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變成女王的王后

(01)

身上穿著純白的馬甲,絲線緊緊地纏住我的軀體,連想要大大吸一口氣都不可能。

再往下是一件蕾絲純緞的小內褲,我的堅挺就包在這小內褲之中,不過老二外面還帶了個矽膠的自慰套,這個構造特殊的用品,後端還附加一個彎管,管子的末端就塞在我的屁眼裡。

不過緊緊的小內褲把我的整個屁屁修飾得渾圓,一點都看不出裡面另有玄「雞」。

小霜宮女拿來一件高腰無肩的純白緞質拖尾禮服,柔聲對我說:「王后,我幫你穿上它吧!女王正在廳裡等著呢!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我一定要把你裝飾的漂漂亮亮地,當女王她最美麗的新郎…喔,應該是新娘才對。」

我搖搖頭,歎口氣;看來我是必須接受自己的命運了。

我曾經是帝國裡手握兵權,一呼百諾的大將軍,我的一句話可以決定上萬人的生死;沒想到竟然會落到這步田地,竟然要當女人的「新娘」,要當女王的「王后」。

當時要是知道我會過這種生不如死的性奴隸生涯的話,我實在應該刎頸自盡一死了之,也好過這些日子以來的折磨。

事情不應該是這樣子的…

*** *** *** *** *** ***

六個月前的冬天,我帶了帝國最精銳的部隊,踏上征途,敵人是大海另一邊大陸上的未知敵人。

儘管我的軍旅生涯從未有過敗績,【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但我還是兢兢業業,不敢大意。

大海上風和日麗,看來這又是平靜的一天。

從我國的港口出發至今已經半個月了,我的弟兄需要一點刺激。

突然,瞭望兵回報:「將軍,前方有艘小艇,看來應該是遭遇海難的漂流船隻。應該沒有威脅性。」

我心想弟兄們也悶了這麼多天,讓大家活動活動筋骨也好。

於是我下令,全員就戰鬥位置,全副武裝,同時向該艘小艇劃去。

接近一看:該艘小艇雖然有點殘破,但仍看得出先前的富麗堂皇。

跟我們雄壯威武的戰艦比起來,這船不旦嬌小可愛,還透露出一種陰柔的氣息。

一向身先士卒的我,帶了一隊精兵親信,搭上便橋,上了這艘小船一探。

甲板上空無一人,但是空氣中卻彌漫著淡淡的脂粉甜味與少女幽香,讓我們這些悶了兩個禮拜的精壯男人不由得想起最原始的欲望而血脈賁張。

不過看整艘船毫無動靜,我們只耽心最後找到的是香消玉殞的女人。

走下甲板,進到陰暗的艙房時,我開始感到床版上的細微呼吸聲。

憑我多年的戰陣經驗看來,這些呼吸分屬於五個人,而且還是女性。

然後,我聽到衣服布料摩擦的悉挲聲,看來是有人起身了。

「誰?」

那微弱且柔軟的聲音問道。

「我是帝國的將軍。」

我回答道。

這時我的副手阿力將一盞壁燈點了亮來,我們所有人都為眼前的景象屏住氣息,太美了。

這些女子無力地躺在床上,面容憔悴卻掩不住其清秀,每一個的體態都非常撩人,身上僅著粉紅色薄紗睡袍或柔軟的絲質睡衣,讓我們這些剛剛才被香氣撩撥得心頭亂撞的男人立刻感到心跳加速,生理反應立刻而直接。

我甚至看到副手阿力吞了吞口水,我懷疑今天要不是我親自帶隊的話,說不定我的這隊弟兄會立刻解決他的的生理需求。

那個起身問話的女子,即使在這群美女中仍非常搶眼。

一頭長髮就這樣垂在胸前,落在起伏的乳房曲線上。

柔軟的髮絲襯托著若隱若現的薄紗睡衣,就連玩盡帝國所有美女的我也感到目眩神迷。

大大的雙眼迷蒙地望著我,朱唇微啟,吐氣如蘭,向我說起話來。

她們是對岸大陸的居民,是國家裡的貴族。

連同隔壁艙房她們一共有二十一人,同我說話的那美女叫紗織,是階級最高的貴族。

她們原本一起搭這艘遊艇到近海處遊玩,沒想到遇到暴風雨,於是就這樣迷失在海上。

整艘船沒有其他男性船員,她們裡面有人懂駕船的,但是她也找不到回去的方向。

眼看食物飲水都將要耗盡,大家只好躲在艙房中節省體力,但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當下我就和阿力決定將這些美女接回船上。

管他是貴族還是平民,戰爭是殘酷的,既然我們的船員有這個需要,我們就可以把她們幾個帶回去發洩一下。

當晚船上大開宴會,船員各自聚成一團,找了個下午遇上的美女相陪。

那些美女雖然不願意,但是茫茫大海她們又可往哪兒逃呢?

看船員們個個精神亢奮,我這個作將軍的也松了一口氣。

希望他們到對岸後上戰場士氣可以更高昂。

一開始大家都還有禮教束縛的觀念,沒人放得開。

但是酒越喝越多以後,大家的行為也越來越隨便了。

我的副官阿力是第一個脫下褲子放出堅硬凶獸的人。

他的手下緊緊按住一位美女的雙手雙腳,那女子也被灌了不少酒,意識已經不太清楚。

這位美女真不愧是貴族,連胯下的體毛也有下人幫她悉心修剪整齊,兩片粉紅色的陰唇看得非常清楚,紅豔欲滴。

阿力站起身,用力一頂,他的老二立刻塞滿那美女的陰戶,同一時間那女子也驚呼了起來。

「別急,才開始哩!」

阿力陰側側地說。

這時全船弟兄看阿力已經開始抽送,再加上酒氣的蒸熏,大家再也忍不住了,紛紛掏出自己的肉棒,往自己身邊的美女搗了過去。

此時阿力將肉棒用地頂向那美女的花心,他身邊的手下也忍不住了,有一位就將肉棒插進女子的口中抽送。

其他人也忍不住開始在美女身邊打起手槍來,一下子美女身上就沾滿了白色的液體。

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回到我的房間,床上已經有個人在等我了。

當然就是最美的那個女人,紗織。

紗織默默地坐在床邊,一句話也不說。

當她們被我們帶回船上時,她們就知道了自己的命運。

當時紗織代表她們全體,跟我交換條件。

她們願意滿足我們的一切需求,尤其是在性的方面。

但是她們只要求我們在上岸以後,放大家一條生路。

不答應的話她們揚言要當場跳海。

我當時就口頭上答應她們,當然,等我爽完以後看味道如何再說囉。

紗織認命地看著我,而我則緩緩地脫下戰袍,走向上天賜給我的絕世美女。

雖然帝國裡有人會叫我調情聖手,但是我實在也是憋太久了,尤其剛剛阿力的勇猛表現,更讓我忍不住。

我一下子就把紗織推倒,把肉棒猛地刺入她的體內。

另我訝異的是,紗織肉壁既暖且濕,看來這女人漂流海上數日,想必也渴望著男人肉棒的滋潤吧!

我覺得自己還算身強體壯,不過紗織看來也是天賦異稟。

她一直嬌呼個不同,同時肉壁還緊緊地吸住我的老二,害憋了兩個禮拜的我一不留神差點就泄了。

於是我只好更加專注在控制的技巧上,特別注意龜頭深入的角度與摩擦的力道,我可以感覺到紗織也漸漸地升向高潮,肉壁開始規律地顫動,把我的老二抓得好緊。

終於,她大叫一聲,終於比我先泄了。

只是我精神上一放鬆,立刻感到她肉穴的迷人吸力。

那種繳緊的感覺是我初次嘗到。

我決定放縱一下自己,反正她又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下次再好好整治她便罷。

於是在她的高潮以後,我也跟著滿足地射精了。

紗織在得到她的高潮以後,我就放她在我的床邊嬌喘。

或許晚一點酒力稍退以後,我可以再跟她來第二次。

我沉沉地睡去。

朦朦朧朧之間,忽然,我感到有不尋常的氣息出現在我的房間裡。

怎麼可能?

沒有人敢在未通報下進入我房間,尤其在我用劍砍下兩個不識好歹的小隊長以後。

更何況,門口的衛兵也會攔阻他啊!

我反應也還算快,立刻準備起身。

這時我才發現自己根本動彈不得,我的手腳四肢都被綁在床柱上,整個人被綁成一個大字型!

我懷疑自己仍在作夢,突然一陣清香傳來,一個美麗的臉龐出現在我面前。

是紗織!

她眼中的溫柔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慧詰狡滑的光芒,配合著她的一頭長髮與豐滿的身材,看起來卻是說不出的妖豔。

而房間裡不尋常的氣息,則是紗織的夥伴,那些我們抓上來的美女。

只是她們看來不再柔弱,而是一副狠毒的樣子。

其中一個圓臉的女孩對紗織說:「報告女王,甲板上已經清理完畢。」

紗織淡淡一笑說:「小霜,妳幹的好!」

女王?

清理完畢?

這是怎麼一回事?

紗織回過頭來看我,嘴唇圈成一種奇怪的圓形,充滿一種說不出的嘲諷味道。

「我的大將軍,昨晚可便宜你們了。我是對岸王國的女王,我早就得到你們要來攻打的情報了。於是我帶著我們的突擊隊員,假扮海難貴族混進你們船上。你們一下子就上勾了!我早就預料到你們這些憋了兩個禮拜的男人是如何地急色,所以我們將計就計,表面上願意滿足你們的需求,事實上我們都在酒菜裡下了我們國家的特產迷藥。」

「可是,你們不是也有喝酒嗎?」

我急著問。

紗織微微笑道:「這迷藥就是我們的特產,與女性賀爾蒙不起反應,但是與男性睪素酮混和後卻會變成最厲害的迷藥。不過我也蠻佩服你的,居然比我想像中還要早醒過來。不過你也只能乖乖束手就擒,你的手下不但全部被我們迷昏,剛剛我們還幫他們注射的我們國家御醫精製的毒針。這種藥會破壞他們的腦部,讓他們變成白癡。」

紗織繼續說道:「你們也太自大了。情報不調查清楚就要來攻打我們。我們國家其實是母性社會。我們國家的男人就像種馬或種豬一樣,只提供精子與勞力。這一次可以收服你們這些外來國度的男人,對我們的下一代品種一定很有幫助。」

我聽了不禁嚇出一身冷汗。

儘管我一再告訴自己對方只是一介女流,只要我冷靜應對,一定有機會可以扭轉局勢。

但是一想到自己萬一已被施打毒針,要是毒性發作不就萬事休矣?

紗織將頭髮輕輕一撥,嘴角泛起微笑。

她似乎正欣賞著我心頭慌亂的神情。

然後她轉頭向那圓臉少女小霜道:「把我叫妳準備的那個拿來吧!」

只見小霜從懷中取出一小瓶透明藥劑跟一根針筒,端在手中,畢恭畢敬地交給紗織。

我可以感到額頭上的冷汗越冒越多,看來這是要給我的毒藥了。

一想到自己可能將會變成白癡,那可是比殺了我還讓我難過。

心裡頭一急,用力一掙,右手的繩子居然被我扯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