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骷髏

一名身材肥胖的中年男人面帶微笑的對著一名身穿休閒運動裝且身材火爆的美女微笑著說道:「李小姐,放兩槍試一試,我可是聽說過李小姐的槍法,那叫一個准啊!」

身材火爆的美女不由笑道:「呵呵,張老闆,您太抬舉我了,就我那兩下子哪能和您比啊!您先玩,我失陪一會兒。」女人走到射擊場旁邊的休息區,看到自己的女助理在擺弄手機,隨口問道:「梅梅,發生了什麼事?」

「李姐,剛剛收到消息,白狼死了。」梅梅將手機遞給那美女說道。

美女接過手機擺了擺手,笑道:「死了就死了唄,幹我們這一行的遲早會有這麼一天,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那個叫梅梅的女助理無語的看了一眼李姐,聳聳肩笑了笑。

……

銀河酒店,地下賭場的一間辦公室內。

唐龍坐在辦公桌後的真皮椅上,手中把玩著一把軍用的匕首,烏沉沉的匕首在他手掌間旋轉、跳躍,繞著他的手指、手腕穿梭,一會兒出現又一會兒消失,靈活的好像有生命一般,顯示出他驚人的短兵器造詣。

思索著對面身材中等膚色略黑的青年剛剛說的話,唐龍笑道:「照你這一說,我想白狼應該就是在那天晚上被殺的了,真是有意思,沒想到那天在山莊裡除了我之外,還有別的同行在啊!居然可以殺了白狼,那肯定是個高手啊!」

「老闆,那您的意思呢?」青年說道。

「這件事不用去查了,你先查查這個女人的資料。」唐龍將一張照片遞給青年笑眯眯的說道。

「是,我這就去辦。」說完,青年便退出了唐龍的辦公室。

……

高新國際大廈,高四十九層,華南市高新區的標誌性寫字樓,大廈的外壁全都是深藍的的鋼化玻璃。

大廈的三十三層,有一間裝飾豪華且寬敞明亮的辦公室,辦公室的一面牆壁是巨大的落地鋼化玻璃,室內光線充足,在辦公室左側錯落有致的擺放著幾棵巨大的綠色植物,右側靠牆擺放著一個巨大的書架,上面擺滿了裱裝精美的各類書籍,地上鋪著很厚的地毯,在巨大的落地玻璃前面擺放著一套豪華的辦公桌椅。

此刻,楚天雪正嫺靜地站在辦公桌的後面,上身乳白色的綢緞質亮色襯衣,同色系正面開叉的及系窄裙,腳下一雙乳白色的高跟涼鞋,臉上的時尚的黑框眼鏡遮不住那張嬌好無暇的面容,深邃而明亮的眸子靜靜的眺望著落地玻璃外的景色,皺眉喃喃自語道:「白狼居然死了,這件事和你有關嗎?天佑。」

第06章 心機

丁敏這兩天覺得很悶熱、很煩躁,雖然這兩天唐龍沒有在來找她,但同時男人承諾的一千萬也不見蹤影,在外閒逛了一天的她感到身體有些疲憊,於是丁敏剛剛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甩掉讓她小腿發酸的高跟涼鞋,一股腦的鑽進了浴室裡。

馬上,一雙性感的黑色連褲絲襪被拋了出來,接著是一件天藍色的寬肩帶束腰長裙,然後是誘人的黑色蕾絲鏤空胸罩和同款內褲,在浴室裡脫去全身束縛後的丁敏享受著驅趕疲勞的熱水淋浴,溫暖的熱水細細的灑在了她身上,雪白嬌嫩的肌膚立刻染上了一層美麗的緋紅。

嘩嘩嘩……嘩嘩嘩……

丁敏清洗著身上的每一個部位,每當她的手有意無意碰到胸前的乳峰之時,總能引起一陣誘人的乳波,而在熱水的刺激下,她嬌豔的乳頭也漸漸的充血變硬,頑皮的翹了起來。

身體的疲憊被熱水驅趕之後,作為新婚不久的少婦,丁敏此刻最想做的就是和老公愛撫纏綿一番,隨著體內情欲之火的漸漸高漲,她腦海中不自覺的開始幻想和老公剛剛結婚的那段纏綿時光,右手也悄悄的伸向了陰阜之上,拇指和中指輕輕的撥開了豐潤圓滑的大陰唇,食指找到了那早已充血勃起的陰蒂開始輕輕揉搓,同時她左手也不斷的揉搓高漲的乳房,偶爾捏一下翹起的乳頭。

「啊……明傑……哦哦……就是那裡……老公……啊啊……太……太舒服了……」丁敏在自瀆中不停的呼喚著丈夫的名字,突然,唐龍那可怕的面孔閃過她的腦海。

「啊!」瞬間,丁敏被這突然起來的畫面嚇得叫出來,而所有的快感也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呼……呼……」從驚嚇中清醒過來的丁敏急促的喘著氣,胸前白皙飽滿的乳房也隨之上下起伏,蕩起誘人的乳波,心裡暗自想道:「沒關係,沒關係的,所有的事情都過去了。」然而經過這麼一嚇後,丁敏對自瀆的興趣變得索然,於是擦乾淨了身子,換上一件黑色的半透明真絲吊帶睡裙,躺倒臥室的大床上,看著床頭上掛著的自己與丈夫甜蜜結婚照片,心裡一陣惆悵和黯然,不知不覺間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丁敏感覺到有人在舔弄自己的乳頭,當她睜開眼定睛看去的時候,卻發現正在品嘗自己身體的是那個讓她憎惡的人。

「啊」的一聲尖叫,丁敏從夢中驚醒,卻發現自己依然躺在自己家的大床上,身上仍然是睡前穿的睡衣,只是睡衣已經被推到了胸部以上,一對高聳的乳峰淫靡的暴露在空氣之中,一個男人正在吸允著自己的乳頭,與夢中不同的是,此刻吸允自己乳頭的是丈夫陸明傑。

「哦!親愛的,你醒了。」陸明傑一臉關切的問道。

看著丈夫關切的神情,丁敏的臉上閃過一絲愧疚,緊接著洋溢起甜蜜的笑容說道:「嗯,老公,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回來,見到你熟睡的樣子,本來不想打擾你的,但是老婆你實在太美了,所以我就沒有忍住……」

丁敏用熱吻打斷了丈夫的說話,兩個人瘋狂的糾纏在一起,在接吻之中丁敏急切的脫去丈夫身上的所有衣物,看著男人早已充血勃起的肉棒,二話不說將自己白皙修長的大腿最大限度分開,準備迎接丈夫的插入。

陸明傑看著妻子因動情而充血的大陰唇露出一絲縫隙,透明的淫水涓涓流出,一直沿著勾股往下流,黑黢黢陰毛下早已變硬凸起的腫脹陰蒂也在興奮的跳動,嬌豔的蜜穴口微微張合,仿佛是在召喚著他,於是陸明傑扶著腫脹的肉棒,將龜頭抵到了妻子的蜜穴口處,柔聲說道:「親愛的,我要進去了。」

丁敏臉上滿是動人的緋紅色,連帶著脖頸處的肌膚也泛起桃紅,她輕輕的閉上眼睛,默許了丈夫的行動。

陸明傑得到了妻子的敕令,雙手抱著丁敏曲起的白皙大腿,用力的一挺腰,將肉棒插入了妻子嬌嫩緊湊的蜜穴內,立刻,他就感覺到自己的肉棒被妻子蜜穴內壁緊緊的夾住,強大的壓縮力使得他感覺異常舒服,於是他馬上抽出肉棒在一次盡根插入。

「啊……」肉棒上傳來的巨大快感,使陸明傑發出了滿意的呻吟,然而在妻子蜜穴內馳騁了一會兒之後,他就感覺到體力有所不支,於是俯身壓在女人身上,雙手緊緊的抱著妻子光潔無瑕的玉背,張嘴在妻子的粉頸處親吻,撅著屁股不斷的聳動。

「哦哦哦……老公……用力……用力肏我啊……肏的好爽……」在情欲的支配下,面對自己的丈夫,丁敏張嘴就是肆無忌憚的說著各種羞恥的淫詞浪語。

「啊……啊……老婆……你下麵好緊……夾的我也好爽啊……」陸明傑聳動著屁股連續抽插了三四百下後,突然,他揚起身子雙手扶著丁敏的纖腰,用盡全身力氣將肉棒全部插入丁敏的蜜穴中。

「啊啊啊……」隨著男人的一聲低吼,陸明傑僵硬著身體在妻子的蜜穴中射出了股股白濁的陽精。

而此刻還完全沉浸在性愛快感中的丁敏,被丈夫這突如其來的陽精一燙,也達到了一次小高潮,但在她的心裡卻有那麼一絲絲的埋怨,因為她曾經享受過欲仙欲死的強烈高潮。

「哦……」高潮過後的陸明傑滿足的呻吟了一聲,擁著妻子柔軟的嬌軀享受著高潮過後的餘味,說道:「親愛的,我愛你。」

「老公,我也愛你,但是我們今後的生活……」丁敏卻有些惆悵的說道。

陸明傑翻身躺在丁敏身旁咳嗽了一聲,打斷了丁敏的話,他心裡知道妻子要說些什麼,滿臉愧疚的說道:「親愛的,都是我連累了你,你的那些委屈都是為我才受的,你放心,在老公心裡對你只會存在感激而沒有別的疙瘩,這一陣子我也在外面打聽了唐龍的為人處事,這個人雖然背景不乾淨,但是說話做事還算有信譽,我想他今後不會在來找我們了。」

丁敏聞言心中一陣氣苦,暗暗想道:「有個狗屁信譽,人家不再來找你麻煩那是因為對你老婆沒興趣了,玩剩了、玩夠了,不想在玩了,我當初真是瞎了眼,怎麼就找了個這麼廢材的男人!唉……」

心中歎了口氣,丁敏穿起仍在地上的半透明真絲吊帶睡裙,帶好臥室的門向浴室走去。

「啊!」丁敏發出一聲驚呼。

「發生了什麼事?老婆。」臥室裡傳來陸明傑的聲音。

「哦!沒事,我剛剛不小心把腳撞了。」丁敏連忙解釋道。

……

客廳裡。

丁敏一張俏臉有些陰晴不定的看著自己家沙發上坐著的年輕人,輕聲問道:「楚先生不經允許就闖入別人的家裡,不覺得欠妥嗎?」

「坐吧!」楚天佑坐在沙發上淡淡的說道。

男人淡然的態度讓丁敏有些生氣,哼了一聲,卻有些局促的坐到了男人左手邊單獨的沙發上,側過身子,雙腿蜷上了真皮沙發,遮住了雙腿間的春光,問道:「楚先生今天來有何事?」

楚天佑看著女人滿臉春情,胸前因沒帶胸罩而顫巍巍的乳房,喉結不自覺的滾動了一下,說道:「丁小姐當初不是說要做我的情人嗎?所以我就不請自來了。」

「你……」丁敏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她當時是有過做楚天佑情人的想法,那時她不知今後的命運如何只想早一點脫離唐龍的魔掌,在加楚天佑背後身份的誘惑,然而那晚的突發狀況與唐龍事後也沒有兌現若言,讓她之後想做楚天佑情人的心思都淡了,但是此時男人居然跑到自己家中舊事重提,這讓丁敏感到有些羞怒。

「怎麼?丁小姐不願意了。」楚天佑的聲音低沉說道。

丁敏有些生氣的說道:「楚先生做事不覺得有些欺人太甚嗎?」

「有嗎?我不覺得。」說著男人起身坐到丁敏的身邊,左手一探插入女人的耳後,手掌攬住她的後腦勺兒,向著自己一拉,張嘴印在女人的紅唇上,舌頭兇狠的撬開女人輕合的牙關,沖進溫熱的口腔之中,勾起女人柔軟的小香舌,互相纏繞吸允著。

「嗯……」丁敏被男人的手勁一帶,靠進楚天佑的懷裡,輕微掙扎了一番之後,雙手很自然的摟住了對方的脖子,兩片濕滑滑的紅唇夾住男人的厚唇,小香舌主動和闖入的大舌頭相互吸允並交換著彼此的津液,完全是一副情人接吻的架勢。

楚天佑將右手放在女人蜷起的小腿上,從小腿肚兒開始向上撫摸,順著大腿伸入睡裙裡,捏住了女人的屁股,手指慢慢向中間蠕動,直接摸到了女人屁眼周圍的細細肉褶子。

「哎呀,別摸那裡。」丁敏推開了男人的手臂,吐出了男人的舌頭,媚眼如絲的說道:「今天就不要了,好不好嗎?」

「那我憋得難受怎麼辦?」楚天佑不緊不慢的捏著女人的屁股,粗聲問道。

丁敏聞言吃吃一笑,站起身趨前一步,跪倒在楚天佑的面前,仰著一副妖媚的臉望著男人,美眸中盡是誘惑與勾魂的味道,低下頭拉開男人的褲鏈,拉下裡面的內褲,下一秒鐘,男人怒漲的大肉棒彈射而出。

「天啊!好長、好大、好粗、好黑啊!」丁敏在心中驚呼著,眼前那根微微抖動的大肉棒是她從未見過的巨大硬挺,粗長的肉棒好似一根黝黑的玉柱,盤繞著根根充血爆起的青筋,猙獰的龜頭上馬眼大張開,她好像都能感受到從那上面發出的股股熱氣撞擊著自己的臉,給人壓迫十足的感覺。

楚天佑看著女人臉上的驚異、歡喜、崇拜交加的表情,有些自豪的說道:「怎麼樣?比你以前見到的都雄偉吧!」

「雄偉、太雄偉了。」丁敏伸手握住了大肉棒的根部,兩眼都有點發直了。

「那還等什麼?舔吧!」楚天佑用一種不可忤逆的語氣說道。

「是……是……」女人聽話的伸出了舌頭,從馬眼開始、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從前到後、從頭到尾的舔了一遍又一遍。

楚天佑微微抖動著身體,從大肉棒上傳來的如潮快感讓他全身酥酥麻麻的,顯然女人的口交技術非常嫺熟,她的舌、她的唇,總是舔在了合適的部位,又總是在合適的時候收縮,帶給楚天佑別樣的刺激和興奮。

舔著舔著,丁敏也漸漸進入了狀態,她眯著眼睛一臉陶醉的樣子,偶爾吞食著大肉棒頭部上上下下聳動著,滑膩的小香舌更像是靈蛇般,從頂端滑到根部,再從根部沖上頂端,動作時而輕柔細微、時而粗暴狂野。

也不知過了多久,楚天佑終於忍不住,抱著丁敏的螓首用力一挺,一下子來個深喉,飽滿的精囊收縮鼓漲,一股股濃稠的陽精射入女人的喉嚨深處。

「咳咳……咳咳……」丁敏被喉嚨裡突然湧入的異物刺激的一陣劇烈咳嗽,卻敵不過男人的力量,埋首在男人胯間用力的吞咽著射入喉嚨的陽精,吞咽了好一陣子的丁敏才將口中的粘稠陽精勉強吞完。

「呼……」楚天佑長出了一口氣,嘖嘖贊了丁敏一句道:「你的技術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