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家庭夢

三、園中春色(2)

姚可馨從椅子上站起來讓祁子夕坐在椅子上,跪在兒子雙腿中間,小手握住大雞巴,迷人的雙眼邊看著兒子,邊用小手套弄了幾下大雞巴之後,忽然那性感的小嘴一張,把兒子那粗大的龜頭含進了小嘴裏,「哦……太棒……啊……感覺真好……」大雞巴被媽媽那溫熱柔嫩的小嘴含著,一進一出吞吐著,祁子夕看著媽媽這樣含著大雞巴口交著,還發出漬「……漬……」的口交聲,大雞巴經過媽媽口交五六十下的套弄之後,媽媽一雙媚眼盯著兒子,邊上上下下的繼續幫兒子大雞巴口交著,那種淫蕩的模樣,真的迷死人了,讓祁子夕欲火直往上沖「……受不了了……好想操媽媽的騷屄。」

正當祁子夕準備按翻媽媽時,媽媽忽然停止口交,換著四娘胡月嬋來吃大雞巴了。胡月嬋低下頭一手握住侄兒的大雞巴,小嘴一張含住滿是唾液的大雞巴做起深吞起來,一手伸進自己的裙擺下方撫摸著那濕淋淋的陰戶,食指不停地進進出出。姚可馨則站了起來用手托住兒子的腦袋將那滿是淫水的騷屄湊上了兒子的嘴巴,祁子夕下面的大雞巴被四娘胡月嬋的小嘴含著,上面又舔著媽媽的騷屄,媽媽濃厚的屄腥味直沖大腦,祁子夕從沒試過這樣的操屄法,直覺的全身舒麻,爽快的不行,「媽媽……媽媽……」的叫個不停,一手按住胡月嬋的頭做著深喉,一手從媽媽薄沙長裙裏掏出二個大白奶子使勁揉搓著。

白玉珍和林美娟則采取前後夾攻的伺候著祁子軒,白玉珍在後抱著侄兒的屁股,用小舌頭在侄兒的屁股周圍咂舔著,時不時搬開侄兒的屁股在屁眼上親吻。林美娟在前面雙手抓著兒子的大腿,嘴巴含著兒子的雞巴,每次吮吸林美娟都要慢慢地把頭往後仰,使兒子粗大的雞巴滑出了自己的嘴,但是性感的雙唇依然含住兒子那大的龜頭。祁子軒看著媽咪性感的嘴唇含住自己肉棒,擺動著頭一前一後的吞吐的大雞巴,每一次的套弄都是那麼地舒爽,而且還發出嘖嘖的吮吸聲。

祁子軒已經完完全全地沉浸在這種母親口交的刺激快感中了,所有感覺都完全地集中在媽媽小嘴與自己大雞巴接觸的部位,享受著。不知不覺地,祁子軒的屁股開始前後移動起來,與媽媽的頭部做著相反的運動。每一次林美娟把頭後仰,祁子軒也把大雞巴抽出,等到媽媽重新把自己的大雞巴吸入嘴裏時,祁子軒馬上就往前。林美娟被兒子的那粗大的雞巴頂得似乎也性欲高漲,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而且套弄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快速的擺動著頭,前前後後的含著兒子的大龜頭口交著。

看著自己的大肉棒在媽咪小淫嘴內進進出出,隨著媽媽快速擺動的頭部,吮吸的力度也越來越大,祁子軒完全被媽媽出色的口交技巧迷住了。看著大雞巴在媽媽的小嘴裏進進出出,加上看著媽媽那豐滿的兩個大奶子因爲快速的擺頭而晃動著,真是淫蕩極了!林美娟高超的口交技巧,同時配合手上套弄的動作,讓祁子軒真是有點招架不住,感到大龜頭已經暴漲的很大了。

「……哦……真棒……媽媽……小嘴真會吸……真溫暖……」

「親兒子……大雞巴兒子……大雞巴頂到媽媽的喉嚨了……插死媽媽了……」

*** *** ***

且說祁威貓著身子來到汪月霞和碧秋蕩秋千的樹後,探出半個腦袋緊盯著薄紗長裙下兩個白花花的肉體,但見丫鬟碧秋每推動一下秋千身子都微微前傾,豐臀後翹,薄紗長裙下白嫩的陰戶一張一合,稀疏的屄毛隱約可見。「沒想到這小丫鬟的屄這麼白嫩,不知道被人操過了沒有。祁威看得火氣,從褲襠裏掏出生硬的大雞巴來到碧秋身後,蹲在碧秋豐臀後面,揭起淡綠色的長裙,剝開碧秋的陰戶,伸出舌頭舔著她的大小陰唇,又把手指探了進去摳弄。

碧秋突然受到襲擊,驚恐萬分,回頭一看見四老爺正舔著自己嬌嫩的陰戶,忙道:「四老爺,別、別這樣,少奶奶在啊!」

「在又怎麼樣,等下我還要舔你少奶奶的屄呢。」祁威嘟囔著。

「好啊,四伯,你欺負碧秋就算了,你還想欺負霞兒呢?看我不告訴四娘去。」汪月霞停了秋千回頭看著四伯在碧秋的屁股後面嗅來嗅去。

「哈哈,你四娘現在正忙著呢!子夕、子軒正伺候著。」

「她們又在……又在集體操屄啊!」汪月霞邊說邊向葡萄架下張望。

「月霞,碧秋該不是叫你爸爸操了吧!騷水這麼多,我還以爲我今天拔個頭籌呢?」

「四、四爺,別亂說,老爺、老爺可沒有操過我。」碧秋斷斷續續說道。

「那是誰啊!這麼白嫩的小屄,可惜,可惜了……」碧秋這時雙唇微張,雙頰泛紅,全身發熱,她被祁威又舔又挖小騷屄裏已不由自主地滲出了大量的淫液,她覺得雙唇乾燥,不自覺地地扭動著屁股,用大屁股磨著祁威臉龐。

祁威見到她騷媚的浪樣,站起挺著大雞巴,讓碧秋雙手扶著秋千,把他那已發硬的大雞巴,一下出力的頂進碧秋的小騷屄裏,直頂到碧秋的屄心。

「啊!四爺,大雞巴插到秋兒的屄心了,好熱,好粗!」

汪月霞看著四伯的大雞巴插進了碧秋的小騷屄裏,內心一陣燥熱,隻見她轉過身子坐在秋千上面,把裙子拉起來,露出粉嫩嫩的陰戶。接著用手翻開陰唇,將一隻手指輕輕的塞進去,來回抽動。

「啪」的一聲,祁威很大力的打了碧秋屁股一下說:「快給你少奶奶舔舔屄,你看她都受不了。」把碧秋的頭把往汪月霞的胯間按。

碧秋伸出舌頭,舔著汪月霞的陰戶,用舌頭舔舐著汪月霞的陰蒂,在這個重點敏感部位細細地舔、啜、吹、吻、含,以親吻唇部的動作來吻汪月霞的陰唇、利用舌尖來抽插著陰道,還以鼻子呼氣、吐氣間反覆地摩擦來刺激陰部。汪月霞的陰蒂受到刺激迅速地充血,陰道因爲黏液分泌增多而變得更爲濡濕,淫內産生著有節奏的收縮和一種不自然的痙攣。

汪月霞感到如受到電擊般,全身冒出微薄的汗水,心境處於極其放松,倍覺精神的松弛和安甯,充滿著強烈的快感,和一種飄飄然騰雲駕霧的感受,口中無意識地發出了一種喜悅的呻吟聲。

汪月霞雙手按著碧秋的頭,兩條腿擱在她的肩膊上,屁股使勁地聳動,用陰部猛磨著碧秋的嘴巴和鼻子,配合著碧秋的舐動,嘴裏忍不住地發出呻吟聲:「嗯……嗯……啊……好舒服……」汪月霞的淫蕩的模樣更加刺激著祁威,他一邊插一邊叫著:「小騷貨,十來歲就給人開了苞,我操死你!操死你!」撲在碧秋背上,雙手繞到前面大力的捏著碧秋的白奶子,一邊使勁的狂操著碧秋。

「四爺、四爺……碧秋的小騷屄受不了了……大雞巴操死碧秋了。」大約操了將近十多分鍾,祁威放開幾乎無力的碧秋,來到汪月霞面前,隔著紗裙揉了揉汪月霞的的大白奶子,將沾滿淫水的大雞巴塞進了汪月霞的嘴裏。碩大的龜頭才剛進入汪月霞那櫻桃般的紅唇中,才剛進入就塞滿了她的嘴。汪月霞卻沒有露出一絲難受的表情,反而十分享受,熟練地吞吐著,即使將口中塞滿,牙齒也都不會絲毫碰到雞巴上的嫩肉,顯然是經常做這事。一雙白皙嬌柔的小手,一隻在棒身輕輕套弄,一隻輕握住陰囊緩緩撫弄。

「乖霞兒……親侄媳……舔的伯伯真舒服……伯伯真想把雞巴天天塞在霞兒的嘴巴裏……」

「我也是……四伯的大雞巴頂的霞兒嘴巴麻麻地……感覺就像在操霞兒的小騷屄一樣。」汪月霞紅著臉瞄祁威了一眼,胸前的大白奶子隨著急促的呼吸高低起伏,一副任君品嘗的俏麗模樣。

祁威彎下身子摸了摸汪月霞的陰戶,汪月霞的陰戶早已被碧秋舔的泛濫成災,入手之處盡是水漬一片,黏黏地,忍不住抓住幾根屄毛扯了一扯,「真騷,可就流了這麼多水。」

汪月霞屄毛被扯的生疼,叫道:「四伯,別扯霞兒的屄毛啊……霞兒的小騷屄好痛。」說完報複式的輕咬了咬嘴裏的大雞巴。

「霞兒,你個小騷屄還記仇呢!看我不操死你」。祁威扶著自己的大雞巴,輕輕點著汪月霞那嬌豔的陰戶。

汪月霞隻覺得一條奇熱的棍子頂在自己的騷屄上,不由得全身一顫,兩條修長的玉腿慢慢打開。祁威的大雞巴沿著那條迷人的肉縫來回滑動,慢慢的,陰戶的大門分到兩邊,一顆粉紅色的果實凸現出來,少量的清液從陰戶中淌出。

祁威腰部一沉,大雞巴頓時擠入狹窄的陰道中,「嗯……」汪月霞輕呼一聲,隻覺一根火熱的棍子正慢慢鑽進自己的騷屄。祁威扣住唐月芙的小蠻腰,下體猛力一挺,「哧」的一聲,將整條大雞巴塞了進去。

陰戶中的細小凸起摩擦著棍身,層層褶皺裹著祁威的大雞巴。 祁威緩慢的挺動著大雞巴,細細的感受著陰道內裏的顫抖,九淺一深、五淺一深、三淺一深……隨著祁威活動頻率的加快,汪月霞陰戶中湧起陣陣甜美的快感,她主動的擡起肥臀,配合祁威的抽插,尋求至美的感受。

祁威見狀再無顧忌,將汪月霞的玉腿搭在自己的肩頭,大起大落的抽插起來,每一次的撞擊都頂在汪月霞的花心之上,酥麻的感覺讓汪月霞呻吟陣陣,愉叫連連,花房綻放,一波波的淫水如潮湧出。

猛插了一陣後,祁威握著汪月霞的雙手,將她拉了起來,自己坐在秋千上,讓汪月霞騎跨在自己身上,喘息著說道:「霞兒,你來吧……」汪月霞嬌媚的看了祁威一眼,然後雙手按在他的肩膀,肥臀上下顛簸,一次次的將大雞巴吞入體內。

「碧秋,來推一下秋千。」體力稍微恢複了一下碧秋忙站了起來,胸前兩個大白奶子緊貼著祁威的後背,輕輕推動著秋千。祁威、汪月霞兩人緊緊擁抱著,隨著秋千的晃動,汪月霞兩個大白奶子不停摩擦著祁威的胸膛,而祁威的大雞巴在汪月霞騷屄裏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妙不可言。

「碧秋,加把勁,蕩高些。」秋千在空中一下一下,一前一後的飄蕩著,大雞巴在汪月霞的騷屄裏一進一出,兩人完全不用用力,情到濃時汪月霞忍不住湊上紅唇吻上了祁威嘴巴,四唇相接,雙舌糾纏,雞巴和騷屄的結合處淫水不斷湧出,從高空灑落。

「四伯……大雞巴操的霞兒……霞兒真好……霞兒的小騷屄被四伯操翻了……霞兒的騷水又流出來了啊……四伯……四伯……霞兒要升天了……」

「乖霞兒……伯伯的大雞巴被你的騷屄夾的好舒服……屄心又吸到伯伯的雞巴了……騷霞兒……伯伯好愛你……」兩人的呻吟聲交織成一片,隨著秋千的蕩動在空中回蕩著……

 *** *** ***

「可馨,快看,你老公和月霞操上了。」白玉珍指著高高蕩起的秋千招呼著姚可馨。

「老東西,在家裏可沒有那麼用力,操別人的小媳婦倒是精力充沛,好在我還有親愛的兒子。」姚可馨一邊享受著兒子舌尖在自己的騷屄裏進進出出,一邊抱怨道。

「媽媽,你別說爸爸了!你還不是一樣,爺爺、大伯們那個沒有操過你的老騷屄,還不知足。」祁子軒爲爸爸打抱不平。

「兒子,你再說,再說,以後就別想操媽媽了!」

「好吧,騷屄媽媽,兒子錯了,兒子還操你到老呢!」祁子軒捏了捏姚可馨的肥臀。

「好了,兒子,快來操媽媽的騷屄吧,媽媽的騷屄都被你吸幹了。」姚可馨爬在麻將桌前,肥臀高高地翹起,露出濕淋淋的陰戶,晶瑩的淫水正滴滴下流。

「兒子,你也來操媽媽的騷屄吧!」林美娟爬在姚可馨的對面,翹起肥臀。

祁子夕、祁子軒兩人分別站在林美娟和姚可馨身後,用大雞巴不停地敲打著媽媽肥嫩的大白屁股,龜頭在媽媽的騷屄外面研磨。

「好兒子……親兒子……別挑逗媽媽了……媽媽騷屄好癢……快插進來……操爛媽媽的騷屄……」姚可馨左手分開了她那迷人的陰唇,右手握著祁子軒的大雞巴帶到陰道口,肥臀向後一挺,兩片陰唇已經咬住了祁子軒的半個龜頭媚聲道:「親兒,操你媽媽的騷屄吧!」姚可馨話音未落,祁子軒已屁股一挺、雞巴一頂,碩大的龜頭已滑進姚可馨那嬌嫩迷人而溫暖的玉洞中。

姚可馨微微地皺了皺眉頭、眯著眼,有氣無力地嬌哼了一聲,顯出十足的舒服勁:「啊……真好!寶貝兒,你……你……可要輕點操媽媽哦!」媽媽的嬌、媚、羞、急、淫、浪、迷人、誘惑、暗示、乞求,使祁子軒再也把持不住了,屁股用力一挺,隻聽「噗哧」一聲,姚可馨也隨著「啊」的一聲驚呼,堅硬粗大的大雞巴盡根而沒,碩大的龜頭一下子頂在姚可馨的子宮頸處。

「嗯……親兒子,媽媽的小屄好像被你戳裂了。」姚可馨顫抖著聲音說道。

祁子軒一聽,向雞巴和騷屄結合的地方看去,隻見媽媽那嬌嫩的花瓣被撐得向兩邊裂開,那迷人的小洞口也被脹得鼓鼓的,緊緊地箍著雞巴根,而裏面的子宮口則一張一合的咬著龜頭。

「嗯……媽媽沒事,摸媽媽的奶子……嗯……操媽媽的騷屄。」祁子軒依言而行,下面輕輕地抽送摩擦,雙掌環腰撫著姚可馨的豪乳,手指揉捏乳頭,忽輕忽重的不忍釋手,姚可馨嬌嫩的乳頭被揉得堅硬而挺立起來。

「媽,您的奶子真美,真軟和呀!」祁子軒一邊輕抽慢送,一邊撫摸著媽媽的乳房,一邊情話戲語不斷,一齊挑逗著姚可馨的情欲;姚可馨漸漸地扭動腰肢、擺動玉臀配合,迎湊著兒子的抽動。

「子夕親兒,你看你三娘都和兒子操上了,你還不來操媽媽。」林美娟看著姚可馨和兒子淫蕩的場面,實在忍不住了。

「對不起,媽媽,兒子來遲了,兒子一定會補償你的。」

「大娘你和四娘躺到桌子上面去,讓媽媽和三娘幫你們舔舔騷屄止癢,操完媽媽侄兒們就來伺候你們。」白玉珍和胡月嬋依言爬上桌子,分別叉開雙腿坐在林美娟和姚可馨的面前,露出肥嫩嫩、水淋淋的騷屄。

姚可馨一邊享受兒子愛撫她的酥胸和猛操她的騷屄,一邊埋頭舔著胡月嬋的陰戶,一下舌頭舔舔陰蒂,一下含住陰唇拉長。

祁子夕拍打了一下林美娟的肥臀,雙手摟住林美娟細腰,屁股一挺,喊道:「媽媽,兒子插進來了!」將整個大雞巴一操到底,直抵林美娟的騷屄深處。林美娟悠悠地吐出一口氣,隻覺騷屄被兒子的大雞巴滿滿地撐著,小腹輕微拱起,終于不再空虛、寂寞。

祁子夕的大雞巴被林美娟騷屄裏的嫩肉團團包裹著、擠壓著,大雞巴在淫水的侵泡下不斷腫脹著。下身「啪啪」地撞擊個林美娟的肥臀,隨著雞巴的進進出出,陰唇不停翻滾,帶出股股淫水。隨著前後抽動,林美娟的兩個雪白的大奶子在薄紗長裙裏也劇烈晃動著,那模樣真的淫蕩極了。

前面,林美娟一手撐著桌子,一手揉這白玉珍黑色紗裙下的兩個大白奶子,嘴巴「叭叭」地咂著白玉珍的肥美陰戶,舌頭在陰戶上下掃動,吮吸著陰戶中流出的涓涓淫水。白玉珍和胡月嬋平躺著身子,一手揉這自己的大奶子,一手伸進紅唇裏吮吸手指,不時兩人還互相舌尖對舌尖親吻著。

祁子夕、祁子軒兩兄弟看著大娘、四娘淫蕩的模樣,更是性欲高漲,下身毫不留情地操著自己的媽媽,每次大雞巴抽到頭時再用力插到底,到底時再扭動屁股使龜頭在子宮口旋轉、摩擦。操的林美娟和姚可馨浪聲淫叫。

「哦……哦……好兒子……媽美死了……用力……」

「好美啊……好媽媽……你的屄真好……兒子好爽啊……」

「哦……好美呀……好兒……幹得媽美死了……媽媽的屄好舒服……」

「媽媽……謝謝你……我的美屄媽媽……兒子的雞巴也好舒服……」

「嗯……嗯……哦……好舒服……好兒子……媽媽的大雞巴兒子……從媽媽的嫩屄中生出來的大雞巴兒子……弄得你的親媽媽美死了……啊……啊……哦……媽要洩了……哦……」

祁子夕、祁子軒兩兄弟在媽媽們淫聲的刺激下,龜頭一熱,雙雙將股股精液射進了媽媽的騷屄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