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變成女王的王后

我可以從她們眼中看到她們對肉棒的敬畏,對肉棒的渴望。

她們會用她們的香舌,努力地濡濕我的老二,她們會舔遍肉棒的每一寸,讓肉棒因為濡濕而閃閃發光。

而當她們眼睛望著我的那一剎那,我可以感覺到宰製。

我擁有的肉棒,可以點燃她們狂野的欲火,驅策她們美麗的肉體。

她們會因為我雄偉肉棒的插入,而為我表演狂喜之舞。

但是當紗織女王口中含著我的老二,同時也微微抬頭望向我時,我卻看到完全不一樣的東西:那是掠食者看著獵物時的眼神,那是一種玩弄的眼神。

儘管紗織女王國家的男人沒有地位,但是紗織仍然是個女人,尤其更是個完美的女人。

她仍然渴望男人的滋潤,她也渴望肉棒,只是她並不需要敬畏,因為這肉棒是屬於她的,我整個人也是她的禁臠。

我是她的性奴隸,我的性欲高潮得完全由她賜與。

她的眼神充滿了冶豔,正欣賞著我在她的口交神技下所表現出來的癡態,而且很明顯地,她對我不斷地呻吟求饒感到滿意。

此時肉體被驅策而跳起狂喜之舞的,是我而不是她。

她的雙唇依舊緊貼在肉冠上,然後開始很用力地吸吮起來,吸力強勁到幾乎可以把我體內剛剛才制好的新鮮精液從睪丸深處給吸出來。

可是她的手指此時已經圈成環狀,緊緊地握住我老二的根部,甚至讓我感到疼痛。

看來她是還不打算賜給我高潮射精的機會。

當她抬起頭,讓老二離開她潮濕的口腔時,我還可以看到兩道細絲從她的嘴角連到我的龜頭上。

然後,她開始利用雙手為我套弄,讓我的身體仍然處在渴望高潮的邊緣。

不過此時口中沒了東西,紗織女王總算可以說話了。

「醒來啦?我的寶貝性奴。」

她甜甜地微笑道。

那是一種充滿自信的笑容,她知道她已經掌握住一切優勢,她知道我整個人都在她的掌控之下,她知道自己是我的主人,我的女王。

她不必用嚴峻的神情跟我說話,她也不必用任何方式教我屈服。

她似乎要讓我知道:我已經逃不出她的情欲陷阱了。

她繼續說:「你已經昏睡整整三天了,連進食與排泄都是在昏睡中進行的。不過這三天下來你的求饒聲不曾停過,讓我非常滿意。我想你是個很有天份的性奴喔!」

此時為了讓我可以順利跟她對談,她稍稍緩和了手指套弄我老二的速度。

我終於可以深吸一口氣,集中精神,辨認一下自身目前的處境。

不過我能做的不多,紗織女王的纖纖玉指仍不停地在我的龜頭上撫弄,我仍然處在情欲高漲,幾近欲火焚身的邊緣。

我還得很努力地專心,才可以將想要射精的強烈念頭暫時擱在一邊。

這裡看起來是我們早先遇上那艘小船的艙房,而且從富麗堂皇的擺設看起來,我猜應該是紗織女王的房間。

我一絲不掛,大字型地躺在由金色絲質床單鋪成的大床上,手腳並沒有任何束縛。

紗織女王全身除了頸上一條金色的項鍊,以及手腕與腳踝戴上兩副閃著銀光的手環與腳煉以外,也沒著任何衣物。

不過她美麗的胴體在我看來卻仿如閃著金光,讓我不敢逼視。

「…」

我還是說不出話來。

之前不曾歇息地呢喃呻吟,早已讓我口乾舌燥。

況且我還得用心去抵抗從下體傳來的陣陣快感。

不過我還是舒展了一下手腳。

「呵呵,有時候連我都很佩服我們國家的御醫。」

她伸手輕撫我的大腿肌肉,愛憐地說:「這肌肉的線條是那麼地美麗,充滿活力,但是誰知道這裡面的肌肉纖維已經沒辦法傳輸力量了呢?」

我突然想起她說過要為我注射肌肉萎縮的藥;難道說,曾經可以三拳打死一頭黑豹的我,現在竟然連縛雞之力都使不上?

我流出一身冷汗,這種宛如宣判死刑的聲明,讓我如墜冰窖。

我一下子就完全清醒過來了。

紗織似乎可以從我老二硬度的微妙差別,知道我是否將會被情欲的浪潮所滅頂。

她立刻感覺到我的清醒,於是突然停下手指的動作,抬頭望我。

紗織她目光如電,彷佛直接射穿我的靈魂,我整個人彷佛被她看透一樣。

我先前也遇過目光如電的敵人,那是一個擅使長劍的鄰國公爵。

我們在戰場上對決,那一戰的結果是:我被他的長劍挑中肩頭,在床上待了三個月。

而他則付出了他的生命,讓他的國家苟延殘喘了三個月。

紗織的眼光居然讓我感到懼怕。

不過即使害怕,我還是會勇敢向前,這是我今天之所以成為將軍的緣故。

我決定一搏。

我雙拳一握,雙腳一蹬,立刻從床上翻起。

紗織也如我所料,不慌不忙地起身,嘴角微翹地看著我。

我原本只耽心她會召喚她的手下宮女,只要她們有人帶武器,那我的勝算就會降低許多。

不過紗織似乎胸有成竹,打算放單跟我對打,其實這正合我意。

我對自己的力量一向深具信心,即使紗織宣稱我的肌肉力量已經大不如前,但我還是相信自己有擒下她的本事,有些功夫並不是只靠蠻力的。

而且只要她一落入我手中,我就可以拿她來威脅她的宮女,一舉扭轉情勢。

上次只是一時不慎,才會不小心讓要害落入她的掌握。

不過她玩弄刀子的熟練手法,還是在我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我決定小心為上,以小巧擒拿手法對付她。

我兩指箕張,一上一下,分往紗織的喉頭與心窩抓去。

眼看我的手指就要碰到她那白晰纖弱的玉頸,忽然…

一陣天旋地轉,我已經被紗織不知用什麼手法,摔回床上。

不過我又立刻起身,就直接站在床上,居高臨下,起腳便往紗織踢去。

這回我可以清楚看到她手腕輕輕一擺,我的腳踝就被她抓住了。

我驚駭莫名,我的力量當真如此不濟?

然而不由得我不信,我腿上連施了幾次力,就是無法將腳抽回,一直被紗織牢牢地握住。

她冷冷地說:「你不相信,我就讓你試。現在你該知道你連一點機會也沒有吧!」

她嫣然一笑繼續說:「你乖乖聽話吧。你要是可以討我歡心,我還可以讓你陪在我身邊當我的王后。等我征服你的帝國以後,還可以把帝國封賜給你。」

語氣一變她繼續說:「不要不識好歹,我要殺你是易如反掌,甚至我可以將你變成白癡,讓你比死還痛苦!」

事後想想,我實在應該在這時候便尋求解脫,一死了之,也不會在後來又受到那麼多的淩辱。

不過此時我心裡只想著:「只要活著就有機會!」

殊不知有些時候活著比死掉還痛苦,尤其是後來我的堅強心智已被摧殘殆盡,我居然連自殺的勇氣都沒有。

由於此時我天真地相信我可以等到機會,因此我決定要在表面上服從紗織,好降低她的對我的戒心。

只是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我的肉體甚至我的心智就背叛了我此時的決心,造成最後的萬劫不復。

不過這些事情都不是當時預想得到的。

「我認輸了。」

我無奈地這麼說。

「哦?」

她的嘴型再度圈成一個美麗的圓形,不禁讓我想起她為我口交時的情景。

「我以為你會繼續掙扎的,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放棄了?」

她微笑地問,不過卻連一點疑惑的神情都沒有。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我黯然地說。

「呵呵,」她淡淡一笑,繼續說:「你是真低頭也好,假低頭也好。反正我不在乎。不過,呵呵呵…」

她吃吃地笑了起來。

我得承認她的笑容真的很好看,尤其是頸部的項鍊隨著她的笑聲輕微地晃動,那情景真是美極了。

不過我不得不謹慎地考慮她言語中的暗示,我深怕她會發現我心懷鬼胎。

只是她又說不在乎,這實在讓我有點不安。

不過我沒回答任何話。

「好啦,」她輕快地說,「你既然認輸了那就是認我當女王了,而你就是我的將軍奴隸囉?嘻嘻,我會好好疼愛你這個性奴隸的。」

她似乎很滿意我口頭上的屈服,同時她開始輕轉手腕,若有似無地輕撫我仍被她握住的腳踝。

其實這種感覺蠻舒服的。

然後,她取出一條跟她腳上戴的同款銀色腳煉,輕輕地為我套上。

她說:「這是我給奴隸的見面禮。其他宮女會知道你是我的人,她們會敬你三分的。」

很諷刺的是,此時我腦海中居然閃過「打狗看主人」這個詞。

為我戴好腳煉之後,她放開了我的腳。

然後她要我躺下。

由於我已打定主意要虛以委蛇,因此我想在這個時候我最好一切照辦。

所以我躺了下來。

她接連幫我戴上腳煉與手環,與她的皆屬同一款式。

當然,這銀色飾品與她的膚色與體型非常相配,但是戴在我身上實在是不倫不類。

可是她不但不以為意,還以一副欣賞的眼光在審視著。

這讓我很不自在,只好硬著頭皮問一句:「好看嗎?」

其實這根本是無話可說時的託辭。

沒想到她居然點了點頭,說:「嗯,還不錯,慢慢再修飾就可以了。」

當時我以為她是指修飾手環腳煉,後來才知道她完全是另外一種意思!

不過到那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然後她叫我起來,自己躺了下來,兩隻粉嫩的玉腿張開,露出陰毛修剪整齊的小穴,說:「或許你該開始學習一個奴隸該做的事情了。」

我乖乖地低下頭去,對著紗織女王的蜜穴舔了起來。

她的蜜穴依我的標準來看非常可愛,大小陰唇的形狀非常完美,顏色也呈現美麗的粉紅色。

我伸長了舌頭,開始在蜜穴上吞吐。

我可以感覺得到紗織女王的陰唇因為興奮而充血變大,而且還流出一波一波的愛液。

我用力將舌頭往陰戶的深處頂去,我還可以感覺得到肉壁的溫度,同時紗織女王陰戶的陣陣蠕動,似乎要把我的舌頭往裡面吸,這種感覺對我而言是非常新鮮刺激的。

正當我用心地服侍紗織女王時,她也扳過我的身子,一口便將我的肉棒給吞了進去。

當時我只感到腦袋轟然一聲,我整個人就沉淪在紗織女王的欲海之中了。

突然,我的屁眼菊花再度感到異狀。

先前被「開苞」時的恐怖感還留在我心中,因此當紗織女王用手指輕輕在屁眼上撥弄時,我還是有一點點畏懼。

不過從老二上傳來,由紗織女王的香舌舔弄所得到的快感,卻慢慢地抹去我的恐懼。

紗織女王用手指沾了一點從自己陰戶所流出的愛液,然後將愛液抹在我的屁眼周圍。

她用手指在屁眼旁邊劃了幾圈,然後稍稍在菊花上用力。

我哼地一聲,紗織女王的食指已經進去一個指節了。

她將手指稍稍後退,然後再用力前進一點,漸漸地,她的整跟手指都進到了我的肛門之中。

接著手指慢慢地動了起來,而我則開始感到身體深處傳來的律動;我居然對侵入肛門的手指作出歡迎的反應?

即使我感到不安,紗織女王也沒有給我任何思考的空間。

她除了用手指侵犯我的肛門以外,我的老二也被她舔得閃閃發光,堅挺無比。

即使我嘴上仍然繼續舔著紗織女王的蜜穴,但是我的喉嚨已經開始不由自主地發出呻吟,我又想求饒了!

正當我情欲高漲,意亂情迷之際,紗織女王一下子翻坐起來,突然從床頭抽出四條細鐵鍊,就纏在我的手環跟腳煉上面。

我再度被束縛在床上,只是這回的姿勢變成胸部向前挺出,而雙手雙腳則被固定在後,整個身體大致成為跪姿。

姿勢的轉換讓我可以稍稍地喘口氣,但是紗織女王的動作並沒有停留太久。

她先取出一個電動自慰套,將我的老二套住。

機器的震動感覺,當然比不上女王溫暖的口腔,但女王似乎知道我的心思,她彎腰低頭下去,伸出舌頭開始舔我的屁眼。

自慰套的震動讓我的情欲維持在高潮的邊緣,而屁眼傳來舌頭的濕潤溫暖感覺,漸漸讓我覺得這才是我所想要的快感。

紗織女王將我的屁眼菊花也舔得濕透以後,她又取出一支假陽具,慢慢地頂在菊洞口。

然後輕輕地問:「想要嗎?」

其實那一瞬間我有點迷惑,不過我心想既然我已打定主意要服從女王,那我就順著她的意思好了。

於是我點了點頭,不過仍不免有點勉強動作的僵硬。

紗織女王居然看得出我情緒的微妙變化,她笑笑說:「你會害羞啊?呵,你這種樣子好可愛說!」

被說中心事,我更是無言以對。

但是女王當然不肯就此放過我,她居然說:「你想要什麼,我命令你大聲說出來。」

「…」

這種屈辱已經超過我忍受的極限,無論如何我說不出口。

但是女王已經打定主意要我開口就範,因為她深知語言有很大的力量。

一但我開口說出屈辱的話語,我在內心所構築的防禦就會開始崩潰,直到連我自己都認為我說出來的話是心甘情願的。

紗織女王繼續加強對我屁眼的進攻,一卷香舌不斷地在屁眼周圍滑動,同時還用力將我的兩片屁股肉撥開,好讓舌頭可以更加深入。

此時自慰套裡的肉棒早因強烈的震動與吸力,讓我產生想要射精的欲望。

但是這自慰套的設計又有點特殊,它的前端可以封緊,阻卻精液的輸送,延遲我射精的時間。

我再度嘗到欲火焚身卻無處發洩的感覺。

我感覺到咬緊的牙關松了開來,被情欲強烈衝擊的我幾乎失去了意識,但在朦朧間我卻聽到自己喉間傳出的聲音:「上…上我,求求女王,操我,操死我…」

「上你?你是男的哩,我要怎麼上你啊?」

紗織女王不放鬆地追問。

「上我,求女王從屁眼上我…」

我又聽見自己的聲音如此回答。

「什麼屁眼?真髒,真難聽。我教你說:那叫奴隸的蜜穴。」

紗織女王決定徹底羞辱我。

我不知道如果我神智還清楚,或者還抵得住欲火燒煉的話,我是不是會如此輕易便就範。

不過在神智已經半昏迷的此時,我完全沒有思考的能力,就像上回不假思索地念出奴隸效忠宣言一般,我開口道:「求女王賜給奴隸粗壯的陽具,求女王用陽具貫穿奴隸淫蕩的蜜穴,奴隸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奴隸只是情欲的動物,是女王的性寵物,奴隸的蜜穴需要滋潤,求求女王,上我!」

紗織女王滿意地笑道:「很好,乖。可惜我沒有真的陽具給你,就用這個吧!」

她話剛說完,手上用力一頂,假陽具完全插進我的屁眼裡,同時我也感到一陣劇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