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變成女王的王后

我還有反抗能力果然大出這些女人的意料之外,一時之間她們似乎慌了手腳。

我飛快地解開左手的繩結,正打算彎腰起身去解開雙腳的束縛時。

一陣香風撲鼻,她們的頭頭,她們的女王紗織已經撲了過來。

她臉上還是保持一慣的冶豔風情,似乎我的掙扎抵抗她完全不當一回事。

我剛從床上起身,重心仍沒拿穩;紗織已經一下子就撲在我身上。

她胸前豐滿的乳房正好重擊在我的額頭上。

這種風光雖然旖妮,但是生死關頭我實在沒有心情去享受。

紗織此時整個人就剛好坐在我胸口,而我在她的重擊之下,重新躺回床上。

這時不知道紗織從哪兒翻出一把匕首,我只見刀光一閃,我的衣服與褲子便從中裂了開來!

好鋒利的刀子,好犀利的刀法。

她要是再多用一點力,我當下便開腸破肚了!

不過身經百戰的我,也不會就這樣乖乖被注射變白癡。

我開始用力扭動我的腰部,打算突然間把紗織甩下床。

但紗織修長的雙腿此時已經牢牢地纏住我,只見她隨著我身體的起伏,輕柔地擺著她那水蛇一般的細腰。

正當我增加力道時,突然感到下體一涼,我的老二已經被紗織從破爛的褲子中翻了出來,而紗織細長的手指正在龜頭的地方來回地套弄著。

此時我只感到下體傳來一陣快感,幾乎叫我難以抗拒地呻吟起來。

此時紗織將匕首輕輕靠近我的老二,含笑地看著我,搖搖頭說:「你動作可別太大喔,不小心劃斷了我可不負責!」

要害落入敵方掌握,我再度落居下風。

此時她們其他人已經恢復鎮定,小霜則對紗織說:「女王,妳不趕快對他注射嗎?」

紗織搖搖頭說:「不急。」

她又偏頭過來看了看我,淺淺一笑說道:「看這傢伙剛剛急成那樣,看來他是真的嚇壞了。他可能以為我們要讓他變成白癡。其實這傢伙位高權重,還有很『大』的利用價值…」

說到這裡,她突然低頭看了看我的老二,似乎另有所指。

她繼續說道:「不過這種人我們總得小心一點,所以我才要妳準備這種破壞肌肉組織纖維的藥,讓他的肌肉力量萎縮,他將會比一個普通女子的力氣還小。不過嘛…」

她突然伸手握住我的老二,吃吃地笑道:「有些地方的力氣還是可以保存的。」

她話剛說完,突然頭一低,便將我的肉棒含入口中。

這種突然的舉動不但嚇我一跳,而且老二傳來的觸感,幾乎讓我全身顫抖了起來。

在帝國的時候已經有過不少女子為我口交,但是直到紗織將我的肉棒吞入口中,我才覺得自己真正領略到口交的滋味。

她雙手捧住我的睪丸,輕輕地搓揉著,雙唇緊緊地含住我老二的根部,而舌頭就像舔霜淇淋一樣不停地在龜頭上旋轉。

就在我精神恍惚之際,紗織開始作出把我的老二往下吞咽的動作,我的龜頭不停地碰觸到她的喉頭深處,每一次的撞擊都讓我全身晃如電流流過一般。

突然我的胸口一緊,原來是另外兩位美女走上前來,一邊一個含住了我的乳頭。

在我以往的性經驗裡,我知道有些女性的乳頭是性感帶,只要我輕輕搓揉她就會全身顫抖。

但是在我自己也嘗到這種滋味以後,我才知道原來男性的乳頭也可以開發成性感帶,而我就當場被開發了。

如果不是敵我意識還非常分明,我幾乎就要放聲大叫好好享受這時的性愛感覺了。

不過在她們三位美女的操弄之下,我還是滿頭大汗。

紗織的口交功夫真配得上她女王的身段,每當我全身抽搐,整支肉棒開始跳動就要射精的時候,她幾乎可以在前一刻發覺,然後硬生生地停了下來,手指往龜頭一按,我的衝動就會打住。

然後等到情欲的浪潮稍退,紗織又會繼續抓著我的老二忘情地口交,或吸,或吻,或舔,或啃,總是把我弄得欲仙欲死,麻癢難當。

但是每次當我高潮來臨,想要一舉攀上射精的高峰時,她就會突然停下,然後會再更賣力地搓弄。

然而胸口兩邊乳頭的感覺,對我來說也是全新的體驗。

兩位美女的香舌早已經將我的乳頭舔弄得像顆小豆豆般地堅硬,但是她們兩個卻完全忘我地持續點燃我的情欲。

好像她們進攻我的乳頭增加我的性感,只是要配合紗織女王的口交,讓我更快沉淪在紗織女王的情欲陷阱裡。

突然我感覺得到我腳上的束縛不知何時已經除去,但是大汗淋漓全身被性感衝擊,欲射精而不可得的我,根本就無法作出任何反抗的嘗試。

然後我整個人就被翻了過來,像只狗一樣地趴在床上。

胸前的兩個美女仍然伸出手指不停地玩弄我的乳頭,不停地刺激的我的性欲。

此時我的老二已經脫離了紗織的口交,幾乎欲火焚身的我便伸手想握住自己的老二,想要自慰射精尋求解脫。

但是這時我的兩手又被抓住,綁在床前。

然後眼前被綁上一條金色的絲巾;雖然我看不見了,但是這樣一來卻讓我的觸感更加敏銳,只感到乳頭上兩位美女的舌頭不停地來回撥弄。

突然,我感到屁眼上一涼!

天啊,我要被姦淫了!

沒錯,紗織不知拿來一隻雙頭假陽具,一邊就裝在她的陰戶裡,而另一邊正對準的著我的屁眼。

儘管我曾對許多女人做過肛交,但是自己的屁眼可還是處女地!

耳邊只聽紗織冷冷地道:「看,這傢伙菊花這麼緊,我這麼插下去可真是便宜他了。」

然後她摸了摸我的頭,輕輕地說:「乖,我的將軍奴隸,紗織女王我就來佔有你了!等我奪去你的屁眼貞操以後,你就是我紗織女王的人了。」

話剛說完,我只感到屁眼一緊,然後就是劇痛傳來!

我真希望我當時可以痛得昏過去,就不會感到那麼痛苦。

只是我身經百戰,抗拒痛覺的能力早已超乎常人,也因此儘管撕裂般的劇痛傳遍我的整個坐骨神經,我的神智依然清醒,甚至還可以感覺得到乳頭上傳來的陣陣快感。

紗織開始劇烈地抽送,由於我的後庭很緊,因此其實整支假陽具在她體內進出的幅度要比我大得多,雖然臉上的絲巾讓我看不見,但我仍然可以感覺得到她的嬌喘陣陣傳到我的肩上。

突然,紗織整個人趴在我的身上,豐滿的乳房也往我身上擠壓,那種柔軟的感覺充滿了我整個背部。

同時她也再度伸手握住我的老二,再度套弄了起來。

我的神智幾乎分裂成兩半。

屁眼傳來的劇痛讓我的感覺變得非常敏銳,於是乳頭,背部以及老二傳來的快感也變得更加強烈。

但是高潮來臨前的全身抽搐收縮,卻又讓我已經被假陽具塞滿的肛門更加地疼痛。

我整個人就在天堂與地獄間來回擺蕩,每當我痛得快昏過去時,紗織手指套弄我老二的快感就又讓我回過神來;但是當我快要高潮射精的時候,紗織總會再度施展她的獨門鎖精術,讓我只會感到肛門傳來的陣陣疼痛,卻無法享受真正射精高潮的快感。

就在我神智逐漸迷失的同時,肛門的肌肉也漸漸被撐了開來,疼痛的感覺慢慢減弱。

紗織胯下的假陽具仍然不停地在我的肛門裡抽送,我開始泛起一種奇怪的感覺:我被紗織女王這位美女姦淫了,我被她佔有了,我是她的人了。

同時漸漸地從肛門傳來陣陣快感,劇痛的感覺消失了。

於是我的老二也變得更硬,幾乎就要噴射出來的樣子。

但是紗織也發現了,她再用一條細絲帶將我的老二緊緊地綁住,讓我根本無從發洩。

這時我的老二儘管因為紗織的套弄感到舒服,但是由於出口被緊緊地綁住,我越來越感到我的整支肉棒就要被蓄勢待發的濃烈精液給撐破了!

但是再加上兩位美女在乳頭舔舐,以及紗織女王在我肛門的抽送,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我終於屈服在強烈的射精欲望之下,從未打過敗仗的我,居然在戰場以外的地方屈服了。

幾乎快要爆炸的肉棒,讓我不得不認輸。

我開始斷斷續續地說:「給我,求…求…求妳們,給我…」

紗織身上的假陽具仍不停地來回抽送,但是她卻甜甜地道:「你要對我紗織女王說什麼?大聲點,我沒聽到。」

我只好大聲地說:「紗…紗織女王,求求妳,給我,給我射精…」

「你要射就射啊,又沒人攔你。」

「可…可是…,求…求妳,幫我解開絲帶,我…我。」

我已經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紗織冷冷地說:「我要你宣誓效忠我。」

我只好道:「我帝國將軍,宣誓效忠女王。」

我只聽紗織對小霜說:「教他該怎麼表示宣誓效忠。」

小霜到我耳邊輕聲告訴我該怎麼說。

其實當時我神智已經很不清楚,幾乎就是小霜說一句我學一句,我說:「我發誓永遠當紗織女王的將軍奴隸。奴隸的老二是女王的,奴隸的精液是女王的,奴隸的快感也是女王賜與的。從今以後奴隸只為滿足女王而活著!」

事實上當我的宣誓效忠時,紗織的假陽具可從沒停過,一次又一次地撞擊著我的肛門深處,我的屁股肉還不時傳來啪啪作響聲。

我的性感不斷地增強,我幾乎就要崩潰,我甚至想要一死了之。

終於,念完了宣言,紗織幫我解開了絲帶,同時還更強烈地在我的屁眼抽送,手指也繼續在我漲成幾乎兩倍大的肉棒上套弄。

突然,紗織用力一頂頂到了我的肛門深處,我的花心,如果我有的話…

我只感到天旋地轉,全身劇烈地顫抖了起來。

我射精了。

我可以感覺得到被鎖了這麼久的精液,噴射出來的力道是多麼地強勁。

不過當我第一滴精液離開龜頭的同時,原本在舔著我乳頭的兩位美女便開始爭奪我的老二。

兩個人爭著要吃我的精液!

不過她們其實也不用爭,因為實在出來得好多。

雖然我眼前的絲巾仍未除去,但我仍然可以聞到整個房間充滿了罌粟的味道,也就是精液的味道。

射精完以後,我幾乎全身虛脫。

但是紗織女王卻還是意猶未盡,持續不斷地在我的後庭抽送。

這時兩位美女已經不再進攻我的乳頭,而是直接搶著要吃我的肉棒,還要將上面的精液舔乾淨。

我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除了從不間斷的呻吟以外,我只能喃喃地說:「饒了我,饒了我…紗織女王饒了我,我會乖乖的聽話,我會乖乖的當紗織女王的奴隸,饒了我,饒了我吧!求…求女王,饒了我…」

我昏死過去。

(02)

「饒了我,饒了我…給我,求求女王,給…給我,求求妳…」

耳邊還回蕩著讓人臉紅心跳的話語,我從迷惘中逐漸清醒過來。

當感覺逐漸回到身體之中時,我的神智也慢慢地恢復過來。

這時我才突然發覺:既求饒又求愛的聲音,竟然是從我的喉嚨中流泄出來的。

從朦朧的雙眼中望出,有道黑色的波浪在我面前晃動;是一頭秀髮。

如絲緞般的秀髮,柔軟地搖曳,正隨著我眼前美女頭部的動作,上下起伏;偶而幾縷髮絲輕輕拂過我的胸前,柔柔地掃過我的乳頭,竟然會讓我感到電擊般的快感。

這時我才想起:我的乳頭已經被開發成性感帶了。

而我居然不禁懷念起先前兩位美女的悉心舔弄,渴望那濡濕的滑舌掃過我乳尖的蓓蕾。

身為男性會有這種念頭是有點奇怪,但是在菊花都被侵犯開發以後,我開始懷疑我的身體是否已經產生一些奇妙的變化。

待我定睛一看,眼前絲緞秀髮搖曳的原因,是我身前的美女,正彎腰低頭專心地做一件事,做一件讓我顫抖呻吟,讓我求饒求愛的事。

紗織女王正低著頭,雙手捧著我的肉棒,舌尖仔細地在肉冠下的溝中游走;她還不時濡濕雙唇,然後嘟嘴圈成一個美麗的環型,慢慢地從龜頭尖端施力,讓嘴唇緊緊地滑下。

我幾乎可以明確感受到她豐厚的雙唇施加在我老二龜頭上的彈力。

當她雙唇滑過老二尖端,到達尖端底下的溝部以後,她會突然停下。

此時我的整個肉冠就被包覆在她溫暖潮濕的口中。

接著她開始在雙唇施力,同時她會將早已濡濕的舌頭迅速的在肉冠上來回掃動,我甚至可以聽到從她口中隱約傳來的啪啪聲。

我能做的只有繼續顫抖,繼續呻吟,繼續求饒。

可能是醒轉以後,讓我的感覺更加敏銳。

連我自己都可以感覺得到我的肉棒變得更加堅硬,溫度也逐漸地升高當中。

但是仍然沒辦法控制自己,我依然得依賴不停斷的呻吟來紓解體內的欲火,我想叫出來,我想喊出來,因為從我口中呼喊出來的快樂,讓我的情欲可以更充分的燃燒。

這就好像我上戰場殺敵時的吶喊一樣,只是在先前紗織女王的「調教」之下,我下意識的呼喊已經不再是雄偉將軍的氣吞山河,而是孱弱性奴的低語呢喃。

我不知道如何解釋,我很想停止自己這種失常的表現,但我辦不到。

從肉棒的硬度增加,以及呻吟音調的微妙變化,紗織女王也知道我醒過來了。

她微微抬起頭,美眸幽幽向我一望。

以往當我命令帝國的女人對我口交時,我最喜歡她們口中含著我的肉棒,然後從這角度看著我。

我喜歡她們看著我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