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偷窺變成狠操舅媽

口氣明顯改變的舅媽緩緩走過來,我看的出來她已經遲疑了,不知道是要責備我呢,還是裝作沒看到,又或者,有性功能障礙的舅舅,早已無法滿足這個虎狼之年的女人,今天是她難得看到富有生氣的肉棒,所以捨不得不看?我懶得去猜,至少舅媽沒一巴掌給我,或立刻掩面走開,就代表我還有機會。

「我換一件給你,那件脫下來吧。」

我脫下那件穿不下的褲子,坐在床上遞給舅媽,靈機一動,我驚呼:

「慘了,對不起舅媽。」

「怎麼了?」

「我不知道內褲也濕了,把妳的床坐濕了。」

「哪裡?」

我和舅媽都站起身來,指著床上一小片濕拎拎的地方,其實這根本沒什麼,我只是為了進行下個步驟罷了,我假裝在擰水般扯著內褲,神情盡量表現難堪,實際上,我四角褲的襠口早已打開,這樣扯著扯著,老二是會在縫隙間若隱若現的,舅媽只要看我擰內褲,就絕對會看見她久未看過的東西。

偷偷觀察之下,沒有說話也沒有動作的舅媽,正在默默瞟著我的襠口,我知道,她肯定已經看見我腫脹的老二了,這使我更加興奮,但我也明白,現在絕對不是進一步的時候,本便假裝慌亂的我,這下裝得更慌,擰的更用力。

讓老二好像不小心一樣,整根從襠口跑了出來,十八公分,完全充血的年輕肉棒,硬生生挺立在一個中年怨婦面前。

我依然裝作不知道老二跑出來的事情,繼續擰著內褲,我瞧見舅媽望的出神,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怎知,她突然蹲了下去,繼續找褲子,並說道:

「不是很濕,別擰了,還有…阿弟你把褲子穿好。」

「啊,對不起舅媽,我不知道它……」

「沒事,你這年紀的男生動不動就會這樣,沒關係。」

可惡,我悻悻然坐回床上,背著舅媽的身子,根本不想把老二收好,而且更大膽的套弄起來,就準備等舅媽轉頭看見,賭她會有什麼反應,這時我已經管不了後果了,我只知道,這個怨婦絕對有意思,只是不敢表達罷了,我要是錯過這個機會,舅媽這輩子對我就會多加防範,那就更不會有進一步的機會,是成是敗都要豁出去。

沒多久,舅媽一邊說話,一邊轉過身:

「阿弟,你試試看這件,大一……」

無法繼續說下去的原因,沒有別的,如果你看到一個大男生,正對著你打手槍,任何人都會停頓的,我裝疑惑道:

「舅媽,你看。」

「阿弟你快停,你在幹嘛…你不怕我告訴你媽嗎?」

「我媽沒教過我這個,舅媽要教我嗎?」

「教什麼?」

「為什麼我看到舅媽會變硬,為什麼這樣會很舒服?」

「你…你都大學畢業了,連女朋友都有了,怎麼可能連這個都不知道。」

「我真的不懂,以前都不曾這樣子。」

「怎麼會……」

我伸出手,抓住了舅媽的嫩掌,立馬放在我的老二上套弄,一陣冰涼的感覺從老二上傳來,這是溫差導致的,要嘛是舅媽的手太冰,要嘛就是我的老二太熱,反正不管怎樣,舅媽此刻肯定感受到我老二的熱度了。

沒有馬上縮手的舅媽,眼裡盡是遲疑,她肯定在想,一個二十多歲的大學生,連女朋友都交了,會連打手槍都不懂?廢話,別說打手槍了,我連女朋友都幹到不想幹了,為了沒話找話講才這麼說,真當老子是白癡處男啊,仔細想想,舅媽也傻的可以,或許就是這樣,才會嫁給我舅舅那個矮胖醜吧。

「阿弟…這個就叫自慰,所以會很舒服。」

「為什麼自慰就會很舒服?」

「因為…因為…」

舅媽害羞得不敢繼續答下去,我也實在沒法想像,這麼有氣質的女人,嘴巴裡能吐出因為會高潮,因為你會射出來,之類鄉里鄙俗的話。舅媽似乎本著行善積德的心,沒有逃開我的緊握,而是乖乖幫我套弄了起來,說實在的,除了刺激度夠之外,舅媽的手法遠遜我的女友,是以,我想要點更刺激的。

「舅媽,這樣會不會害妳很為難?」

「既然你不懂…舅媽也就示範一次給你看…之後你就自己來吧…其實就只要這樣一直…」

沒等舅媽講完,我便阻截道:「舅媽,妳幫我口交好不好,我聽人家說很舒服。」

「不…不可以!」

事以至此,被抓被罵反正是死定了,不如一次做到底,說不定還能握著一點把柄,所以哪輪的到舅媽要不要,我說話只是要讓她知道接下來會怎樣罷了。放開了手,我壓住舅媽的後腦勺,惡狠狠往老二前進逼,緊閉雙唇的舅媽,怎樣也不肯就範,雙手不斷掙扎,我那硬挺的老二,便不斷在她臉上遊移衝撞。

彷彿被什麼噁心的東西逼迫一樣,舅媽整個五官揪在一起,但我這次改用兩隻手控制住她的後腦,越是閃躲,我便越是用力前壓,舅媽可能終於忍不住,想要開口責罵,她嘴一張開,可謂中正下懷,我稍稍將舅媽的頭往後拉,把老二對準那張小嘴,直挺挺便朝腔內頂入。

「嗚!嗚嗚!嗚嗚嗚!…」

「舅媽妳好人做到底,就當幫幫我嘛,我真的好舒服哦。」

痛苦的眼神,掙扎的表情,不斷發出求饒卻不成字句的悲鳴,舅媽依然在反抗著,但溫潤口腔所帶給我的刺激感,遠勝手指的套弄,我扶住舅媽的頭,緩緩一來一往的做活塞運動,那不由自主分泌出的口水,一點一滴濕潤我的陰莖,偌大的龜頭,正在濕滑的口內,享受舌頭包覆的刺激,就更不用說舅媽因為喘氣反抗,吸氣呼氣間,造成腔內的真空作用,背德的刺激,強迫的快感,無一不讓我興奮至極。

沒有多久,舅媽便脹紅著臉,當然,完整含入一條十八公分的肉棒,不是每個女人都受的了的,其中伴隨而來的噁心、痛苦,縱然有極大的快感,也不是一次就能上手的性愛遊戲,我知道,舅媽這種表情,是快要吐的意思。

也不好把人玩壞,我悻悻然退出肉棒,只見舅媽果然手按胸口,不斷反胃嘔吐,櫻桃小嘴可憐地咳出滴滴涎液,並且用一種複雜的表情看著我。這個女人已經上鉤了,接下來只要應對得宜,我絕對可以達成我的目標,看著舅媽痛苦神情,我裝起了無辜,歉然道:

「舅媽對不起,我不知道口交會讓妳這麼難過。」

「你…你有這樣子對過你女友嗎?」

「沒有,我不敢。」

「不可以這樣子,女生會很不舒服。」

笑話,難道我把肉棒塞進女友嘴裡,再狠狠的口爆,也要跟妳講?

「那…舅媽還願意教我嗎?」

「我可以用手幫你…」

說完,舅媽立刻伸出了手,似乎想要盡早結束這齣鬧劇,她的細手套弄得極快,但這樣根本不會讓我有想射的感覺,看她無奈的眼神,我便覺得有趣,其實她大可給我一巴掌,要我滾,然後把事情鬧大,接著我不是坐牢就是被送出國,但她並沒有這麼做,反倒乖乖幫我打起手槍來,或許…

「舅媽,你和舅舅常做愛嗎?」

「不要聊天,我在教你事情。」

「舅媽,我也想做一次愛看看。」

聽到這句話,舅媽本在積極套弄的手,忽然停止,呆然地看著我,她問道: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拜託嘛,我沒有和女生做過愛,舅媽可以一起教我嗎?」

不管舅媽依然在遲疑的臉,我一把將舅媽抱起,腰力一動便將她甩向床褥,只見舅媽還來不及反應,整個人趴在床上,眼見機不可失,我奮力把舅媽的長褲給脫掉,裏頭一條黑色薄紗內褲,也一併扯了下來。這不看還好,原來舅媽早就濕透了,白嫩股間所露出的一小部分陰戶,顏色偏深的陰肉縫中泌出波波水光,一撮撮黏在一塊的陰毛,訴說舅媽氾濫成災的事實,原來經過剛剛那一串刺激,感到興奮的不只是我,這個女人也早就饑渴不已。

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衝動,我握住肉棒,用手稍稍撥開肉瓣,找出蜜穴洞口,龜頭一塞,後腰一挺,整根老二半點阻礙也沒有,順利插進了舅媽早已濕漉的陰穴,一股滿被溫熱包覆的快感,頓時排山倒海席捲而來,你絕對不會相信,這是個生過兩個小孩的女人,能擁有的陰穴,備感刺激的老二,繼續在陰道中壯大,龜頭硬到我從來沒想過的境地,連抽插都還沒,我便有想射的衝動。

「啊!」

才方插入,舅媽立刻忘情一叫,由於是從背後插入,我沒辦法看清舅媽此刻的神情,但我想,肯定也是放浪至極,誰叫我還不敢動,她那26吋的小蠻腰,已經不斷扭動迎合,不是我在幹她,而是她反過來想幹我。我相好過的女人雖不多,但也有四個,卻從沒見過,淫水能像這樣不停分泌,陰道濕潤至匪夷所思的女人,舅媽要不是千古名器,就一定是饑渴太久。

背向抽插了幾下,十八公分的老二絕對是退到最外面,再奮力往內插到底,有好幾次都頂到最深處,撞的舅媽嘶聲喊叫。充滿血的龜頭,凶巴巴的刮著舅媽恐怕久未有人造訪的陰道壁,每一聲撞擊,舅媽便以一聲浪叫附和,每拔出一次,那種嬌喘的悶聲,便讓我想幹死這怨婦。我由後拉住舅媽的雙手,將她的身子後仰,腰力快速來回擺動,直到舅媽再也受不了,瘋狂叫喊著:

「不要,會死掉,這樣會死掉啦。」

「不會死掉,這樣才會爽,知不知道。」

「好,這樣才會爽,好爽,但,啊,不行了,好舒服哦。」

「舒服吧,要不要停?」

「不要停,不可以停,讓我死掉,啊,要死掉了,啊啊啊啊。」

這個姿勢約莫插了五分鐘,我便感到舅媽要高潮了,她的陰道壁不斷緊縮,幾乎就要把我的肉棒榨扁,不敢多受這種刺激的我,只好撤退把肉棒拔出,這不拔還好,舅媽氾濫成災的陰道,立刻汩出滾滾浪液,沿著大腿流下,濕遍了整張床單,正在一開一合的肉穴,好似在招呼我的肉棒,說她還未滿足,還可以再來一次。

我再度抱起舅媽,將她整個人翻轉過來,不多說就把早就濕近透明的衛生衣脫掉,兩顆飽滿渾圓的巨乳,便在我眼前晃啊晃,胸口那一片潮紅,配上舅媽迷茫的眼神,泛紅的雙頰,欲語還休的雙唇,我絲毫忍不住,一嘴便咬住左乳乳頭,瘋狂吸吮咬弄,一手則奮力抓弄另一顆乳房。

「用力,用力,用力的揉我的胸部,吸我的奶子。」

聽到這句話,我咬得更加起勁,也揉得更加賣力,舅媽的雙乳真不是蓋的,雖然已年屆四十,仍然彈性無比,滑指彈手,E罩杯的豪邁程度,也絕對貨真價值,燙手扎人,沒等我好好享用完這對美乳,舅媽忽然掙扎了開來,本來我以為是否要發生什麼變化,結果卻讓我吃驚。

爬起身來的舅媽,竟低頭咬住我的肉棒,一邊用她的小手套弄,一邊含住龜頭,嘴內的靈蛇用盡所能地舔舐著我,吸吐之間,口水窸窣的響聲,舅媽淫蕩的眼神,一陣陣難以言喻的快感刺激著我,讓我再也忍不住,一口氣射出一大炮精液,一滴不漏的爆在舅媽嘴中。

這時,舅媽的動作稍稍停緩,但她沒有讓我拔出老二的意思,只見舅媽的喉嚨咽了咽,竟將我的精液全數喝下,一喝完,馬上又開始舔起我的肉莖,不得不說,舅媽的口技實在了得,舌頭在龜頭間不斷擺弄,時而含進整根,時而旁吻吸吮,不一會兒又將我的老二吹硬。

沒等到我反應,這次反而是舅媽把我推倒在床,她背對著我,用觀音座蓮的體位,對準肉棒,一鼓作氣插了下來。我再次來到這飢渴誘人的蜜穴,更加濕潤滾燙的體感,燒著我的肉莖,我明顯感受到,除了陰道本身的吸力外,舅媽也控制著陰道壁,一鬆一放的刺激著我的肉棒。剛插進去沒幾下,我只覺得肉棒在陰道裡無限延伸,並找不到一個頂點,舅媽則不斷擺弄腰枝,好似在調整什麼一般。

直到我感覺到龜頭頂到了什麼,舅媽同時發出一聲淫叫,我才明白,是舅媽自己在找刺激點,方一找著,這壺久未滿足的蜜穴,開始了連串我未曾想過的攻擊,舅媽的腰左扭右擺,前搖後挺,我的老二就在她的陰道裡,被不停折騰刺激,聽舅媽不斷浪叫道:

「不可以出來哦,好爽,好粗好硬的肉棒,好久沒這麼爽了。」

「恩,舅媽,你晃輕一點,這樣我會忍不住。」

「我才不管你,恩,啊,舒服,不行,就是那裏,要到了,要到了。」

再度感到陰道壁緊緻收縮的我,決定不再這麼被動下去,憑腰力奮力往上一頂,我幾乎將舅媽整個人插飛了起來,一聲前所未聞的尖銳淫聲,讓我肯定這樣的插法,絕對可以把舅媽插到高潮不斷,沒等舅媽掉下來,我把腰沈下,讓老二脫離陰道的束縛,拔扯之間,我感受到萬般阻力,因為早已溼透收縮,將近高潮的蜜壺,是不會這麼輕易放過肉棒的,強大的吸力拉扯下,我幾乎又要射精。

脫離出舅媽的掌控,好不容易才忍住射精的念頭,趁著她整個人正要掉落之際,我挺起腰,沒等舅媽完全坐下來,又一棒子深深頂入舅媽的陰道,由於瀕臨高潮的蜜穴著實太緊,我清楚感覺到粗大的龜頭,撞破一層一層的肉壁,才又挺進方才的深處,此時,舅媽分泌出來的淫液,把我的大腿也給沾濕了。舅媽保持M字腿的姿勢,整個人躺在我身上,臀部隨著我方才的節奏上下擺動,大約又抽插了十多分鐘,舅媽悽慘道:

「我真的不行了,要去了,我不行了!」

「還不可以,現在去了就沒得爽了哦。」

「啊,啊,啊啊,還要,人家還要,還要更爽。」

我放棄抓擰酥胸的右手,伸到前方去挑弄舅媽的陰蒂,果不其然,舅媽的陰戶早已濕了一大片,撫一觸碰,我的手就濕的一蹋糊塗,伸出手指,二話不說,我便開始積極挑弄這粒早已腫大的嫩蒂。

「啊,那裏,不要摸那裏啊,這樣會死掉的。」

「死掉,為什麼會死掉?」

「恩,好舒服,會死掉,要死掉了。」

「死掉是什麼感覺?」

「很爽,很爽,就是這種感覺,恩,啊,不可以再摸了,再摸就要噴出來了。」

「什麼會噴出來。」

「淫水,我的淫水,不要,求求你不要,恩,好爽,啊啊啊啊!」

「那到底要還不要?」

「要,要,我還要更多,搓用力點,插更深一點!啊!要噴了,要噴了!」

一面深入激盪的抽插,一面用手瘋狂撥弄著陰蒂,別說是舅媽,我也到達了臨界點,只是一直在忍住不射而已,終於,我忍不住了,一股強大的包覆力,鋪天蓋地般緊縛住我的老二,舅媽徹底高潮了,濕潤的蜜壺,此時緊縮到前所未有的境地,足將任何侵犯進來的肉莖,徹徹底底的搾乾,再也忍不住的我,奮力一頂,將比第一發更充沛的精液,毫不保留地灌進舅媽的子宮裡,也就是這最後一頂,舅媽也潮吹了,整個陰戶朝外噴發出大量淫液,一邊噴射,一邊,她的細腰不斷顫抖著,接著一震一震的餘波,就躺在我身上發洩。

過了好久,我才慢慢把軟下的陰莖拔出,灌滿的精液,這時也才找到發洩口,混雜著已經不知道是誰的淫液,盡情地往外宣洩,舅媽就這樣癱軟在床上,癡癡的看著我。我將還帶有一點精液的老二,放到舅媽嘴邊,讓她品嘗這最後的精華,舅媽也懂我得意思,迅速伸出了舌頭,熟練地幫我把老二舔的乾乾淨淨。

那回之後,我和舅媽私下又做了好多次,甚至還在外頭的旅館偷情過,做的是一次比一次激烈,而且通通都內射,完全沒有防護措施。現在我快退伍了,聽說舅媽新生了一個小表弟,只希望到時候看到嬰兒的模樣,不要長的很像我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