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老闆娘的慾火

這句話還有個潛台詞:男人在外邊花一花,沒啥。

「是。」我戳到她的痛處,她馬上接受了我的明台詞與潛台詞。

「那你怎麼不勸勸他,管管他呢?」我露出一副很惋惜的樣子,表明我是很厚道的。

「管?哪裡管的住?我不知嘮叨多少年了,苟改不了吃屎。」她的回答在我意料之中。

「也是。男人若沾了黃賭毒,很難改了。」就這樣,我把她老公判了死刑,但非要她宣佈,「那你打算怎麼辦?」

「唉,其實我這段時間很不順。我是打算跟他離婚的,但他不同意,說了快一年了都沒離成;開這個店,也不賺錢,真是禍不單行」不過,原配夫妻,還是慎重點好。再跟他談談吧。「我再次表達了厚道。

「不用談了。都七年了,幾乎是天天談,一點用都沒有,我放棄了。」

「唉,真是好女沒好夫。」我踩在她老公身上捧她,「像你這樣漂亮能幹,卻攤上這麼個男人,真不公平。當初你怎麼找了他?」

「那時候年輕不懂事,見他追得緊就跟了他,後悔死了。」

女人結婚就跟投資一樣,找錯了投資對象,那真是會虧的血本無歸的。

談到這裡,那位猥瑣男又進來了。見我還在,他把老闆娘叫了出去。

儘管是壓低聲音,但我還是模糊聽到了他們的對話:「那個男的是誰?」猥瑣男問。他一定以為我是另一個猥瑣男。

實際上他猜對了,由此可見男人就是比女人智商高。

「是我高中同學。」她對他撒謊。

「哦。」猥瑣男瞟了我一眼,「晚上我送你回家?」

「不用,我打車回去。」

「打車不是你得花錢嘛,我送你好了。」

「不用。」

猥瑣男哀求再三,她就是不肯上他那輛沒尾巴的富康。

我心裡冷笑:就你這破車,還不如出租好呢猥瑣男終於一步三回頭地走了。

老闆娘也收拾了一下,要我幫忙拉下卷閘門,她要打烊了。

天,不會這麼快吧?難道就這樣輕而易舉地實現了我把她放在咖啡桌上劈腿的宏偉目標?

不,不是。她只是累了,要打烊回家。

我幫她略微收拾了一下店面,就跟她告別。

為什麼不送她?沒必要,現在我只想讓她把我當成普通客人。

送她,也許會加深她的好感,讓上床的那天早日來到。但也有可能,會引起她的警覺,因為她剛拒絕了一個要送她的猥瑣男,而那猥瑣男之所以要送她,就是對她心懷不良。

所以,我寧可推遲革命勝利幾天,也不願意被左傾冒險主義害了自己。

接著一個月時間,我還時不時去她的酒吧坐坐,頻率不高,不至於讓她覺得我懷有不可告人的動機;頻率也不低,不至於讓她忘記我。

這種不緊不慢的節奏中,她顯然對我越來越信任。

也許有的狼友要著急:「大哥!拜託你快點好不好?人生苦短,就按你這節奏上,幾年才能搞定一個女人?」

這個嘛……其實我遇到的最難上手的女人,我足足等了她三年才美夢成真。

三年!奧巴馬都快干滿一屆任期了,才搞掂一個女人?這速度太慢了吧?

我承認,確實有點慢。我也知道,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但我就是個慢性子,奈何?

當然我也有對策。

不知各位用過電驢下載過A 片沒?電驢那玩意老慢了,你肯定不會只下載一部。你會同時下載好幾十部,然後任它們慢慢下,哪部先下完,就先看哪部。

還有一個下載工具,叫迅雷。它比電驢速度快多了。可問題是,它的快卻不牢靠,你費了半天功夫下載一部恨不得讓你眼珠子滾出來的AV,打開時卻往往發現「該文件已被損壞」,前功盡棄,又怎一個惱字了得!

雷確實比驢跑得快,可我是個實在人,寧可騎看得見摸得著的驢,也不乘看得見摸不著的雷。

所以,我在泡妞時採用電驢下載,同時好幾個妞,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在泡老闆娘時,我起碼還有三四個妞在下載中。

其中有一個我下載了三年才完成。這已經不是電驢的速度了,這是電蝸牛。

於是,在電驢漫長的下載中,到了深秋。

一晚變天了,我又跑了一身汗,穿著褲衩背心進了她的店。

跟她聊了一會兒,汗逐漸干了,我感到渾身發冷,不由得打了幾個哆嗦。

「你真是愛鍛煉啊。」她讚揚我,「這種天還出來跑。」

「唉,我不是喜歡,不跑不行啊。到這個年紀,稍不留神就會發福。」

「男人胖點沒什麼。」

「那不行。我覺得,人要為自己的外表負責,至少不能對不起觀眾。人要是對自己沒了要求,就廢了。」

「嗯。是。」她完全贊同我,「我也蠻欣賞對自己要求嚴格的男人。」

OK,到了這一步,她已經表明欣賞我了。

其實我倒是羨慕你。「我又拍她馬屁,」不鍛煉,身材也能這麼好。「

「誰說我不鍛煉了?我游泳,不過沒你這麼勤,一星期一次。」

「哦?是嗎?」我立刻意識到這是一個單獨約會的好時機。以往見面都是在她店裡,雖說兩人單獨一起時候也不少,但那是她的地盤,是主顧行為,而不是約會。如果一起相約游泳,不但可以讓她再多脫點,還意味著她認為跟我一起外出安全。

「我也很喜歡游泳,但游得不是很好,教練當初有些東西沒說清楚,現在游著很費力。」我說話時為她留了個位置--教練。

「你一般在哪裡游呢?」她問。

「在XX賓館。你呢?」

「哦,xx賓館那個池子我去過,不行,水太淺,才25米泳道。我建議你去英東遊,那裡2 米2 深的水,50米泳道,而且是循環水,很乾淨,游著真舒服。」

到這裡,我約她游泳的時機已經完全成熟,可以摘取勝利果實了:「那好啊?改天咱們一起去如何?」

「行啊,沒問題。我最近好長時間沒去了,也想去輕鬆一下。」

到了約定的日子,我們在英東遊泳館門前碰面。

然後游泳,我虛心向她請教。

人都是好為人師的,我越是謙虛,她越是高興。

游完一起吃飯,然後送她回家--這時,我送她回家不會再被認為心懷不軌了,而是紳士的表現。

初級狼友們又說了:「啊?送她回家?怎麼不直接開房呢?」

看看,年輕人就是這麼沉不住氣。

這個時候,上不上已經不是問題了,現在要為以後獲得「不好色」的好口碑打基礎。

再說了,送完她,我轉身就找了另外一個已下載成功的文件睡覺去了。

我時常想,柳下惠坐懷不亂的淡定是怎麼練成的?

到這時我忽然明白了,當你不缺女人時,你就蛋定了。而蛋定了,也就淡定了。

接下來幾個星期,游了三四次泳。

每次規律一致:游泳,吃飯,送她回家。一個曖昧玩笑都不開,一個過分動作都沒有。

既然我決心做一個正人君子,那麼泡妞時也嚴格要求自己,一直蠻正經的。

而且,最後的一步,即上床的決定,一定要她們自己做出!

這樣,她們才會在我離去之後望著我的背影,感歎自己無緣與一個正人君子廝守永遠。

這樣,當我胡漢三又回來時,她們才能再大開蓬門,無怨無悔。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境界?

男人,只有做到這一點,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人,純粹的人,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

當然,每次見面,我都會苦口婆心地勸她,多跟老公溝通一下,讓他走正道。

她也聽進去了。

我是一個很厚道的盆友,我對她從無索取,一心為了她好。

我知道,她勸的結果是更加厭惡她老公。因為,沾了賭博惡習的人,99%都是爛泥扶不上牆的隊伍。不勸還好,越勸越窩火。

而她越窩火,報復的渴望就越強烈。

她會殺了他嗎?不會。她不會與她蔑視的男人同歸於盡。

她會出軌,給他以男人最難忍受的恥辱,因為她覺得這樣的恥辱是他應當得到的。

而出軌,有品位的女人是不會出給爛仔的,那就貶低了她自己。

她會找一個正人君子出軌。

那個正人君子又是誰呢?肯定是天天勸她挽救婚姻的人。

我還是去她的店坐坐,頻率勤了一點,但依舊不過分。

我很淡定,我的日程表很滿,我有很多文件需要打理。

我去她那裡越來越晚了,最後是打烊前半小時才去。理由是我很忙,這表明我是一個有事業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