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嶺情事

(一)

綿延千里的沂山,層巒疊翠,山裡的泉水彙集成沂水河,蜿蜒於群山之中。河水清澈甘甜,四季不斷。這裡盛產水杏,名揚江北。鐵子媽就住在這片山裡的杏花峪村。她是個寡婦。

這一天,當東山崗上剛濛濛亮,鐵子媽就起早去馱水。她去牽圈裡的驢。那驢戀棧,不肯出來。鐵子媽就撅著屁股拉拽,她的臉漲紅,渾圓風韻的臀部撅得得老高,衝著東方。那驢,依然紋絲不動,也跟主人一樣,撅著屁股往後退。鐵子媽輕呵斥,你也欺負俺,你也欺負俺!

她委屈的丟下驢繩,眼裡湧出淚水,就自己肩挑著水桶出去。丈夫死兩年,家裡的壓水井壞了無人修,兒子小鐵要早起吃飯去鎮上上學,鐵子媽早上頭件事就是去馱水。她擦著眼角,挑著水桶奔三里外的村南小河。感覺身後有動靜,回頭一看,她破涕為笑。原來,那頭倔驢卻跟在她後邊,還用鼻子觸了觸她的屁股。

鐵子媽拍拍驢脖,把水桶架擱在驢背上,嘴裡說現在只有你是俺的幫手,還犯厥不聽話,唉。她說著又傷心,那灰驢噴兒噴兒地響鼻,認錯,順從的跟著她走。

村口,她遇見了丈夫的哥哥高黑柱村長。高黑柱正跟兩個生人也朝村南走,似是要過河去。

大伯子看見兄弟媳婦,站住了。

大哥早。鐵子媽低著頭,打了一下招呼。

還在馱水那?井還沒修好?大伯子走過來,拍了拍驢背上的水桶。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停在了弟媳鼓鼓的胸前。鐵子媽穿了件藍底碎花的襯衫,已經穿了好幾年,明顯有些小了,兩隻挺拔的乳房把衣服撐得滿滿的,衣角有些上翹,卻更好的凸出了她豐韻成熟的腰身。見大伯盯著自己胸前,鐵子媽微微有些臉紅。弟媳低頭不語,高黑柱說,瞧我這記性,本答應給你修水井的,可這一忙,全忘腦後了,這樣吧,今晚,我過去看一看,合計合計。

別、別,大哥忙你的吧,今晚小鐵到老師家補課,我得陪他去。鐵子媽委婉的說。前一陣子,這位大伯子晚上也來過一兩回她家,不說修井的事,扯了很多別的。她就摟著兒子小鐵念課本,複習課文,唯恐兒子撐不住睡過去了。直到大伯子自己感到無趣走了為止。

大伯子不再說什麼,目光掃了掃弟媳那張憔悴但依然嬌秀的臉,轉身離去時,丟下一句話,啥時候想修井捎個話。

鐵子媽牽上驢繼續趕路,下到小河邊。卸下水桶,舀滿水馱回家,然後做飯,喊兒子起床。鐵子吃飽上學去後,看著桌子上的空碗盤,鐵子媽不禁有些發怔,都怪自己命苦啊。

縣裡要出錢在杏花峪修條水渠,【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把河水引到村北的蕎麥田里去。一大早水利站的兩個技術員就趕來查看地形,繪製地圖。送走水利站的人後,太陽已經爬到頭頂上了。頂著暖洋洋的太陽,高黑柱往村裡趕。村子裡靜悄悄的,勞力都去打工,村裡沒剩多少人。

路過弟弟家的時候,門掩著,高黑柱停了一下,還是推開門走了進去。院子裡乾淨利落,高黑柱直接進到屋裡,瞅了瞅沒人,也沒動靜,就回到院子裡,走到壓水井邊,伸手壓壓井把,咕咚咕咚直響,卻不見水上來。鐵子媽正在豬圈裡方便,聽到院子裡咕咚響,趕緊提上褲子出來,見是大伯子,不禁臉紅了,趕忙背過身去繫腰帶。

大哥,屋裡坐吧。兩個人進到屋裡。鐵子媽倒了碗水,給大伯子遞過去。高黑柱連手帶碗一塊握住了,雖然長年勞作,鐵子媽的雙手卻依然白皙。鐵子媽掙了一下,沒掙開。高黑柱把碗放下,順勢把鐵子媽抱在了懷裡,伸著臉就去親嘴。鐵子媽有些慌了,拚命掙扎,躲閃。但是哪裡躲得開,高黑柱噴著熱氣的嘴就在鐵子媽左右搖擺的臉上亂拱……見鐵子媽不肯順從,高黑柱便騰出一隻手往她的褲腰裡伸去。鐵子媽急了,抬手便往大伯子臉上抽去,隨著一聲脆響。兩人都怔住了,喘著粗氣。

高黑柱,你不是人,你在欺負我,我給婆婆說去,鐵子媽氣憤地說。

別這樣,弟妹,我,我也是好心,想幫幫你,高黑柱支支吾吾的紅著臉說。

我不用你幫,你走吧。鐵子媽委屈的抽泣起來。

高黑柱沒趣的走了出來,便向村委走去。路過高玉山家的時候,高玉山的女人水英正撅著屁股洗衣服,他倆是老相好了,上中學的時候就鑽進玉米地裡弄過。高黑柱覺得下邊又支楞起來了,便走了進去。

黑柱,你可好長時間沒來了,是不是跑你弟媳家去了?水英笑嘻嘻的說。

「我忙得很呢,村裡啥事不找我?」高黑柱說著話,一把奪過水英手裡的衣服扔進了盆裡,拉著水英往屋裡走,就開始解水英的扣子,「你見鬼了,大白天的,這麼猴急,等我洗完了嘛。」「等不及了」高黑柱扯開襯衣,褪下褲子,赤身裸體的走到水英的身前,一下把她推倒在床上,解開了水英的上衣,從胸罩裡掏出兩隻大奶子,撲上去,一口咬住了水英深褐色的大奶頭,用力的吮吸著咬著,「你輕點,疼……」,水英的身子扭動著。高黑柱毫不理會,一隻手在另一個乳房上狠命的揉著……

「哦!奶奶要被你弄壞了,柱子,輕點!」

高黑柱在水英另一個奶頭上深深地吮吸了幾下,鬆開了水英早已經變形了的兩隻乳房,從胸部向下親去,親了親水英那鬆弛的小腹,用手拉下了水英的褲子,鮮紅色的內褲覆蓋不住水英濃密的陰毛,內褲的邊上好多捲曲的陰毛露在了外面,高黑柱用手扯了幾下露在外面的陰毛,抓住內褲的兩邊一下子把它拉到了水英的大腿下,把頭埋在了水英的兩腿間。

黑柱,我下面今天還沒洗呢,嗯……啊……「水英一聲長一聲短的呻吟起來。

黑柱的頭埋在水英的陰毛中,鼻子緊貼在大陰唇間,陰部裡散發出熟女的特有味道,這種尿騷味、淫液味的混合氣味刺激著高黑柱的大腦,他又在水英肥厚的大陰唇上咬了幾下,直起身子,把水英的內褲從腳上拉下,扔到了地上,分開她那兩條肥白的大腿,把手指插進了水英的陰道,在裡面扣挖著,水英剛開始還覺得還有些疼痛,隨著淫液的不斷湧出,她被高黑柱的手指扣著很舒服……

「老公,哦,爽!我被你弄的爽!」水英叫道。「爽!哪裡爽啊?」高黑柱的手指還在動著。

「我,那裡爽!」

「那裡,到底是什麼地方?」高黑柱手指的動作停了下來。

「那裡!是逼裡爽!是我老逼裡面爽!」水英的屁股往上拱著。

「那我今天就讓你爽個夠!」高黑柱又插進了一根手指,用力的扣挖著!

水英的大陰唇早已經分得很開了,兩片黑黑的佈滿褶皺的小陰唇在高黑柱手指的動作下左右飛翻著,白色的淫液早已浸濕了高黑柱的兩根手指。陰道口上那顆陰蒂也已經像男人的陰莖似的挺立起來。

高黑柱的手還不停地動著,隨著手指的劇烈動作,水英的淫液陣陣地湧出,發出「撲哧,撲哧」響聲,水英的屁股也向上拱著,兩隻手抓住自己的大乳房揉著,喉嚨裡發出「嗯,嗯……」的聲音。水英的頭左右晃動著,眼神已經開始迷離了,高黑柱見狀,兩根手指在水英的濕透的陰道內左右轉了幾下,水英的屁股往上狠狠的拱了幾下,「哦!老公!我上來了,爽死我了!」屁股重重得砸在床上,身子還在不停得抖著。

高黑柱拔出手指,沒等水英緩過氣,把她身子頭朝下翻了過來,看著水英的大屁股,高黑柱用手在上面拍了幾下,水英知趣的把雙腿跪了起來,兩隻手臂撐在床上,屁股間的黑黑的陰道口朝後向高黑柱張著,往外撲撲地冒著騷氣。

高黑柱扶著勃起的陰莖,一下子從後面插進了水英的陰道,兩隻手抓住水英的屁股,陰莖在水英的陰道內狠命的插著。他一邊抽插,一邊看自己的陰莖在水英的陰道內一深一淺的出入,水英像只發情的母獸,屁股向後頂著,兩隻大乳房隨著身體的動作,前後晃動著,兩隻大乳頭已經發硬,變大。

高黑柱把身子趴在水英翹起的屁股上,兩隻手伸到前面,抓住兩隻乳頭揉捏著,陰莖抽插的速度更快了!

「哦!老公,爽,我又要上來了!別停!哦!老公用力捏奶奶,我奶奶漲啊」水英呻吟道!高黑柱抓住發脹的乳房,像捏麵粉團似的用力的抓捏著,他屏住一口氣,陰莖在水英的陰道內用力得插了幾下,龜頭深深得抵住陰道深處,睪丸緊緊得一收,射出了一股精液,水英的陰道被滾燙的精液激發出的電流一下子從下身湧到了全身,「哦,哦,又上來了,啊,我又上來了……!」

高潮過後,兩個人喘息著歪倒在床上,水英的屁股還在陣陣地抖著,她抓過自己的內褲,在陰道口上擦了兩把流出來的淫液。

「黑柱,你比以前更猛了,我都快不行了」

高黑柱滿足的轉過身子,緊貼著水英的後背,抓住兩隻奶子又揉捏起來。

(二)

天熱的真快,幾天時間蕎麥花就開全了,滿山遍野,如雪似絨,白茫茫的望不到邊,煞是好看。鐵子已經放了暑假,這孩子長得真快,個頭已經高過媽媽一頭了,這些天一直在跟媽媽下地,幹起重活累活來比媽媽還強。看著兒子英俊挺拔的身子,鐵子媽恍惚就覺得好像丈夫又回來了。

這天傍晚吃過晚飯後,鐵子去同學高大為家做作業,高大為去縣城了,還沒回來。鐵子就一個人到河邊玩,涼風輕輕的吹著,愜意極了。鐵子乾脆脫下T恤,光著膀子吹風。天漸漸黑下來了,鐵子就回家,推開大門進到院裡,屋裡亮著燈,屋門關著,裡面卻傳來一陣水聲。鐵子從門縫裡望進去,一下子驚呆了。

在昏黃的燈光下,鐵子媽正在洗澡。她坐在一個盛滿熱水的大木盆裡,正面對著鐵子的方向,長長的頭髮披在肩上,雙手揉搓著雪白而豐滿的身體。

鐵子所有的血液陡然沸騰,雞巴一下子就硬起來了,一雙眼睛牢牢的盯著那雪白的一堆美肉。那對大大的乳房白嫩而堅挺,兩粒細小的乳頭紅紅的凸起,乳房帶著一顆顆的水珠,像兩隻振翅欲飛的白鴿,隨著手指的揉搓顫巍巍的抖動。奶子下是平坦的小腹,再下面是慢慢突起的三角形肉丘,可惜兩腿之間的部位淹沒在水裡看不到。

媽媽並沒意識到有雙飢餓的眼神正在注視著她,她閉著雙眼,慢慢地揉搓著自己的大乳房,紅紅的嘴唇發出輕聲的囈語。雖然讀過一些關於女性生理的書,但真實的見到還是第一次,鐵子的雞巴開始漲大,頂著褲子很難受。

這時鐵子媽左手已經從乳房移到兩腿之間,在水中揉搓著,她的身體忽然挺直,兩腿翹起,下身從水中挺出,於是鐵子看到了她兩腿之間那白嫩的饅頭樣的小丘,小丘上遍佈黑色的毛髮,毛髮上粘著粒粒水珠,在燈光下閃閃發亮,她的手在毛髮裡用力搓動,嘴中發出低沉的喘息聲。

鐵子睜大眼睛想看清楚那陰毛下的秘密,可惜燈光太昏暗,只看到黑中隱約有紅色的肉。鐵子只覺得頭腦中一片空白,全身忽然一顫,雞巴突然的抖動了幾下,大力地射出幾股液體在褲衩裡……鐵子媽結束了揉搓,用毛巾抹乾了身體,開始穿衣服。鐵子擔心被媽媽發現自己偷看洗澡,慌張的跑到院子外邊去了。

第二天,鐵子跟媽媽去地裡拔草。太陽熱辣辣的照著,鐵子眼前總是覺得白花花的,他從後面偷偷的盯著媽媽的身子,回味著昨天晚上看到的每一個細節。鐵子媽見兒子兩眼發呆,恍恍惚惚的,以為兒子中暑了,就對鐵子說,今天早些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