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骷髏

作者:三世

*** *** *** ***

簡介:血骷髏,一個神秘而又危險的殺手組織,它在地下世界有著非常大的名氣,因為只要是它接的任務,就從來沒有失敗過,也沒有人知道它裡面有多少殺手,他們都是什麼樣子,因為知道的人都已經不存在了,同樣也沒有人知道它的幕後老闆是誰,只能隱約的猜到『他』或者是『她』擁有龐大的財力,來支撐血骷髏這個殺手組織來運作,直到有一天,他出現了……

*** *** *** ***

夜,寂靜深沉的黑夜。

一輛轎車在公路上飛馳著,一個大約三十多歲的男人坐在駕駛座前面色焦急,在轎車後面的座位上,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睡眼朦朧的偎依在一個同樣睡眼朦朧的女人懷裡,看樣子是一家三口人在焦急的趕路。

路上的車輛由於黑夜的原因顯得很稀少,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行駛,轎車很快進入了一個隧道,傍邊偶爾有別的汽車呼嘯而過。突然,前方出現了一道刺眼的強光,駕駛轎車的男人眼睛被強光的刺激下猛然踩下剎車,只聽見「砰」的強烈撞擊聲,男人被狠狠的撞到方向盤上,額頭上開了個大口子在不停的流血,女人和孩子也被巨大的撞擊力震得撞在前排的座位上,身上很多地方被轎車震碎的細小玻璃劃傷,兩人意識模糊的橫躺在車內。

男人使勁的搖了搖頭,好讓自己的意識清醒一點,抬頭看著和自己轎車迎面撞擊在一起的大卡車,第一反應就是自己出車禍了,接著馬上扭頭察看轎車後座的妻兒,發現他們只是暫時昏迷了過去,他強忍著身上傷口的疼痛,吃力的一腳踢開已經變了形的車門,搖搖晃晃的走了出來,雙手扶著車身不斷的喘著粗氣,強烈的震動使得他有種嘔吐的衝動。

這時,從卡車上跳下一個手拿東洋長刀的男人,穿著黑色風衣,【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臉上帶著殘忍的笑容走了過來,冷笑道:「楚國豪,你果然不是普通人,如若不然剛剛就把你給撞死了。」

「你是什麼人?我不清楚你說什麼?」楚國豪雙眼不時的瞄向四周,希望快點有車經過著隧道,這樣一來希望對方有些顧忌。

拿著東洋長刀的男人好似看出了楚國豪的心思,繼續冷笑道:「你不用看了,這時候不會有車經過這裡的,我早已經佈置好一切,起碼有十分鐘的時間不會有車經過,而我殺你只需要一秒鐘。」說完男人得意的笑起來,笑聲回蕩在整個隧道裡。

楚國豪對著正在高笑的男人問道:「到底是誰派你來的?」笑聲馬上停止下來,男人拍手說道:「問的好,但是我不會把答案告訴一個要死的人,這樣子就太沒有意義了,你還是帶著疑惑去死吧!」說完,他就緩緩的抽出東洋長刀,雙眸緊緊盯在上面,就像是在欣賞一件藝術品一樣仔細。

「嘿嘿嘿……楚國豪,你可以去死了。」說話間長刀已經揮出。

楚國豪幾乎本能想的躲閃了一下,可是對方出刀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那把長刀撒出一道寒光已經刺進了他的胸膛,直接從後背穿出,鮮血汩汩的從傷口流出來,一陣鑽心的疼痛讓他明白自己的生命到了盡頭,當男人抽出長刀後,楚國豪倒在地上,眼睛死死的盯著還在車內昏迷的妻兒,四肢抽搐了幾下,逐漸停止了呼吸。

男人迅速的在楚國豪身上搜尋了一番,卻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又快速來到轎車裡,同樣搜尋了一番無果後,從風衣的口袋裡掏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老闆,沒有找到東西,還剩下楚國豪的妻兒怎麼辦?」「……」「是,知道了!」男人拿出一塊乾淨的手帕,將東洋長刀上的血跡輕輕擦乾淨後,然後用一種常人很難達到的速度縱身向隧道出口奔去,剎那間,就消失在黑夜之中……

第01章

十年華南市,一座歷史悠久、經濟發達的大都市。

詩句中常說「清明時節雨紛紛」,可是這一天華南市卻沒有下雨,只是天空有著厚厚的烏雲,顯得很陰沉,在去往鳳凰山陵的公路上,開來一輛黑色的大奔SL600停在墓園的大門口,車上下來一男一女,男的看起來四十多歲,一身黑色整潔的西裝給人一種沉穩厚重的感覺,他就是華南市的首富張少陽,女的卻無法看出她的年齡,二十歲的皮膚、三十歲的身材、四十歲的氣質,身穿一件黑色的翻領單排扣兒風衣,風衣的下擺剛剛到大腿中斷,腰部一條兩指寬的黑色絲綢腰帶,把腰部柔美的線條完美的勾勒出來,風衣前面上下一共只有四粒紐扣,最上端的紐扣正好在乳房稍微往上一點的位置,衣領開口處的那抹白嫩的酥胸欲露未露,最下端的紐扣則在大腿根部往下一點,隨著女人走路時的雙腿擺動,開叉處隱約會露出半截黑色絲襪包裹的細膩大腿,黑色的漆皮高跟鞋滴答滴答的敲打在青石地面上,女人看上去既端莊賢淑,又高貴嫵媚,他就是張少陽的妻子趙婉兒。

清明節在現代人的眼中已經是可有可無的節日了,所以整個鳳凰園陵也就幾個人,張少陽拉著趙婉兒的手慢慢的往山頂走去。趙婉兒的面相看上去也就三十歲左右的樣子,然而她的皮膚卻水嫩的好似二十左右的小姑娘,只是身材要比小姑娘豐腴一些,實際上她的年齡都超過四十了。

張少陽扭頭看著身邊的女人,只見趙婉兒神色悲切,原本明亮的眼眸中黯淡無光,浮現著一絲絲水汽,不由的說道:「婉兒,每年清明來這裡你都這麼傷心,下次我們還是不要來了。」趙婉兒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走著,片刻之後,兩人來到兩個相鄰且修飾比較豪華的墓碑前。

張少陽單膝跪地,一手撫摸著身前墓碑上的遺像,一邊喃喃道:「楚老弟啊!

哥哥我又來看你了,不知不覺你都走了十年了啊!呵呵……」說完他從一旁取出三根長香,點燃之後插入墓碑前的銅制香爐中。

張少陽起身來到一旁趙婉兒的身後,只見女人輕輕的蹲在墓碑前,把手中的香點燃插入香爐中,輕輕的自語道:「雲兒,媽媽又來看你了,這裡山清水秀你還住得習慣嗎?你在那邊過的還好嗎?不要太想媽媽,媽媽現在過得很好。」

「是啊!乖侄子,你媽媽有張叔在疼愛,你和楚老弟在那邊可以放心的把一切都交給我啦!」張少陽上前走了兩步,蹲在女人身邊,伸出左手攬住趙婉兒的腰身,輕輕的撫摸起來,同時還扭頭在女人絕美的臉蛋兒上親吻了兩下。

趙婉兒轉過螓首淚眼婆娑的看了一眼張少陽,不滿的輕輕推了一把,說道:「你幹什麼呀?」

張少陽本來蹲下的姿勢就不穩,再一受力,立刻就坐在地上了,他連忙叫喊道:「啊啊啊……婉兒你是要幹什麼?要謀殺親夫嗎?」

趙婉兒看著丈夫狼狽的姿勢,剛剛悲切的心情立馬被驅散了些,趕忙站起身向男人伸出右手,掩嘴帶著一絲笑意輕聲說道:「誰讓你老是沒個正行,快起來吧,地上涼。」

張少陽卻臉上閃過一絲淫邪的笑容,猛然站起身子伸出左臂把女人攬到懷裡,在女人耳邊輕聲說道:「我這是想在楚老弟還有乖侄子面前證明我對你有多麼的疼愛呀!」話一說完,也不等趙婉兒反駁,右手就捏住她的臉頰,舌頭猛的插進女人被迫張開的檀口,粗糙的大舌頭拼命的在女人的口腔中攪動起來。

「唔唔唔……」趙婉兒雙手推住了張少陽的肩膀,身體不自覺的扭動著,他是自己的丈夫,自己沒有特別強有力的理由來拒絕他的求歡,可是覺得在亡夫和兒子的墓碑前歡愛很不妥。

張少陽緊緊抱住趙婉兒,粗糙濕滑的大舌頭不斷的挑逗著妻子,感覺到懷裡妻子的掙扎漸漸變得無力,而且兩手也悄悄圈住了自己的脖頸,螓首微微晃動摩擦著自己的雙唇,自覺的配合起自己來,便右手放開了趙婉兒的臉頰,順著她身體的曲線慢慢下移,隔著黑色的風衣用虎口卡住她豐滿堅挺的乳房下緣,用力推擠揉弄了片刻,接著手掌輕輕下滑按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解開黑色風衣中間偏下的扣子,右手從開口處伸了進去。

「啊……」趙婉兒皺起了眉頭兒,踮起了腳尖兒,身子猛然向上一挺紅唇脫離了男人的嘴巴,螓首後仰發出嬌媚的輕吟,她知道自己的私密之處已經落入丈夫的手中。

張少陽把火熱的呼吸噴到女人的白皙修長的脖頸上,張嘴大口的舔舐著她肌膚的香甜與滑膩,右手的食指與中指按在她的蜜穴上,隔著一層光滑的內褲輕輕撫摸著,感受著妻子那裡所散發的熱量。

「少陽,啊……別……別這樣,嗯……老公,在這裡不……不行的……」

「好老婆,婉兒,我要你,就現在……」

張少陽趴在趙婉兒的耳畔輕聲說著,說完向後退了兩步,伸手解開了女人風衣上的三顆紐扣,敞開風衣裡的無限風景卻讓張少陽雙眼冒出火熱的光芒,原來趙婉兒在風衣下面只穿了一件肉色的牡丹蕾絲花邊連體內衣,兩條細細的彈性肩帶掛在精緻的鎖骨上,連體內衣的面料微微透明,胸前的鏤空花紋若隱若現的可以看到兩顆殷紅的乳珠,腰間與大腿溝處都是蕾絲的荷葉花邊兒,盡顯女人胴體的成熟性感與美豔。

張少陽兩手伸到女人的身後輕輕的摟住她,兩隻大手捏住女人肥滿挺翹的屁股輕輕把玩揉捏,低頭在女人的肩膀上細細的深吻起來,樣子是無比的疼惜,好似稍微用力就會碰傷女人嬌嫩的肌膚一樣。

「嗯……」趙婉兒抬手捂住自己此刻嬌媚的臉頰,男人熟悉她的身體好似熟悉自己的一般,只需要一些細節都可以讓她情動,然而此刻不合時宜的時間和地點又讓她處於一種很微妙的心理狀態,好似冥冥之中亡夫和兒子在注視著自己一樣,讓她得到一種強烈變態的快感,這種變態的快感讓她感到恥辱,卻又無力去抗爭它,所以她只好雙手遮面來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