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家庭夢

二、三人行

祁家經營廣泛,錢莊、碼頭、茶葉、酒樓、絲綢布衣等無所不及,是當地的名門望族,強大的經濟支柱讓生活在這個大家庭下的每個人衣食無憂,過著舒心的日子。這天,祁宏從外地收賬回來,嘴裏哼著曲兒,跨過石拱小橋,穿過漢白玉長廊,往自己的小院走來。

「大爺回來了」、「大爺辛苦了」……一路過來家丁、丫鬟們都忙低頭哈腰招呼道。

「玉珍、霞兒,我回來了!」祁宏邊走邊喊,這一走就是10多天,想起馬上就要見到賢妻乖女,祁宏就覺得一陣騷動。

「怎麼沒人呢?」祁宏叫過正在晾衣服的丫鬟碧秋問道:「夫人、少奶奶去哪裏了。」

「回爺的話,夫人和少奶奶在裏屋呢!二少爺來找夫人和少奶奶也在裏面。」丫鬟碧秋低聲回答道。

「嗯,這小子不在自家院子裏呆著,跑這來幹什麼。」祁宏嘀咕著往裏屋走去。邊走邊看了看丫鬟碧秋,這丫頭倒是愈來愈來水靈了。(注:二少爺即爲祁健的兒子祁子夕)

祁宏剛來到窗前就聽到裏屋傳來陣陣呻吟聲,「夕兒,不要摸大娘的屄啊!小心你大伯要回來了。」「回來又怎麼樣,誰叫他一走就這麼久,讓你們婆媳獨守空房的,我這是幫他照顧你們呢。」「夕弟,別光摸娘的屄,也摸摸嫂嫂的騷屄啊」……

「好小子,乘我不在家,又來奸淫妻子和兒媳了,看老子下次不幹死你媽和媳婦。」祁宏站在窗下,聽著妻子和兒媳婦的淫聲,胯間一股燥熱,按耐不住往手指上吐了點口水,將紙糊的窗戶捅了個大圓洞,眼睛直往裏瞄。通過圓洞,隻見妻子白玉珍著了一身淺藍色織錦的長裙,裙裾上繡著潔白的點點梅花,用一條白色織錦腰帶將那不堪一握的纖纖楚腰束住,將烏黑的秀發綰成如意髻,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兒媳月霞著淡粉色華衣裹身,外披白色紗衣,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項和清晰可見的鎖骨,頭發用發帶束起,頭插蝴蝶釵,一縷青絲垂在胸前。婆媳二人雙雙爬在床上,頭枕粉紅鴛鴦枕,屁股高高翹起,長裙被挽自腰間,露出一個個肥嘟嘟、白嫩嫩陰戶,侄兒子夕跪在床前,雙手各撫摸著一個白嫩嫩地屁股,兩手食指不停在陰道中摳挖,不時帶出股股透明狀的淫水,嘴巴時而在妻子、時而在兒媳的屁股上親吻著。妻子和兒媳臉側對著臉,眉目含春,銀牙緊咬,身子微顫,屁股輕扭,十分淫靡。

「大娘,嫂嫂,我要你們吃我的大雞巴。」說完,祁子夕爬上床躺在中間,白玉珍和汪月霞坐在祁子夕兩邊,汪月霞勾著祁子夕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祁子夕隔著肚兜撫摸著汪月霞圓滾滾的乳房,將兩根手指夾住汪月霞的乳頭,來回的搓動。汪月霞一邊向祁子夕拋這媚眼,一邊用堅挺軟綿的一對大奶子磨蹭著祁子夕的手臂,在揉搓和磨蹭下雙乳不斷地變化著形狀。祁子夕被大娘和嫂嫂風騷勁弄得上了火,索性將身邊汪月霞摟住,掀起桃紅色的肚兜一邊摸玩那對高聳軟綿的大奶子,一邊通過衣襟欣賞著大娘由于跪爬著露出的兩個大白奶,手奸和視奸著兩對大白奶。

祁子夕下面的大雞巴被風騷放浪的大娘摸得火熱生硬,于是幹脆翹起一條腿壓在白玉珍的肩上,將大娘壓跪在自己的胯間,掏出大雞巴聳進她的嘴裏抽插起來。

就這樣一手把玩著汪月霞的大奶子,一邊讓白玉珍拋媚眼舔雞巴。

祁子夕一邊挑逗玩弄著白玉珍和汪月霞,一邊說:「大娘、嫂嫂,你們準備好小夕操了嗎?」

白玉珍吐出大雞巴,用手理了理有些散亂的秀發,從淺藍色長裙中掏出兩個大奶子,邊拋媚眼邊媚聲說道:「早準備好了,就等著侄兒來操了。」

「嫂嫂,你呢。」

「你還說,你摸得嫂嫂屄水早流了好多了」,說完揭起淡粉色長裙下擺露出水淋淋的陰戶。

祁子夕也動情了,親了親汪月霞嘴,又摸了摸白玉珍大奶子和屁股。拉過汪月霞平躺在床上,又讓白玉珍呈69式躺在汪月霞的身上,這樣汪月霞的嘴巴正好對著媽媽白玉珍的陰戶。祁子夕看著身著淺藍色長裙露出兩個大奶子的大娘隻覺幸福無比,挺著大雞巴喊到:「大娘,我來了,我來了……」「滋」的一聲,捅進了白玉珍溫暖潮濕的肉洞,用力地操了起來。

隨著侄兒抽動,白玉珍前前後後的晃動著,每次向前,汪月霞都要伸出舌頭舔舔大雞巴和陰戶交接處,並不時扒開白玉珍的屁眼用手指輕輕地捅著,爽快的白玉珍哼哼聲不絕。

「侄兒,你操的大娘好舒服」……「大娘的騷屄要被侄兒鼓搗爛了」……「親侄兒,乖侄兒,使勁操大娘的騷屄」……「啊啊啊,屁眼被女兒捅破了」……白玉珍一邊浪叫,一邊揉這自己的大奶子,同時反伸出一隻手插著汪月霞騷屄。

祁子夕知道她嘗到滋味了,便擡起屁股,連連的抽插起來了。這樣一抽頂,白玉珍感到騷屄裏有無比的舒暢,一陣陣的酥酥,一陣陣的奇漲。把騷屄插的淫水直冒,彙集到屁眼流到汪月霞的臉上。

祁子夕一口氣,就插了一刻鍾。白玉珍正在享受著大雞巴抽插的舒服滋味,忽然之間,全身都顫抖起來。這一顫抖,全身毛孔都張開了,身子一陣酥麻,屄心一陣快感襲來,陰精洩了出來。祁子夕的大雞巴一酥,腰上一麻,一股濃精,直射而出。白玉珍感到屄心上奇燙,有些液體射到屄心,屄裏好像開花一樣。

「啊……侄兒……大娘被你操死了……」她雙手一松,一動也不動了。

祁子夕見白玉珍洩了身,于是將對象轉移到汪月霞的身上,將沾滿淫水和精液的大雞巴塞進汪月霞的小嘴裏,插入汪月霞的喉頭深處,攬著她的頭連續抽著汪月霞的小淫嘴,整根的深入喉交有時比操屄還要爽。汪月霞此時春心蕩樣,全身發抖,嬌聲浪叫。

插了一會汪月霞小嘴後,祁子夕拔出大雞巴轉身來到汪月霞下體,汪月霞的陰毛濃密鳥黑,將整個陰戶包得滿滿的,下面一條若隱若現的肉縫,肉縫上濕淋淋的掛滿水漬,兩片小陰唇,一張一合的在動著,就像小嘴一樣。祁子夕把她兩條腿分開,用嘴唇先到那陰戶親吻一番,再用舌尖舐吸她的大小陰唇,舌尖伸了進去舐刷一陣。

「啊……啊……哎呀……夕弟弟……你要弄死我……哎呀……」汪月霞被舔得癢入心底,屁股不停的扭動,雙手抓住白玉珍淺藍色長裙,屁股不斷的往上挺,向左右扭擺。

祁子夕看她已經很需要了,就翻身上馬,手握大雞巴,先用那大龜頭,在她的陰戶上研磨一陣,沉腰一挺「滋」的一聲,大雞巴一搗到底,大龜頭頂住了汪月霞的騷屄深處。祁子夕開始輕抽慢插,汪月霞也扭動屁股配合他的抽插。

「嗯……好美呀……好弟弟……嫂嫂的小騷屄……被你的大雞巴……操得好舒服……再快一點……

「哎呀……好弟弟……你的大雞巴插到人家的屄心了……呀……嫂嫂被你的大雞巴……搞死了……哦……好舒服呀……」一股滾燙的淫水直沖而出。

祁子夕感到龜頭被熱滾滾的淫水一燙,舒服透頂,刺激得他的原始性也暴發出來了,改用猛攻狠打的戰術,猛力抽插,研磨屄心,九淺一深,左右插花,把所有的招式,都使出來。大雞巴抽出插入的淫水聲,「噗滋、噗滋」之聲不絕于耳。

「哎呀……我不行了……嫂嫂不行了,嫂嫂的騷屄又要流水了……啊……」隨著祁子夕一陣猛抽狂插,汪月霞全身軟棉棉的躺在床上,那種模樣分外迷人。

祁子夕正操的無比舒暢時,汪月霞突然停止不動了,使他難以忍受。眼見白玉珍緊閉著雙眼,小嘴微微張開,又把大雞巴從汪月霞的騷屄中拔了出來,聳進白玉珍的嘴巴裏一陣抽動,幾下就把昏睡中白玉珍操的醒了過來。

「好侄兒,小壞蛋,乘大娘睡覺來操大娘的小嘴,還讓不讓人休息了,剛才可操我了。」雖然被驚醒了美夢,但見梅開二度侄兒的大雞巴依然昂首挺胸的樣子,白玉珍從汪月霞身上爬了起來,跪在床上仔細舔著祁子夕的大雞巴。大雞巴在白玉珍的小嘴裏得到了最上等的服務,舌尖打理著雞巴頭,不一會兒大雞巴就被舔的油亮油亮的。

這時,祁子夕也到了高潮,從白玉珍的嘴巴裏抽出大雞巴,對著白玉珍的小嘴快速的擼動著,「噗滋、噗滋」一股股濃濃的精液打到了白玉珍臉上和嘴巴裏。

此時,窗外的祁宏也隨著祁子夕的射精一陣顫抖,一股精液「噗噗」的狂射而出,散落在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