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家庭夢

三、園中春色(1)

芳草綠野恣行事,春入遙山碧四周;

興逐亂紅穿柳巷,固因流水坐苔磯;

莫辭盞酒十分勸,隻恐風花一片紅;

況是清明好天氣,不妨遊衍莫忘歸。

這天,小叔叔祁威帶子祁子夕、祁子軒二個年歲相仿的侄兒漫步園中,望芍藥豔紅一片,青藤醉臥牆角,枝頭鳥兒鳴唱春歌,看池中魚兒成雙追逐,隻覺春意盎然。穿長廊,跨木橋,踏著綿綿青草,三人不知不覺來到了後花園。

「呵呵……呵呵……」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從高牆傳了出來。

「不知道嫂嫂們又在玩什麼把戲」,祁威心中猜想道。

「這是月霞大嫂的聲音,我們進去看看好麼」,祁子軒說道。

「你想找死啊,冒然闖進去,看你月霞嫂嫂不罵死你」,祁威馬著臉教訓著侄兒。「跟我來」,祁威帶頭貓著身子來到牆角,抓著纏繞在圍牆的枝蔓屁股幾撅就騎到了牆頭,二個侄兒見小叔如此,彼此眼中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嗖嗖」幾下也騎到了牆頭,三個腦袋一起往園中張望。

「那是月霞嫂嫂和丫鬟碧秋在蕩秋千啊」,「看那邊,大媽、二媽、媽媽、小媽在打麻將呢」!祁子軒說道。

「噓,小聲點」。

但見,園中汪月霞身著透明薄沙長裙,頭系著粉色真絲絲帶,坐在秋千上面,光著腳丫的雙腿叉開搭在秋千繩索的兩側,丫鬟碧秋身著淡綠色透明長裙站在汪月霞的後面,手推著秋千將汪月霞高高的蕩起。隨著高高蕩起的秋千,汪月霞沒系肚兜的兩個大奶子迎風上下起伏著掀起陣陣肉浪,叉開的雙腿間隱約可見那肥嫩嫩的陰戶。旁邊葡萄架下,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嬋四人分別穿著黑色、白色、紫色、鵝黃色薄沙透明長裙圍在一起正打著麻將。「么雞,大姐你吃不吃」。姚可馨打出一條嬌笑道。

「吃,怎麼不吃,我還要杠呢」!白玉珍拿三個一條道。

「大姐,胃口真大,四個么雞吃得消嗎」?林美娟吃吃的笑道。

「二筒,自摸,給錢」。胡月嬋邊推牌邊揉了揉薄沙下的大奶子。

「還是四妹最厲害,不吃么雞天天自摸。

「哈哈……呵呵……」。

四人全然沒發現她們薄沙長裙下的奶子、騷屄、一笑一顰全部落入了牆頭幾個男人的眼中。

「媽的奶子又大了不少啊」。祁子夕望著媽媽姚可馨珍薄沙下的大奶子自言自語。

「是啊是啊,我媽的屁股好像又渾圓了」。

「恩,老婆的騷屄貌似更白更肥更嫩了」。祁威不停在幾個女人中對比著。

叔侄三人看著眼前一片春色,胯下的大雞巴早已搭起了帳篷,恨不得立即跨馬提槍廝殺戰場。「小叔,怎麼辦」?三人交替了下眼神,在祁威的帶領下三人順著牆頭枝蔓悄悄地溜到了院內。

「你們二個去看她們打麻將去,我去和月霞蕩蕩秋千」,祁威吩咐道。說完,四人兵分兩路向目標進發著。

祁子夕、祁子軒二兄弟狂喜各自懷著激動的心情奔向了自己親愛的媽媽。

「媽媽、大娘、三娘、四娘,你們打麻將啊」,祁子夕笑著問道,眼睛卻不停地偷窺著四個薄沙掩蓋下朦朦朧朧的肉體。

「媽、大娘、二娘、四娘」,祁子軒低聲叫了叫。

「你們兩個小兔崽子怎麼進來的」?白玉珍發問道。

「我們聽見後院有聲音,所以進來看看,小叔也進來了」,祁子夕回答。

「看看?我看你們是想看看你們的媽媽吧」。「算了,既然來了就幫幫你們的媽媽吧!今天,大娘我可是一人殺三家啊」!「對了,你們小叔到哪去了」?

「小叔他去和月霞嫂嫂蕩秋千去了」,祁子軒答道。

「蕩秋千?死鬼肯定沒安好心」,胡月嬋吃吃笑道,看了看兩個侄兒搭起的帳篷,胸前兩個大奶子隨著笑聲抖動不已。

祁子夕、祁子軒去找了把椅子對角坐了下來。這樣祁子夕兩邊分別是媽媽姚可馨和四娘胡月嬋,祁子軒兩邊分別是大娘白玉珍和媽媽林美娟。兩兄弟分別倚著兩個高貴的熟婦,聞著絲絲肉香,透過薄沙欣賞著白嫩的粉背和碩大的大奶子。兩兄弟的雙手不由得伸向了四個女人的背部和胸部,隔著透明薄沙時而在背部輕輕地的撫摸,時而抓住一隻大奶子狠命的揉搓。搞得四個女人臉上一陣潮紅,醉眼迷離。

「別摸了,兒子,媽媽沒法打牌啊」。

「侄兒,別捏二娘的奶頭啊,好痛啊」。

「牌掉了,兒子,牌掉了,兒子」,姚可馨兩個大奶子被兒子揉的高高聳起,奶頭堅硬。

祁子夕、祁子軒聽說牌掉了,兩人迫不急待地鑽到桌子下面找了起來。

「啊」,桌子下面的兩兄弟張大著嘴巴驚呼。桌子下面四條黑、白、紫、鵝黃色的薄沙透明長裙籠蓋著四雙纖細的美腿,四雙美腿各蹬著一雙高跟涼鞋不停晃動著,透明的薄沙絲毫掩蓋不了胯間那肥美的陰戶,隱隱約約的感覺反而比脫光了衣服更加誘惑。

祁子夕顫抖著雙手揭起媽媽姚可馨白色長裙的下擺,撫摸著媽媽那兩條張開的大白腿,仔細打量著媽媽的騷屄,那屄是嚴絲合縫、珠圓玉潤,一對小巧玲瓏的小陰唇和一對大陰唇,粉紅粉紅的。當祁子夕撥開那兩片肥厚的陰唇時,媽媽的屄情盡現一覽無餘了,陰道口已經微微舒展開了,兩片肥美的陰唇已經向兩邊張開著,陰唇四周長滿了烏黑的陰毛、閃閃發光,從裏面流出來一股透明的淫水,已經充滿了屁股溝。再揭開四娘胡月嬋的鵝黃色長裙,入眼之處是一個肥嘟嘟宛如饅頭的肥屄,陰唇高高的凸起,上面夾雜著稀疏的陰毛,中間的溝壑處流出絲絲淫水。祁子夕望著四娘白嫩肥美的騷屄,忍不住埋下腦袋伸出舌頭在上面舔了起來,一下含住大小陰唇拉扯,一下用將舌頭卷成柱狀伸進屄洞裏四周蠕動,鼻尖不停地磨蹭著胡月嬋的陰蒂,同時伸出一隻手在媽媽的騷屄裏摳挖,「噗滋、噗滋」弄得姚可馨和胡月嬋身子顫抖,呻吟連連。

「啊,親兒子,你把媽媽的騷屄摳的好舒服啊……媽媽……媽媽的騷屄被親兒子摳爛了……大雞巴兒子……親爹……啊」。

「好侄兒,使勁吃四娘的騷屄……四娘的饅頭騷屄全部給侄兒吃了……對,舌頭,再向裏面一點……哦,親侄兒,親兒子,四娘的騷屄好熱……」。

那邊,祁子軒媽媽林美娟的騷屄是個典型的蓮花屄,據說這種屄是屄中難遇的極品,當你在肏她屄的時候,那四片屄唇會緊緊地把你的雞巴包住,當那長長的屄唇緊緊地包緊了你的雞巴的時,爽快的感覺可想而知。這不,祁子軒正一邊用手指抽插著大娘白玉珍的騷屄,一邊托起媽媽豐滿的屁股,將雙腿無力的架在肩膀上,剝開媽媽的蓮花屄,湊上嘴巴,讓媽媽的陰唇包裹著嘴巴又舔又吸。在祁子軒的舔吸下,林美娟的淫水開始慢慢多了起來,那種略帶腥騷的氣味充斥祁子軒的口腔,讓祁子軒如神仙般沉醉,嘴巴來回吸食著媽媽流出的淫水。

「哦,乖兒子,媽媽的騷屄終于又把你包住了……啊,兒子,你把騷屄媽媽的子宮都吸出來了……快用大雞巴操操媽媽的騷屄……哦,騷屄媽媽愛死親兒子了」。

四個女人邊打著麻將邊風騷的騷叫著。

「三弟,我們來換換,你來吃我媽的屄,我來吃三娘的騷屄」。在祁子夕的建議下,兄弟二人開始了換母行動。祁子夕舔上了三娘林美娟的騷屄,祁子軒吸上了二娘姚可馨的騷屄。兩兄弟一邊舔騷,一邊用力插著旁邊白玉珍、胡月嬋的騷屄。

「恩……好侄兒……你吮吸的……二娘……好舒服……繼續……恩……恩……」,姚可馨在侄兒的吮吸下身體猛烈輕微的顫抖。

「三娘……三娘……你的騷屄把我嘴巴全部包了……騷屄好溫暖……好滑」。

「死小鬼……三娘的騷屄被你們兩兄弟吸爛了……爛了……啊……又吸到子宮了……親侄兒……要把三娘吸死了……」。

「好兒子……別在下面了,快上來操媽媽的騷屄……媽媽的騷屄好癢啊……媽媽的騷屄要吃親兒子的大雞巴」,林美娟斷斷續續的呻吟著。

聽到媽媽們的召喚,兄弟二人鑽出桌子,露出滿臉淫水的嘴巴和濕潤的手指,一邊按住自己的媽媽一頓親吻,一邊把沾有淫水的手指伸進旁邊女人的嘴巴裏。

「騷屄媽媽們,把兒子們嘴巴和手指上的騷水舔幹淨」,祁子夕道。

四個女人不停在兩兄弟的臉上、手指舔著、吮吸著,又把剛剛自己流出的騷水吃進了自己的肚子裏。

「兒子們的雞巴好漲,騷屄媽媽們吃吃兒子的大雞巴」。祁子夕和祁子軒兩兄弟解開褲頭,露出火熱腫脹的大雞巴分別伸向了姚可馨、胡月嬋和白玉珍、林美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