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偷窺變成狠操舅媽

我今年二十二歲,不太高也不太胖,有一張普通的臉,和一個普通但過得去的女友,這故事發生在我剛畢業,閒著沒事等當兵時,現在想起來仍記憶猶新,應該說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詳細情形我已經忘了,大概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我必須先去舅舅家一趟,接著在那裏等我媽來,再一起回家。那天屋子裡的人很雜,大概和舅舅做人海派,喜歡交朋友有關,客廳不時會有左鄰右舍來泡茶聊天,就算舅舅不在家也一樣。我想沒有跟我年紀差不多的人,會喜歡這種氛圍,煙霧繚繞,七嘴八舌,呼驢喝雉,說真的,如果我不知道這裡是舅舅家,肯定會以為這裡是什麼接待中心,還是家庭式賭場。

那天一進門,就有六七個男男女女,聚在客廳看電視聊天,舅媽也就坐在人群裡,一下子斟茶,一下子陪笑,活像一個里長夫人,但舅舅實際上又不是里長,而且他也沒選里長的意思,究竟為什麼這麼好客,又能接受旁人來家裡免費吃喝,是我從小就想不透的問題。

舅媽一看到我,就起身把我拉到旁邊,說道:

「我東西準備好了,在樓上,跟我上去拿吧。」

「不用了舅媽,樓上是你們住的地方,不太方便,我在這裡等我媽就好。」

舅舅家是獨棟五層透天,一樓客廳就像小七一樣,只要有主人在家,二十四小時開放,二樓還隔了一層客房,讓有需要江湖救急的朋友暫住,三樓以上就都是舅舅家人自用,基本上是禁止外人擅入,我雖然以親戚的身分上去過幾次,但想想畢竟是人家的起居處,貿然上去縱有什麼理由也是打擾,所以縱然討厭這種氛圍,每次來舅舅家拿東西,我也還是會待在客廳,和一群三姑六婆們龍蛇雜混。

「三八啦,你又不是外人,而且你也不喜歡這樣子吧。」

我的個性孤僻,在親戚口耳裡是出了名的,從小到大都一樣,其實這有點冤枉,我著實只是沒話和他們講,在學校我可是廢話連篇,唬爛不打草稿,什麼荒謬大師的位子,如果我也去爭,沈先生恐怕也要捏把冷汗。但至少舅媽說中了一件事,我真的不太喜歡這裡,能避開當然是好。

沒等我回答,舅媽就往樓上走去,我也就跟在她後頭踏階而上。

舅媽今年約莫四十歲出頭,實際年齡我也不太清楚,【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嫁給我舅舅約莫也有十幾年光陰了,那時我才六、七歲,相較於其他舅媽,這位五舅媽真的讓我印象深刻,我從小就是個好色的小鬼,永遠記得第一眼看到舅媽的時候,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就別說舅媽臉蛋本來就是個細尖美人,修長細緻的腿,淨白似雪的皮膚,盤起馬尾活潑亮麗的姿態,尤其那宛若靈蛇的細腰,再再令我目難轉睛。接著聽到媽媽說,以後這個女人要叫舅媽,如何讓我不震撼?親戚都說這個女人漂亮是漂亮,但單純糊塗的傻勁,可是天下罕見。

不然怎麼會嫁給我舅舅這個不折不扣的矮胖醜啊!

十多年過去,從樓梯下面擡頭看舅媽,發現舅媽保養得真是不錯,剛剛好的翹臀,一樣細長的雙腿,潔淨白皙的皮膚,除了臉上一點免不了的皺紋外,舅媽依舊是個不折不扣的美人,尤其生過三個小孩之後,本來不甚突出的胸部,今天目測,恐怕沒有E杯也有個D杯了,說實在的,我想不通為什麼舅舅捨得整天往外跑,如果我老婆這年紀還那麼正,早就天天在家開幹了。

就這樣一路爬一路看,終於到了五樓,舅媽相讓我在走廊等著,接著走進房間去拿了一個箱子給我。

「這個等一下和媽媽帶回去。」

「恩,我知道了,謝謝舅媽。」

「謝什麼謝啦,你等等就在這裡隨便晃,不用再下去了,我下去一下,等等也要上來補個眠,媽媽來再叫我就好。」

說完,舅媽便又往樓下走去。五樓的格局是這樣子的,總共有兩間臥室,一間廁所,對門的方式呈現ㄇ字型,表妹房間的門開在右邊那槓,主臥室的房門就開在上面那槓,廁所的話,則是在房間外面。由於當天是平日,表弟妹們都在上課,雖然舅媽的意思是讓我到處找地方窩,但與其選男生的房間窩,我寧可選女生的,就這樣,我並沒有下樓,逕自開了表妹的房門,關了門就進去。

這一握把手才知道,表妹的房門不知道壞了還是怎樣,竟然沒辦法關不上,再怎麼樣都會留一條小縫隙,不管那麼多,拉開表妹的書桌椅,坐著就開始滑手機,那時天色還亮,我也就沒有開燈,默默一個人坐在房間裡。

大概滑了十分鐘左右吧,我聽到有腳步聲傳來,沒想太多,因為肯定是舅媽,舅媽的工作大多是晚上上班的,所以白天通常會小補個眠,就算不知道,她剛剛也提醒過了,我也就不以為意,繼續在滑我的手機。

果不其然,舅媽很快就從門縫間一閃而過,我從椅子上看去,雖然透過門縫的可看性不高,但還是隱約可以看見舅媽在幹嘛。只見她開了房門,逕自往裡頭走去,接著對著梳妝台,開始卸妝、抹臉,這些例行公事,舅媽在睡前恐怕是要洗個澡了。

等一下……

舅媽沒有把門關死!她房門的縫隙,正巧對著表妹的門縫,舅媽在梳妝台前的一舉一動,現在盡收我的眼底啊!

只見舅媽站在梳妝台前,把臉上的淡妝徹底卸下後,迅速褪去了長褲,一雙只穿著貼身內褲的淨白美腿,透過隙縫,若隱若現呈現在我的眼前,少說十五年,我妄想看這雙腿十五年了,淡紫色滾蕾絲的內褲,配上那雙勻稱有度,逃過歲月折磨的美腿,我再感覺不到心跳加快也不可能了。

接著舅媽拉起了上衣,僅穿著衛生衣的她,便暴露在我的視線之下,我握著手機,內心開始無比掙扎,到底要不要盯著看,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錯過這次,我還有什麼機會可以看舅媽的肉體,她肯定會繼續脫下去的。但是,如果被發現了,可不是像小孩子打幾下可以解決,肯定會鬧上新聞或警局的。

不管了!

我緊緊握住手機,雙眼死命地盯著門縫,恨不得衝進去看個清楚,不出所料,舅媽找了什麼東西後,又脫去了衛生衣,這時,一雙圍著奶罩,豐美的巨乳,馬上呈現在我眼前,這沒道理是生過三個小孩的胸部,那樣白皙,那樣堅挺的胸部,就算是大學生也未必會有吧!看著僅穿內衣內褲的她,令我內心無比興奮,老二更早已毫不安分的硬起。快脫,快繼續脫啊!

豈知,這次就沒有那麼順利了,舅媽圍上了大浴巾,手捧幾件衣物,便走出門,恐怕是往廁所走去,沒多久,我果然聽見廁所傳來水聲。又猶豫了一下,我決定走出去,看有沒有什麼可乘之機,站在廁所門口四下搜尋了一陣,令人遺憾的,是這道門毫無縫隙,我只能站在門外遙想舅媽洗澡的光景了。經過剛剛那種刺激,老二早已硬得不像話,我用手摸了摸,根本不是轉注意就可以消下去的程度。

我幾乎緊貼廁所的門,就是想找點縫看舅媽洗澡的模樣,怎知縫沒找到,門突然往外打開,硬是撞在我身上,門板上的積水,全都灑向我的褲子,往下一看,竟被淋溼了一大片,剛那一瞬間,我根本沒辦法反應,就別說趁隙偷看舅媽了,門一撞到我,瞬間就又關了起來,只聽舅媽再裡頭緊張問道。

「是誰!」

我也跟著緊張了起來,但還是強押著心情,不斷告訴自己絕對不能慌,絕對還有轉圜的餘地。

「舅媽是我。」

「阿弟?你在那裏幹嘛?」

「哦,今天早上我騎車來,下雨把手套弄濕了,放在一樓晾,剛想說應該乾了去客廳拿,結果沒找到,才上來問舅媽有沒有看到,看到妳在洗澡,就想說隔著門問一下,怎麼知道門剛好打開。」

「這樣子啊,我等下幫你找找看。」

「對不起打擾舅媽了,我下去了。」

說到這裡,我真不得不他媽的佩服我自己。結束一場虛驚,我連忙就要往下走,老二早也嚇得全消了,豈知,舅媽忽然叫住了我。

「阿弟,你等一下,幫舅媽拿個東西好不好。」

「拿什麼?」

「舅媽房間桌上有一瓶新的沐浴乳,剛剛忘了拿進來,你遞給我好不好?」

原來舅媽開門是為了拿沐浴乳啊,為什麼會不好!我欣喜若狂衝進主臥室,立刻在梳妝台上找到了一瓶沐浴乳,衝到浴室門口,敲了敲門,就準備把東西遞給舅媽,我內心想,這次不論怎樣,都一定可以看到裸體了吧,這回真是太幸運了。

哪裡知道,我敲了半天門,舅媽只是一直說等一下,一連等了我十分鐘,浴室的門又打開了,這次我學乖了,但門板上的積水還是灑到我褲子上,把我本來已經沒乾的褲子,又搞得更濕,這種死人浴室門,到底是誰設計的!

只見舅媽穿著衛生衣、長褲,包著頭髮便走了出來,只見她接過沐浴乳,笑著說:

「對不起讓你站一下,剛擠了一下發現裡面還有一點,我怕我下次還是會忘記,所以讓你幫我拿著,哈哈哈。」

「哈哈,沒關係啦。」

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比這個更令人遺憾的,一個本來裸體的女人,在妳面前再度穿得緊緊的。舅媽接過沐浴乳,拿進浴室放好後,便往主臥室走去,看著若有若無的機會又要消失,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創造機會,至少盡量在舅媽身邊徘徊。

我跟著舅媽一起走進房,為了避免尷尬,說道:

「舅媽,我剛剛在妳房間看到一本書,可不可以借我?」

舅媽結婚前也是個大學生,就算嫁做人婦,愛看書的個性還是沒變,是以房間裡有很大的書架,擺滿各式各樣的書,她說道:「哪本,你去拿來給我看。」

其實我根本沒注意什麼珍貴的書,他媽的我平常根本不看書,全都是為了靠近舅媽才掰出藉口的,聽了指示,我趕忙到書牆上找,想說隨便找一本都好,怎知,還沒找到什麼金石銘文,先掃到一本《男性勃起障礙治療》,一個忍不住,我便噗的笑了出來。舅媽聽了,立刻問道:

「怎麼了?」

「沒…沒什麼…」

舅媽轉過頭,瞧了瞧我向著的那櫃書,似乎已經猜到什麼一樣,淡淡然說:「你啊,以後不要抽菸喝酒,就算有也不要過量,知不知道?」

我疑惑道:「怎麼說?」

「不然就會跟你舅舅一樣,得看這種書,看了有用就算了,他煙癮太重,酒又喝得多,看書也沒辦法。」

舅媽竟然把話題開到這裡,我尋思了一下,如果繼續把話題講下去,不是大好就是大壞,實在太冒險了,於是隨手在書櫃上抽了一本書,書名看起來有點深度,以前又沒看過,就決定是它了。

「舅媽,我說的就是這本。」

此時舅媽正在吹頭髮,示意要我等一下,等到她頭髮吹好,我便慢慢走了過去,把書遞給她看。

「不錯啊,這本書是真實故事記錄,很有意思,你喜歡就借你看吧,記得要還我哦。」

「恩,謝謝舅媽。」

可惡,到此為止了嗎?我心中的憤恨實在不是壓抑不下,難道就連一點機會也沒了?豈料,幸運女神似乎還是眷顧著我,舅媽忽然瞧了瞧我的褲子,問道:

「你褲子怎麼那麼濕?」

「剛剛被浴室的門潑濕的。」

「太濕了,你這樣不行啦。」

忽然,舅媽站起身來,我親眼看到,雖然隔著有點厚度的寬U領衛生衣,那對E杯豪乳,照樣春心放蕩的晃了起來,光是這幾下彈跳,就已經足夠讓我再次心跳加快,老二又悄悄的產生反應。

「你穿幾腰,我拿褲子給你換。」

「不用麻煩啦舅媽,哪那麼剛好有褲子。」

「快點。」

「喔,30。」

得知號碼,舅媽走到衣櫃前蹲了下去,拉開抽屜,開始翻找褲子,我站在舅媽旁邊,直直往下俯瞰,沒有內衣,洗完澡的女人是不會穿內衣的!寬U領裡頭,就藏著我夢寐以求的寶藏,那雙E杯高峰,此刻就在我眼前一覽無疑,渾圓的饅頭型狀,隱隱露著青筋的透白,還有那兩點大小適中,令人想吸允的乳頭,配上稍深的咖啡色,看到這幕,我的老二已經完全硬化,褲子撐的不像話。舅媽隨手拋給我一件褲子,說道:

「你舅舅太胖,沒30腰的褲子,這是我以前剛懷孕時買的,你拿去穿吧,顏色中性不用怕,我拿一個袋子給你裝髒的。」

舅媽起身便往雜物區去找袋子,我道謝幾聲,就看著褲子思量,剛看了如此動人的一幕,心裡拿能管褲子的事,腦中盡是如何把舅媽幹得死去活來的幻想,不管了,我決定要豁出去,背著舅媽,我脫下褲子,當場就換了起來,天助我也,這件褲子不用動手腳我就拉不起來,明顯小了。

「舅媽,這件有點小。」

舅媽轉過身,她的表情,先從吃驚,再轉作鎮定,我知道,她肯定看見,只是不說罷了。只能拉到膝蓋的長褲,包不住撐高的四角褲,那腫脹不已的老二,沒有了外褲的束縛,僅一塊布的隔離,頂得更肆無忌憚,這絕對是我人生勃起中至硬至挺的幾次,舅媽再怎麼眼盲,也肯定看出我勃起到半天高。

十八公分的老二勃起,可不是開玩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