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老闆娘的慾火

女人就喜歡有事業心的男人,哪怕不嫁,她們也看不起游手好閒的男人。

真實的原因是,我覺得我該收穫了,把她抱在桌子上劈腿的時機成熟了。只需要她必然會發生的對她老公的一次憤怒,而我又恰好在場,那麼就可以劈腿了。

去早了不行,有客人,要營業。在那裡干坐幾小時,嘴皮都起泡了,她的火都消了,那就只能等下次了。

所以提前半小時是最好的。

我還是去她的店坐坐,頻率勤了一點,但依舊不過分。

我很淡定,我的日程表很滿,我有很多文件需要打理。

我去她那裡越來越晚了,最後是打烊前半小時才去。理由是我很忙,這表明我是一個有事業心的人。

女人就喜歡有事業心的男人,哪怕不嫁,她們也看不起游手好閒的男人。

真實的原因是,我覺得我該收穫了,把她抱在桌子上劈腿的時機成熟了。只需要她必然會發生的對她老公的一次憤怒,而我又恰好在場,那麼就可以劈腿了。

去早了不行,有客人,要營業。在那裡干坐幾小時,嘴皮都起泡了,她的火都消了,那就只能等下次了。所以提前半小時是最好的。

不過,即使是錯過一次機會,我仍然會很淡定地等待。

因為我下載了好幾個文件,足以讓我很淡定,很耐心,很紳士地等待。

你肯定想不到,直到此時,我還沒有正式地摸過一下她的手。

比起一上來就想摟腰的猥瑣男們,我簡直就是全世界幾百年出一個,全中國幾千年出一個的正人君子,當代柳下惠。

我時刻牢記著,我要做一個高尚的人,純粹的人,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

千古奇冤那天晚上,我打烊前半小時到了。

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眼圈紅紅的,我猛一看以為畫了眼影。

見我到了,她勉強笑了一下,說,打烊吧。

我以為她要趕我走,只好幫她拉了卷閘門,起身告辭。

她卻說:「有時間陪我坐會兒嗎?」

我當然有時間,傻子才在這時候沒時間。

我準備好了聽她傾訴。果然,連內容我都猜出來了。那個爛泥扶不上牆的家伙,第101 次被證明,就是一攤爛泥。

說了這些,她看上去很無助,身子直往我這邊歪。

當一個無助的女人想往你肩膀上靠一靠的時候,正人君子難道可以躲開嗎?

不,我責無旁貸。

正人君子們都很厚道的,我不住地安慰她,說她很優秀。

女人都很會憐惜自己,你越憐惜她,她越感動,跟你一起憐惜她。

於是她更傷心了。

安慰,只好變成撫慰,我摸著她的瓜子臉兒,歎息一朵鮮花怎麼就插到牛糞上了?

撫慰果然奏效,她停止哭泣,臉又湊近了我。

我和她的嘴,只差一厘米。

這一厘米我去補上去,這球就傳給她了。待會兒劈腿不劈腿,你自己看著辦。

她的嘴唇很厚,我被她吻得特別舒服。

我當時心想,這麼好的一副嘴唇如果用來吹簫,那該奏出多麼和諧的樂章啊!

伴隨著N 分鐘的長吻,她的呼吸變得急促,胸脯劇烈起伏,一隻手放在我的檔中央。

隔著運動褲摸了幾下,乾脆伸進去了。

小弟弟熱烈歡迎著美麗的大姐姐,瞬間變得高大壯實。

我心想,穿運動褲真是個不錯的選擇,免瞭解皮帶拽拉鏈的麻煩。

這種情況下要是拽拉鏈,怕是得拔下幾根草來。

終於,我第一眼看到她時想到的那個英特那雄奈爾--把她抱到咖啡桌上--就要實現了。

但我早就決定,把最後一記球踢給她。

於是我停下來:「等一下。」

她詫異地看著我。

「你想好了?我不想對你的婚姻造成破壞。」

「我的婚姻早完了!」

「你確認?」

「我確認!」

OK,我實在是仁至義盡了。

在如此渴望的女人面前,難道正人君子可以臨陣退縮麼?

否!這時的君子,必須如猛虎下山,直搗黃龍!

臨陣脫逃者,懦夫也,君子不齒。

我解開她的上衣,露出了兩個滾圓高聳的山峰。而峰頂,是兩個深紅色,橢圓形的捨俐塔。

我見過很多文件的山峰,有的是旺仔小饅頭,有的是太平公主,有的雖然大但鬆軟下垂,唯獨這個,是最大最挺的一個。還是真傢伙。

一陣狂突猛刺(此處省略一千八百五十五字)後,她忽然發出一連串的喊聲,先HIGH了,旋即變得有氣無力,任我折騰。

君子當成人之美,見她美了,我也就收起烏龍劍,看著她。

她休息了片刻,突然問:「你到了?」

「沒有。」

「那你怎麼不插了?」

「你不是到了嗎。」

「可你沒到,插吧。」

「算了,我要到還得很久。不想讓你累。」我總是這麼憐香惜玉。

「沒事,我挺舒服的。」說完她把蓬門又開了一點,做請君入甕狀。

盛情難卻,我只好再做馮婦,提槍上馬。

她恢復了一點體力,配合著我,幾分鐘後我到站了。

到站前我提前下車,把酸奶灑在她的腹部。然後為她找紙擦淨。

「你真是個細心的男人。」她說,「跟你在一起感覺特別舒服,特別安全。」

「呵呵。」我笑了笑不置可否,心說,好多文件都這麼誇過我,榮譽太多,我都不好意思向你轉述了。

「你沒射進裡邊,是怕我懷孕?」

「嗯,是啊,流產對你身體不好,吃藥也對你不好。」

「你真好。」

我又笑了一下,心想:要是每個文件都給我懷一兩個小文件,那我麻煩大了。

剛才那陣狂風暴雨實在是累人,兩人暫時不走,依偎在卡座上互相撫摸對方檔中央。

這時她電話響了,估計是她老公打來的。

「我正在收拾呢,馬上回家。」她敷衍道。

我捏著她胸前的兩顆大葡萄,驚歎這葡萄形狀長得真好。

我剛準備說,這是我見過了十幾對葡萄裡最好的一對,忍了忍,沒敢說。

「給你吃一口。」她笑著說完,把胸往前挺了挺。

ok,到了這一步,這個文件已經100 %下載成功。看來,還是我的電驢比較好使。

隔下來幾天,我依舊不緊不慢,並不因為這次ML改變什麼。對她還是彬彬有禮,照顧有加。

親而不褻,密而不狎,乃真君子也。

我也沒有太多地找著她跟她ML,因為我還有幾個文件要料理。

這樣所有的文件都感覺,我幾乎從不主動提起上床的事。

於是她們認定,我是個不好色的男人,柳下惠再生。

那個電蝸牛文件下載速度實在太慢了,當時我已經下載了大半年卻還沒搞掂,幾乎都想放棄。

但我不知道,以後還有2 年半時間下載。

而她,最敬佩我的人品,最後我全靠正派過硬的作風,征服了這個難度極大的電蝸牛。

第二次,就是到我家了。

這是因為,她的店還是生意慘淡,而我給她出的主意,又需要一大筆錢投資,她權衡再三,轉出去了。

她沒有虧本,轉讓費還賺了個幾千塊。

我知道這消息後有些惋惜,其實當時我曾想,她要是開口借錢,我會以入股方式投資進去的。因為我看好我的想法。

還有,我們再也無法在酒吧裡對戰。

而且,如果按照我的想法實施,完全可以把這裡變成一個合法的淫窩。每天請來不同的野模脫光了拍,特別漂亮的就干。不但不花錢,還能賺錢。作為投資人,我該何其性福啊!

但,既然她已經轉了,我也就不說什麼了。

當時我有兩個家。

一處自己住,位於全市最好的地段之一;一處以前住,地段稍偏,但房子很大,我準備把它賣掉。

那套空房子裡邊傢俱電器都是全的,作為幽會場所再合適不過了。

女人,只要你上她一次,只要不翻臉你就可以永遠上。

哪怕她成了家嫁了人,她的防線也是很薄弱的。

但前提是,你不能讓她鄙視你,你離開她時她對你保持仰視,你就能握住她一輩子。

所以,初戀情人,前任男友之類,都是很危險的。

第二次做到中途,她突然問我:「你喜歡從後面弄嗎?」

聽到這個問題我毫不意外。

當我遇到第一個少婦時,她這麼問我,我頗覺意外:她怎麼會喜歡這種動物一樣的姿式?

那時我還很純潔,勉為其難地滿足了她。

遇到第二個女人這麼問我,我也意外:怎麼兩個女人都喜歡這姿式?

遇到第三個女人這麼問我,我還是意外:難道女人都喜歡這種姿式?

等遇到她,我已經一點不意外了:女人基本上都喜歡這種姿式。

可見,我成熟了,也成長了。

有句話,叫女人是男人成長的學校。

這句話其實可以這麼理解:女人是男人成長的學校,代課老師越多,學習的知識就越多。

在經歷很多之前,我是個不成熟的愣頭青男,不知道女人普遍喜歡什麼,討厭什麼;不知道哪些是女人普遍的缺點,那些是個性的缺點。

男女之間的相處,宛如一場戰爭。但這場戰爭的結局,可以這麼區分:最好的,叫雙贏,男女均從中受益,生理上的到充分滿足,心理上充滿溫暖關懷;事業上得以乘借東風,後代得意呵護成長。

次好的,叫和棋。成長收穫有限,孩子教育事業一般。

再次的,叫一贏一輸,一個搞定另一個,壓迫另一個。婚姻成了階級壓迫的工具。這種結局不是很穩定,因為被壓迫階級有可能造反。

最次的,叫雙輸。互相搞不定,彼此爭鬥一生痛苦不堪。

因此,在與異性打交道時,你需要知己知彼,最好追求雙贏結局。

但很遺憾,至少在這個國家,系統教育中從未有「怎樣與異性相處」這類實戰手冊,縱使有些書本提及,多半也是一副討厭的說教者模樣,張嘴遠大理想,閉嘴道德高尚,完全缺乏操作性。

所以,我們對異性相處的認知,多半來自道聽途說,或者父母的言傳身教。

且不說道聽途說本身就良莠混雜,父母一輩自己就沒受過類似教育,他們的教育只是他們自己的個人經驗,而且他們成長於四五十、五六十年代,那時與現在的社會完全是兩碼事。他們所總結出的經驗,往往還沒實戰就已經陳腐不堪了。

有人說「父母皆禍害」,竟然得到網上一片附議,可見這種陳腐的經驗多麼不得人心。

教育上的缺失,導致了我們不知道該如何跟異性相處。不知道哪些人是適合我們的,哪些是不適合的。

一切,全靠自己摸石頭過河了。

續個結尾:????某天黃昏。臥室裡。一番風雨之後,老闆娘(其實已經不是老闆娘了)望著天花板,等待從山峰慢慢滑落。她轉過頭,望著我,悠悠地說:「你知道嗎,從你第一天進我的店門,我就想:你逃不過我的手心的。不過當時我沒急……呵呵,就像下載文件,迅雷雖快,還是破驢好啊!」

既然是摸石頭過河,也就免不了摸好多個石頭。

只摸一個石頭,往往過不了河。摸了它很久你才發現,原來你還在原地,根本就沒到達幸福的彼岸。

還有點兒更背了,一摸是個陷阱,直接掛了。

所以我在經歷了幾次失敗後變得謹慎起來,學會了不把希望寄托在一塊石頭上。

對任何一塊石頭,都不敢使勁踩下去。

這導致一個不良後果:我用電驢下載一堆文件,每天下班時我都要猶豫,今晚打開哪個文件?

很多時候,我決定,哪個文件都不開,直接回家,拉燈睡覺。

而且,還喜歡不斷下載新文件。

這種情況我也很無奈,我也不想太花。

但見到身邊不幸掛掉的哥們姐們,被婚姻不幸折磨得生不如死,不由得唇亡齒寒。

不花,還不如花了安全。

所以,花不是目的,而是手段,自我保護的手段。

雖然我是sai 狼,可我還是很怕遇到母老虎的。

如果你問,該選個什麼人做自己的終身伴侶?

答案最多的肯定是:情投意合,志同道合的。

但是拜託,不試試,你怎麼知道跟你情投意合志同道合?

如果試,怎麼試?

一個一個來,否定了A ,再試B ,否定B ,再試C ……

假如每個都試上一年就知曉,那試上三五個,就要三五年時間。

問題是,你開始這場試驗時,往往並不知道自己要什麼,而且時間恐怕不會這麼短。糾結啊痛苦啊什麼的,一晃青年期就過了,成了剩男剩女,那時再試,男的還好說,女的連資本都沒了……

可是,如果像拓拔鼠這樣用電驢同時下文件,也不是萬全之策,至少腳踩幾只船也容易翻船,還容易給他人帶來傷害。

該怎麼用最小的代價,對他人最小的傷害,試出最正確的結果?

本鼠智商有限,這個問題思考N 年無果,留給諸位狼友思考哦。

而在實踐上,本鼠只好選擇對自己和他人傷害最小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