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秘密

(第一章)

我(家裡叫我小強),今年二十二歲,現在和四媽、大姐、三妹、一個表姐及兩個表妹同住在一起。我本人在十二歲時已經知道打飛機,但十六歲後,在一次巧合機會後就開始愛上性愛。

我爸爸是一個海員,每年我只可以見他一至兩個星期,在我九歲時因媽媽知道爸爸外面有別的女人及女兒,所以她一氣之下走了,之後他就帶我和二媽及大姐住在一起。就在我十二歲時,因爸爸失業,而二媽也一走了,只留下大姐和三妹,其後爸爸就帶我,大姐和三妹去大伯父家裡寄住。那時候我只好和大姐三妹睡在一條。因大姐三妹已經發育,所以每天晚上我一定要打飛機才能睡得好。因之前爸有伸請一間公房,剛好我們可以上公房時,大伯父因意外逝世,所以表姐和兩個表妹都一起搬到和我們一起住。我的故事也由此開始。

在我十二歲後因時常和大姐三妹睡在一起。所以不用到外面買黃色書籍,也可以看到女性的身體,這令到我不知道甚麼叫性愛。因我上學地點離開家恨遠,每天我要乘坐大約一小時路程。在每一天乘坐地下列車時,都在同一時間及車廂內看見有一位很年輕漂亮、身材很好的女郎,她每天都在一個擠的像夾心餅一樣的車廂裡,我看見好多的人都趁機摸她的屁股,手輕輕的滑了過去,不過她卻乖乖不吭聲假裝沒這一回事,因為這些劇情幾乎每天上演。

有一次她慢慢的走了進來,到了我的前面也已經走不進去了,於是也就站在我的旁邊了。因為她有一副漂亮的臉孔和美好身材(身高163體重47胸圍有34D)及穿著一條迷你裙,所以自然成為了眾人的目標。很多人都趁機在列車行駛時撫摸她的身體,不過她也不敢出聲,任由那些人的上下其手。

我突然心裡有一種聲音︰「為什麼我不能也摸她一下呢?」

所以我的手微微顫抖著慢慢的隔著迷你裙往她的屁股摸了下去,因為我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我也難感到稍稍的緊張,害怕和興奮。當我的手隔著她的迷你裙摸著她的屁股,我的感覺是她那屁股好像沒有東西一樣,而有著一柔軟的感覺,摸起來真的好棒。這時我看一看她的面孔,見她末有反應,於是我就更大膽地伸入她裙內直接摸她的屁股,但當我接觸及摸到她的屁股時,才發覺她是穿了T-BACK內褲,所以好像沒穿一樣,這令我心跳及我的小弟完全充血和興奮。心裡想她是否知道我在摸她的屁股?

這時我的雙手好像搓麵粉直接摸她的屁股,大約數分鐘後,我開始把我的手伸前往她的陰戶進發,而我更把我的小弟弟在她的屁股中間磨擦,當我的手指隔著內褲碰到她的陰戶,感覺到她的內褲有一點濕濕的,所以我把她的內褲拉下,把我的中指和食指直接磨擦她的陰戶,更把中指插入了陰道,前後的移動著。雖然看不見她被人侵犯的面孔,不過她的生理卻沒辦法控制,因為我的手指只感到濕濕的一片,像淫水氾濫的陰戶。

因車廂非常擠逼,使人連轉動身體也不能,所以她開始在轉動她的身體,感覺想逃離我的手指及我的小弟弟進攻,可是整車的人擠根本就不能轉身,她也是無法移動,現在看得出來她的臉紅紅的。紅暈的臉頰使得本來就是個尤物的她,更顯出她的美麗動人。使我更是不敢相信,我居然能夠玩弄這樣的美女。

就在此時,我的手在陰道裡面摸到了一顆小小帶著一點濕的豆子,【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原來我摸到了她的陰蒂了。我就把豆子給夾著玩,有時輕捏、有時輕轉,慢慢的挑逗著。我看她已經不再亂動,反而有些輕微的呻吟聲,屁股也跟著節奏在磨著我的小弟弟,而她的呻吟聲也越來越緊快了,也令我的手更往下的深入、更加賣力。

這時我察覺她的身體也開始抖了起來,原來是她已經到達高潮了,而我的手也都濕了,充滿她的愛液,也在同時我發覺我的小弟給一小手從褲中拉出來。可能因我太注意摸身前的美女,就連我的小弟弟給別人的手握著,在起伏慢慢的摸著也不知道。當我在進退兩難時,握著我的小弟弟的小手,正在引導著我完全充血的小弟弟,向前向著前面美女小陰戶進發,這令我非常興奮。當我充血的小弟弟碰到她的屁股時,我差不多忍不住發射。當碰到她的陰戶時,我已經再也忍不住了,一股濃濃熱熱的精液開始射了出來。

(第二章 我和堂姐)

當我在地下列車裡充血的小弟弟再也忍不住時,一股濃濃熱熱的精液已經射了出來。我這時好像一個傻瓜,恍然才發覺我還在車廂裡,剛好此時列車到站,我才慌忙把我軟下來的小弟放回褲子裡。此事令我整天在學校都沒有心情上課。

放學後回家途中我也希望會再次碰到她,但沒有,我只好帶著失望的心情回家去。

回到家裡,只見台面有一張紙條,爸爸寫著「因今天我回家太晚,所以他只好帶我大姐、三妹和兩個堂妹一共五人去爸朋友飲宴,堂姐因今天發燒,還在家裡休息。」還吩咐我好好照顧堂姐吃藥休息。

我的家裡有間三房,我就敲門進堂姐房間,可能她剛吃藥所以睡著,因當其時還沒有空調,只見堂姐房間開著窗和風扇,吹向堂姐身上的睡衣。此時我心裡有一種跟我在地下列車裡摸著那美女的感覺,我的心開始感到緊張興奮,心跳加速。我想也不想就輕手去推一推堂姐,和叫她起身吃藥,但她沒有反應,這時我心裡只想到︰為何我不學今早在地下列車裡,摸著堂姐陰戶打飛機?

因我愛上這種感覺,所以先輕手將堂姐身上蓋的被拿開,但當我想用手去解開堂姐睡衣胸前鈕扣時,我就好像有困難一樣,解不開胸前鈕扣,當解開第一粒鈕扣,還沒有太興奮的感覺,到解第三粒鈕扣時,我的心跳加速到好像奔跑了一百米,反而我的小弟弟也充血及興奮起來,這樣的感覺我還是頭一次。

當我將堂姐上身睡衣鈕扣全部打開時,因她沒有穿上胸罩,所以一對粉紅色的乳頭就在她34A的乳房上展現出來,而乳頭好像一點小點,軟軟的突在她的胸前。

這時堂姐好像感到寒冷,將我打開的睡衣蓋好後向外側臥睡著,我只好輕手將堂姐睡衣的上襟打開,因她雙手放在前胸,令我沒法將堂姐的睡衣前襟全部打開,我只好嘗試伸手由前襟入她的睡衣內去觸摸堂姐的乳房,當摸到乳房時,我的手好像僵硬似的不想放棄去摸堂姐的乳房。她的乳房好柔軟,令我的小弟弟頂住了我的褲襠,毫不舒服想要把它拿出來吸新鮮空氣。

就在這時,堂姐她轉動她的身體,我就趕快抽出我的手跑出房間坐在椅上,留心房間有甚麼動靜。幾分鐘後房內都沒有任何聲音,我才走入堂姐房間,只見堂姐她向外側臥,但是上衣是全部打開,睡褲也有小小鬆弛露出紅色內褲。此時堂姐其中的一隻手是放在她的乳房上。為防堂姐再有寒冷的感覺,我就先將窗關閉,再小心拿開她那隻手,取而代之是用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輕輕的撫摸。

但幾秒鐘後,我的心還不滿足,更用雙手和我的口去玩弄及吻那一對粉紅色乳頭,以至兩粒乳頭變成淺紅色,乳暈硬了及堅挺起來。我發硬的小弟弟現在頂住了我的褲襠毫不舒服,所以我不理一切就脫下我的全部衣服,之後就將堂姐的睡褲和內褲輕輕從她的下身脫下,其後更將堂姐身體放平後她就全裸露在我的眼前。這時我想像成今早在地下列車裡的情形,就將我發硬的小弟弟碰到她的陰戶上,輕輕的磨擦她的陰戶,而我的雙手更用不停地肆虐她的乳房及輪流吸著她兩個堅硬的乳頭,舌頭更在乳暈四周繞來繞去,舔著乳丘中那迷人的乳溝……

回過神來,才感到我發硬的小弟弟現在已經深入了堂姐的陰道裡被緊緊的包住,那種感受真是無法形容,只能說「爽」,爽極了!而我的小弟弟不自覺地一出一入地抽插著堂姐的陰道。但她的陰道裡越來越滑,我的抽插也越來越順暢,但當插入到一半時,發覺前面有東西擋路,我好像神勇似的,大力地將發硬的小弟全部插入。而此時堂姐好像痛苦地醒來,用盡吃奶的力量緊抱著我,陰道裡也是一縮一縮的,這樣一來只覺腦袋再度空白,精門一開,濃濃的精液全數射進了堂姐的陰道裡,而我也全身軟下去抱著我的堂姐。

我們兩人擁抱著,陰戶及小弟弟互相連在一起,而她的陰道裡也流出血絲和我的精液。

(第三章)

當我將所有濃濃的精液全數射進了堂姐的陰道裡,而我也全身軟下去抱著我的堂姐。這麼一來,她和我兩人陰戶及小弟弟互相連在一起,而她的陰道裡也流出血絲和我的精液。在我也放鬆全身睡著一刻,但一想到我還在堂姐身上,我立即將開眼睛望向堂姐,只見她眼睛紅紅還流著兩行淚,我只好安慰她說︰「對不起,我已單戀你好久了,今天想開門叫你起身吃飯,只見你身上睡衣鬆散開露出雪白的身體,我才一時把持不定下發生剛才的事情。」

可能是我那時的人想法是非常保守,因我奪去我唐姐的處子之身,她只好以後和我在一起,就在這時候我的小弟也發硬,頂著我的堂姐的陰戶想插入去。我看著堂姐眼睛,見她好像不好意思回答我,我就又一次插入了堂姐陰道裡和她做愛。這一次我就可以仔細及好好地看清楚及撫摸堂姐的全身,不用偷偷摸摸摸著堂姐的乳房、吻她的乳頭……真的快活。

自從那一天開始,堂姐就全都依附我,但要求我一定要考取得好成績才肯和我做愛,其他方面她都非常遷就我,這也令我的三妹常常問堂姐為何要對我的態度跟以前不同?堂姐只好支吾其詞的白避開。但我每天上學時,都希望在地下列車裡再一次碰到那個艷女郎,但每次都失望,只好抓機會和堂姐做愛。

因我是睡在客廳,像今天晚上我就輕聲叫醒堂姐走出來和我做愛,我騙她我英文默書有一百分,這樣一來她只好叫我和她一起睡在地上而就她背向著我,上面蓋著被單,因她是穿著睡裙關係,我就扯高睡裙拉下她的內褲,而我就半脫我的睡褲,將我發硬興奮的小弟從堂姐屁股後面插入她的陰道裡和她做愛,我的雙手就伸向前撫摸堂姐的乳房和乳頭。

突然間,有一光照射著我的堂姐,這令我們兩人立刻分開,但我的小弟還是興奮發硬地露出褲外,當定一定神,只見三妹拿著手電筒照向我們,而她像發呆似的站著,雙眼放大望向我露出褲外的發硬小弟。這樣一來,我只好走向我的三妹還用手掩蓋她的口,不給她有大叫機會,而堂姐就立刻整理好衣服跑入她房間去。我就細細聲跟三妹說不要發出聲音,只見她點一點頭,我就放開我掩蓋她口的手,她有氣無力下問我為什麼會和堂姐發生這樣事情?

但原來我還有另一隻手環抱住三妹,因剛才我還跟堂姐在做愛,這時我的手剛好蓋著她一邊的乳房,所以我的手不自覺地輕輕撫摸三妹的乳房,而我發硬的小弟也隔著睡裙在輕輕頂磨著我三妹的陰戶。此時三妹好像沒有氣力下說話,但我一句說話也聽不清楚,只見她全身及雙手軟下來,眼睛閉上,這時我才發覺我正在撫摸著三妹的乳房。正當我要拿開我放在三妹的乳房的手時,三妹立刻用手將我的手按著我的手放回她的乳房,還輕聲說不要停下來。

過了幾分鐘後,只見三妹害羞地坐在我的旁邊,問我她為什麼會覺得非常頭昏但也覺得好舒服?因堂姐走回房內,現時的我只想拿三妹來令我舒服,因此我欺騙她這個做法叫按摩,因堂姐今天很累所以我幫她按摩,我還問三妹想不想舒服多一次。她還來不及回答,我已將她的睡裙和內褲脫去,還將她按在地上,用手掩蓋她的口以免她叫出來,用我的嘴吻她的乳頭,用我另一隻手撫摸她另一邊的乳房。

因我的小弟還硬著,我就用我的腿不覺意地分開三妹的雙腿,用我的發硬小弟一下一下輕輕挑逗著三妹的陰戶,她本來想推開我,但幾秒鐘後,三妹已放棄反抗,繼而用她的陰戶輕輕頂上我發硬小弟來配合我。這樣一來我就放棄了吻著三妹的乳頭,改為吻三妹的嘴,雙手不停的摸著三妹的乳房。可能這個原因,三妹的陰道裡流出水來,令到我的小弟滑進她的陰道裡,但她完全沒想到後來的事情,現在三妹好像吸毒一樣,只想舒服多一次,用她的陰道輕輕一下一下頂上我小弟,這也令我小弟一小小的深入三妹的陰道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