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變成女王的王后

上回在天堂與地獄來回擺蕩的悶絕滋味再度浮現,只是這回居然很快就從肛門傳來淡淡的快樂韻味,讓我感到意外。

紗織女王把假陽具固定在我的肛門以後,她轉到我的身前,將我的乳頭含進口中,用力地吸吮起來。

被新開發為性感帶的乳頭,馬上就像女性身體的反應一樣,很聽話地堅挺了起來。

紗織女王伸手測試了一下乳頭堅挺的程度,然後說:「差不多了。」

當時我整個人已經在情欲的汪洋裡載浮載沉,喉嚨不停地發出呻吟。

再加上雙手雙腳已被細鐵鍊縛住,我也只能無助地看著紗織女王進行她接下來的行動。

紗織女王取出一對細環,看來蠻像一對耳環的。

紗織女王把臉挨近我的眼前,愛憐地吻了我一下,說:「剛剛還有一件禮物忘記給你。」

她用鑷子夾住一個細環,穩住手腕,然後將細環放到床邊的燭火上加熱消毒。

同時她再度張口含住我的乳頭。

我心裡感到不安,但是正享受著快感衝擊的我,也只能認命地等待即將發生的事。

她口中吐我的乳頭,一手用力攫住,同時將加熱得火紅的細環靠近我既潮濕又堅挺的乳頭。

我整個身體都因為恐懼而顫抖了起來,但是屁眼傳來的快感卻讓我心甘情願地接受這件事。

乳頭突然傳來灼熱的刺痛感,等我定睛一看,紗織女王的動作已經完成,我的乳頭上已被穿過一個乳環,而且這乳環正隨著我身體的律動,金光閃閃地晃著。

紗織女王動作迅速地在另外一個乳頭裝好乳環,然後在兩個乳環間掛上一條絲線,線上還串了兩個小鈴鐺。

由於我的身體正受到老二上的自慰套與肛門裡的假陽具的前後夾攻,狂亂地顫抖著,於是也帶動了乳環絲線上的小鈴鐺,叮鈴鈴地響了起來。

紗織女王眉開眼笑地說:「總算是裝配完成了。接下來就是體態的改造與正式的肛門調教了。」

她很滿意地自我的老二取下自慰套,然後用她的陰戶吞沒我的陽具。

左手用力地拉住兩個乳環間的絲線,讓我的乳頭感到震盪;而右手則握住我屁眼裡的假陽具握把,開始用力地抽送起來。

這三個地方傳來的快感,讓我直感天旋地轉。

我耳邊只聽得見自己的低呼,同時還間雜著清脆的鈴鐺聲。

終於,我的肉棒抵不住紗織女王陰戶蜜肉的強烈吸力,我丟精了。

但是紗織女王仍不滿足,持續抽送右手的假陽具,不停地侵犯著我的屁眼。

我不停呻吟的同時,只聽她在我耳邊叫道:「女人可以有好幾次的高潮,我希望我的性奴也辦得到。所以我還要在你的蜜穴裡抽送,抽送,抽送…」

我只感到全身不停地顫抖,男人老二射精就代表高潮的來臨,而一旦精液放盡,短時間裡自然也就沒辦法再獲得高潮。

但是屁眼已被開發的我,似乎開始發展出不一樣的高潮表現。

儘管我的精液已經被紗織女王的陰戶給吸幹了,但是隨著屁眼一再地被假陽具進出抽送,我的肉棒仍會因為肉體的反應不由自主地充血堅硬起來。

不過稍後高潮來臨時,由於已經彈盡援絕,我只感到肉棒顫抖了幾下,卻射不出精液。

我已經無法得到高潮的快感,但是肉棒卻不由自主地持續堅硬、顫抖、軟化,然後再度充血堅硬,高潮顫抖,緩和軟化這種步驟。

我非常痛苦,卻停不下來。

被戴上手環腳煉,被穿上乳環的肉體,已經早一步背叛了我的心智。

這已經是一具屬於性奴隸的淫亂軀體了。

我已經沒有舒服的感覺,但淫亂的肉體卻迎合著在菊洞抽送的假陽具,一次又一次地為紗織女王展現自己高潮。

我只感覺整個世界分裂成兩半。

我的肉棒再一次開始顫抖,吐出兩滴白色的液體後,暫時軟了下去。

我只感到腹中空虛,我的睪丸痛的要命,但是不久以後肉棒卻還是隨著肛門的抽送節奏不由自主地硬了起來。

在下一次的肉棒顫抖中,我痛苦地大叫一聲,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只聽得見在急促的鈴聲中,我嘴裡不停地喊著:「我是紗織女王淫蕩下賤的性奴,我既有肉棒又有蜜穴,我是可以無數次高潮的將軍性奴,請女王好好地疼愛我吧!」

乳頭上穿著的乳環與鈴鐺也開始叮鈴鈴地作響。

我心裡想著我應該開始求饒了,女王也應該會喜歡看到我悽楚無助的神情,沒想到從我口中流泄出的話語卻是:「女王,我崇高美麗的女王,蜜穴,奴隸的蜜穴需要女王的滋潤,要…奴隸的蜜穴要…要…」

紗織女王嘴裡正塞著我的陽具,說不出話來;但是她美眸一轉,滴溜溜的瞥向我,似乎在鼓勵我說出心裡的渴望。

我緊接著大聲喊出:「求女王上我…快!從後面上奴的蜜穴,要,奴還要…」

紗織女王一邊仍繼續用力吸吮著我的陽具,把我的精液一點一滴地吞噬殆盡;但她終於給了我渴望的東西。

她用手緊握住剛剛才取下的假陽具,這一回用沾滿她的淫液的那一端用力地戳進我的菊洞。

這一戳驅走了我的空虛,滿足了我的渴望。

我只感到身為性奴隸的幸福,我大叫一聲。

「啊…!」

雖然我感到自己雙眼圓睜,但我望出去只看到眼前一片空白,我的神智再度迷失,心底剩下的唯一感覺是:好好扭動自己淫亂的身體,讓性奴鈴鐺響得更大聲,讓紗織女王知道我是她最忠實的性奴隸,渴望她會好好愛我。

我幾乎如往常一樣,高潮過後一定會昏死過去才算結束;不過紗織女王這一次似乎另有打算。

她將我剛射完精的陽具自口中吐出,但是假陽具卻還是留在我的屁眼裡。

她輕輕扶我躺下,側臥在她身旁。

然後她開始玩弄我乳頭上的金環,這個動作讓我全身再度顫抖了起來。

「嘖嘖嘖,身體這麼敏感啊!要是你天生是個女人,那一定會迷死不少男人哩!」

紗織女王撇撇嘴說,同時手上的動作可沒停下。

我回答不出任何話來。

但是她笑笑又接著道:「不過你是個男人;或說曾經是個男人,而今天身體可以變得這麼奇妙敏感,這都是我創造調教出來的,所以只有我能享用了。呵呵,哈哈哈哈!」

她如銀鈴聲響般地笑了起來。

她彷佛強調一般,手指突然捏住我敏感的乳頭,用力一擠;而我在劇痛傳來的同時,全身一震,老二似乎又要硬了起來。

接著她伸出另一手,握住還留在我屁眼裡的假陽具輕輕的轉了幾下。

我的身體再度開始扭動,喉間又傳出呻吟,呼吸也粗重起來。

紗織女王大聲道:「瞭解了吧,妳只屬於我,妳是我專屬的性奴隸,乖乖地服侍我,我就會用性欲與高潮來滿足妳。」

她手腕稍稍用力,假陽具往菊洞深處插了進來,繼續道:「當然,我會好好照顧妳可愛的蜜穴的,妳很喜歡的,不是嗎?」

我只能用嬌喘來回應。

「來,眼睛睜開,看清楚!」

紗織女王為了讓我集中精神,緩和了一下手上的動作。

我終於可以從屋頂上的大鏡子,好好地審視我目前的處境。

正如我先前所說的,我跟紗織女王正一起躺臥在一張頗大的圓形床上,床上鋪著柔軟舒適的乳白色絲綢床單,正掩映著柔和的銀色閃光。

我還可以看到床單上的點點黃色漬痕,那正是我對女王忠誠的最佳獻禮。

我臉上正彌漫著一種既陶醉,又似乎有點不足的苦悶表情。

眉頭微皺,但兩頰嫣紅,看得出被情欲蒸熏過後留下的痕跡。

我的嘴角…

我的嘴角微翹,雙唇輕啟,仍不時傳出呻吟。

但是最讓我驚訝的是,我的嘴角與下巴居然白淨一片,原本應該存在的胡渣彷佛被除毛過一樣,通通不見了。

往下看去,我頸上的喉結還在,但是已經變小了許多。

我乳頭上的金環依然閃耀,但是我胸口原本有的兩塊強健胸肌,居然已經改變了形狀,看上去根本就是一對女性的乳房。

尤其我全身原本已經鍛煉成古銅色的肌肉,從鏡中看來竟然顯得白晰,甚至還因為剛剛高潮衝擊的關係,有點泛紅,呈現出醉人的玫瑰色。

我的骨架變細了,我先前傲人的肌肉不僅變得鬆軟,還變得像個女兒家的豐腴。

現在手腳四肢上配戴的金煉,看來已經很能搭配我這副漸呈女性化的身子了。

基本上我還是原來的我,但是外表上來看幾乎就是被整了型,轉換了性別。

如果我有個雙胞胎妹妹的話,我想她就是長成我現在這個樣子。

除了我還有個小小的喉結,以及胯下因為紗織女王的刺激還硬挺著的老二以外,我全身其實像個女人多過像個男人。

這種震撼實在太意外了!

霎時我整個人清醒了過來,我突然想到我原本不是只假裝投降嗎,我還要等待機會逃脫的呢!

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我只感到萬念俱灰,就算我有機會逃脫,以我這副女性化的身體,還可以有任何做為嗎?

紗織女王似乎正欣賞著我臉上的表情,她恐怕可以輕易地讀取出我在表情變化間的想法轉換;當我感到萬念俱灰,眼中神情一黯時,我甚至可以捕捉到她嘴角的笑容。

「妳喜歡妳現在的身子嗎?」

紗織女王平靜地問。

「妳…妳這惡毒的女人,妳太過分了!妳在我身上做了什麼?」

我氣極敗壞地質問。

紗織女王忽然起身,臉上神情一轉,彷佛罩了一層寒霜,冷冷地道:「嘿!妳這奴隸竟敢這樣跟我說話?我再問妳一次,喜不喜歡!」

她問話的同時,手上假陽具開始增加抽送的力道,我只感到強烈的性感從下腹部升起,我全身再度顫抖了起來。

「我…我…妳…妳這…唔…唔…啊…」

儘管剛剛精神受到極大的震撼,但是我淫亂的肉體已經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了,我甚至可以看到我皮膚上的粉紅色開始加深,我再度被情欲的感覺強烈攻擊。

「我的將軍性奴,我要妳回答!」

紗織女王的另一手開始在我的兩片屁股肉上拍了起來,在傳來火熱感覺的同時,也留下了一個個深紅的掌印。

「我…我不…唔…」

我快忍不住了。

紗織女王決定加強她的攻勢,她增快假陽具抽送的速度,同時抓住我乳頭上的乳環,用力一扯…

「啊~」我開始尖叫,乳頭上傳來的劇痛如電擊一般地傳遍我全身,我已經分不清楚性感與痛苦的差別。

只是我再也無法冷靜思考,同時感到心底深處傳來一個聲音:回答她,回答女王,一切都會過去,那才是你要的。

紗織女王突然伏下身子,一口把我的陽具吞進她喉頭深處,紅唇用力一緊,雙頰往內一縮,開始用力吸吮。

我抵不住這樣的劇烈衝擊,只感到屁股傳來一陣力道。

我又射精了,今晚的第四次。

在射精的同時,我只聽到自己用全身的力量扯開喉嚨喊出:「我是紗織女王的性奴隸,我對女王賜與的淫亂身體感激不已。我是女王的,我是女王的,我是女王的…」

紗織女王伸手抹了抹嘴角溢出的一點點乳白色液體,笑盈盈地說:「真不枉我這些日子以來的調教,真是蠻聽話的。」

我只是癱軟在床上,任由她用手指自口中沾染一些來自我下體的精液,然後將那精液與唾液的混和物,塗抹在我那對新生成的嬌小、但堅挺的乳房上頭。

「我說過,妳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妳是性奴,懂嗎?」

我只能點點頭。

紗織女王把我的兩個乳房都塗抹得因為黏液的潮濕而顯得閃閃發光,然後用手輕觸乳房,得意地說:「這對奶子不錯吧,我們在你身上下了不少藥哩!」

「藥?」

我疑惑地問。

「對啊,你看你這對小巧可愛的乳房。我們不但先注射了必須的藥物,刺激你的乳腺,我們甚至還幫你做乳房整形哩!還有,你的身材四肢我們也都幫你除毛,美白,甚至有些地方還抽脂…」

紗織女王繼續侃侃而談,但我只感到全身如墜冰窖。

這一切根本就像一場無法清醒過來的惡夢一樣。

成為階下囚已經是身不由己,被強迫成為性奴隸更是糟糕透頂,沒想到自己居然還被改造成如此這般男不男,女不女的科學怪人。

我未來的日子如何過活?

我又怎麼面對自己呢?

我還有活下去的意義嗎?

「不…!」

我幾乎又要開始尖叫。

紗織女王似乎從我的眼神讀出我的驚慌,她伸手輕拍我的臉頰。

柔聲道:「乖,別緊張;我知道你一時之間一定無法接受這種改變。但我會給你勇氣去面對它的。」

「可是,我…」

在受到如此多非人待遇以後,紗織女王對我露出少有的同情心,這讓我有點意外。

人在快要溺斃時,即使只有一根稻草也會緊抓不放。

儘管我知道紗織女王對我絕對不懷好意,但是我實在太渴望情感上的慰藉了。

我對她說:「你們乾脆殺了我吧!」

「傻瓜,殺你我可捨不得哩!我要你好好活著,好好地服侍我,我也會給你好處的。」

紗織女王繼續柔聲道。

事實上,從事後看來,我實在不得不欽佩紗織女王對待我這種一松一緊的手段。

在此時我萬念俱灰的時候,如果她持續羞辱我的話,我一定會給自己一個痛快,一死了之。

但是她並不把我逼得太緊,反倒是擺出一副同情的樣子,讓我心軟,狠不下心。

然後等到我的情緒不再那麼緊繃,她就可以再度對我予取予求,繼續羞辱我,調教我,把我的肉體逼到極限。

當時我當然不知道這也是手段的一部分,只聽紗織女王繼續用她那明亮的大眼睛,直直地盯著我,目光幾乎就是射穿了我的靈魂。

只看她朱唇微啟,用那鮮紅色的舌頭舔了舔紅唇,慢慢地說:「為了我,為了你的紗織女王,好好地活著,好嗎?」

儘管這些日子我早已知道她是個極端危險的女人,但我從不否認她長得實在漂亮,是個萬中選一的絕世美女。

儘管她得為我目前的慘狀負責,但我還是抗拒不了她的魅力。

我只能點了點頭,從喉嚨吐出:「是的,我的女王,奴隸的命是妳的。」

她開心地笑了起來,然後出我意料之外地一把握住我身上唯一還可以代表男人的表徵,我的老二;劇烈地套弄了起來。

「我恨那些臭男人,所以才會把你塑造成女人的樣子。你看,這樣子戴著我給你的腳煉手環就好看多了,不是嗎?但我還是不得不承認你的陰莖與噴出來的精液可以帶給我們許多樂趣,所以這是我特別給你保留下來的。」

紗織女王加強了手上套弄的力道,繼續說:「不過我們也幫你的身體加工過。現在你的睪丸製造精液的效率已經提高很多,而且還會隨著性高潮次數的增加而相對增強,所以射精的次數對你而言已經不是問題了。」

我已經被性欲的感覺所淹沒,回答不出任何話來,但我似乎還是感到空虛…

紗織女王好像感受到了我的需求,屈起手指,插入了我的屁眼,同時繼續對我說:「還有這裡,我幫你製作出來的蜜穴。雖然還比不上正常女人的陰道,但至少已經可以因為性感而收縮了。要不然正常人體可要等到排便或身體缺氧快窒息時,肛門才會收縮哩!另外講到排便,你會不會感到奇怪:為什麼不灌腸卻不會弄得一團髒呢?解決方法在你的飲食裡,我們喂你吃下的食物都是…」

其實我已經聽不清楚紗織女王在對我說些什麼,因為她的聲音已經被我自己的求饒呻吟聲給淹沒了:「我的女王,我…我是妳忠實的性奴,求求妳…給我…我…我想要…想要射精,想…想要妳用陽具上我,想…被操,我…求求妳…快,快!」

這晚的調教,終究還是在第五次射精以後,以昏厥才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