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墮落的晚上(墮落女友)(第三集)

瘦男人哈哈地說:「小騷貨……你其實想給我幹深一點……你是不是想享受讓我……射精……灌滿子宮的……感覺……?」

女友這時有些清醒,忙用手推開他的身體,說:「不行……今天是我的危險期……如果你們射進這麼多精液……在子宮內……我會受精懷孕的……」

他們完全操縱著大局,不理會她的訴求,把她正面放在光頭佬身上,將她雙腿提起,肉棒狠狠地插在她小穴裡,屁眼裡,不停攪動著,繼續用力地作弄著她的肉穴,發出「滋滋」的淫水聲,與性器交合的「啪啪」聲。

女友這時浪得不能發出完整的句子,只是「快快」、「不要不要」、「用力插」叫一通,全身泛紅,春心蕩漾,我知道她的高潮已經來了。而他們開始有點氣急了,連續在女友的肉洞裡抽插幾十下,最後用力把肉棒盡情插入她的小穴裡,直插到子宮口上,然後射出濃稠黏糊的精液。

「乾死你……婊子……」他們一邊射精,一邊說著粗話:「怎樣……我的精液厲害吧……一定幹大你的肚子……!」

女友濕熱的陰道試圖融化在體內來回運動的粗重邪惡的陰莖。尖叫著自己的興奮。全身都被完全融化了。瘦男人喘息著緊緊抓住女友的屁股,重重的穿插著濕軟的陰道,隨著一聲低沉的呻吟,數百次的衝刺,瘦男人把精液完全射進了女人的深處……

幾條雞巴在女友的小穴內,菊花內,乳房,臉上同時發射,一大片或粘,或稠,或稀,或濃的精液掛在女友的身上,濃濃的精液一陣一陣的射滿了女友的臉孔,長長的睫毛都被黏得一塌糊塗,眼睛、鼻孔還有嘴唇都掛著滿滿的精液,正沿著女友美麗的臉蛋緩緩地滴落。

男人射出的大量精液令女友的陰道盛得滿滿的,加上長時間性交,又流出極多的淫水,此刻便隨著她的每一下間歇性抽搐,從陰道口一股一股地噴出來,漸漸在地上淌成一行長長的水流,地上遺下一灘灘花斑斑的穢跡。量之多令人難以想像。而且因為他們的粗棒加上小楓緊窄的陰道,令精液根本無法滲出來,反而全部流進了她的子宮。

女友仍然迷迷糊糊的僵直著嬌軀,保持著性交時那樣的姿勢,只不過每隔十多秒,便抖顫幾下,好像在消化著還沒完全退卻的無數高潮和精液,雪白的身軀因為高潮的餘韻而泛著淫靡的桃紅色。我低頭朝她陰戶瞄了瞄她兩條赤裸的大腿盡處,只見她的陰戶又紅又腫,由於長久撐開,一時還收攏不合,只能一張一張不時地抽搐,透過那飽含著乳白色精液肉洞口還可以看見裡面瘀紅皺皺的陰道壁肉。肥佬在不慌不忙的收集著女友身上的精液,已經差不多有五分之四杯了。

這時,又有一個已經射過精的男人又撲到女友身上開始幹起來,而另一個則把女友的一對乳房擠成一道深深的乳溝來夾他的陽具。女友一對美麗的乳房被他捏得變了形,等他射出來的時候,女友的面部被又射了個正著……。在之後的兩個鐘內,這十個像是有無盡的體力和精液一樣,不斷灌溉著女友的子宮和身體,而「……嗯……嗯啊……不要……不要……嗯……嗯哼……嗯哼……」一連串全是象聲詞,看來女友還沒清醒過來,或者已經被這幫男人幹懵了。

「噗噗噗……」又是陣陣射精的聲音,這已經不知道是女友第幾次被灌精液了,女友的肚子再一次的鼓了起來,可以想像,這些男人的精液加起來起碼是一個正常男人的十倍以上,那麼其中蘊涵的精子肯定也是普通男人的十倍以上,這數百億的精子在女友的子宮裡遨遊,只要其中一個和女友的卵子結合,那麼女友就會懷上這些禽獸的孽種。

四周還有「撲滋、撲滋」那種聲音,這是大雞巴插內小穴那種聲音,還有「啜唧、啜唧」的聲音,女友的奶子奶頭正給一個又一個男人含弄吮吸著。只見她的身體一時左搖右擺,一時發抖打顫,像一頭在被人隨意宰割的小羔羊,讓男人們把一根又一根粗硬的大陰莖插入她的滋潤的肉洞裡。

一股股淫水伴著一下下顫抖往外洩出,牙關緊緊地咬著,但又不斷顫叩,嘴唇也幾乎給咬得流出血來,只聽見她一次又一次地大喊:「我又……又……又來了!」,然後便摟著身上的男人抖個不停。寧靜的夜裡只聽到肉體交撞發出一連串「闢啪」「闢啪」的聲響,良久不停。這些淫亂的動作聲音很雜亂,肉體與肉體的拍打發出「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聲音。

然後他們又是狠狠地一口氣插入最底端,頂住了女友的子宮口,狂吼一聲,無論女友身體反應怎麼劇烈,但是被他們的大手緊緊捉住,碩大的龜頭就像是活塞一樣緊密地給女友的子宮口箍著,他們就在女友急速的呻吟聲中將濃濃的精液通過陰道里的陰莖,每一下的脈動都有一大股給射進子宮裡!女友也不知道被這些滾燙的精液也帶上了今晚姦淫遊戲的多少次高潮。

他們有如走馬燈一般,一個個來到女友身上,抽送──然後射精,最後離開,這樣的動作一直在重複著,我也不知道女友怎麼會有那麼大的精力,如果這是在平時,一個女人被姦淫這麼多次,恐怕早就脫力而死了,而女友似乎還是一副春情勃發的樣子,唯一的解釋微是肥佬不知道又給老婆吃了什麼奇怪的春藥。

但是這樣的姦淫還要持續多久呢?看著這群男人還遠沒有體力不支的出現,往往第四個剛射完,第一個人的陽具又硬起來了,我就知道,這一晚女友幾乎是沒有休息時間的,而這一晚裡,她必然會被當中某一個男人的精子受精,然後懷上他們的種,最後生下一個野種來……

這樣的事如果發生在別人身上,我想我會感到很興奮,但是這樣的事卻偏偏發生在我女友身上,這讓我在無奈的同時卻也痛苦於自己的無能,這個時候我真希望自己能在觀賞著女友淫戲的時候領悟到第七感,從而爆發出驚人小宇宙,這樣就能夠解救女友於水火之中了。但是,幻想畢竟是幻想,女友仍然被插得哇哇大叫,一波又一波的濃精仍然不停地往女友子宮灌溉……

之後,女友雙腳被兩個男人高高舉起,並且邊舉弄邊笑道:「美人回過氣來了嗎?要準備來第二回合了。」

隨著他們手指的百般揉弄下,不一會又燃點起佳祺體內的慾火,小穴正大大張開著,向外冒著熱氣赤裸的身體看起來活像一隻削乾淨皮的梨,白白嫩嫩,水分充足,任憑在場的男人你一口我一口輪流品嚐。而她的妙處在於越嘗水分越多,越嘗越豐滿。她的嘴裡不時發出舒服的聲音。

肥佬卻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個漏斗,右手拿著那條黑色假陽具,「嘿嘿,現在離天亮還有幾十分鐘,可是你的任務還未完成喔。」說著望瞭望放在床邊那一大杯足足裝有幾百毫升精液的杯子。

「這樣吧,我現在給你把這些都灌進你體內,要是你能忍住的話,我就算你過關喇」肥佬發出淫邪的目光。女友雖然很想繼續,但是約定的時間快要到了,想到還綁在一邊的我。唯有「嗯」的一聲把頭別過另一邊,不甘看我的表情。

肥佬說著,便示意他們更加大幅度的抬起女友的纖腰,好讓屁股能垂直,然後將一條罐子連結起漏斗和黑色假陽具。然後一把插入到女友的小穴內,還深深的磨研著,好讓它能更深入女友的子宮裡。

「我還私人給你加點料喔。」肥佬說著,拿起那瓶之前塗在龜頭上的強力媚藥,全倒到那杯精液裡搞勻。

我雙目怒瞪,看著肥佬一步步逼近被按得動彈不能的女友。只見肥佬小心翼翼的把濃稠的精液倒在漏鬥上,不一會兒長長的透明管子上便出現了白色的精漿。一寸,一寸的向下流去,進入那條黑色假陽具裡面,消失在女友小穴的盡頭。

女友敏感的子宮因為感受到尚有餘溫的精液的刺激,子宮口一吸一吸的,身體也不由自主的抽搐起來,可能是因為太多精液的緣故,漏斗很快便差不多倒滿了,他們便輕輕的按摩著女友的小腹,好讓她能放鬆,「咕咕」又有一格進去了,「咕咕」又再輸進去一格了。

女友小穴像是饑渴的喝著聖水一樣,不停被又濃有稠的精漿灌滿,然後又吸進子宮裡去,小腹緩慢的起伏著,一圈一圈的向外脹了起來,我這可憐的女友,正用她無辜的身體,去拚命吸收這些惡魔射出來的淫慾,子宮像是個肉壺一樣被灌滿,被脹開,濃濃的精液被擠進卵巢裡,瘋狂的浸泡著女友的剛成熟的卵子。

我多想推開他們,拔出那可惡的管子,可是我不能,我甚至不能大叫一聲表示抗議,只能眼白白看著女友在顫抖中接受著被一大幫精壯男人灌漿的命運,成為一個公用淫洞。

「啊……啊……太多了……我裡面滿……滿啦…裡面酸酸脹脹的………救我」肥佬見精液落得比較慢。便拿出遙控開啟了女友小穴中的黑色大陽具。

在最高檔位的轉動下,女友又開始扭動了起來,因為她蜜穴內的每一個角落正被無限擴充著。而且不能恢復,只能被撐的更加大,可能是那瓶媚藥開始被女友連同精液一起被吸收了,身體開始發熱,呼吸逐漸變得繁亂起來。

「哈哈。真是個名器。陰道這麼緊也能裝這麼多」周圍的男人讚嘆道。漏斗裡的精液又下降了一大格了。

女友的小腹現在比之前變得更加鼓脹了,我清楚知道他裡面的是什麼,那是這幫男人的精漿,是女友主動要求被灌進去的精漿。不要!!我心裡大叫著,留下兩行屈辱的眼淚。但眼前女友還是一刻不停被注入這濃濃的精漿,「咕咕,咕,咕咕………」

女友身體變得奇怪起來,腰部一顫一顫的,每一顫,子宮和陰道都收縮一次,每一顫,都意味著又有一股精漿被灌進女友已經鼓得像個水袋的子宮裡。

「啊……怎麼還有……嗯……嗯……我快不行喇……放過我」

望著漏斗裡精漿的下降,肥佬興奮的大聲說:「哈哈,這裡面可是份量十足喔,阿九你女友這輩子也別想忘掉這種給灌滿的感覺啦,到時她就要主動來找我們呢。」

就這樣過了十幾分鐘,女友已經由於媚藥和灌漿的緣故變得完全失神了,我一直望著肥佬手中一大杯的精液被他一滴不剩的全倒到漏斗裡,再由這條長長的管子完全輸入女友的子宮裡,看著天開始發白,這個淫辱的夜晚終於也挨到頭了,只是我的女友已經被他們一整夜的姦淫著,至今高潮未退,鼓起的小腹對我意味著女友的徹底墮落,她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清純的女友了,她已經被這群淫棍弄髒了,從心靈到肉體,無一處為他們的慾望所侵佔。

女友和我都一夜未睡,當她恢復了一點體力的時候,小腹已經開始縮小了,是的,女友已經徹底變成別人的玩物了。她勉強趴了起來身上滿是昨夜留下的痕跡,指痕,精斑佈滿了整個身體。她赤裸的爬到我前面,慢慢的解開我身上的繩子。我聽到她下體的那條假陽具仍然在轉動著,不停攪拌著她的小穴,好讓裡面的精液能快點和融她為一體。我不忍心看著女友的,把頭別過去一半。

「我對你的約定已經做到了,現在放我們回去吧!」女友哀求道。

肥佬這刻把遙控關了,狡猾的說:「可是我還不知道你忍不忍得住喔?要是我把那陽具拔出來,有一滴精液流出來也是算你輸了呵。」說著便把女友推到床上,女友主動分開了大腿,蹂躪至紅腫不堪的小穴與屁眼仍然在不停地收縮,並且流出濃濃的淫水。

「一,二,三,我要拔出來咯。」肥佬慢慢的把黑色大陽具拔了出來,女友小穴此時卻像不像它離開一樣緊緊的夾著,令粉紅的嫩肉也隨著他一同被拉出來了。

「果然不錯喔,但現在還不算天亮呢」肥佬指指正在升起的太陽,誰知道假陽具離開了女友的小穴,就像拔掉香檳的瓶子一樣,原先被女友擠壓不出子宮頸精液開始翻騰起來。

女友漸漸被這種酸麻的感覺折磨得死去活來,幾次想放棄,鬆開子宮頸好讓裡面的精液湧出來,肥佬看著女友正在集中注意力想控制著自己的身體,故意刺激他一下。

「啊,我忘了還有你男友都在房間裡呢!還有他的精液未吸出來噢!」女友一聽,半咪的眼突然張大起來,瞳孔也放大了,一想起我就不自覺的彎起身體想坐起來,可是這正中肥佬的詭計,本來她的小穴已經在崩潰的邊緣了。

現在還要彎腰,子宮口便再也守不住裡面的滿滿的精液了,只聽見女友「啊,不要…要出來了」匆忙用手按住蜜穴,胸前急速起伏,弄得那美乳也隨之不停顫抖著,但湧出的精漿就像缺堤的河水一樣噴湧出來,從她指縫中擠出來了。

因為再次泄身的緣故,女友一手只掩臉,一隻手再死命的按住陰戶,那些男人見到此情景,一個個像打勝仗的士兵一樣喝采起來,女友還想用力擋住,可是宮頸已經失守,就算是再緊的肉穴,被十一個男人整夜抽插之後,那些又粗又長陽具基本上都不曾離開,小穴口恢復原狀也要一段時間啊。

就這樣,之前灌進去的精漿在他們的淫笑聲中不斷從女友手掌和小穴的縫中噴出,女友也因為這樣的刺激再一次高潮了,女友小腹急速縮小著,雙眼開始反白。突然,一條水柱從女友小穴中噴了出來,一夜也沒有去洗手間的女友此時因為思想的突然放鬆和身體的極度興奮,竟然當眾失禁起來!

「哈哈,小楓你輸喇,你以後都要做我們的性奴隷了!」肥佬大聲說。

我絶望的看著女友在最後時刻的泄身,加上肥佬如法官一樣的宣判,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阿九,對不起………嗚………對不起……我太對不起你了………我完全墮落了」女友低下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