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家庭夢

一、長孫媳婦

祁老太爺已經六十五歲。對家務,他早已不再操心。他現在的重要工作是澆澆院中的盆花,說說老年間的故事,給籠中的小黃鳥添食換水,和一大家子同享天倫之樂。

祁老太爺有四房夫人,大夫人秦落衣、二姨太柳岩妙、三姨太趙櫻雪、四姨太葉婉茹,四姨太葉婉茹是祁老太爺兩年前剛從省城葉家娶回來的,剛滿25歲。祁老太爺膝下有4個兒子7個女兒,大兒子祁宏、二兒子祁健、三兒子祁軍、小兒子祁威,4個兒子均已年過30,最大的祁宏48歲,最小的祁威34歲,分別娶妻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嬋。七個女兒分別爲大女兒祁芳、二女兒祁鳳、三女兒祁梅、四女兒祁璐、五女兒祁雪、六女兒祁佳、么女祁欣,七個女兒最大的剛40出頭,最小的剛滿28歲,均已出嫁他鄉。

祁老太爺最喜歡長孫媳婦汪月霞,因爲第一,她已給祁家生了兒女,教他老人家有了重孫子孫女;第二,她既會持家,又懂得規矩;第三,長孫祁子畫終日在外教書,晚上還要預備功課與改卷子;第四,長孫媳婦風流乖巧,體態風騷,乳大膚白。與親友鄰居的慶吊交際,便差不多都由長孫媳婦一手操持了;這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所以老人天公地道的得偏疼點她,當然,祁老太爺對孫媳的疼不僅體現在言語上、權利的下放上,還體現在肉體的安慰上。

這天,祁老太爺坐在亭中的太師椅上用小胡梳輕輕的梳著白須,曬著太陽,聽著孫媳汪月霞的家事彙報,看著外穿淡紅薄紗長裙,內穿白色真絲肚兜,頭插鴛鴦鳳釵,腳蹬白色高跟涼鞋,透過薄紗長裙下半身隱隱露出一團烏黑的長孫媳婦半天沒有出聲。長孫媳婦明顯是個乖巧的人兒,知道老爺子心裏在想什麼,隻見她轉過身彎下腰將一個肥嘟嘟豐臀對著祁老太爺不停搖晃,邊搖晃邊用雙手揉搓著胸前的大乳房,並不時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回目著祁老太爺。祁老太爺透過薄紗長裙看著孫媳肥大的屁股,胯間早已冒出了團團欲火,一手從褲間掏出腫脹的雞巴上下擼動,一手隔著薄紗撫摸著孫媳的屁股,不時用鼻子吮吸著孫媳屁股的騷味。

「小騷貨,爺爺幾天沒日你,騷味倒是越來越濃了。」

「爺爺,孫媳這幾天也想死你的大雞巴了,今天你就狠狠地操操你的孫媳吧!」

「來坐到爺爺的胯上來。」聽到爺爺的召喚,汪月霞轉過身一下坐到了爺爺的身上,環抱著爺爺的脖子,沒穿內褲的下身被一根火熱的、硬硬的肉棒頂著,不覺一陣顫抖。祁老太爺一邊用手狂揉著孫媳的屁股,一邊看著如同要將那真絲肚兜撐破的乳房,嘴巴不由得湊了上去,隔著真絲肚兜舔咬著大乳房。

「哦,爺爺,你把孫媳的奶子舔的好舒服啊。」

「爺爺,使勁揉孫媳的屁股,使勁啊,爺爺。」

「騷孫女……。」

「大雞巴爺爺,親爺爺,你親孫女的騷屄好癢啊。」

「好,爺爺就來給你治治癢,看爺爺的倒拔楊柳。」隻見祁老太爺抱著孫媳的芊芊細腰站了起來,速度地將孫媳來了個180度的大旋轉。這樣一來,汪月霞的小嘴剛好對著祁老太爺火熱的大雞巴,而汪月霞粉紅色的薄紗長裙滑到了腰間,粉嫩嫩、肥嘟嘟的騷屄恰好對著祁老太爺長滿胡子的老嘴。看著孫媳微微張開的粉嫩陰戶正涓涓細流,聞著孫媳陰戶的騷味,祁老太爺忙將長滿白胡子的老嘴湊了上去,不停在孫媳的胯間蠕動,舌頭上下翻動著孫媳的大小陰唇,搞得汪月霞嬌喘餘餘,香汗淋漓,秀目含春,忍不住一張嘴含住了祁老太爺跳動的雞巴一陣吮吸,時而深吞,時而舌頭輕掃著馬眼,兩個真絲肚兜包裹的大白奶子也不停地在祁老太爺的腰間摩擦。

「哦,好孫女,親孫女,騷孫女,乖孫女,你把爺爺的老雞巴吃的真舒服。」

「對,深點,吃到底,頂到喉嚨」 .汪月霞騷穴被爺爺一陣猛舔,特別是爺爺胡須掃過陰蒂的那種快感,刺激著她反複吞吐著祁老太爺大雞巴,大雞巴插到喉嚨深處的那種窒息感,爺孫相奸的亂倫感,讓她迷茫、陶醉。

「爺爺,孫女受不了了,騷屄癢死了,孫媳要爺爺的大雞巴插孫媳的騷逼。」

「爺爺,不要舔了,插插孫媳吧!親爺爺,親爺爺……快點嘛!」

「小騷貨,這就受不了了,看爺爺的老槍操嫩屄,今天要操得你喊爸爸,喊老公。」說罷,祁老太爺將汪月霞放在太師椅上。汪月霞仰躺在太師椅上,自覺地將薄紗長裙拉向腰間,穿著高跟涼鞋的雙腿分搭在太師椅兩邊扶手上,雙手剝開陰唇,眉目含春地看著祁老太爺說道:「爺爺,看小霞的屄美不美。」祁老太爺看著孫媳水汪汪的大眼睛,混雜著自己口水和孫媳淫水濕漉漉的陰戶,陰唇被孫媳扳開,裏面粉紅的嫩肉在孫媳的嬌喘中不停蠕動,亮晶晶地淫水不停流淌著,彙集到屁眼下。「好孫女,乖孫女,你的屄最美,爺爺最喜歡操你的騷屄了。」說完,俯下身子,手握大雞巴蜻蜓點水似的在陰戶上上下滑動,逗得汪月霞屁股直往上台,想用騷熱的陰道去包裹爺爺的大雞巴。可祁老太爺活了大半輩子,什麼樣的女人沒操過,哪能讓汪月霞輕意如願。祁老太爺「三管齊下」,大雞巴不停在汪月霞陰道上滑動,老嘴在汪月霞秀發、耳垂、眼睛、嘴巴上親吻中,舌頭伸進汪月霞的口中探索中瓊漿玉液,另一隻手隔著肚兜揉捏著汪月霞的大乳房。汪月霞在爺爺「三管齊下」下媚眼如絲,秀發散亂,玉體橫陳,口中哼哼聲不絕。

「好爺爺,你就知道欺負霞兒,別挑逗霞兒了,好嘛!」

「你個小逼真騷,跟你媽一個淫婦樣子(即祁威的娶妻子白玉珍),爺爺今天也不爲難你了,就來搗爛你的小騷屄。」

「來吧!親親好爺爺,霞兒知道你最疼孫媳了,霞兒的騷屄專爲親親爺爺準備的,你就操爛你乖霞兒的騷屄吧。」

來了,來了。祁老太爺屁股一挺,沾滿淫水的大雞巴噗汁一聲鑽進了一個溫暖的肉洞中,肉洞四周的壁肉緊緊包裹祁老太爺的大雞巴,讓祁老太爺感慨不已:「還是嫩屄操起舒服啊。」恍惚間,祁老太爺幾個大起大落,次次直抵花心,操的汪月霞嗚咽不已。「爺爺,你操的霞兒好痛快啊」,「爺爺,你操到霞兒子宮裏面去了」,「爺爺,霞兒的小騷逼要被你操爛了」,「好爺爺,親爺爺……孫媳、霞兒受不了了」汪月霞媚眼微閉,呻吟不決,雙手不停地撫摸著被爺爺口水打濕成透明狀肚兜下鼓脹的大奶子,白花花的嫩肉一下堆積成小山,一下揉壓成平川,兩個粉紅色的乳頭愈發堅挺。祁老太爺被孫媳的騷媚狀態勾引的欲火焚身,一下把汪月霞雙腿架起在肩膀上,推開肚兜露出白嫩嫩地兩個大奶子,大雞巴猛烈地抽插著汪月霞的騷屄,啪、啪、啪、撞擊著汪月霞的陰部,一進一出帶出股股腥臭的淫水,兩個大奶子在抽插中呈波浪狀上下起伏,穿著高跟涼鞋的雙腿一下一下的敲打著祁老太爺的後背,煞是好看。

「大雞巴爺爺,你要把孫媳操死啊!狠心地爺爺一點也不疼孫女,【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這麼用力操霞兒的騷屄!哦,爺爺,你又插到霞兒的子宮裏去了,霞兒要被你搞死了……爺爺……親爺爺……大雞吧爺爺……霞兒的嫩屄被你操翻了。」

「來,霞兒,換個姿勢,爺爺要從後面操你。」祁老太爺放下汪月霞的雙腿,汪月霞作小狗狀爬在太師椅上,屁股高高的翹起,股股淫水呈絲狀從陰道嘀嗒嘀嗒的流到地上。

「爺爺,舔舔霞兒的騷屄吧。」

祁老太爺聞言跪下身子,將腦袋埋進汪月霞的肥大屁股中間,咕汁咕汁的吮吸著流淌的淫水,舌頭不時打成卷兒深入陰道進進出出,吸汪月霞一陣顫抖,叫聲不絕。「騷,真他媽騷,人騷,屄騷,水也騷。」「霞兒,爺爺要插進來了。」「來吧,爺爺,霞兒騷屄準備好了。」祁老太爺揭起薄沙長裙,屁股一挺,大雞巴再次被汪月霞的陰道吞沒。祁老太爺雙手抓住汪月霞纖腰,一進一出,啪啪地拍打著汪月霞肥大的屁股,撞擊屁股傳來的陣陣肉感舒服的祁老太爺老嘴歪了又歪。幾十下後,祁老太爺直感體力不支,呼呼幾聲,一下伏在了汪月霞穿個長裙的背上,雙手各抓一個奶子狠命的揉了起來。

「霞兒,爺爺老了,操屄也大不如從前了,你不會嫌棄爺爺吧?」

「怎麼會呢,爺爺,你操的霞兒很舒服的,霞兒覺得爺爺現在比以前更厲害,倒是霞兒沒伺候好爺爺,爺爺不要怪霞兒哦。」

「小騷屄,嘴巴倒是越來越乖了,等下爺爺給給力,非要把你操的喊爸爸,喊老公。」

「好了,騷霞兒,爺爺又來了。」祁老太爺休息了一陣,感覺體力恢複了大半,勁頭又上來了。啪啪啪……「爺爺,親爺爺,大雞巴爺爺……操的霞兒要上天了……爺爺……霞兒的屄要爛了……霞兒肚子好漲。」

「喊爸爸,喊老公,小騷屄。」祁老太爺邊插孫媳,邊啪啪的拍打著孫媳的屁股。直打的汪月霞屁股紅紅的,每打一下,汪月霞就感覺騷屄一顫,快感連連,尿意不絕。

「好爸爸,親爸爸,你把女兒操的真舒服,女兒的屄要被爸爸搗爛了。」

「老公,親老公,親親老公,大雞巴老公,騷老婆被你幹死了。」

「好爺爺,親爸爸,親爹,大雞巴老公,孫媳、霞兒、老婆受不了了,被搗死了……嗚嗚……爸爸,女兒要死了……。」

聽著孫媳淫蕩的叫聲,祁老太爺直覺得大雞吧一陣舒麻。

「霞兒,爺爺要射了,要射了。」

「爺爺,親爹,老公,射到霞兒嘴巴裏來。」

祁老太爺急忙拔出大雞巴,邊擼動邊塞進汪月霞的小嘴裏,汪月霞跪著身子,一手握著大雞巴快速的吞吐著,一手深進騷屄裏抽插著。祁老太爺一陣尿意,噗噗幾聲,滾燙的精子直打在汪月霞喉嚨間。啊啊啊!受精液的刺激,汪月霞竟然也洩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