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骷髏

楚天雪和楚天佑款款步入大廳融入宴會。

「楚小姐,我們又見面了。」一個微微驚訝的聲音在身邊響起,楚天佑與楚天雪轉頭一看,頓時兩人均是面容一沉,只見一身黑色西裝革履的唐龍彬彬有禮的站在兩人身後微笑的說道,身旁站著一襲黑色露背露肩晚裝的丁敏,兩條黑色的衣帶在她頸後綁了一個蝴蝶結,貼身的晚裝完美的勾勒出女人凹凸有致的身材。

「真是沒想到唐先生也收到了陳公子的邀請啊!」楚天雪故作誇張的說道。

唐龍沒有在意女人的口氣,而是出口讚歎道:「楚小姐,您今天晚上真漂亮,就像天仙一樣耀眼。」

楚天雪雖然不喜歡唐龍這個人,但是男人的讚美還是讓她「咯咯」一笑,道:「唐先生這樣子說,您身邊的這位美女可不願意了哦!」

丁敏聞言一怔,連忙笑著說道:「怎麼會,我就是一個小模特,怎麼能和楚總相比呢。」

「不好意思,我們想到那邊吃點東西,失陪了。」楚天佑這時輕描淡寫的插話進來,說完輕挽著楚天雪向大廳左邊的長桌走去,楚天雪朝著丁敏微笑的點了點頭。

唐龍看著楚天雪的背影微微一笑,對著身邊的丁敏輕聲問道:「你對那個女人瞭解有多少?」

丁敏聞言眼中閃爍著異樣的神光,她知道身邊的男人對楚天雪產生了「性」趣,低聲說道:「我也不是很瞭解,只是因為工作的關係和她的公司有幾次合作,嗯,她是一家內衣公司的老闆。」

「那她身邊那個男的呢?」唐龍依然笑容依舊的問道。

丁敏臉帶異色的說道:「這個我也不清楚,沒聽說楚天雪有老公,應該是她的男朋友吧!」

「男朋友,不會是她養的小白臉吧!」唐龍惡意的說道。

女人天生就是善妒的動物,現如今落魄的丁敏也變得仇富了,這會兒聽到唐龍的猜想眼神變得非常古怪,看著楚天佑那身價格不菲的晚禮服,在看向楚天雪的背影時臉上有一絲不屑,說道:「你還別說,那個男人身材真棒,氣質也不錯,楚天雪的眼光還是不錯的,就是不知道他床上功夫怎麼樣?會不會讓楚天雪那個女人淫聲浪叫?」

「呵呵呵,我只對那個女人床上的功夫感興趣,至於男人怎麼樣?你一會兒可以去試一試。」唐龍笑呵呵的說道。

丁敏聞言是大驚失色,曾經的她在模特界小有名氣,又嫁了一個有錢的老公,只是現在生活所迫才會委身于唐龍,她也只是隨口說說而已,而現在聽男人的意思好像讓她去勾引楚天佑,這就碰觸到她的底線,連忙搖頭說道:「那個就不必了,我可是有老公的。」

唐龍渾不在意的笑著說道:「一千萬,你只要幫我引開那個男人一會兒就好了,其他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

「一千萬!一言為定!」丁敏眼睛裡閃動著興奮的神采,腦子想著:「有了這一千萬,就可以還清所有的債務了。」

……

片刻之後,大廳裡響起旋律優美的音樂,一雙雙男女牽著手走進大廳中央的舞池。

「天佑,陪姐姐跳支舞,怎麼樣?」楚天雪走到靜靜站在大廳角落喝酒的楚天佑面前說道。

「姐,我還以為你喜歡這樣的宴會呢,看你剛剛和那些成功男士高談闊論的樣子,我都自動消失了。」楚天佑有些自娛的說道。

楚天雪拉起男人的手走進舞池,大大吐了口氣,用小手煽了煽風,順手擺弄了晚禮服,而後搭在楚天佑的後背上,說道:「臭小子,姐姐也是沒有辦法,要在這個圈子裡混,就必須搞好關係,我也很不容易的啊!還要養活你這個臭小子。都不體諒一下姐姐。」看著女人俏皮發牢騷的樣子,楚天佑嘿嘿一笑,說道:「跟我來。」帶動著楚天雪的動作身體一轉,脫離舞池往廳外的陽臺上走去,邊走邊說道:「我帶你去個清靜的地方。」晚風疾勁,凜冽刺骨。

畢竟是二十層的高樓,在這五月的山間,最頂層的陽臺上,襲來的夜風跟深秋的冷風沒有多大區別,所以剛剛一出來,楚天雪就打了個寒顫,修長的玉勁微微縮了一下,雙手抱住了香肩。

楚天佑見狀連忙脫下禮服外套,披在女人的身上,又站在她面前背靠著陽臺欄杆,替女人擋住了部分寒風。

「天佑,你不冷嗎?」楚天雪披著男人脫下的外套,又見他擋住了風口,不由的抿了抿嘴唇輕聲說道:「這裡風太大了,我們還是回去吧!」

「我不冷。」楚天佑鼓了箍胸膛笑道:「我的身子可壯著呢,這點風算不了什麼。」

楚天雪噗哧一笑,伸出玉指在男人胸膛輕輕捅了捅,訝然道:「好硬啊!真沒看出來,我弟弟居然有這麼硬的肌肉,快脫了衣服給姐秀一秀你堅硬的胸肌。」楚天佑聞言臉上瞬間閃過一絲絲尷尬,苦笑道:「姐,你這個樣子好像欲求不滿的怨女啊!」

楚天雪嗔怪的白了楚天佑一眼,語氣幽怨的說道:「哎!姐姐都成老姑娘了,當然會想男人了,可惜沒人要啊!」

楚天佑頓時心裡有絲絲緊張,故作輕鬆的問道:「怎麼會,今天這大廳裡這麼多成功男人,家世好、長得帥,又成熟穩重,難道沒有一個能入我姐的眼嗎?」

楚天雪笑著搖了搖頭,道:「大廳裡確實有些很優秀的男人,可惜姐姐就是不喜歡啊!」

楚天佑心中竊喜的說道:「那是我姐姐眼光太高了。」

「眼光高嗎?也不是了,只是他們都不是我喜歡的類型而已。」楚天雪輕聲說道。

楚天佑有些驚訝的問道:「哦?那麼多人,有溫文儒雅的、有成熟穩重的、有端莊肅穆的、有熱情開朗的……那麼多品種豐富的高富帥,姐姐你都不喜歡,那你喜歡什麼類型的?」

楚天雪聞言視線下移,落在楚天佑只穿禮服襯衫的胸膛上,透過薄薄的襯衫,男人的胸肌輪廓隱約可見,使得她眼神一陣迷離,喃喃道:「我說我喜歡糙爺們兒,你信嗎?」

「糙、糙爺們兒?」楚天佑渾身一震,神情有些古怪的說道:「姐,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他實在是難以置信,姐姐這樣氣質高貴優雅,樣貌絕世傾城的女人居然會喜歡糙爺們兒,腦袋裡本能的想到了一幅畫面:一個五大三粗的壯漢敞著胸襟,迎著烈風露出胸毛,坐在大街邊上仰頭灌下一杯啤酒,然後伸手抹了把沾著酒液的絡腮鬍子大呼一聲爽啊!姐姐安靜的坐在胸毛壯漢身邊,一臉幸福陶醉的樣子,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冷戰。

這時就聽到楚天雪不滿的嘀咕道:「臭小子,姐就知道你是不會相信的……哼。」

楚天佑不由的搖頭苦笑道:「姐,我的親姐啊!你這讓我怎麼相信你呢?我從來沒想過姐姐你這麼重口味,居然會喜歡那些五大三粗的胸毛大漢啊!」

「什麼五大三粗的胸毛大漢,啊!才不是你想的那樣呢!」楚天雪瞬間明白楚天佑說的是什麼了,連忙擺手解釋道:「我才沒有那麼粗獷的審美觀呢,我說的糙爺們兒是指氣質,好不好,糙的是氣質,你想像一下,一個看上去英俊的男人,敞開衣襟,秀著輪廓有型的胸膛肌肉,眯著眼睛懶洋洋的坐在那裡,但突然之間,他猛然睜開眼睛,眼神中殺氣昂然好似要吃人一般。」說到這裡,楚天雪越來越興奮,俏臉微微泛紅,水潤的雙眸卻是精光肆意,雙手比劃著說道:「只見他大手一擺,低聲吼道:你們這是在自尋死路啊!然後如猛虎般沖了上去,殺殺殺殺殺!不一會兒他渾身染血的沖到我面前,把我抱進懷裡瘋狂的撫摸蹂躪……」

楚天佑看著沉浸于幻想的楚天雪,禁不住目瞪口呆,喃喃自語道:「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居然會有這樣怪異的愛好。」

講完了自己的幻想後,楚天雪又恢復成了優雅高貴女人的模樣,歎息地說道:「哎!我理想中的男人該到哪裡去尋找呢?」說著抬起頭,看著楚天佑那震驚的樣子,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眼神瞬間又有了絲絲迷離之色。

「楚小姐,原來你在這裡啊!」突兀的聲音打斷了楚天佑姐弟兩人之間的寂靜,唐龍挽著丁敏也出現在陽臺上。

丁敏也曖昧的朝著楚天佑眨了眨眼睛笑著說道:「我想邀請楚總的男伴跳支舞,怎麼樣?」

楚天雪這會兒也感到一絲尷尬,笑著對楚天佑說道:「天佑,既然美女邀請你跳舞,你就去吧!」

楚天佑聞言望著對面的女人,黑色的低胸晚裝裡一對飽挺的乳峰因為沒有內衣的束縛而微微蕩漾,雪白深邃的乳溝在配上女人露齒的微笑,銷魂的眼神直勾勾盯著自己,點了點頭伸出手,被丁敏拉著走進了舞池。

此刻,大廳換了一首浪漫的曲子,舞池的也隨之燈光轉暗,楚天佑輕輕擁著丁敏在舞池中輕搖,望著女人銷魂的媚眼,嗅著女人如蘭的體香,雙手搭在女人光滑的雪膚上,胸膛被女人一對彈性十足的乳球貼摩著,楚天佑不得不承認眼前的女人也是一個動人的尤物。

看著楚天佑抱著丁敏共舞,楚天雪不禁皺了皺眉頭,唐龍在一旁注意到女人的表情,暗自一喜,馬上很有風度的走到楚天雪的身前,正式邀請道:「能否與楚小姐共舞一曲。」楚天雪歪頭想了想還是點頭應允了,唐龍強忍著興奮帶著楚天雪融入了舞池當中。

「哎呀……」丁敏發出一聲低呼,緊接著一雙美眸似幽帶怨的瞪著楚天佑,因為就在剛剛,她的腳趾被男人踩了一下,忍不住疼呼出聲。

楚天佑連忙把目光從不遠處共舞的男女身上轉回來,低頭看了丁敏一眼出聲歉意說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畢竟在跳舞之時踩了舞伴的腳,讓他多少有些尷尬的。

丁敏蹙著秀眉,紅唇微張輕聲道:「沒關係,我的腳趾好痛哦,你扶我去那邊的包廂坐一會兒吧!」

「那好吧!」楚天佑攙扶著丁敏的臂膀,在女人一瘸一拐中走出了舞池,隨意拐進了大廳旁的一個小包廂,只見裡面僅有相對而設的兩個單體真皮沙發,中間靠牆放著一張小矮桌,顯然這是給來賓私密會談用的。

楚天佑扶著丁敏坐到沙發上,說道:「你現在這歇會兒,我去問酒店找瓶跌打的藥酒過來。」

丁敏微微點了點頭說道:「嗯!」

……

當楚天佑再次進到包廂的時候,目光卻在丁敏開叉的禮服領口處停留了片刻,然後就挪開了。

丁敏心裡微微失望的停下俯身揉搓被踩腳趾的動作,抬頭楚楚可憐的望著楚天佑,那楚楚動人的表情讓楚天佑咳嗽了一聲:「找到跌打酒了,還是我來幫你塗吧!」

丁敏略略有些為難,但還是把腳伸到小矮桌上,俏臉浮起一絲酡紅說道:「好吧。」

楚天佑擰開跌打酒的瓶蓋,坐到丁敏對面的沙發上,看著近在咫尺的玉足,女人腳上的肌膚白裡透紅、晶瑩剔透、潤澤滑膩,雪膚下的細細青筋若隱若現,五根腳趾纖長而直、嚴絲合縫,卻有兩根腳趾微微紅腫,精心修剪過的趾甲上塗著黑色的指甲油,自由一種魅惑性感的味道,雖然因為曾經是模特的關係,但是腳底卻沒有一絲厚繭,反而腳弓的形狀很優美,看起來女人平時沒少下功夫來保養這雙玉足。

放在小矮桌上的玉足纖趾俏皮的動了動,丁敏嗔怪道:「你不是要幫我嗎?」楚天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忙倒了些藥酒在女人紅腫的玉趾上緩緩揉搓起來。

丁敏難耐的蹙著秀眉,只感覺男人的手厚實有力,卻又力道均勻,從男人的指尖透出絲絲熱流通過被踩的腳趾,那種舒服的感覺讓她險些呻吟出聲,連忙低聲問道:「哎,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楚天佑低著頭仔細的揉搓著手中的玉趾,聽到女人的問話抬起頭,瞬間看到女人不經意間分開雙腿間的風光,貼身輕薄的綠色蕾絲內褲,包裹著一個豐潤的寶蛤形狀,暗自咽了口唾沫,回道:「楚天佑。」

丁敏聞言瞬間有些疑惑楚天佑和楚天雪之間的關係,問道:「那你和楚總之間的關係?」

楚天佑低頭繼續著手中的動作,解釋道:「她是我姐。」

「哦!」丁敏若有所思的看了楚天佑一會兒,像是突然做出了某種決定,收回腳說道:「我感覺好多了,突然有些口渴,你能幫我倒杯水嗎?」

楚天佑聳了聳肩,收拾好藥酒轉身出了小包廂,當他端著水杯再次走進包廂的時候,丁敏卻一把拉著他坐到沙發上,接著站起身走到包廂的門前,砰的一聲把包廂門關上。

「丁小姐,你這是幹什麼?」楚天佑微皺眉頭坐在沙發上,有些不解的問道。

丁敏雙眼霧濛濛的好似有一層水汽,看著楚天佑幽幽地說道:「唐龍那個混蛋,設計騙了我老公所有的錢,還令其欠下兩百萬的賭債,現在又逼迫我供他姦淫來還賭債,所以我想楚公子幫幫我。」

楚天佑愣愣的抬起頭,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丁敏,說道:「你是在開玩笑嗎?」

「是真的?」丁敏泫然欲泣給楚天佑講了她的遭遇。