」「媽媽……兒子也好舒服……兒子的雞巴被媽媽的騷屄夾的真痛快……騷屄媽媽……兒子要射了……騷屄媽媽……啊……啊……」祁健、祁軍、祁威、祁子畫、祁子夕、祁子軒在媽媽一陣劇烈的坐騎中,紛紛把精液射進了媽媽的溫暖的騷屄裏,雙雙抱成團沈沈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